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解密中共高官家庭如何隐藏不义之财

国际调查记者同盟

 

资料显示,至少有五名现任与前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亲属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和库克群岛等离岸金融中心持有离岸公司,其中包括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及李鹏、上届国家主席胡锦涛以及已故领导人邓小平。

普华永道、瑞银集团、瑞信集团等会计事务所和欧美银行扮演了关键性的中间人角色,为中国投资者在英属维尔京群岛、萨摩亚群岛等离岸金融中心开设资产信托(trust)和公司。

发生了多起贪腐丑闻的中国石油业与离岸中心有密切联系。中国三大石油国企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与ICIJ密档中的数十家BVI(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有关联。

中国经济转型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混合体后,成为以隐蔽、避税和方便国际贸易著称的海外避税天堂的主要客户。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多次明确表示,要与腐败进行最彻底的斗争:一方面,在基层清理所谓贪污受贿的“苍蝇”,同时,在政府高层铲除权势强大的“老虎”。这位反腐斗士和人民公仆所推行的廉政措施多管齐下:在机关宴会上禁饮高档酒品,叫停奢侈名表广告。此外,更将这一政策落实到人——据说,在反腐斗争打响后,目前已有近108000余名政府官员落马。

然而,对于在中国早已议论良久的透明化,即向公众如实地公布当权者及其亲属所拥有的财产情况,习近平却至今只字未提。因为,若果真推行资产透明化,那么,习近平姐夫在避税天堂英属维尔京群岛上注册的公司便将天下皆知。

境外避税地所泄露的机密文件显示,近年许多中国高层领导人的亲属与英属维京群岛及其它海外避税港的匿名注册公司有密切联系。该机密文件除列出习近平的姐夫外,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儿子和女婿也榜上有名,此外,亦有中国前总理李鹏之女、前任主席胡锦涛的表外甥、邓小平的女婿及其他众多太子党。

同时,该文件还罗列出许多人大代表及中国的顶尖富商——其中有至少15位名列美国福布斯财富排行榜,此外,曾在贪污丑闻中落马的各国有企业的高层领导更是数不胜数。

这份文件证明了中国的政治精英们如何穷心竭力地将其违规财产淹没于公众的视线之下。而另一方面,许多西方知名企业也在暗中推动着避税港的构建和运营,其中包括德意志银行、瑞士银行及瑞士信贷集团等。

两年前,美国华盛顿国际调查记者联盟(The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 ,简称“ICIJ”)通过匿名渠道获得了上述中国相关的机密文件,而其却也仅是冰山一角。随着去年4月对离岸机密文件的大规模披露,尤其是德国南德意志报和北德电台的相关报道,首度引发全球廉政侦查的浪潮,致使大批银行高管及高层政要纷纷辞职。而过去几个月,一个国际工作组已在香港展开对中国相关数据资料的清查工作,宣告第二次大规模调查行动的开始。

此次清查所用的文件资料同样来自专为离岸公司提供金融服务的两家公司,分别为新加坡保得利信誉通(Portcullis Trustnet)及维京群岛英联邦信托公司(Commonwealth Trust Ltd)。调查组审查了来自中国大陆及香港地区的21000多家离岸公司。保得利信誉通公司的业务焦点在于亚洲市场,其离岸金融框架尤其适合存放中国资产,可避开商业合伙人、中国政府及公众的视线。而即使被发现,该框架亦可基于避税港的当地法律政策,为资产提供全面的保护措施。

徜徉在避税港中的当然不只“红色贵族”的后裔,更有众多商业精英。无论从石油工业到环保能源,亦或矿业开采及军火贸易,似乎中国的每个行业领域都与此有染。这里对公司的匿名化机制令中国公众无法得知其政府要员们是如何不留痕迹地将财产转移至海外。有人推测,自2000年以来,从中国流出的资产金额已高达1至4万亿美元。

