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授予查建国和陈西2012年度“中国民主奖”

 

美东时间,2013年1月6日,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2013年度第一次会议,决定授予查建国和陈西2012年度“中国民主奖”。

 

徐文立先生关于授予查建国中国民主奖的推荐信(节选)


……
查建国从1994年开始,相继和刚刚出狱不久的徐文立,以及志同道合的高洪明、刘世遵、何德普开始了组建反对党的秘密活动,他走遍了大半个中国,仅仅天津一地,他和徐文立就秘密去了三次。之后,在极为危险的情况之下,他又多次只身前往天津。1998年11月9日他参与了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的正式组建,经签名投票被选举为京津党部副主席。1998年底,当中国民主党三位主要领导人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分别被判重刑后,1999年2月6日他不畏艰险,毅然决然地领导和团结了高洪明、陈忠和、刘世遵、何德普、王文江、刘飞跃、王平渊、丁贵雄等等全国各地的民主党人,创造性地建立了“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使得中国民主党从理论上和组织上日臻成熟,终于2000年1月1日在总部轮值主席何德普任内完成和推出了《中国民主党迎接二十一世纪宣言》,更使得中国民主党第一次成为了全国性的、可以实际运作的反对党组织,走出了“筹备”的困境,这是查建国等人对中国民主党和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大贡献;至今仍然屹立在海外的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就是当年国内联合总部的延续。旗帜不倒,首功就在查建国。

1999年6月29日查建国和高洪明同时被捕,他们在法庭上无畏地大声宣布:“让自由、民主、人权的鲜花盛开在中国大地上!我们中国民主党人连死都不怕,何惧坐牢了?我们相信历史,人民会宣判我们无罪。”所以,2008年6月28日查建国光荣出狱的时候,赢得了那么多的欢迎和尊敬。

……

他的亲密战友高洪明说得好:“查建国先生,第一他是为中国实现自由、民主、人权而奋斗的中国公民;第二他是为中国实现自由、民主、人权而奋斗的中国民运斗士;第三他是为中国实现自由、民主、人权而奋斗的中国民主党人。”
……

那么,邪恶的势力把他关押了九年,为什么就不能改变他的信仰呢?我认为,真正的信仰者不会因为外界的压力就能改变他的初衷,即使杀戮者的屠刀上还沾着信仰者的血,并恐吓着悬在他的头上,一样的改变不了他的信仰和政治主张,这是上帝给予他的神圣使命所致,不是幼稚的蠢类所能要挟得动的。”

查建国经过九年的炼狱的考验,虽然身体因在狱中多次的中风而残弱,如今依然豪情似火,每日勤思苦读,笔耕不辍。

出狱之后,他继续大胆无畏发表了一系列对中国民主事业有战略和策略指导意义的言简意赅的论述,如“在中国大陆组建新政党的意义”、“转型十论点”、“改良与革命仅一字之差”、“对中国政治发展方向十个说法的点评”、“坚持非暴力原则的四点理由”、“查建国与秦永敏谈行动十六字方针”、“十八大后中国前途远未确定”等等,既不偏激又极为坚定,这是最为难能可贵的,这是作为忠诚的、负责任的、建设性的反对派的必备要素。

查建国豪迈地说过:“我们太清楚自己的对手了。我们知道没有正确的策略就没有成功,但正确的策略是在一系列试错的过程中才能产生的;我们知道不能保护自己就不能进攻,但保护自己并不是永远高于进攻;我们知道很多时候妥协比进攻还重要,但对手根本不把你当成对手时,你的妥协又有多大的空间?所以妥协往往在进攻之后最有效;我们知道渐变式的改良是那样的重要,但我们仍在为可能的突变做准备;我们知道创造历史是‘社会运动’,但社会运动是多元的合力而成,‘孤胆英雄’和‘精英’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知道对手是多么的强大,但再强大也要有人出来说话,13亿人没有一个‘政治犯’那才是这个有几千年专制历史、有十几亿人口的泱泱大国之悲哀;我们知道自己作用的有限与渺小,但哪一个角色不要有人去扮演?就让我们去扮演那个说出‘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小孩的角色吧!我们知道并欣赏‘打擦边球’的艺术,并给予那些打擦边球的人极高的评价(我每次见到打擦边球的文章总会会心地一笑,心情开朗之极),但善打‘擦边球’者,总不至于去嘲笑用自己的牺牲度量出‘球台尺寸’,甚至扩大了‘球台尺寸’的人吧;我们知道就自己个人政治前途而言,那永远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但请不要用自己‘利己’之心来度别人还有的‘利他’之腹,中国历史从来不缺少铮铮铁骨为民为国牺牲者!”

这是何等的为国为民献身的高尚而又高贵的情怀,正如他出狱后的第一部著作所示:《铁骨柔情》(2010年香港出版) 让我们向仍然在中国国内坚持奋斗的查建国和他的战友们致敬、学习! 他们是中国人权自由、宪政民主的希望。

徐文立
2012年12月25日








查建国


3月6日,查建国将被遣送海南三亚,作旅游流放
北京时间 3月4日晚, 7:40左右,拨通北京著名民主人士查建国先生电话,查先生说:“后天我就得为两会让路啦,这一次是海南三亚,10天吧。两会17号结束嘛,我那时才能回来。是后天早上7点多的飞机,早上4点多他们会开车来接我。”

我问来接的是什么人,查先生说,和以前一样,维稳的人,有街道办的、派出所的、公安局的,他们提前通知了他。“他们肯定还是陪我游一趟,夹着我在外面住段日子。啊,也难为他们了,执行上面指令也不容易。”查先生说。

 

