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单平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在网上提问六个问题,希望关注中国民主转型的人们思考,并将真实意见和建议表达出来。我做以下回答。
郭永丰首先说:“中国民主转型迫在眉睫,势在必行。”很显然,郭永丰是受到了乌克兰事变的鼓舞,以为乌克兰的事变会很快在中国重演。有这种认识的在国内民运人士中不少,在不了解国内情况的海外民运人士中表现得更为强烈。乌克兰事变对中国影响并不大,因为情况不同,乌克兰事变不可能在中国重演。如果有人想要发动一场要求打倒中共,推翻中共的大规模街头政治斗争的话,只能像2011年的茉莉花运动一样,成为一场极少数人鼓噪,而没有民众响应的政治闹剧。

与充满幻想的乐观情绪相反,一直以来,一种悲观失望的情绪在国内外民运人士中出现。有人说,革命在三、五年内肯定不会发生,五年之后会不会发生也很难说。有人甚至提出习近平时代说,认为中共再稳定执政三十年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这些民运人士还是头脑比较清醒的,他们看到自己的支持者很少,中共的统治基础稳固的现实,没有去做另类的“中国梦”。八九·六四到今年已经二十五年了,为什么中国的民主化还未实现?我认为并不是中共有多么强大,得到人民的拥护,而是政治反对派的政治诉求,或者说政治目标错误。即把“打倒中共、清算中共”为政治目标,没有把建立民主政体作为政治目标。“打倒中共、清算中共”会把整个国家政治搞颠倒,会伤害很多人,会造成社会的尖锐对立和冲突,所以是不得人心的。我认为“打倒中共、清算中共”的革命在中国不会发生,但另外一种革命却会在一两年内在中国发生,这就是推翻专制独裁政治制度,建立民主政治制度的革命。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革命。

中国有句至理名言:得民心者得天下。在中国,不但夺取政权要得到广大民众的支持,而且办成任何大事也要广大民众的支持。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是中国最大的事情,当然也要广大民众支持才能实现。

“打倒中共、清算中共”不得人心。不错,共产党极端腐败,专制独裁,做了很多坏事,但这只是它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中共还是做了一些好事的,换句话说,中共还不那么坏。这并不是我个人的看法,广大民众的多数也这么看。我们常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中国的老百姓既没有被洗脑,也不愚昧无知。很多政治右派也都承认,他们改变不了广大民众对共产党的认识,所以只有贬低和谩骂,与人民为敌。其次,在中国,包括海外民运在内,还没有能够取代共产党的政党和政治集团。共产党不是合格的执政党,但反对党更滥。在这种情况下,广大民众只好选择中共。中共很怕全民大选,其实真没有必要害怕,反而是政治右派更应该怕全民大选。全民大选,政治右派的政党很难获得200万张选票,要知道,中国有十亿有选举权的公民。第三,中国是人心思变,但又人心思定,任何政治上翻烧饼,天翻地覆,可能搞乱中国,搞垮中国的事,广大民众都不会同意。所以中国只有民主、和平、稳固转型一条路可以走。所以他们是不会同意打倒中共、清算中共的。

“抹黑中共、打倒中共、清算中共”是违反民主、自由、人权、平等、法治原则的。在世界上大多数民主国家都没有打倒共产党,共产党都是合法存在的,有的前共产党甚至上台执政。只能通过全民大选使共产党下台,打倒完全是专制政治的语言。要想取缔中共,宣布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邪恶思想,予以禁止,对中共进行清算,只有三种办法:全民公决、议会决议、最高法院裁决。我们都知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这些只是极少数人的愿望,人民的多数都会反对。要搞多党制,为什么要禁止共产党?要搞思想多元化,为什么要禁止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抹黑中共,就是反对实事求是地评价中共历史,广大民众会同意吗?打倒中共、清算中共,将使八千万中共党员背负原罪,将使数亿与中共有千丝万缕联系的民众受到政治影响,他们是不会同意的。对以往的违法犯罪应该是个案处理。谁犯了罪,又证据确凿,通过法院判刑,而不能认定整个党都有罪。中共对历史上犯的严重错误是基本认可的,并大部分纠正。比如,对文化大革命就是彻底否定,并纠正了几百万件冤假错案。对已经认可的错误还需要反复清算吗?当然还有一些错误没有得到改正,中国民主化之后,是可以解决这些问题的。

一些政治反对派天天做的是抹黑中共的事情,在号召打倒中共、清算中共,其作用是使建立民主政体的革命的实现更加困难。08宪章出来后,很多民运大佬认为过右,而拒绝签字。而国内一些著名政治异议人士也对08宪章包含的要清算中共的政治意味提出批评。比如萧瀚就说:“目前的宪章,其措施如果全部实行,那么共产党必然就成为了中国全体国民的敌人。要求共产党经过改革把自己改造成沦为阶下囚的国家之敌,共产党能答应吗?”“中国未来的政治道路,应该是在和平推进中完成宪政改革,共产党必定是其中的重要力量,甚至是最重要的力量。因此,不能把共产党当作敌人看待···。”很可惜,萧瀚六年前的认识,至今仍不为国内外民运人士所接受,他们的所作所为使中国的政治巨变的出现渐行渐远。

