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克里米亚公投 中国失声不可以失忆

 

引言:克里米亚公投,中国官媒“妾身相给”

此次克里米亚公投,中国官方虽然在联大上投了弃权票,态度是模棱两可,但是官媒表现却是态度明显,无条件地倒向了俄罗斯这一边。

面对公投结果,首先是央视大有狂欢一回的意味,似是赌徒押宝押中般,喋喋不休,一边说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名至实归,是意料之中的事;另一边则调侃欧美制裁俄罗斯,谁制裁谁还不知道,因为俄罗斯掌握着欧洲的“能源命脉”,当然还会计算中国能不能从中渔利,如何利益最大化等等。而《环球时报》呢,更是“疾风知劲草”,好有“风骨”,一如既往地自带干粮为俄罗斯洗白:“克里米亚公投是美欧说的‘俄军枪吓’的么?应该说不是,这里80%的人是说俄语的俄族,一些地区的比例更超90%,他们打内心自认为是俄罗斯人超过乌克兰人,你说还需要用枪逼他们什么?”

面对CCTV和《环球时报》的锯屑高论,我觉得无话可说。我知道我们中国自近代史以来一直被虐,但万万没想到能虐出如此境界来,是数典忘祖呢?是好了伤疤忘了痛,还是洗脑洗成脑残,早已超越了人类正常的思维?

历史上特别是近代史以来,中国遇上了俄罗斯,一直被强奸,割土赔款,但强奸久了,中国竟然把“奸夫”当作了“老公”来处了,总一副“妾身相给”的作态——这是万万不可以的!

一、枪口下的“公投”:切割中国的利器

按理说,面对克里米亚公投,最触景生情的是中国,有椎心泣血之痛才是,所以应该坚决反对,才是正常反应。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俄罗斯主导了两次针对中国的“公投”,让中国丢失200万平方公里领土。

第一次“公投”是唐努乌梁海地区,导致地区分离。从操作手段而言,克里米亚公投就是此次“公投”的故伎重演,具体方法就是三部曲:先控制上层议会,再“公投”独立为图瓦共和国,最后并入俄罗斯联邦。唐努乌梁海地区面积24万平方公里,苏俄先借剿灭残余白军之名,进入并控制唐努乌梁海地区,然后在1921年3月导演一场所谓的“公投”,最终“名正言顺地”把这片中国固有的土地分离,最后成为俄罗斯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第二次“公投”是外蒙古地区,导致蒙古独立。从沙俄到苏俄,再到苏联,我们好邻居、好导师一直以来都在孜孜不倦地策划着蒙古与中国的分离,可谓贼心不死。在1945年,在苏联的精心策划之下,进行了一场所谓的“公民投票”,结果有98%的选民参加了投票,一致赞成独立的,并且硬生生地搞成所谓的“有效公投”,最终把蒙古从中国给分离了出去。“一寸河山一寸血”,就因为蒙古与中国分离,使得中国的地图从此从“枫树叶”变成了一只“鸡”。

就这两次“公投”让中国丢失了200万平方公里,这得有多少个钓鱼岛的面积啊?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面对克里米亚公投,我们难道真的可以无动于衷?难道还在为这个深深地伤害过我们的国家,不停地打气,不停欢呼?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其次,俄罗斯主导的“克里米亚公投”,可能会让中国泛起地区分离主义的思潮。

克里米亚“公投”绝对是开了个坏头,无疑鼓舞世界各国的地区分离主义者。就拿世界三大国俄、美、中来说事:

俄罗斯本身就是一个多民族的邦联制国家,国内面临的车臣等独立问题并不少,如此怂恿克里米亚独立,无疑给其国内的分裂势力树立一个典型,当然俄罗斯是一个战斗的民族,最终会诉诸武力,在国土问题上从来没有妥协过。美国虽然没有尖锐和复杂的民族矛盾,但是政体却是联邦制,从理论上讲有面临分裂的危险,所幸的是,林肯时期就给国家免于分裂奠定宪法基石:各州不能用公投的方法脱离美利坚合国。所以,美国呢是从法理上免除了国家分离的危险。

再回到中国,其实地区分离主义最能影响是我们中国,因为中国面临着台湾、西藏、新疆等诸多问题。所以,此次联大讨论的时候投了弃权票,而在公投结果公布,官方的态度又无疑在“认可”这种地区分离主义运动,所以隐患重重。

万一将来中国也面临像乌克兰克里米亚“公投”一样的难题,试问中国需要哪些国家来支持呢?

