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国不民主 世界不安宁

丁朗父

 

中国的个子越长越高,而且还将长下去,暂时还看不到停下来的希望。他的潜力连百分之一都没有发挥出来。这个新来的大个子,可能是所有人的威胁,也可能是所有人的希望。

我在中国生活了50多年,我的亲戚朋友都在中国。我离开中国,只是因为我的朋友们一个一个去坐牢的时候,我不想坐牢。我说的是实话,真话,刻骨铭心的话,请相信我。


中国的黑暗难以想象。

中国的落后难以想象。

中国的野蛮难以想象。

中国的复杂难以想象。

太黑暗了!太落后了!太野蛮了!太复杂了!


我是一个三民主义者。我不能自外于中国人。当我指责中国人时,其中包括我自己。这是我的民族主义。我会指责,甚至激烈指责中国人,但我不会谩骂他们。自省不等于自虐。一般而言,中国人是温和的,但阵发性的疯狂导致的周期性的民粹主义大发作,在几千年的专制历史上,是中国人最大节日,也是最大的敌人。我有幸见识过一两次,这一点,我深知。那些彻底的主义最后都带来了彻底的灾难,所以,现在我接受了一个简单的、可行的主义。


所有的事情都有反面和正面。

越黑暗的地方越需要光明。

越落后的地方越需要进步。

越野蛮的地方越需要文明。

越复杂的地方越需要规则。

中国,这是世界上最需要争取光明的地方,最需要争取进步的地方,最需要建设文明的地方,最需要建立规则的地方。生在这里,有幸还是不幸:这是世界上潜力最大的、最具有挑战性的国度。

我深知中国人对财富的向往,因为他们太穷了!我深知中国人对民主与自由的向往,因为他们被专制捆绑得太久了!我深知中国人对幸福的向往,因为他们的苦难太深重了。我深知中国人的勤劳和忍耐,这才是中国最可怕的力量。

这是一个没有人会有安全感的制度!这是一个人人都想要改变的制度!这是一个人人都准备抛弃的制度!千年的火山就要爆发,每个人都在等待,那天崩地裂的一刻。

专制制度必然导向个人的绝对权力。人必然是有限的,有罪的。大跃进失败,本来中共高层准备反左。但尖锐的批评激怒了大权在握的毛泽东,一个人把反左变成了反右。文革,毛的同志们要他退居二线,他就把他的同志们全都打到。六四之前,邓小平做个要退的姿态,胡耀邦当了真。结果邓没退,胡退了。

人是会使性子的,人是会犯浑的,人是会不讲理的,人是会老糊涂的,人是会发疯的。大权在握的、至高无上的人也一样。所以任何人都不能够掌握绝对权力,尤其是这种权力大到可以毁灭整个人类的生活甚至是生命的时候。

很不幸,这就是当今的中国。

中国必须改变,必须用制度把最高权力关进民主的笼子。首先必须关进笼子的是最高权力,哪怕仅仅是为了避免那个掌握最高权力者发疯而做出一个不可挽回的疯狂的决定。

中国的民主化,是中国崛起,是所有其他国家目标的前提。当中国足够强大的时候,当他的最高统治者的决定足以毁灭这个世界的时候,对他的权力的制约就成为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中国的民主化,是21世纪的世界面临的最重要、最紧迫的任务,因为它关系到这个地球上的每一个人的命运。这绝不是耸人听闻,绝不是说大话。当一种力量能够毁灭我们的一切时,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它变成一种建设的力量,把一个听从于个人情绪的力量变成服从共同理性的力量。这个办法就是民主化。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