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假如我是总书记

—在炎黄春秋新春联谊会的发言

曹思源

 

杜老刚才发出了一个号召:“在座的诸位,如果您是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话,您怎么提出治国的建议?”可惜刚才大家都很谦虚,没有一个人响应杜老的号召。曹思源不自量力,我来设想一下,如果曹思源是总书记,我现在要提出什么问题。(全场鼓掌)啊,十分感谢大家对我的鼓励!

我如果是总书记,我将要在今天推动中共中央提出修改宪法的建议。这个建议将提交给最高权力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出什么建议呢?我已经起草了一份一万三千字的《宪法修正草案》。这一万三千字太长了,现在我只谈两点。

第一点,取消无产阶级专政。

刚才在座的很多人的发言,给我起了一个引导作用。许多人曾经挨整。高锴同志刚才也说了,一个人有不同意见,很容易被打成反党分子、反革命分子,变成专政对象。

我们国家宪法第一条就规定了人民民主专政,即无产阶级专政。当今世界有多少国家在宪法里说要专政呢?我对此做了三十多年的研究,现在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的宪法,也就是中国和朝鲜的宪法写上了“专政”。我们的专政据说每次都是打击一小撮,团结95%以上的人民,打击5%的敌人,专政对象为5%。但是几十次运动下来,二十次吧,就可能打击将近100%。毛泽东搞的运动,据统计,已经有52次了。仅仅毛泽东就搞了52次运动。我们的专政对象已经多次重复地接近100%了。像国家主席刘少奇,头天还是在职的国家主席,第二天就被打成人民的敌人、专政的对象,有口难辩,死无葬身之地。曾经的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警卫局局长汪东兴,他当然是专政的力量,但他也曾经对他的副局长邬纪成说过:“我们这些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会被人家抓起来。”你看看,在专政制度之下,中央警卫局局长尚且如此恐惧。

中国的反右派斗争,反了多少呢?据正式宣布是55万,但是《炎黄春秋》上已经公布了的数字是317万,还有143万中右分子,都是专政对象,其中以知识分子为主体。而当时中国的知识分子总数是多少呢?是500万。可见分量有多重!

文化大革命更是一个专政的闹剧,今天你打倒我,明天我站起来了,我又打倒你,对你实行专政。任何一个公民,可能昨天还属于人民一份子,今天就变成了敌人了,他的公民权利就没有任何保障可言了。因此专政的对象几乎是100%。

专政的恐惧不仅是属于被专政者的,也属于专政者。罗瑞卿曾经是公安部长,后来被专政了;好多派出所长公安厅长都曾经成为专政对象,由专政的工具变成专政的对象。所以说,为了使我们的子孙后代免于专政的恐惧,我们还是希望中共中央提出修改宪法的建议,取消宪法的第一条—专政。在座诸位,你们同意取消专政吗?(全场鼓掌)你们当中谁不同意取消专政的话,那可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啊。(全场笑声)

还有第二点建议呢,问题就更严重了。我今天响应杜老的号召,斗胆提出一个问题。1989年6月4号,已经成为我们国家历史上最为敏感的日子。每到6.4,几乎全国人民都有三个问题涌上心头。有位朋友提醒我, 要“悠着点”,我衷心接受劝告。鄙人就像刚才那位老师说的,曾经是“在朝的”,在国务院办公厅工作过;也曾经是“在野的”,就是下海了,在民办机构工作; 还曾经是“在狱的”,在秦城监狱度过了一段时光。所以我知道这件事情的份量,正因为知道这个份量,我们这三个问题始终是挥之不去。

第一个问题,人民的国家什么时候向人民公布,1989年6月4号,有多少人死了,有多少人伤了?这个死伤数字什么时候公布?

第二个问题,将来还有没有可能发生“六四”类似的悲剧?

第三个问题,我们有没有什么办法,有没有制度上的措施,防止发生“六四”的悲剧重演?这三个问题无人解答,挥之不去。

同志们、朋友们,我们在很多问题上,可能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但是我相信在这个问题上,绝大多数人都能达成共识。什么问题呢?就是我们希望将来不会再发生军队向平民开枪的悲剧。有谁主张将来还要向平民开枪呢?有吗?有此主张的站起来说说!没有。是的,我相信没有。我们不希望向平民开枪!不希望向平民开枪靠什么?靠良心吗?良心靠不住!我们要靠制度,这个制度要表现在什么地方?表现在宪法上。因此我提出修改宪法,在宪法上写进解放军的主要任务,是对付拿枪的、 国外的敌人。警察的主要任务是维护社会治安,是保护公民的权利!大家赞成不赞成啊?我们的军警是对付拿枪的敌人!好!前排有两位女士表示赞成。哦!三位、 四位,我再问一句:“我们的军警不能向平民开枪!大家赞成吗?”(台下听众:“赞成!”,鼓掌。)

我认为这是容易达成共识的。军队谁养活的?老百姓养活的!纳税人养活的!我作为纳税者的一份子,我也养活了军队,我养活了军队,不是让你在某一天对我开枪,对我的儿子开枪,对我的孙子开枪。军警作为公仆,没有权利对平民开枪。可惜这一条没有写进伟大的1982年宪法。现在说要防止颠覆性错误,我看,向平民开枪这样的颠覆性错误决不能再犯了。因此要写进宪法。

我的发言是自由发言,责任自负。可能让一些朋友感到有点为难了,但是共产党人要讲真话嘛。当然都说要讲真话,我也是共产党员,所以我就讲了这点真话。时间不够,我带来一篇三千字的文章,奉献给大家,希望多多批评指正!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