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一党专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坏的制度

民国复兴运动  丁朗父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年轻时曾经在农村当过八年农民。所谓上山下乡运动,原是为了解决大批城市青年就业问题的权宜之计,顺便也是一种惩罚措施,根本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意义。五七一工程纪要说这是“变相劳改”,可谓一针见血。

既是惩罚,就有区别,如同入狱的刑期。最有权势的人家子女根本不会下乡,直接就进部队,进工厂,进机关。也有的跟着下了乡,但很快就回城了。老干部文革初期挨斗,但被“结合”之后,孩子很快就离开农村。随后,根红苗正的工人阶级、贫下中农的子女,一般三到五年就走了。在农村五年以上的,多为出身不好的家庭,地富反坏右子女,“死不改悔的走资派”的子女。

习总书记在农村呆了八年,应当属于这最后一类吧?至于最后做了共产党的大队(村)支部书记,我持怀疑态度。即便是真的,恐怕也是老爹复出有望的时候,某个父老乡亲所做的政治投资。世态炎凉,人心冷暖,想必在农村战天斗地八年的习总书记心知肚明。

我们都活过来了,尽管脱了许多层的皮,掉了许多斤肉,经受的苦难难以言表。毕竟人还在,所以我们还是幸运的。

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未经法律程序处决的,因受迫害而自杀的,总数无法统计。国外学者依靠在国内出版的县志资料计算,1966年到1971年在中国的农村地区有50万到200万人因受迫害而死亡。我相信这是一个大大缩小了的数字。

文革兴起时我还是个偏远农村的少年,就亲眼目睹过两个人自杀,一个跳井,一个投河。他们都是普通人,一个是供销社的会计,女。一个是兽医站的兽医,男。

文革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大规模死亡史的最后一波了。在此之前,一波又一波滔天洪水已经淹没了几千万生命。

1950年代初,根据毛泽东的建议,中共中央专门召开会议讨论了处决人犯的比例问题,“决定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杀此数的一半,看情形再作决定”。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1954年1月的一份报告称:“镇反”运动以来,全国共捕了262万余名,其中“共杀反革命分子71.2万余名,关了129万余名,先后管制了120万余名。”以被处决人数71.2万这个数字来计算,已经占到当时全国5亿人口的千分之一点四二的水平了。

1996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4个部门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的报告中称:从1949年初到1952年2月进行的“镇反”中,镇压了反革命分子157.61万多人,其中87.36万余人被判死刑。维基百科:朱自清的儿子朱迈先,金庸的父亲查枢卿、梁羽生的父亲陈信玉都是在镇反期间被处死。抗日名将,49年投共并策反他人的池峰城,镇反时被捕,瘐死狱中。

1957年的“反右运动”和1958年的“反右补课”中,全中国抓出五十五万名“右派”(分微右,中右与极右)。“估计有40万到70万知识分子失去职位,并下放到农村或工厂中劳动改造。

大跃进、人民公社化失败导致旷古未有的大饥荒,死亡四千万人。

按照叶剑英说法,共产党在政的前30年整了1亿人,死了2000万人。这是共产党自己承认的数字。这显然是大大缩小了的。仅三年大饥荒,最保守的数字也是3000万。一般相信,共产党的统制直接造成的人民非正常死亡,在5000万到8000万。大约相当于三到四个台湾的人口。
大规模的屠杀、监禁、流放不止出现在中国。中共所做的,多是从他老大苏联学来的。

在苏联,那些制造这些灾难的人,最后也一批一批成为自己制造的这部绞肉机的牺牲品。几乎所有在1917年大革命和在列宁政府中起过重要角色的苏联共产党领导人都被消灭。在1917年十月革命时期中的六位政治局成员中只有斯大林本人幸存,另外五位中四人被处死,托洛茨基被开除党籍后流亡墨西哥,于1940年被苏联间谍暗杀。从十月革命到1924年列宁逝世期间被选入政治局的七人中四人被处死。1934年参加第17届共产党代表大会的1966名代表中,1108人被捕,这些人几乎全部被处决或者死于狱中。苏联红军中5位帅中的3位、15位将军中的13位、9位海军上将中的8位、57位军长中的50位、186位师长中的154位、全部16位陆军政治委员、28位军政治委员中的25位在清洗中被处决。为斯大林的大清洗操刀的叶若夫,以自己被清洗掉而告终。他的继任者贝利亚在斯大林死后很快被处死。

在中国,那些发动和执行者一波一波“绞肉”任务的人,自己也最终被绞进去。自高岗开始,彭德怀、刘少奇、陶铸、林彪先后被自己制造的杀人机器吞噬。最高的“万岁”毛泽东一死,老婆、侄子就被抓起来了。

我们亲身经历,亲眼所见的历史表明,一党专制制度就是一架自动运转的,血腥,极为贪婪的绞肉机,不把所有人都绞进去,它就不会停止。这种制度是一个所有人最终都会成为受害者的的毫无理性,毫无道德,极为野蛮的“万恶”的制度。共产党国家的历史,证明了一个真理:不受限制的权力必然导致不受限制的剥夺、贪婪和无限的血腥,是所有制度中最坏的一种。

与帝王专制相比,一党专制有帝制的所有缺点而没有帝制的优点。一方面,它把一家一姓的剥夺和贪婪扩展为千万人的剥夺和贪婪,由一个皇帝扩大为千万个皇帝,争夺权力的残酷性和复杂性也大大增加,消耗了不可估量的政治、经济、道德、文化资源。另一方面,一党专制又是个无“主”的社会,没有人会对这种体制的存在承担责任,是个没有责任人的社会。它的最高统治权力,既不受被统治者约束,也不受自己同党的约束,甚至不受自己的约束。就算是掌握或者接近掌握最高权力,也迟早会被新的最高权力吃掉。人的有罪是没有区别、不可自我遏制的普遍规律,没有人能够例外。所有不受制约的权力,一定是罪恶的权力。这种权力越大,就越罪恶。掌握这种权力的人越多,罪恶越大。

一党专制是一种没有优点的制度,是一种没有人信任,连它的最高统治集团自己也不会信任的制度,是一架不会有幸存者的绞肉机,是人类良知和理性的坟墓。改变它,是所有的人,包括中国共产党和它的领导人的最大的、长远的利益所在。抛弃它,让它永远深深埋在坟墓中,是中华民族包括中共的唯一的选择。

如果说大权在握有什么好处、有什么用处的话,就是改变万恶的一党专政制度。改变它,不会损害任何人,不会有任何真正有智慧,有理性的人反对。付出的风险微乎其微,而得到的是我民族子子孙孙永久的利益。就算是有风险,和我们年轻时经受的苦难相比,算得了什么?人生最多百年,一切归为泥土,你有再大的权力,再海量的财富,也带不走这个世界的一根针。就算是只为了你自己的孩子能有一个正常、安宁的生活,该出手时就出手吧!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