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严建兵:也和崔永元谈转基因

 

因为《基因农业网》组织了一场品尝转基因玉米的科普活动,引发了两位知名人士方舟子和崔永元在网络上的大辩论。我个人认为这是好事,至少可以引发更多的关注,促进转基因的科普。尽管两位知名人士都在网络上有强大的影响力,但他们的知识背景,从事的职业却各不相同,注定这场辩论不是对等的,或者说不是一场针对转基因技术和产品本身的科学辩论。

我满怀善意地揣测,并不具备生物学背景的崔永元可能有这么几个目的参与这场辩论。首先,他自己对转基因怀疑,想通过辩论了解事情真相;其次,他认识到目前社会大部分民众对转基因也是怀疑甚至恐慌,想通过辩论,来帮助民众消除这种恐慌。或者两个目的兼而有之。以崔永元做央视调查节目这么多年的经验和他睿智的头脑,我相信,他只要多花一点时间和主流专家面对面讨论,他一定能很快理解什么是转基因,为什么需要转基因。这场辩论,后来偏移到争论我们应该以什么方式进行科普,我觉得也挺有意义。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说话做事的方式,我们可以毫不留情的批评对方内容的错误和事实的出入,但我们应该尊重彼此说话做事的方式。名人尤其更应该宽容做到这点。

转基因也就在最近几年才被普通公众所关注。估计因为字面的理解,被许多人视为洪水猛兽。其实在学术界,更多被称为遗传修饰生物,GMO(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现在闹得很多科学家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其因素是多方面的,但媒体和某些公益组织不负责任或满怀其它目的的宣传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一个不负责任的媒体报道,100条正面的报道都无法挽回其负面影响。在这场引人关注的辩论后期,崔永元不作判断选择性转发了一些不负责任的言论(比如一个农民企业家孙大午对转基因看法,生态研究者蒋高明的看法),但却作出判断地转发了支持转基因的言论(比如:“不管怎么说,这位龙哥,行文还是比方舟子文明点,所以我转发让大家看看。至于龙哥的观点和逻辑和方舟子差不多”)。

知名人士选择性转发关于转基因的错误看法,毫无疑问会加大普通民众的恐慌。崔永元可以很容易验证这些发表言论的人是否是领域内靠谱的专家,是否代表主流观点。当然领域外的人士也可以发表看法,包括错误的看法,但崔永元应该理解即使这种看法可能代表相当一部分人的看法,但可能并不是主流的观点。负责任的个人和媒体更应该慎重,而不是推波助澜。

转基因是否代表了未来农业发展的方向?崔永元一定知道“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 是《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确定的未来15年力争取得突破的16个重大科技专项之一,也是农业领域唯一一个重大科技专项,是中国政府利用现代生物技术解决未来中国粮食安全的重要途径之一。这是中央政府综合无数专家学者的智慧做出的重大决策,是国家行为。我清楚地记得,2003年科技部和农业部召集了数百位专家在国家行政学院连续讨论了几个星期,我作为刚刚毕业的年轻老师,也参与协助整理相关文件,而这只是无数次讨论中的一次。作为中央媒体的从业人员,有责任和义务去宣传这个政策,而不是唱反调,更不适合在公开场合反对中央的决策。

2012年,全世界范围内有28个国家种植了1.7亿公顷的转基因作物,包括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比整个中国的耕地面积还多。过去17年,转基因作物的面积增加了100倍,而中国作为人口最多的大国,目前不但已经远远落后于美国,也落后于巴西和阿根廷等国家。

因为化肥,农药以及杂种优势的利用,过去几十年来,我们的粮食保持了连续增长的态势,以7%的耕地养活了世界20%的人口,为世界粮食安全做出了巨大贡献。但这种粮食增长是以高投入和巨大的生态代价获得的,中国目前化肥和农药的使用量超过了世界的30%,而农业的面源污染已经成为我们环境的最大杀手。这种高投入获得的高产出是不可持续的,而且其增长也接近极限。现代生物技术(其核心就是转基因技术)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好手段。

我曾经问绿色革命之父、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诺曼布劳格先生:第二次绿色革命将会是什么?他毫不犹豫地说是生物技术。这位曾到访中国20多次已经长眠的伟大科学家也把希望寄托在中国身上,希望中国在生物技术的发展上声音更大一点。但至少目前来看,我们的应用已经大大落后了。简单地说,通过转基因技术,我们可以做到少用化肥,少打甚至不打农药,生产更加高产更加优质的粮食来满足我们不断增长的需求。

