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台湾的共业

苏起

 

日前一场跨党派餐会,聊到当前反服贸学生占领立院殿堂的事。一位民进党朋友把它形容为「共业」,满桌皆认同。

什么是「台湾的共业」?依笔者看,有内外两面,都是全球独一无二的「台湾特色」。内的这一面,几十年来绝大多数国家都只吵「政策」,不吵「统独」或「制度」。唯有台湾,同时在三个层次上争夺。今天的服贸之争,实际上背后是分量更重的「统独」及「制度」层次的争夺。

关于统独问题,台湾内部多已清楚地认识到,法理台独在短期内几乎不可能实现。北京也把政策重点转成「和平发展」,而不是「和平统一」。换句话说,统或独都只是未来的想象,而不是当前的政策。那么现阶段台湾内部应该辩论的是:如何更好地调节大陆的「威胁」与「机会」,来给台湾创造美好的前途。但民进党「逢中必反」的情结,加上马政府消极畏怯的论述,使得这个辩论被完全扭曲,结果让台湾远远落后于善用大陆机会的南韩。

在制度面,西方的民主制度输入到「人情味浓厚」与「政党恶斗」的台湾,马上就出现新的变种。最好的例子就在立法院。台湾选民对「选民服务」的重视,加上政党对该党立委的要求,使得一般立委投注「正业」(即立法)的时间,远不及其它民主国家。为了让立委能够安心经营「副业」,还设计出一个独步全球的「朝野协商」制,责成立法院长召集各党的大小党鞭,拍板决定绝大部分法案的生死。立委每一会期只需花一天投票即可。

选民因此赚到立委出席婚丧喜庆的面子及关说的里子。立委赚到时间,省下很多立法的苦功夫。政党赚到冲锋陷阵的战士。但台湾的民主赔惨了,因为立法院一年通过的法案数量,只是南韩国会的三分之一,而且多半是单条的修正;多(少)数党被扭曲成少(多)数党,让选举都失去了意义;而立法院从「合议制」变成「准首长制」。

今天表面看来是学生瘫痪立法院,其实立法院在前述「逢中必反」、政党恶斗、密室协商、立委不必投票、及用肢体妨碍投票等陋习的摧残下,早就奄奄一息。较新的因素,如民进党党主席选前的权力角逐、以及马总统与立法院「准首长」之间的斗争,只是让它的病情更加沉重而已。

外部的共业呢?民主化廿年的台湾,在国际社会眼中早已不是清纯、可以浪漫期待的少女,而是自由虽然充分、但治理效能有限,偶尔还对外制造麻烦的地方。因此旁观者的心情是复杂的。即以美国为例,有人认识到台湾牵制中国大陆的战略价值。但也有人觉得大陆远比台湾重要,不需要为台湾而损失美中合作的战略利益。还有人深怕台湾混乱的民主不知何时又会再拖美国下水;言重的甚至唱出「弃台论」。现在各地烽烟四起,远的有叙利亚、泰国、克里米亚;近的有北韩核武、日韩及日中争执,南海主权纠纷。反而常年是「热点」的台海呈现难得的「闹中取静」。这时台湾政局发生骚动,必然会损及台湾在国际社会的形象及地位。

在国际经济上,如果服贸协议出尔反尔,国际社会将更不愿意与一个「不可信赖的」台湾开展自由贸易谈判。台湾经济的竞争力,将更受重伤,直接影响包括示威学生这一代的台湾民众的福祉。更加讽刺的是,如果台湾在国际经济的出路打不开,将来不可避免地会更依赖大陆的经贸关系。也就是说,「反中」行为竟造成「亲中」的效果。

再进一步说,就像没有人会认为泰国现在的街头抗争,代表泰国民主傲人的一面,今天我们学生占领立法院的行为,也不可能被认为是台湾民主的深化。相反的,台湾民主可能更被视为「自由有余、治理不足」的负面教材。台湾民主在大陆民众眼中恐怕更加褪色。

既是「共业」,今天的僵局就不是哪个人或哪个党可能单独解决。单纯的学生说不定给那些掌握公权力的「大人们」一个化危为机的良机,为了他们都声称深爱的台湾,首度携手合作化解僵局,甚至改善我们的民主制度。不然历史一定会记住今天,为私利而躲在学生背后恶斗的个人与政党。

作者为台北论坛董事长,国安会前秘书长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