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需要吸取专政的经验教训

曹思源

 

大家都知道,毛泽东曾经有一句名言,叫做:“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意思是各方发挥自己的优势。比如说;专制主义者的优势是搞专制、打专制主义的牌;我们呢,老百姓,我们要打民主宪政的牌。这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2014年曹思源打了一张牌——修宪!(听众:“好!”热烈鼓掌。)我写了一万三千字的《宪法修正草案》,在炎黄春秋做了一次演讲——《假如我是总书记》,我进一步提出了修改宪法的建议。然后呢,又发了若干篇文章,在国内外都有了。现在需要解决什么问题呢?有些人说了,轻重缓急,最重要是言论自由。因为言论不自由,什么都谈不上;如果有言论自由,什么都好研究了。而我修宪当中提出的两条当务之急:第一,取消无产阶级专政,取消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取消专制主义,包括保障言论自由嘛;第二条,在宪法里要写明,武装部队不得对非武装的平民开枪。我这两条在炎黄春秋演讲得到热烈的掌声,我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掌声啊?(听众:“好!”热烈鼓掌。)现在我们各种努力都要讲方式讲方法。你说对六四如何评价,这个问题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有不同的认识,我们可以暂且搁一搁。但对于将来、明天后天还要不要对老百姓开枪?我想多数人都认为,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认为不应该再向老百姓开枪,不应该向平民开枪。那么你如何保证这一点?大人物能保证得了吗?保证不了!因此我们需要有制度保障。我们最高的制度是宪法,宪法里应该写明:“武装部队不得对非武装平民开枪。” (听众:“好!”热烈鼓掌。)

我把我的建议寄给了党中央,寄给了全国人大,该寄的都寄了。当然呢,首先是寄给了像在座的小玲啊,方金啊,等等等等吧,寄给我的朋友。(一听众:“我也有!”)对,你也有。建议提出来以后反应如何呢?首先,是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当中有不少人都产生认同,他们都认为,这个无产阶级专政,不管你叫无产阶级专政还是叫人民民主专政都不好。这已经基本上有共识,目前还没有听到有人讲无产阶级专政好的。但是还有些人民代表说:“哎呀!我们的领导人太忙了。” 说“领导最近顾不过来,提上去也没用,所以就不提了。”

这里似乎体现了一个潜规则:只要领导人忙,即使再重要、再紧迫的建议也不能提出来。

但是在有1989年6月4日开枪的先例的情况下,如果明天某地举行公众集会,就有可能再次发生军队向平民开枪的悲剧。面对这么大的潜在危险,我们的公仆无论多忙,即使不睡觉也应研究防止悲剧重演的制度性措施,研究能否通过修改宪法禁止武装部队向平民开枪。这是人命关天的事啊!

此外,我提了修宪四点建议,还有一条是国家的主仆关系不能颠倒。譬如说,我们家里请了一个仆人给我们做饭,能说他做什么你就吃什么,你不爱吃就只能饿肚子,有这个道理吗?据说我们还要跟这个党中央保持一致。党中央本来应该是我们的仆人嘛!(听众:“好!”热烈鼓掌。)党中央要跟全国人民保持一致!(听众鼓掌。)这个主仆关系不能颠倒。

(一听众:“我打断您一下,您刚才在发言的过程中,下面有人在小声地说,您要取消无产阶级专政,而我们老百姓就是无产阶级,您这不是要取消老百姓的专政了吗?”)

无产阶级专政我做过三十多年的研究,(另一听众:“所以我说我们的启蒙是很不一样的”),我这里强调一下,无产阶级专政按马克思主义的说法,是这么个情况:前边是资本主义,后边是社会主义,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有一个由前者向后者的过渡时期。与此相应的就有一个专政时期,需要无产阶级专政。这个观点是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里面提出来的。列宁在《国家与革命》这本书里也承认了。在资本主义社会与社会主义社会两者之间要专政,而不是说到了社会主义还要专政。但是斯大林篡改了马克思主义。他说社会主义阶级斗争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复杂,所以专政要越来越加强。毛泽东在斯大林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全面专政”。要在上层建筑其中包括各个文化领域实行全面的专政。这本身就违背了马克思主义。所以说今天搞无产阶级专政从马克思、列宁的原教旨主义来评判就是错误的,从现实来看,它不是无产阶级专政,它是专“无产阶级”的政。(听众热烈鼓掌。)

(听众:“我打断一下,专政是专每一个人的政。所以说每个人都是被专政的。)这个问题,按照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我们专政的对象是一小撮,比例是5%。但是搞了20次运动,这一次打5%,下一次再打5%,20次就差不多打了100%。(听众:“没错没错,这个我早就研究过了。”)所以,无产阶级专政实际上是专全民的政。毛、刘、周、朱、林、陈、邓,八大的政治局常委7个人,除了毛泽东以外,全都挨过批斗。是不是啊?我们的无产阶级专政,从罗瑞卿算起,不少公安部长、公安厅长、公安局长、派出所长都被专政过。是不是啊?所以专政的威胁面是百分之百,(听众:“对,没错!”)因此要取消专政。我很有自信,所有可能的专政对象,都是曹思源建议的取消无产阶级专政的拥护者,对不对?(听众:“对!”鼓掌。)看来,有希望。

有人说取消专政涉及修宪问题,应当排在后面,要把那个争取保障言论自由放在前面。当然各种意见都可以谈,各有不同的思路。但是问题的内在逻辑是这样的:你要言论自由,人家怕什么呢?为什么不让你言论自由呢?因为你说的话他说是颠覆了无产阶级专政,是吧?如果把无产阶级专政这个制度压根取消,你的言论自由还有什么威胁性呢?没有威胁性了嘛!这叫釜底抽薪。我主张在宪法中取消无产阶级专政,目的之一就是要指向言论自由。

因此我呼吁在座的诸位和你们的朋友帮忙,在2014年前仆后继,说了又说,谓之反复宣传,反复呼吁修改宪法,取消专政。可以给最高领导人讲讲,如果你不取消无产阶级专政,要考虑一个风险,那就是刘少奇的命运。(听众:“说得好”)

我们要做这个工作。

我就讲到这里,希望在2014年,咱们大家继续努力!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