无特殊许可,中国公民每年的境外汇款额度不得超过5万美元,但却有许多办法规避这一政策。这些钱常常很快又会流回中国——英属维京群岛俨然已成为中国的最大投资商。仅2012年,在维京群岛注册的公司向中国的汇款额就高达3200亿美元,几乎是所有美国及日本公司在华投资总额的两倍。而其中大部分资金均为非法所得,其经过维京群岛的洗礼后便又堂而皇之地回流故里。中国的商务精英们高额的洗钱活动,甚至引发中国银行的不满,并在其2011年的财报中指出,贪污腐败的经理人把“空壳公司”用做便利的“掩护”。

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学教授裴敏欣认为,显然并非来自中国的资产都是非法资金,但若长期没有透明机制,中国公众便无从得知“政府高官们究竟聚敛了多少非法所得。”

而中国政府似乎宁愿不要透明,因为这有可能煽动起民众的愤怒,毕竟世界上几乎没有一个国家如中国一样拥有如此悬殊的贫富差距,这正是所谓的“社会矛盾的导火索”,对于政府高官隐形资产的报道自然也最好消失。毕竟舆论对于高官子弟糜烂的生活、奢侈的聚会、醉驾事故和强暴事件的口诛笔伐已经足够烦心,难得清闲了。还有:只要哪个中国记者对此进行调查,就要准备好献出终生自由。

国际调查记者联盟的调查组中除了来自香港明报、台湾天下杂志、南德意志报和汉堡北德电台的记者外,还有中国媒体的记者(为保护其人身安全,在此不便提及姓名)。调查开始几个月后,该中国媒体便被迫撤回其工作人员,因为中国当局已经对其发出警告:不得对这一有恶劣影响的事件进行任何报道。一位中国记者在退出时解释说,“有证据显示我们的报道人员正被密切监视,而且当局有可能会采取进一步措施。”

西方媒体的记者则需面对别种危险:官方当局的频频滋扰,甚至有可能被驱逐出境。纽约时报和彭博社的记者已被驳回其在华长期居留签证,原因显然在于其曾报导过这一禁题:“太子党”和中共高官的资产。

作为首家对习近平家族资产进行调查的媒体,彭博社得出了惊人的结论:习近平的亲属所进行的商业投资额竟高达3.76亿美元,主要集中在豪华住宅和公司持股。其投资活动开始于90年代初。在习近平之父——习仲勋退出中国政坛后不久,习近平的姐姐齐桥桥便分别在北京、深圳和香港购入百万豪宅。

在披露的离岸公司机密文件中,亦出现了齐桥桥的丈夫,也就是习近平的姐夫———邓家贵的名字。文件显示,邓家贵为“Excellence Effort Property Developement Limited”公司的总经理及持股人,该公司于2008年3月在维京群岛注册成立。邓家贵仅拥有公司一半股权,另一半则由另两位借房地产暴富的股东持有——这两位房地产大亨曾在今年6月在深圳获得中国政府对两块土地高达20亿美元的补贴,当时引得舆论一片哗然。

没有证据显示,习近平与上述房产、奢侈商品及公司持股等活动存在任何明显且直接的关系,并且相较之下,习近平在众人眼中似乎对奢侈品及财富并不感兴趣。但许多政府领导人均用这种方式中饱私囊,即通过其亲属经营聚敛而来的财产。去年,离岸公司机密文件披露了多个类似情况,如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的子女、前菲律宾独裁者费迪南德·马科斯之女及前哥伦比亚领导人阿尔瓦罗·乌里韦的子女。

另外,当权政治领导人也不可能自己建立离岸公司,多数离岸公司的金融服务商不愿因此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便会通常直接拒绝所谓的“政界名流”。

中国国务院前总理温家宝也如法炮制,在中国离岸公司文件中不仅其子温云松,其女婿刘春航均记录在案,两人均为维京群岛两家公司的总经理及持股人。

与中国其他政治高官的子女一样,温家宝的子女也在美国留学多年。据纽约时报报导,其女温如春在美国化名常丽丽,就职于一家名为“Fullmark Consultants”的咨询公司,该公司收取西方欧美企业巨额佣金,为其对华贸易提供支持,而这类贸易的成功往往需要获得中国国有企业的眷顾与配合。这家咨询公司的所有人却显得扑朔迷离。据离岸公司机密文件显示:“Fullmark Consultants”咨询公司于2004年8月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成立,公司所有人为刘春航,即温如春的丈夫。而常丽丽这一化名也出现在该机密文件中,但却极不明显。2009年8月,Fullmark公司的服务供应商电子邮件中显示抄送收件人为:常丽丽。