抹黑中共、打倒中共、清算中共的人,视中共为纳粹党、毛泽东为超过希特勒的最大的杀人恶魔。他们叫嚷着上台后要清算共产党的滔天罪恶,要讨还血债,要对共产党员实行专制,包括要杀一批共产党员。邓小平说,1957年的右派,有些人杀气腾腾,这不是事实,但是今天,确实有人对共产党杀气腾腾。他们还要宣布共产党为邪恶组织,宣布马列主义为邪恶思想;他们极端、偏激、狭隘、崇尚暴力,指责爱国,主张爱美国,惟美国马首是瞻,主张搞垮中国;他们动不动就骂人脑残、五毛,指责广大民众愚昧无知,喜欢对任何不同意他们意见的人扣中共御用文人等帽子,喜欢搞人身攻击,实际上无异于政治流氓;他们不懂得搞统一战线,不懂得团结,四处树敌,实际上是自我孤立。抹黑中共、打倒中共、清算中共,不但会使中国政治巨变无法到来,而且会给中共镇压以口实。打倒中共使中国政治巨变无法到来,就是到来了,也无法实现了。

中国建立民主政治制度,共产党下不下台,不是必须解决的问题。实行全民大选,共产党仍然获得执政党地位的可能性非常高。就算选前开放党禁,自由组织政党,三个月能建立强大的反对党吗?政治反对派四分五裂,中国民主党在美国竟然有七个。国民党如果到大陆参加选举,可以得到较多选票,但此事肯定是在中国民主政治制度建立以后,所以赶不上第一次全民大选。在短时间组织成强大政党,是很难做的一篇大文章。我们应该丢掉一切幻想,向最可能实现的目标努力。一定要排除一切干扰,打倒中共就是最大的干扰。

建立民主政体的革命,完全有可能在一两年内发生,这就是中国的政治巨变。为什么?是因为,反对专制独裁政治制度,建立民主政治制度,可以为民众所接受。对于民主制度的建立,中共也不能反对,不敢反对。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的二十四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就有:“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治”,这些也是普世价值,也是宪政的内容。政治反对派提出什么样的纲领路线,发动什么样的革命,对于使中国政治巨变成现实至关重要。

说民主转型也好,政治巨变也好,政治改革也好,关键在于政治反对派提出什么政治要求。从下文就可看出,郭永丰提出的是开放两禁(党禁、报禁),持这种观点的人很多。我认为应提出两全(全民大选、全民公决)。为什么?这在我以前论中国民主化之路的文章中反复论述过。

以下回答郭永丰提出的六个问题:

一、中共愚顽不化,顽固执守,坚决不开放两禁我们该怎么办?

答:中共高层在目前的情况下是不会同意实行全民大选、全民公决的。这一点不容置疑。在中国,政治改革已死,一些人对中共高层的劝说、警告根本就没有用。政治反对派的办法只有一个:发动人民革命,即:由广大民众参加的,和平的、民主的、在宪法和法律允许范围内的政治斗争、政治抗议行为。应该推动包括几万人、几十万人上街游行示威和其他抗议行动,不但在北京,而且在全国很多城市都出现这种斗争行为。一定要反对过激的言行,不要让中共找到镇压的口实。政治反对派中的一些人,实际是在帮中共这个忙。六四时,柴铃等部分学运领袖,他们要以人民的血来夺取政权;到天安门广场塗污毛泽东像的人,使民运被看成是反共;新疆、西藏事件中搞打砸抢烧的人给镇压以口实。我们一定要使广大民众的政治抗议行为不要走偏。我们要在人民革命的形势下,迫使中共高层同意实行全民大选、全民公决。在这里有两个要点:1、如何争取广大民众的支持;2、如何对待共产党。这两个问题解决了,军队、司法机关、国家机关等都不成问题。

二、中共政府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准许开放报禁和党禁?

答:中共高层在目前的情况下是不会同意实行全民大选、全民公决的。只有在以下情况出现后,才有可能被迫同意实行全民大选、全民公决:1、出现重大的政治危机、经济危机,统治者很难像以往那样统治下去了;2、要由广大民众施加压力,包括几万人、几十万人上街游行,很多城市都出现这种政治抗议行为;3、政治抗议行为必须有领导者、组织者。这些领导者、组织者应该有好的政治纲领,好的核心组织;4、斗争要有好的策略,不能蛮干,不能过激、不能胡作非为。比如:打出反共口号、搞打砸抢烧、使用卑鄙手段、散布政治谣言、外国政治势力的介入等都是有害的;5、广大民众对实行全民大选、全民公决的认可;6、中共的多数也无法反对、拒绝政治反对派提出的实行全民大选、全民公决的政治诉求。

三、两禁开放之后,你打算加入怎样的政党,最想联合哪些著名民运人士或组织建立在野党?或者你想独自拉一些人建立属于你自己的独立组织?

