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李伟东:习近平和红二代的共识是红色帝国之路

肖曼

 

习近平会不会启动含有普世价值内涵的政治体制改革,成为习近平上台半年来,国内外追踪讨论的焦点话题。曾经是中国体制内敢言媒体《中国改革》杂志社社长的李伟东先生,近年来成为在微博等媒体发表政治评论并引发关注的“冬眠熊”。在今天的听众之音节目中,我们就请李伟东先生谈谈他对习近平上台半年来的观察。他首先从经济和政治两方面,对习李体制半年来的作为进行点评,下面是他谈话的主要内容:

政经不同调,习李体制尚未形成,习近平政改并无普世价值之意

经济上这半年本来有一个好的开端,就是李克强的国务院九项改革,然后又比较强调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强调改革红利,强调按市场机制来配置市场资源,这些态势还是不错的。就是说,从党中央和国务院两个角度来看,国务院这边的改革势头比较猛,这也是我说还没有形成习李体制的原因。

实际上看来,中央和国务院在唱两个调子,习这边在唱些传统化的调子。比方说前30年后30年,前苏联解体的说法,对毛泽东的某些推崇等等,但他同时也强调反腐廉政,整顿纪律作风,但采用的手法都是比较传统的,用传统的威权主义的方式,在进行政治方面的某些改良,我的描述叫做“开明专制”。我对习上台以来发表的各种理论总结了三条:一是“路论”,即“不走邪路不走老路”。二是“梦论”,即“中国梦”。第三是“鞋论”。再加上“三个自信”。习的这套东西强调的都是国家主义以及带有国家社会主义色彩的道路,所谓“中国梦”也说的是“只有国家好,才有大家好”。

与此同时,李克强却在经济上强调市场机制及其对资源配置的基础性作用。这句话差不多是自由经济学的一个经典论述或者“教义”。李克强不停地说这样的自由经济学教义,至少让我觉得他像是一个市场经济的原教旨主义派。他也正在以此来改造国务院和经济政策,下的决心蛮大,要在金融领域有所拓展,而且说财政手段货币手段已经走到了尽头,再这样下去不行了。李克强说下大力气对银行不再放水的时候,货币流动性M2已经到了104万亿,而GDP每年只有50万亿,也就是说二比一的货币流动性才带来一块钱的产值,这确实是已经没有办法,难以为继了。而且这个贷款内部存在种种问题:大型国企垄断贷款,而民营经济和能够带来就业的企业却得到的贷款很少,而且利率成本很高。

李克强确实有改变经济体制中问题的决心,但近来中央方面所唱的调子却和他并不是吻合的。这样一个“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国家主义是习正在强调的,这和国务院的市场经济体制是有差异的,应该说改革的方向不一致。最近传说:大约3个月后将有经济决策,要由党中央的常委来集体研究。这等于是说:一定程度上部分地限制了国务院在经济改革方面独立自主的权限。

另一方面,对于今年经济增长的速度也有争议,李克强方面强调:既然要把经济泡沫把水挤出来,经济增长速度就有可能往下滑,滑下来是一种健康的回调。但中央那边对经济下滑是不能容忍的,因为习近平上来是第一年,如果经济下滑的厉害,滑到7,5甚至以下,是不可接受的,社会方面也会有些问题。所以我认为:国务院方面的改革也遇到挫折,能不能顺利地往下走还很难说。最后到11月份三中全会,将会形成一个什么样的决议?我对出来的会是什么东西觉得很怪异。因为习近平强调的政治改革已经明确地说了:普世价值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我们要改的方向,本来不能按这个方向改的,就坚决不改。你们也不能说我不搞普世价值就是没有改革,我们的改革本来就没要改这些东西。