二、被”置换”的人民:痛失成局的海参崴

环球时报说俄罗斯人在克里米亚占了多数,说及这个,可能会让人想到忧伤的故事,那就是鞑靼人的命运。

对于鞑靼人大家都有些印象,与蒙古人有关。鞑靼人曾经是克里米亚岛的主体民族,但是由于政治迫害的原因,被无情地给置换了,最终有现在的民族构成:俄罗斯族成为克里米亚的多数,而鞑靼人成为少数。

这可能是斯大林有意为之,他以许多克里米亚鞑靼人与德国合作为由,将全部克里米亚鞑靼人强制移民到中亚,而克里米亚的地位也由自治国换行政州,据称有46%的人在流放中死于饥饿或疾病,数十年后在斯大林死后才允许回到故土,这个回归过程一直到现在还在继续,但是已经无法改变成为少数的命运了。

其实,对于这些深受政治迫害的鞑靼人而言,他们多数是不希望加入俄罗斯,但是作为少数族裔,他们的诉求恰恰淹没在了“公投”赞成的多数中。

说起这段历史,对于中国人来说也有类似的经历。让历史照亮现实,曾经的海参崴就是绝佳的例子。

海参崴原是是中国的故土,是沙俄通过《中俄北京条约》割走的,原本满族人和汉人在那里长期繁衍生息,在那里属于主体民族,但是在苏联斯大林统治期间,针对中国遗民的清洗也开始了,在海参崴城内的几十万中国满族、汉族几乎全被杀或强制迁移,后迁至的朝鲜人也被全部迁走。在后斯大林时代的苏联时期,即1958年至1991年间,苏联当局规定只有苏联人可到访海参崴及居住,也就是慢慢地把原居民给置换了,于是,中国人便被永远地驱逐出本属于他们的故土。

本来海参崴就像香港和澳门一样,都是中国的游子,是我们中华儿女心中的永远的痛,而今香港、澳门已经回归祖国,但是海参崴却永远地与祖国分裂了,名称也变成了“符拉迪沃斯托克”了。特别是某人在1991年大笔挥挥,让海参崴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大片土地从法理上也成为俄罗斯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木已成舟,说来也是徒自伤怀。

三、除了国家利益,还有国家正义

可以这么说,乌克兰现在面临就是中国曾经面临的,乌克兰克里米亚现在面临的就是中国唐努乌梁海地区面临的,而克里米亚鞑靼人面临的就是海参崴中国遗民所面临的。乌克兰还是东斯拉夫人种,跟俄罗斯是近亲,俄乌关系尚且如此,中国是蒙古人种,跟俄罗斯扯不上亲的,从俄罗斯扩张到中国疆域以来,历史都给俄罗斯坑的,而且坑了一次又一次。

但是,中国人总是无条件地给狼子野心的俄罗斯站台,有人会搬出各种说辞,诸如“抛开历史包袱”的说辞或“国家利益至上”的藉口。这些人都打着有利可图的如意算盘,比如此次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公投”,认为俄罗斯与欧美西方国家剑发弩张,认为这是“鹬蚌相争”,中国虽然不至于扮演“渔翁”的角色,但是至少可以左右逢源,美欧将制裁俄罗斯,在制裁与反制裁中,他们会“双输”;而中国这个没明确态度的国家则游走于两者之间,可能得到的是“双赢”。

是的,我们是要谋求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大国博弈需要纵横捭阖,需要有点手段,但是在谋求国家利益同时,有一样东西可能比国家利益更重要,那就是国家正义。

就像这次乌克兰面临的问题,过去中国曾经在“被迫”的情况经历过,也不能够保证将来不会再次出现,毕竟中国还是存在着各种地区分离主义的运动的。当大家都在提“国际法”和“自然法”的时候,都在对俄罗斯表示严正抗议的时候,一个曾经深受“公投”之害的国家,却事不关己地在一边看好戏:不仅忘记了自己曾经受到的伤害,而且忘记了国家的正义。当这种心态成为常态之后,我们自然而然地站在了伊拉克萨达姆、利比亚卡扎菲、叙利亚巴沙尔这一边,虽然为国家利益站队无可厚非,但是除了国家利益还有国家正义,希望更正当更充足的理由——那就是国家正义去站队,而不是因为站队而站队。

结语

忘记过去就等于背叛!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是故以乌克兰为镜,可以明俄罗斯之于中国用心!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