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我不是炮灰,我无怨无悔

——丁家喜会见记

张科科律师

 

出任丁家喜的辩护律师,深感荣幸,也深知重任在肩。程海律师和王兴律师是丁家喜的首任辩护人,付出极大精力心血。为纠正北京海淀法院诸多违法,两律师不得不在一审开庭中退庭抗议。后来丁家喜索性解除两律师的委托,以赢回把握庭审的一点点的主动权。我和隋牧青律师一同接棒为丁家喜辩护,并分别到海淀法院交代理手续和到北京市第三看守所会见。

2014年2月17日我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三看)递交会见手续,三看违法以需要审核律师材料拒绝即时会见。下午即去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口头提出控告。据闻张宝成辩护人王宇律师当日下午亦为受此刁难到检察院控告。

2月18日下午进入三看会见室,丁家喜律师被带入。除一管教在场,还有一警察携执法记录仪非法监听律师会见,经律师警告将向有司控告仍不离开。丁家喜淡定地说以前律师会见我时他们看守所就是这样,针对他个人的,我说以前看守违法不表示以后也可以违法。我告知警察会见完后会去控告他。

会见开始,我见丁家喜面容憔悴,不似以往律师发的会见照片那么精神,他说最近感冒了但是在这看病吃药不受影响。我转告其他律师、朋友、公民的问候,丁家喜感谢大家以及社会的关注和关心。

海淀检察院指控丁家喜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理由竟是打横幅发传单要求官员财产公示,以及参与聚集众人在北京市教委门前要求教育平等权。我问律师辩护最关键的问题:是否认为自己的行为有罪。丁家喜坦然而确定地告诉我他无罪。辩护人同样认为丁的行为无罪而且是践行公民政治权利公约的合法行为。丁毫不隐瞒自己的公民行为,但是对指控书中的“组织、策划、煽动”等无事实基础且上纲上线的文革语言表示抗议和憎恶。

另外,丁家喜与许志永、李蔚、赵常青、张宝成、马新立、侯欣、袁冬、孙含会、王永红、李焕君、王功权等属同案当事人,但被北京多个检察院法院违法指定管辖和强行拆分来起诉和审理。

丁家喜说,在这个社会,凡是有良知有责任心的公民都会站出来,发出自己的声音,表达自己的看法。许志永、赵常青等人的公民理念,是“自由、公义、爱”。丁家喜作为律师,认为公民理念就是维护自己的权利,尊重他人的权利,尽自己的义务。而且允许每个人对公民理念有不同的理解。公民活动,包括公民聚餐,就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无害他人的行为,公开透明欢迎参与。要求官员财产公开,是最好的反腐。但是在当局眼里却是一种罪。张雪忠律师评价郭飞雄案是彻头彻尾的政治迫害,对此,丁家喜认为自己的案件也是完完全全的政治迫害。

丁家喜律师说,可能有人认为他是炮灰,是谁谁的棋子。但是他不这么认为,他说我是一个有完全行为能力的人,不受谁的摆布,不过是在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他也并不认为这是牢狱之灾,认为只是一种生活体验。进牢房,是公民社会必不可少的一个步骤。虽然他也预料会有这一天,只是意外来得太早。他说,身处监牢,是现今社会每一个良知人士的荣幸。现在常常思考生命、国家、公民、责任的概念,不断思考,产生新的认识。过去无怨无悔,现在也无怨无悔。

我提出疑问,作为公民和良心犯,你或许有些不同,第一你是律师,被抓前还是北京德鸿律师事务所的主任;第二,收入中产,休闲好打高尔夫,女儿妻子先后生活在海外。那么是什么让你抛下这些优裕的生活和社会积累,常人也许难理解?丁家喜立即反对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在现今社会,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不可能沉默。自己只是作为引子,公民只会越来越多。没有他们要求财产公开,还有别人在做。他怀念殉难的林昭,相信现今社会也不可能像以往那么残酷对待异见人士。

问到在羁押中有无受到酷刑,丁家喜提到2013年11月17日的一次审讯中,侦查人员李赫对丁隔栏杆伸手打骂、言语威胁。

谈话中丁家喜谈到现在社会问题之一:好人劝阻好人不要做好事,好人容忍坏人做坏事。

丁家喜特地评价了许志永:许志永的公民行动方式是最好最无害的。如果判四年真的太过分了。

丁家喜谈到家庭,他说家里也有不理解,各种担心,尤其是他的夫人。他称赞道,能做他的妻子也是不平凡的人。现在也深感为人子为人父的家庭责任。丁家喜夫人罗胜春女士的家书里写着:至今不能接受丁家喜被起诉的现实,至今不能接受这种冤屈。丁夫人的微信签名:深爱我的先生丁家喜,期盼他的早日归来。也许是自觉亏欠家人,丁家喜说出去以后会把更多时间精力放在家庭经济和家庭生活中。

会见将近尾声,会见室外传来武警操练的吼声,令人近距离感受到强权的三个自信爆棚。

丁家喜表示非常愿意同社会大众探讨和分享公民理念。再次感谢大家。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