此外,该机密文件还证明,该公司曾获瑞士银行支持并最终将公司所有权转至温家密友张玉红名下,据纽约时报调查,该人似乎为温家的莫知许有的代理人,并多次出现在如钻石及珠宝交易中。另外,温家宝的长子温云松还在瑞士信贷集团的帮助下,于2006年9月建立名为“Trendgold Consultants Limited”的公司,至于温云松(常自称:Winston Wen)建立该公司的目的和公司业务至今仍无从得知。尽管南德意志报及其国际调查组成员曾一度直接与温家及习家亲属取得联系并问询相关情况,但至今仍尚无获得其任何回复。

机密文件记录的其他“红色贵族”还包括中国前国家主席胡锦涛的表外甥,以及一代传奇人物邓小平的女婿,更牵连至建国功臣、将军及其他政要高官,如人大副主席和总理。同样,前国家总理李鹏之女李小琳也被记录在机密文件中。李小琳被美国福布斯排行榜誉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50个女商人之一,其拥有一家国有集团的子公司。其父李鹏曾主持发动了天安门惨案,因此亦有“天安门大屠杀的元凶”之称。“太子党”们数不胜数的匿名空壳公司藏匿着惊人听闻的秘密,要一一揭秘实为不易,更何况要侦查那些尚未落马的高管权贵更是难上加难。

这一结构体系常为非法敛财所利用,而在中国,这样的行径,视情况严重程度,当事人甚至会面临死刑。2007年,曾有一家中国公司的老板因涉嫌进行增值税诈骗而被判死刑。但“红色贵族”们似乎高枕无忧一一他们活在一个永远被保护的世界里。

太子党的离岸资产

中共领导人的血亲或姻亲俗称“红色贵族”或“太子党”。

ICIJ密档显示,至少5名中共中央政治局现任或前任常委的亲属曾在库克群岛(Cook Island)和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公司,包括习近平的姐夫邓家贵、温家宝的独子温云松和女婿刘春航。

邓家贵是习近平大姐齐桥桥的丈夫。他是地产开发商,投资过生产手机和电子设备的稀有金属。文件显示,邓家贵曾与李华和李晓平兄弟合伙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成立卓越通力地产发展有限公司(Excellence Effort Property Development),邓与李氏兄弟各占50%股份。去年7月,李氏兄弟出价20亿美元竞标,拿下深圳两块商业用地,成为新闻焦点。

习近平从 2012年升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以来,高调反腐,曾发表讲话要“苍蝇”、“老虎”一起打。但另方面又打击呼吁政府官员公示个人财产的草根运动。

温家宝的独子温云松留学美国,曾与他人合伙成立新天域资本私募基金,专门投资中国市场,2012年出任央企中国卫星通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卫通”)的董事长。中卫通属国资委管理,有望成为亚洲最大的卫星运营公司。

ICIJ密档显示,温云松2006年经瑞信香港协助,成立名为Trend Gold Consultants的BVI公司,自任唯一的董事和股东。公司于2008年解散。

投资者通常设立空壳公司,以便用离岸公司的名义开设银行账户,借此掩盖公司和真正开户人的关系。Trend Gold Consultants成立的原因不明。

ICIJ多次联系温云松和其他在文中提到的离岸资产持有者,大多数人包括温都没有回复。瑞信集团的发言人则表示“不予置评”。

不久前,有媒体爆出温家宝女儿温如春(又名常丽丽)的公司与美国金融机构商业往来的一些内情。

ICIJ现在独家发现,名叫Fullmark Consultants的这家咨询公司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成立。此前未见媒体报道。《纽约时报》报道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 & Co.)曾与Fullmark Consultants签订合同,向其支付180万美元咨询费。美国证券监管机构现正对摩根大通借中国高官子女来发展中国市场展开调查。

