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

谢燕益

 

中国民主化进程,尽管纷繁复杂,却仍有规律可循,有历史的线索。客观看待社会变革、历史演进,就不难发现,中国民主化的前景是完全可以乐观的。因为少数人决定了这一点,其实只是少数人做出改变做出选择的问题。少数人决定历史、改变历史与沉默的大多数是一个历史真相。少数人的觉醒与行动正是希望之所在,天下事,图难于其易,一部分精英团结起来就足以改变历史。从精英共和到大众民主是民主化演进的必然规律,和平民主运动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精英共和这一必经历史阶段是走向比较完善的宪政民主的开端,从精英的竞逐到精英共识的形成,精英承担着不可懈怠的历史使命,贯彻历史意志。讲精英的历史作用并非否定广泛参与的民主运动或公民运动恰恰是其必然后果,精英们正是从不分地位、不分阶级、不分体制内外、不分族群的普罗大众中走来。精英即有见识、有品格、有担当者。对事物、社会、历史有深刻理解力、洞察力。大潮迭涌、风云际会一批先进的行动者、思考者坚持真诚、独立、理性的人本主义立场,勇担人道使命。

和平民主事业与其说取决于专制集权的崩溃瓦解毋宁说更决定于和平民主力量构建一个新社会的能力,能否承载一个除旧布新社会蜕变的艰巨任务,能否迅速形成新的主导力量建构政治权力和社会能力。成熟、理性有力量的推进宪政民主、公民自治的事业。民主、民主就是以公民为主体,建立权责相对应的全新社会。总结历史并写就一部去伪存真的新历史。本文从谎言盛世经济灾难中走向新生、精英共和的两个对手、和平民主运动的全球化问题三个方面阐明和平民主运动在变局中的基本观点。


一、从谎言盛世、经济灾难走向新生

众所周知,我们的经济到底靠什么?房地产这个支柱已开始垮塌。房地产远远供大于求后,整个产业链所有领域都将难以为继,岂止63个行业,它几乎影响到所有方面,所有服务业、工业企业。除了资源没有任何不可替代产品的外贸出口在劳动力成本不断攀升国际市场需求不足情形下陷于停滞。而过去二十年对盖房子、搞基建的路径依赖,由于制度原因造成的关系经济、腐败经济模式致使整个社会养成的惰性与腐败,生利者寡食利者众,扼杀了这个社会的所有创造力与生机,官僚权贵既得利益集团吞噬掉一切可能。大家也都不难了解就像谎言的不断堆积,人民币价格由房地产支撑,反过来超发人民币再支撑房价,房地产这个超发货币蓄水池已到达极限。以房地产为道具花样翻新的种种信用透支工具早已穷途末路。即便政府严格管控乃至采取政府定价,游戏还是难以维系。诺大一个国家,从腐败臃肿的政府效率上看,没有房地产、不继续超发货币,国计民生和社会正常运转都成问题。长期以来,对10数亿奴隶的强迫交易及廉价资源支撑的国家信用,当资源枯竭耗尽部分奴隶开始讲条件时,与人民利益往往相悖的国家信用开始摇摇欲坠。国债、保险、地方债、社保、证券、股市、基金、银行等等信用都不被认同甚至濒临破产,此时所有商业信用、银行信用一起堆积到国家信用之上。国内外难免会一起选择逃离风险,货币大幅贬值就无可避免。

经济的起落,GDP放缓甚至负增长,房价涨落原本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专制权力的合法性因素及内心虚弱加上谎言机器的推波助澜,人们被供养起来的贪婪、疯狂与愚蠢尤其官僚权贵欲壑难填都无法正视这一现实。再开明的专制当权者也难以HOLd住超发货币的冲动。这趟高速的经济列车被绑架的整个社会在全民狂欢和最后的盛宴面前,没有谁甘冒风险,对目前的经济叫停进行休克疗法。明明终结这场谎言、邪恶、愚蠢的经济对人类社会善莫大焉却不得不火上浇油!不难预见,为期不远,要么经济全面衰退经济恶化预期悲观;要么再打一支货币鸡血,在最后的盛宴狂欢中全民再遭一回洗劫。不管这场游戏苟延残喘还是全面崩溃,都无法改变邪恶经济的性质。中国社会的一种恶的需求、畸形需求不断膨胀被无限放大。这种发展是对人的彻底否定对人的尊严、一切良善的扼杀,人性的正当需求所有价值遭到扭曲绑架,无论从资源、环境还是人的异化,再任其发展无异于反人类本身。在一个开放社会里,专制权力的合法性问题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并关乎着一切。
 

二、精英共和的两个对手

信仰危机、经济危机、政治危机接蹱而至,在迷失中一团熊熊烈火烧透整个中华大地。一切情绪、仇恨的弥漫高涨,民粹主义随即卷土重来。为延续专制权力既得利益,专制统治者操弄民粹主义、利用民粹主义为其合法性背书,仇恨和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是两大法宝,对内搞阶级斗争、族群分裂对立,一手煽动仇日反美反帝盲目排外制造反华势力,一手以反恐之名压制异己。另一方面,在野力量伪精英们蠢蠢欲动,利用民粹主义忽悠大众攫取权力操之在手。