(左起)陈青林、查建国、高洪明

十八大时,查建国被遣送广西桂林,作旅游流放 。“十八大时,也这样。来了5个人,连我一路6个人,去桂林做‘公费旅游’。我可不愿意花国家的钱做这样的‘公费旅游’啊,可是,没办法啊,就去吧。他们5 个人也是由街道办、派出所的、公安局的组成的,我就这么一路给陪着。直到十八大开完,我才被带回北京。这次送桂林是坐火车去的。”

我问不去行不行?查先生说:“不去的话,那就给你值班,就是每天24小时轮番守在你家门口,出不了门。想想,那就去吧,好过在家坐牢。”


部分良心犯在聚会后的合影:前排(左起):傅月华、朱瑞、胡石根、李海、查建国。后排(左起)徐永海、张晓平。


高洪明此次是送青海西宁

查先生告诉记者,高洪明这次是送青海西宁,5号上午,应该是乘火车。查先生说,十八大时,高洪明是被遣送到云南昆明的。

“何德普十八大时是遣送到贵州的,这一次我还不知道呢。胡石根好像是不送外地,但要给他值班,前三天就开始了,24小时有一帮子人守着他,那肯定也不舒服。”查先生说。

我问:“西宁现在比北京还冷啊,风又大,高先生60多岁了,怎么受得了?会不会是因为前段时间博讯的报道,致使国保这样报复他?”查先生:“也许吧,我也不很清楚原因。”


后排右五为查建国

 

1999年因组党坐牢,和高洪明监舍在同一栋楼

查建国先生早年是体制内的人,为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委宣传部干部。1989年“六四”后,愤慨于当局的残暴,公开退党。前后写了好几次退党申请,从91年写到92年,后来当局被迫同意,正式发文批准查建国退出中共。

查建国先生早在退党前就已辞去公职,在北京做生意或在某些大公司供职,也办过小工厂。1998年,查建国、高洪明和徐文立先生,发起成立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这是民主党组党运动中一个重要事件。次年,查建国先生被捕,判刑9年,2008年出狱,一天也没有减刑。

“那时,我和高洪明因为是同案,一起被送到北京市第二监狱。这个监狱是关押重刑犯的,刑期15年以上的犯人。我们因为是政治犯,也被当成重刑犯,和这些犯人一起关押。我俩关在同一栋楼,高洪明三楼,我一楼。每周放风两次,他可以下楼来,我们可以隔着窗子、栅栏看看对方。每次也就半小时、一小时。”

我问他监狱里要不要每天开工劳动,查先生说:“我们因为是政治犯,拒绝改造,所以当然也拒绝劳改。不干活,因为我们不要他的减刑。当时减刑是要两个条件的,一是好好干活,积累劳动成绩,二是要悔过认罪。那我们首先就不认罪,于是根本没可能减刑。没可能减刑,还劳动改造什么。所以不开工,一直就关在监舍里。”


廖双元、高洪明、查建国

出狱后,总是“被值班”, 2008年出狱至今,四五年来,查建国时常被一帮维稳人员“值班”。一到敏感时段、日子,他们就在他家门口驻扎,一天24小时,白天、晚上各三四个人,守着。如果出门,就一直跟着。敏感时期,像国庆、两会时,不是遣送外地,就是不准出门。或者出了门,但是天安门广场等要紧地方不让去,也不让去和朋友吃饭。

“有一次,大概是国庆前两天,我买了张国家大剧院的票,可他们就是不让去看,这张票也就废了。国家大剧院就在天安门广场边儿上。”查先生说。

我问:“票钱他们赔吗?和他们论理吗?”

查先生笑道:“当然不赔。我也和他们讲,我是合法公民,怎么我就没有行走的自由,广场我怎么就不能去,你给我个理由?他们不与我讲理,他们说,我们不同你讲这些,我们只是执行上面的命令,讲理我们也讲不过你,我们不和你讲。你看,人家横竖不讲理,我有什么办法?”

“去年吧,给值了二三十回的班。公安、派出所也会来谈话。”查先生说。


刘浩锋、刘建安、查建国、高洪明、俞心焦、李海、胡石根

 

六旬民主老人,孤身困守京城

查建国先生离异多年,目前孤身一人居住,即使被遣送外地,也无亲人陪伴。他说自己有一个女儿,但现在定居美国,很少回北京。

“我现在住的是母亲的房子,我自己没有一点家产。母亲和我妹妹住。老人家现在80多了,为我的波折受了很多的苦痛。”查先生说。

“民主党现在在国内,已经没有活动的空间,无法活动。公安和我说,你们民主党是公安部明确认定的反动组织,所以不准有组织性的活动。平时,我就看病、上电脑、写文章,写文章他们也找谈话,不让写。不过我无所谓,他们想抓就抓吧,既然要做民主党人,就不会害怕坐牢。我是坐牢时患过小中风,身体无碍时,也经常参加些签名啊、吃饭啊、讨论啊、维权上访、和访民见面啊这些活动。”


从左到右依次为查建国、查建英、查建一和他们的母亲。

 

维基百科关于查建国的介绍

查建国(1953年8月11日-),江苏省宜兴市人,生于北京,是中国民主党的创建人之一。

曾任《中国电视戏曲》杂志社办公室主任。1998年7月下旬,他被以「颠覆国家政权」审讯,指他与高洪明协助徐文立成立「中国民主党北京、天津党部」,意图推翻中共政权,8月2日被判刑9年(1999年6月29日-2008年6月28日),剥夺政治权利2年。

2012年以来,他发表一些声明,声援朱虞夫等。他发表一系列时政散论,但颇委婉。在李旺阳亡故风波中,北京异议人士多未表态。

家庭
父亲查汝强,于l940年15岁时参加新四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成为哲学教授。女儿查慧怡,异母妹妹査建英。


左起李金芳廖双元高洪明查建国李海
 



左起欧阳小戎廖双元高洪明查建国李海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