Fullmark Consultants的注册方式似有意隐藏与温如春的关系 。温的丈夫刘春航专长金融,曾在投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工作。2004年,刘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成立Fullmark Consultants,自任唯一的董事和股东。2006年,刘退出该BVI,同年加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银监会”)。

资料显示,刘退出后,Fullmark Consultants的全部股份转移给与温家宝家族关系密切的女富商张玉宏。张是温家宝弟弟温家宏的同事。据《纽约时报》报道,张曾为温家打点钻石、珠宝等生意 。

2005年10月,保得利信誉通向瑞银集团寄送账单,收取为Fullmark Consultants签发存续证明(Certificate of Good Standing)的费用,说明这间BVI公司和瑞银有商业关系。瑞银就ICIJ的查询发声明,表示该集团“了解客户”(“know-your-client”)的规定和处理与政治敏感客户关系的程序是“业内最严格的”,意指不会回应任何的查询。

2011年,维基解密”披露美国国务院在2007年发送的一则密电称温家宝“对家人的活动很反感”。电文说,“只要开价合理,温家宝的妻子和子女可以‘搞定事情’ 。”“ 温的亲戚“不一定是收受贿赂,(但)他们很可能会收取高昂的‘咨询费’”。温家宝去年结束十年任期,正式退休。

ICIJ还在离岸密件中发现邓小平、李鹏和胡锦涛等中共前领导人的亲属的离岸公司资料,有些中国问题专家认为,太子党的财富和生意(包括离岸资产)越来越大,会威胁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但掌权者自己深陷其中,难以制止。

常驻中国的美国律师史蒂夫·迪金森(Steve Dickinson)说:“如果没法给家人弄个几十亿,当共产党的领导人有什么意义呢?”史蒂夫曾经调查与BVI公司有关的诈骗案。他说,“这个问题规模庞大,对中国有重大的意义。但事实是每个人对此言不由衷或避而不谈。”

中国走向离岸金融中心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邓小平深化经济改革,中国投资者开始涌向离岸金融中心。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教授Don Clarke(汉名“郭丹青”)认为,中国经济制度改革向国企倾斜,民间投资人特别是创业者遂向离岸金融中心寻求发展。 在“中国特色”制度下,开展对华贸易的西方银行家、会计师和商人,也推动了离岸模式的发展。

美国凯威莱德律师事务所(Cadwalader, Wickersham & Taft)大中华地区业务主管李大诚(Rocky Lee)说:“刚开始采用(离岸模式)时,是我们外国人给这么做的。当时外国投资者普遍不适应中国的法律法规。”

就ICIJ数据库所见,中国投资者所涉及的行业遍及石油、绿色能源、矿产、武器贸易等。

90年代后期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中国进一步加紧资本管制,客观上推动了内地人到海外投资。很多人此前已经到当时仍属英国管治的香港成立公司。眼看中国即将收回香港主权,内地投资者担心香港也不安全,便转向更远的离岸金融中心。

于是,英属维尔京群岛成为很多内地人转移业务和资产的最佳选择。

中国政府用税收优惠来吸引外资,也推动了内地投资者使用离岸金融中心。例如,一些中国厂商用“返程投资” (round-tripping)的方式避税:在境外成立子公司,由国内的母公司将在内地生产的产品低价卖给离岸的子公司。母公司由于账上利润少、甚至没有盈利,自然免税。然后再由子公司把产品以高价卖给别的公司,把利润汇回母公司。这部分利润是当作母公司从英属维尔京群岛或香港获得的“外商投资”,也无需向中国政府缴税。

据英属维尔京群岛官方统计,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地区的离岸业务占当地业务的40%。1998到2002年英国派驻英属维尔京群岛的总督Frank Savage说,BVI政府向中国当局表示,BVI“管理有序、法律制度健全”,与中国政府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但离岸体系的批评者认为,BVI“无疑”是进行隐蔽交易的天堂。总部在英国的倡导组织Tax Justice Network说,BVI公司“丑闻不断”。因为保密制度给予“BVI公司极大的自由,随意掩饰违法活动、滥用权力”。