那么他要改什么?他又有“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这么多“自信”,还要改吗?我现在基本把习的政治改革总结为“完善加强改善党的领导”我觉得他的政治改革就局限在这个方面。这从本质意义上说,都算不上改革。我只认为这是对执政能力的一个改良:包括一定程度上抑制腐败,一定程度上提高执政效率,一定程度上遏制他说的那几种风气。而且这种遏制也不是大刀阔斧的,不是以雷霆之力来整治腐败,而是很温和的。用毛泽东的话说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对他的干部队伍进行一定程度的清理整顿:“洗洗澡,照照镜子,治治病”。这些说法都是很温和的,是要给这个党吃些补药式的办法。所以他的政治改革总体上是一些改良措施。而经济方面李克强是下了很大决心,能不能走的下去很难说。未来三中全会如果有一个决议的话,大概是这两者的相加,这将带来一个比较扭曲的局面,让人很困惑:某种意义上是:政治上向左转,经济上向右转。这会形成什么样的格局呢?实在令人困惑。我也想不好未来是什么格局,总之是不顺的。

习近平和红二代共识:走国家社会主义的红色帝国之路

以上我说了第一方面即经济方面,但它和政治方面分不开,所以也大体上说了政治方面的问题。下面要说的是:习为什么要这样?

自从91年苏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稀里哗啦垮台后,这么多年来中共党内对苏共解体是有深入研究的,但达成的共识是社科院李慎明,房宁等人给出的结论,叫“居安思危”。总体上把苏联的解体解释为:对自己的历史搞虚无主义,对列宁斯大林搞过度评判,放松党对军队的领导,随便放开舆论批评,整个党员的忠诚度和马克思主义信仰方面的教育缺失,等等。他用这样的逻辑来总结苏联,这也是后来习的一些说法的依据。这些依据显然不是事实,全世界都知道苏联是怎么解体的,更加符合历史的结论早就有了。他回避这些,却强调另外一些方面,也就是说他不打算让中共出现这样的局面,像苏共那样迅速解体。所以他在汲取苏联教训的时候,汲取的完全是另外一些东西,就是怎么才能防治发生苏联解体的这种事情出现?

他说的“不走邪路”是有所指的,有两个方面,一方面公开说的邪路是普世价值之路,隐含没说的另一方面就是戈尔巴乔夫之路,这个路他是坚决不会走的。他也不会走的“老路”则是文革之路,像乌有之乡主张的要再闹一次文革,对干部进行一番批斗,让他们把财产吐出来,然后变成一个普遍的准公平。这种极左的路他也不会走。事实上,他要保证整个共产党的执政,又要保证未来十年总体上的平稳,所以他们深思熟虑地就是要走一条国家主义加民族主义的道路。说到底就是德国日本30年代崛起之路,我把它描绘成是“国家社会主义之路”,或者叫做“红色帝国之路”。

习认为“红色帝国之路”是能够走通的,他的理由也断断续续地说了出来:

首先我们中国是全世界最有钱的政府,国有资产100万亿。这么有钱,全球都对我朝拜,我们可以在全球开疆拓土,比如可在未来10年中建3个航母战斗群,把太平洋印度洋南海全部控制住。而且中国经济增长一枝独秀,为什么不可以坚持这条道路呢?也可以把这条道路描绘成中国模式,我把他叫做“中国模式控”。他认为这个圈儿可以画圆。那么,不管共产党原来犯了那些错误,做了些什么事情,都可以抹平了。

在未来的10年,他执政10年中的2021年,将迎来共产党100年,到那个时候他还是共产党的总书记,到那时候只要他实现一个高水平的小康,从现在的人均收入6000美元到12000或15000美元,经济总量翻一番,基本接近美国的水平,从现在的50万亿翻到100万亿人民币。美国的年经济占有量现在是23万亿到24万亿美元,中国到那时是17到18万亿美元,坐稳了世界经济老二的位置,而且远远地把日本甩到后面。

他认为这就实现了一个百年民族复兴梦。这个梦恰恰可以把从毛泽东到习近平之间的一切都可以甩了,画完整了一个圈,他也成为一代中兴之主。他认为这样是可以走下去的,所以他鼓动宣传机器,摈弃宪政,评判自由化倾向等等,这都是他的逻辑化的发展,但中宣部做的很蠢,放出各种乱七八糟的陈词滥调说法,太贻笑大方了。这整个一轮的发展是他的总体意图和上台亮相的总体思路,并不是像有人说的是有人绑架了他,是左派刘云山绑架了他,或者是老的太上皇绑架了他,都不是这样的,是他自己想好了的,上来就要按照中国梦的方向来走,按国家主义的方式来走。

这就是我对他整个一轮的解读,而且他自己应该很自信这条路可以走的通,正在顽强地往下走,但是我认为他走不通。

“红色帝国之路”为什么走不通?