我们所熟知的转BT水稻,就可以少打农药,从而减少农药残余,让我们的水稻更加安全。黄金水稻,品质更加优良,可以提高维生素A前体——β-胡萝卜素的含量。目前全世界有超过1.27亿的少年儿童存在维生素A缺乏的问题,每年有几十万因此而死亡。他们中有超过一半都是以水稻为主食,而如果黄金水稻得以推广,他们每天食用60克水稻就可以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从本质上讲,黄金水稻和崔永元现在推广的“给孩子加个菜”项目一样是一个人道主义的慈善项目。当然转基因还可以让农产品更加便宜,比如我们国家现在大量进口的转基因大豆,就是因为其更便宜和产油量高而被加工厂商和普通民众所欢迎。目前我们国家进口转基因大豆的量已经是我们生产量的4倍之多,可以这么说,如果我们不进口转基因大豆,我们将面临无油可吃的局面。所以方舟子坚信崔永元的这个“加菜”慈善项目一样会使用转基因大豆油。当然我理解方舟子是想通过质疑这种方式告诉大家,在中国的今天,几乎没有人能避免使用转基因大豆油,因为它不但价格便宜,更加安全而且不可替代。比如相对于价格昂贵的花生油,它存在黄曲霉素超标的概率更低,而黄曲霉素是一种强致癌物。

在方舟子和崔永元这场辩论中,崔永元获得了压倒性的支持,这不是崔永元的胜利,却是社会的悲哀。同时也提醒我们,我们应该更加负责任和更加积极地科普,并且要有更多的人来科普。现在社会有一种普遍而且奇怪的现象,任何观点和结论出来,不管是谁提出,反对总能首先赢得掌声。所以我理解崔永元的诘问,“哪个科学观点是以‘世界权威机构认定’来当论据的,只有电视购物和小广告才这么忽悠的。”

但,即便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大脑,也无法了解所有的科学事实。每天发生和遇到的事情太多了,你如何快速做出判断,除了依赖公认的权威机构几乎别无选择。我们需要判断的是,哪些机构是权威机构。我们可以这样对权威机构排序:教科书的结论>知名国际机构的结论(比如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美国国家科学院等)>被多个国际主流期刊证明了的结论>知名科学家的观点(我们千万别把有一个博士学位的都当知名科学家)> 知名科普期刊的文章。

司马南在这场辩论中作为旁观者感慨:“须知,科学结论并非来自于‘少数服从多数’”。我深以为然,司马南作为一个非科学专业人士,但他以他所一贯坚持的科学精神,认为方舟子所坚持的代表了主流科学观点,并相信之。这值得我们每个人尤其是具有巨大影响力的社会知名人士学习。转基因科普就是一个少数人说服多数人的过程,正因为艰难,才体现了其意义。

建国初期,我们一切向苏联老大哥学习,科学也如此。在那个时候,遗传学有两个尖锐对立的观点,一个是来自前苏联的“米丘林学派”,一个是来自资本主义美国的“摩尔根学派”。那时候很多老师明知道“米丘林学派”是错误的,为了政治正确也只能遵从或者闭口不言,但仍有极少一部分,不屈服于“权贵”,极力抗争。中国玉米遗传育种的奠基人,李竞雄先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不屈服的抗争者。在今年李竞雄先生诞辰100周年的纪念会上有无数前辈回忆了这段令人难忘的历史。李先生作为少数派,最后被剥夺教书育人的权利下放到边远农村,住在牛棚,但他仍然不忘他所坚持的正确理论,并付诸于实践。多年后,在某位中央领导人的关照下才回到学校,培育了中国到今天为止推广面积仍然是最大的玉米杂交品种,并引领和发展了中国的玉米遗传育种事业,可以说他的贡献不亚于杂交水稻对中国农业的贡献。我曾经和一位前辈科学家感慨为什么李竞雄先生在遭受了如此残酷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之后仍然能如此坚持,这个科学家给我的回答,让我震撼,“一个人如果明明知道那是对的,而不坚持,他会更痛苦!”

谨以这句话送给所有转基因科普路上那些孤独的前行者!(作者严建兵为华中农业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教授)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