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台湾学运与两岸关系

封从德

 

台湾学运如火如荼,中华民国的民主体制是否已稳如泰山?这一问题再次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这里谨从参与组织了25年前北京天安门学运的一个大陆学人的角度,略谈几点拙见。

一、大陆不民主,台湾不安全。这次学运,清晰反映出台湾民众的普遍拒共乃至逢中必反的心理,只要是与中共相关的议题,就会变得极为敏感。这表明,大陆一党专制的极权统治,必然是令对岸人民惶惶不安的威胁,这就像与狼共处,不可能有安全感。台湾的民主制度,大陆民众一直寄予厚望,希望中共解体时,台湾还保有三统(道统、国统与法统)。而大陆的民主化,必将回归华夏文明之道统、中华民国之国统与四六宪法之法统这三个正统,这一点在大陆「民国热」越来越热的情势下已昭然若揭。因此,只有大陆民主化,两岸方能长治久安,这才是解决台湾诸多涉中问题的根本之道。

二、台湾不富裕,民主亦难保。民主是台湾最大的安全保障,不过,设若政党恶斗,社会脱序,法治阙如,国家空转,以至于经济下滑,台湾的民主亦将难保。历史上民主宪政未能巩固、进而遭到颠覆的例子很多,俄国杜马临时政府、德国魏玛的民主都被极权制度取代,中华民国亦曾两度遭遇专制复辟而民主颠覆,这些例子虽原因各异,却有一共同点,即经济低迷,社会脱序,法治遭践踏。韩国与台湾的民主大致同时起跑,如今台湾在诸多方面显得较吃力,与狼共处的困境及政党恶斗之内耗,恐怕也是重要原因。希望台湾两党克制,进而共建一个族群融合、民主进步、民生富裕的繁荣社会,这不仅是台湾之福,亦是全球华人之福。

三、台湾学运不同于北京学运。尽管此次台湾学运常被模拟于1989年的北京学运,我觉得还是有蛮大差异。首先,对象不同,民选政府与一党专制的独裁政权,绝不同质,克制与残暴,不可同日而语。其次,北京学运完全自发,并无反对党明里暗里的支持,这一点我很清楚。最后,北京学运要平和很多。无数次大规模街头抗议,多次超过百万人,但从未砸过一块玻璃,这在世界史上也极为罕见。正因和平有序,北京学运才得到民众的广泛支持和参与。我也注意到有些北京学运人士介入了此次台湾学运,将反对一党专制的经验用于反对民选政府,其效果可能适得其反,这既使得台湾学运更加复杂,他们本人也遭致猜测与谴责。对于台湾学运,大陆人士应避免直接介入,否则将不利于两岸的正常发展。

四、先想好退出机制争取双赢。后期脱序是北京学运的一个惨痛教训,一些发起人根本没想过退出机制,以至于运动后期学生团体越来越多,学生代表却越来越缺乏权威,外界不知道谁才能真正代表学生。这样,即便学生组织意识到应该退场,却也无力组织撤离了。当然,就规模而言,此次台湾学运可能会好一些,希望能组织得好一些,该退的时候能够撤下来。其实,危机亦是转机,这次学运如果能够做到政党克制,朝野互动,最终取得双赢局面,这对于已经比较巩固的台湾民主,可能倒是一次难得的提升机遇。公民抗命,抗的是恶法,而非民选合宪政府。民主成熟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民选政府能与反对派互动双赢,将体制外反对派的意见,纳入体制内的合法轨道,使国家受益,人民得利。让我们一起来祈祷台湾民主的成熟。

民国一〇三年三月廿五日写于旧金山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