上世纪九十年代在海外成立离岸公司的内地人有中国“八大元老之一”彭真的儿子傅亮。ICIJ密档显示,傅亮至少持有5家BVI公司,在1997年到2000年间注册。其中一家公司South Port Development在2000年收购了一家菲律宾酒店。傅亮在内地投资游艇和高尔夫俱乐部生意。

离岸服务供应商信誉通公司(Trustnet)曾协助傅亮成立离岸公司。2000年,信誉通已在中国大陆全面发展离岸公司注册业务,与毕马威(KPMG)、安永(Ernst & Young)、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德勤(Deloitte & Touche)和安信达(Arthur Andersen)全球“五大”会计师事务所在上海开会讨论拓展市场。

ICIJ资料显示,普华永道通过信誉通,协助 中国内地和港、台投资者成立了400多家离岸公司和信托;瑞银集团则通过信誉通,协助内地和港、台投资者成立了1,000多家离岸实体。

2006年,瑞银香港协助当时的中国女首富杨惠妍成立名为Joy House Enterprises的BVI公司。杨惠妍继承父亲杨国强的地产王国碧桂园,当时净资产约83亿美元。 ICIJ向杨惠妍就离岸公司事宜提问,未获回应。

2007年,瑞银通过信誉通,协助地产大亨、SOHO中国创始人张欣成立BVI公司Commune Investment。SOHO中国在北京重建了很多地标建筑,不久前媒体报道, 张斥资2,600万美元购入纽约市曼哈顿区一栋五层的楼房。张通过代表,拒绝回答与BVI公司相关的问题。张欣在北京郊区打造的精品酒店“长城脚下的公社”(The Commune by the Great Wall)亦取名commune (公社)。

天狮集团董事长李金元是7家BVI公司的董事。这些离岸公司在2004年到2008年间由普华永道帮助成立。从ICIJ文件来看,这些BVI公司与李的天狮集团有关联。天狮涉及生物科技、旅游、电子商务和房地产等多个行业。2011年,李金元的净资产约为12亿美元。

2005年,信誉通的一份“绝密”销售备忘录要求员工加强与瑞信香港的关系,积极示好。鉴于中国限制外资银行进入,信誉通另辟途径。该份备忘录写道:“我们在上海的目标是国际律师事务所和会计公司。” 该公司的的市场攻势收到了成效。2003年到2007年,信誉通在中国大陆、港、台发展的客户数量从1,500上升到4,800。

信誉通还帮助两位现任全国人大代表成立离岸公司。

全国人大安徽省代表韦江宏是国企铜陵有色金属集团董事长。2006年,铜冠资源控股有限公司(Tong Guan Resources Holdings)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成立,韦任董事。铜冠资源控股是铜陵有色金属集团的子公司。2007年,铜陵集团通过铜冠这间BVI公司向智利一项价值5,000万美元的铜加工项目投资1,000万美元。

腾讯创始人、全国人大代表马化腾也持有离岸公司。2013年,马以100亿美元的身价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5位。

2007年,他和腾讯另一名创始人张志东成为BVI公司TCH Pi的董事。马的发言人称TCH Pi是腾讯集团旗下公司,“与(马化腾和张志东)个人无关。”但这间BVI并未见于腾讯的公司文件,成立的目的不明。

利润和腐败

中国染指离岸金融中心以来,经济发生巨变,增长可观,离岸金融中心不只方便了用作“返程投资”,也成为海外投资进入金属、矿产等资源市场的渠道。

支持中国发展离岸金融市场的人认为,离岸金融可以推动经济发展。

“我认为我们应该面对的现实是,中国资本正在走出去。这对我们来说还是有利的,”中国商务部研究员梅新育说,“我当然支持企业在东道国注册。但如果东道国不能提供这种环境的话,在离岸金融中心注册公司,只不过是一个现实的选择。”

William Vlcek是离岸金融著作《Offshore Finance and Small States: Sovereignty, Size and Money》的作者。他认为在中国,官僚主义和政府的干预妨碍国内市场的发展。在离岸公司注册对商业活动有利。