近现代民主化发展史近乎于一部精英共和抵抗专制独裁与民粹主义的历史。美国、西欧对抗纳粹、苏联国家社会主义及共运乌托邦几乎贯穿了整个二十世纪。中国历史上,以胡适为代表的自由主义及中间道路被滚滚共运洪流民粹主义击得粉碎。胡适们的理性、容忍与自由受到历史无情的嘲讽。精英共和与民粹主义专制独裁的较量,尽管时常伴随党派之争、集团利益、国家民族矛盾,但以自由主义、人权意识为核心的宪政民主派代表的精英政治这一历史意志与专制政客主要以欺骗手法操弄民粹主义之间确有较大不同。一个社会要走向宪政民主走向成熟就必须克服民粹主义,自由主义与专制功利主义较量的历史一再上演,从精英共和到普遍民主的阶段递进是一个社会发展规律。

对民粹主义的完胜,一个社会必须历经无数次创痛蜕变才能完成这个历史进步。消弭精英与大众之间的巨大鸿沟是启蒙的一个主要任务。现代民主国家几乎都经历过对抗民粹主义的历史时期。上个世纪发生在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让民粹主义登峰造极。民粹主义并非真信仰而是一种情绪,它在情绪宣泄中易于转向仇恨暴力导致暴力循环。

民粹主义倾向在转型时期必须得到有效抑制。和平民主运动始终坚持和平民主、理性包容的立场。它既是手段又是目标还是规律。对于武装到牙齿的专制机器采取暴力对抗使人民遭受严酷镇压并非明智之举。对于暴政与不公,人民的自卫权、反抗权不容否定。坚持和平民主立场,主动放弃暴力反抗权,放下暴力斗争乃至一切防卫,坚信善的力量是一种自觉选择。这一单边立场不因时局的改变而改变不因对手的改变而改变,不单在专制权力的瓦解过程同时贯穿于民主社会建设的全过程。通过包括公民非暴力不合作手段,以超越性思维、博大包容、仁慈良善的境界,和平民主运动贯穿于政治、经济、社会各方面的积极主张、积极建设乃至某种必要的代价以培养唤醒体制内外具体人的人性良知,影响驯化国家机器社会理性。暴力与非暴力归根到底取决于道义上的要求。暴力与非暴力从来都只不过是一种意志的体现。从专制极权社会到宪政民主社会的转变根本在于两种意志的较量,即和平民主意志与暴力专制意志,自由公民意志与奴役特权意志。需要更多公民自觉走向和平民主道路,积极推广传播和平民主理念、推进和平民主事业。只要把和平民主理念深植于每一个人的内心,不管发生什么都无法干扰整个社会的和平民主趋向。大风暴来临之前,和平民主力量为避免暴力崛起、流血冲突策行筹谋。

在社会各阶层体制内外各力量的加速重新分化组合面前,和平民主运动的精英共和方案首要在于争取中产者、社会中间阶层。和平民主运动为突破专制权力的垄断局面实现精英共和、权力制衡奠定现实力量。和平民主的道义诉求必然吸引一大批体制内从道不从君的良知正义人士。专制统治的加强无疑在成就少数既得利益者的同时将产生更多不得利益者和利益损害者。二者的挑战与反抗,专制体制依靠的利益维系,总体利益相悖的中央和地方、个人和集体其利益在各个点上的分歧、专制权力内部的厮杀裂变当中都是和平民主力量突破的空间。体制内做体制内的事,民间做民间的事。在一个开放的社会里,专制权力的合法性问题始终存在,僵化的专制体制显然无法提供市场满意的产品,在政治市场、思想市场里的宪政方案最终由精英共识决定。和平民主运动就是要求民间走出路径依赖、社会走出路径依赖,实现自立自治终结权力崇拜。在实践中,摒弃敌我政治思维,建立具有超越性包容共建竞争的政治思维,精英共和绝不应成为专制权力假改良之名拒斥变革的借口。


三、和平民主运动的全球化问题

克里米亚公投、斯诺登事件引发了新一轮全球性话题。克里米亚全民公投选择加入俄罗斯还是留在乌克兰、斯诺登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局大规模侵犯各国公民隐私监控网络安全事件启示人们,国家、主权的局限与危险。国家主权概念的历史变迁,事实上正越来越受到挑战日益丧失其控制力。互联网、全球经贸、宗教信仰、民族自决等问题对主权的制约都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和平民主运动可以成为在泛国家化历史演进中的重要途径。国家、主权及领土完整相对于个体权利、整体利益的安全与保障不再成为一个先决条件。我们全人类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息息相关。人类作为命运共同体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彼此相连相互影响。如果说昨天的世界大同是个乌托邦,今天拆除主权藩篱则具备了某种可能。改变游戏规则,实现的力量来自于人性的普遍诉求、人的普遍权利。摒弃民族主义、国家主义。以个体权利本位人权至上为核心形成一个人本主义权责相对应的机制。把人们联系起来,从全球信息化、经贸、政治、文化、社会紧密相关日益融合以及人类社会面临的普遍安全、共同挑战入手,在人类社会中建立、强化超主权的规范。伴随着国家主义、民族主义的日益消退,无论是现实的物质基础和技术条件还是人类思想、制度的成熟度都具备了创制统一的人权法院、统一市场、统一货币、统一法治的条件。人们为了自身利益按照自然法及社会契约的原理,根据人性的普遍诉求和普遍权利建立一个或几个世界性的共同体。为大大降低人类社会的成本以及增进人类福祉提供了某种可能。人不再因国家这一暴力机器而丧失自由和尊严,国土也不再需要保卫,任何人均可自由加入。不分国籍、身份、种族的世界公民们共同承担人道使命。技术进步、经济的发展并不必然带来民主的进步也不当然促发人性之善。技术进步经济发展带来了某种便利也同时使人懈怠制约了人们的想象力、助长人的惰性乃至堕落。信息技术既可以行善也可以助恶。那种认为经济发展、技术进步、信息化自然能带来自由与尊严的幻想终将破灭。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