答:中国民主化实现,我主张建立一个政治反对派的中派政党。它可以团结和联合大部分政治反对派中的多数人,无论是左派、右派。当然,对极端派别将进行坚决切割,不能因为迁就少数人,而失去广大民众的支持。对中共中分裂出来的政治派别也要进行某种合作,对过去依附中共的组织、个人也要团结,总之要团结、联合更多的人,当然这种团结、联合不是无原则的。这个政党的目标是巩固、完善中国的民主制度,与中共竞争,力求上台执政。这个政党无论在台上、台下,都不会提出极端的政治主张,比如:会反对打倒中共、清算中共;会坚定地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绝不会依附美国; 既不搞毛化,也不搞非毛化;不搞资本主义,而搞贫富差别不大,对穷人予以完备社会保障,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等等。

四、中国一旦开放党禁,社会将会出现怎样一种状况?当投机钻营者的能力远远大于苦干实干的民主志士时,你会怎样应对?

答:中国实现了民主化,各种政治人物都会出场,其中包括政治投机分子。根据苏联、东欧国家政治巨变后的事实,政治得势的很多是前共产党官员,一些政治异议人士反而被边缘化。将来的中国,会有一批苦干实干的民主志士不被广大民众认可。有些人过于极端、偏激、狭隘、暴戾、口无遮拦,与多数人为敌,这种人现在是一小撮,将来还是一小撮。有些人纯粹是流氓加文盲。这个流氓是政治流氓,这个文盲是说文化素质极低。这些人喜欢谩骂、搞人身攻击,造谣、诽谤和使用下三滥的手段,老百姓能把票投给这些人吗?文化的低下,连做普通公务员的资格都没有。共产党官员中,只要不搞腐败,有一定的能力,在人民群众中有较好的影响,这样的人还是有一些的,他们具有较大的优势。所有想在中国民主化之后,继续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有所作为的话,从现在开始,就要检讨自己的言行,改变自己的形象。民主政治就是选票政治,这一点应是所有政治反对派都要认清的。

六四以后,大批著名的民运人士的退出,包括柴铃、方励之等,说明了他们的政治投机。在海外民运中坚持下来的并还多,国内的就更少了。有的有名知识分子若隐若现,一有风吹草动,就躲了起来,或转向变脸,颂扬起现实的当权者。这也说明他们的投机。老民运边缘化,实际上主要是自我边缘化,很多老民运长期以来少有政治言论行动。在中国推动民主化,冲在前边的反而是北方的新公民运动、南方的街头派、曹顺利这样的人权人士、上访维权人士、维权律师、地下教会等。这些人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不提打倒共产党,他们反对过激,往往被称为温和派。许志永在被捕前还急于与海外主张打倒共产党的政治势力进行分割。这些都使他们得到广大民众的支持、同情。有人确实称得上是苦干实干的民主志士,他们躲在国外,还不敢用真实姓名,鼓吹暴力、中国崩溃、打倒中共;还有些人主要搞内斗,只要与自己意见不合,就攻击、谩骂,扣帽子、打棍子,甚至人身攻击。这样的苦干实干的民主志士在中国民主化中,只能起相反的作用。

五、为了确保中国民主的和平稳健转型,你认为最应该做好哪些方面的工作?你力所能及的作用和贡献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

答:郭永丰也认为中国应该走和平稳健转型的道路。我认为这是唯一正确的道路。只要是不想搞垮中国,不想让中国的老百姓受苦受难的人都会选择这条道路。如何做,在上面已经说了,在这里就不重复了。

六、最佳民主政体的模式,一般为两大政党的和平竞争轮流执政,假若中国出现十几个规模实力相当的政党,极难调合在一起组建两党稳健模式时,你认为该怎么办?作为民主政党的领袖,你愿意为全民共同福祉完全放下个人身段、架子、私利等等一切吗?

答:中国一旦实行民主政体、多党制,会一下子出现一、二百个政党。这并不可怕,自生自灭,多数政党会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内自行解散。第一届选举结果,最大的可能仍然是中共一党独大。尽管此时中共可能已经分裂成两个、三个,甚至四个中共,大批中共党员已离党而去,中共仍然会成为执政党。最好的结果是,政治反对派的政党和个人能够获得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的议会席位。中国的右翼政党,比如中国民主党,还有以“打倒中共”为政治纲领的极右翼政党,会在选举中惨败。只得到几席议会议席,甚至得不到任何议席。政治反对派只有在五年后的第二次全民大选中,集结力量与中共一争高低。此时,国民党也会参加大陆选举。可能会出现三党都拿不到多数议会议席的情况。关键在于政治反对派的政党怎么做。这个与中共抗衡的政党应该是一个中派政党。只有中派政党才能够团结更多的政治反对派政党、个人,只有中派政党才能够与从中共分裂出来的政党达成联合,右派、左派政党过于极端,都不行。

民主政党的领袖的概念是落伍的。一个很小的政党的领袖很难在国家政治生活中起到作用,政党领袖未必能够成为政治领袖,只有大党的政党领袖才可称为政治领袖。很多民运大佬由于其政治表现不好,私心、投机、偏执、极端,几乎不能成为中国的政治领袖,这不是放下个人身段、架子、私利的问题。

调查者: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 郭永丰
联系信箱:minzhuqiangguo@gmail.com
电话:18511759378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