有证据显示,中国一些公司和个人利用离岸公司进行非法活动。

2013年9月,前铁道部高官张曙光承认转移28亿美元到海外账户。中国银行发布的一份政府内部报告显示,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国家公职人员(包括国企高管)转移到海外的公款累计超过1,200亿美元,其中一部分通过BVI公司转移。

2000年,“保得利信誉通” 帮助中国远洋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了BVI公司Cosco Information Technology 。这家BVI的董事包括当时的中远洋董事长马泽华和副总经理宋军。宋2011年以贪污、受贿、妨害作证被控三罪受审,被指调往青岛分公司后,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成立空壳公司以冒充合作公司。之后把建设青岛中远广场的数百万资金转移到该空壳公司。据新华社报道,宋军挪用公款600万美元,收受台湾合作方贿赂100万美元。他用非法财产在北京、天津、青岛等地合共购入37套房产。宋军的审讯结果没有公开。

中国政府最近严打贪腐成风的石油行业,业内不少高管因为贪污被停职调查。三大国企石油公司中石油、中海油、中石化注册了不少离岸公司。ICIJ数据库里就有几十个与这三大石油巨头相关的BVI公司。

中石油前高管李华林因为“严重违纪”被调查,去年8月落马。ICIJ数据库显示,李是两家BVI公司的董事。

有些离岸公司见于母公司的报表,但有些是国企高管以个人名义成立的。中石油下属天然气公司昆仑能源的总裁张博闻、中海油总经理杨华均曾以个人身份成立离岸公司,目的不明。

ICIJ多次尝试联系中石油和中海油均未获回应。

目前身陷囹圄的中国前首富黄光裕也曾运用离岸公司进行商业操作。黄与妻子杜鹃在2001到2008年间至少成立了31家BVI公司。当时他们持有的国美集团是全国最大的电器商连锁。

2010年,黄因内幕交易、贿赂和操纵股价,被判有期徒刑14年。杜也以相关罪名获刑,但二审获改判,当场释放。

黄大部分资产被冻结,但利用离岸金融网络维系他的商业王国。2011年,黄名下的BVI公司Eagle Vantage Assets Management竞购英国退役航母,欲打造成高端购物商场。(英国政府最终销毁这艘航母)。

黄光裕目前通过Shining Crown Holdings and Shine Group这两间BVI公司控制国美集团30%多的股份。

离岸公司的未来

眼看企业寡头、政府官员和亲属非法敛财,一些中国人不顾安危,奋起质询。

草根组织“新公民运动”运用资讯网络和小规模的示威,向政府争取透明。去年春季,新公民运动创始人、民权律师许志永写道:“党政官员的个人财产都不敢公布,共产党还反什么腐?”

政府随即以“扰乱公众秩序”和“非法集会”罪名逮捕许,除了许,并关押该组织20多名成员。在中国,政府通常用这类罪名让异见分子沉默。

官方甚至惩罚揭露中共高层近亲资产情況的外媒。《纽约时报》和彭博新闻社报道太子党在国内持有的资产后,网站被中国政府屏蔽。驻华记者延续签证遭到延误。

英美和一些国际组织此前对离岸金融中心一直抱放任態度。直至离岸金融中心客户泛滥,方著手改革。相比之下,中国政府对改变离岸体系的呼声越来越小。

今年以前,中国的税法不要求申报境外资产,这漏洞使国人很容易借离岸来营运。 北京一位李姓公司法律顾问说:“中国的决策者没想到会有这许多钱流失到海外。”

当局正著手控制流入离岸金融中心的私人财产。今年元旦生效的法规规定国民要申报海外金融资产。

改革离岸体系的力度可能会对中国目前的改革有重大的影响。中国不仅是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市场,也是离岸金融中心的重要客户。

去年,200多名银行家和离岸金融专家参与了一个以亚洲地区为主的业界意见调查。调查发现,这些高管认为,“与中国有关的需求”是离岸市场增长的主要动力。一名BVI离岸服务公司的主管在调查中写道:“未来五年,中国是我们最重要的客户市场。”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