走不通的根本原因首先是经济上的,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三个方面:现在全球范围内,原来我们中国劳动低成本造成出口导向的发展模式,但这种模式正在受到印度、柬埔寨、印度尼西亚、越南等比我们还后发国家的强烈挑战。中国产品的成本优势正在逐渐消失,外贸依存度这么高的经济已经搞不下去了。其实这个问题五六年前就已经意识到了,而且主动说要扩大内需。但内需老也提高不上来的原因是中国存在七八亿人口的底层消费者,他们没有医保,没有社保,没有工资,甚至没有住房和未来的任何安全保障。他们不得不拼命的存钱,减少消费。而中产阶级以上的富人,该消费的已经达到某种饱和状态,没有办法再往下走了。要想扩大底层的消费,必须要想办法改变分配结构,而分配结构带来两极分化的原因恰恰是权贵资本,高度的国有垄断,红二代全面控制国有企业带来权贵资本主义,这已经非常明显。如果没有一轮针对权贵资本主义的政治体制改革,你的内需就扩大不了。不能改变分配结构,扩大不了内需,这个经济上增长的圈就画不圆,未来几年的经济前景将是非常紧张悲哀的,极有可能出现极严重的问题,一切都卡在政治体制上,但他不想动。

第二,走国家社会主义的道路是要有条件的,无论是德国还是日本。以德国为例,我说纳粹党至少有四条是共产党所不及的。第一纳粹党有顽强的信仰,认为自己是最优秀的种族等等,有资格统治全世界,获取最多资源和生存空间,你看看中共现在还有信仰吗?第二,纳粹党本身是纪律严明内部团结的,中共内部帮帮伙伙派派系系闹了多少年?大家都知道。第三,这个纳粹党实际上相当廉洁,占领东欧后戈林等弄了些字画,有若干腐败现象发生,总体上是非常廉洁的,而中共的腐败程度是全世界第一的。第四,纳粹党除了对犹太人非常残酷,在他们内部的社会主义是搞得很好的,对自己的老百姓是很好的。而中共对自己的老百姓是非常坏的。所以我说这条道路实际上是走不下去的,他这个梦是很难实现的。没有一轮政治改革,根本实现不了。

以习的家庭经历,他没有任何历史包袱,没有六四的包袱,没有文革等等包袱,他完全可以轻装上任,走另外一条路。他现在这样的走法,是出于太子党的一个共识:如果不走国家主义的道路,我就会受到清算,他害怕这个,走文革的路也不行。所以他要走国家主义的道路,重新把毛竖起来,从毛泽东到习近平,把毛泽东当作他的正资产。

我说了多少次了:他们这样推崇毛,让很多人不解:这是什么意思?他们的父母在文革时被整成那样?文革的灾难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我说:说到底,他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大家都是党的孩子,自己的亲生父亲都是生物学父亲,毛泽东才是他们真正的教父,不管毛做了多少错事,但总体上打江山建国给他们留下这么一份基业,这个功绩不可抹杀。文革也好,大跃进也好,那都是探索当中的失误。毛是他们共同的祖宗牌位,缺了这个祖宗牌位,他们就活不下去了。在这点上是有共识的,这是整个红二代太子党的共识,所以才采取当前的这套办法。

我认为他在国家社会主义的道路上还会继续走下去,但是会接连不断地碰壁。反宪政所遭到的强烈反击是他始料不及的。实行宪政的要求,包括我这样的批评都会使他在某种程度上向右的方向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