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高瑜去哪儿了?

刘逸明

 

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失踪成为近日海外媒体和中国民间知识界关注的焦点。一个星期过去了,高瑜依然杳无音信,这让关注她的人格外揪心。虽然在确定她失踪之后,海外媒体都有关于她的报道,但均为分析和评论,并无进一步的消息。

高瑜失踪之所以让人感觉到一头雾水,除了来得很突然之外,还因为她的儿子也同时失踪。因为高瑜缺席了4月26日的一场民间研讨会,其他与会者才意识到她可能受控,之后拨打她和儿子的手机以及家中的座机电话,要么显示关机,要么无人接听。

高瑜在异议阵营当中属于非常活跃的那种,她不仅每天上推特发消息,而且经常为海外媒体撰稿。她的推特消息止于4月23日,之后再无更新。当天晚间11点多钟,笔者还曾与她在网上交流,次日傍晚,再发消息给她时便没了回音。当时,看到消息成功发送过去,并未意识到她出了状况,因为在此前跟她之间消息往来迟缓的情况经常出现。

根据与高瑜交流的经验判断,她的电脑常常是不关机的,而手机则是24小时开机。因此,在她失踪过后,网络电话依然可以接通和接受消息并不奇怪。最近这些天,笔者每天都拨打她的手机,但均显示已经关机,而网络电话则直到4月29日晚间才无法接通。

高瑜究竟是哪一天开始失踪的?4月23日下半夜失踪的可能性显然极小,因为素无警方在下半夜出警抓异议人士的先例。后有香港记者证实,在4月24日清晨还曾联系过高瑜,当时她说自己很忙,需要很晚才能回家。初步判断,高瑜开始失踪的日期介于24日到26日之间。从高瑜此前每天都更新推特而自24日开始不再更新的情况看,她开始失踪的日期应该是24日。

虽然高瑜在4月24日就开始失踪,但外界真正意识到她可能已经失踪的时间是4月26日。有两个事件可以佐证,一是她没有如期参与当天的民间关于《人民日报》当年“四二六”社论的研讨会,二是她原本答应德国之声编辑在当天传递《党性VS人性》之下篇,结果一直没有出现。

高瑜究竟去哪儿了?这个问题在很多人的脑海里盘旋。一开始,很多人就意识到高瑜被警方控制了,也有人猜测可能是病倒了,或者是被绑架了。从母子两人都失踪的情况看,病倒完全可以排除,只剩下两种可能。高瑜年届七旬,与人为善、和蔼可亲,只是嫉恶如仇,常常撰文揭露高层黑幕,将她视为眼中钉的,除了警方,就是那些不干不净的高官。不管高瑜是被警方带走,还是被人不明身份者绑架,其实都是官方行为。

在得知高瑜失踪之后,鲍彤先生撰文称,不管高瑜是因为什么缘故失踪,官方都难辞其咎。的确,在连高瑜的亲属都失踪的情况下,能查清高瑜去向和提供进一步消息的唯有官方。遗憾的是,高瑜失踪已经一周,依然音信全无,而北京警方似乎无动于衷。短时间内,知道高瑜去向的或许只有官方。

美国之音等海外媒体最近这几天几乎每天都在关注高瑜失踪一事,但是从报道看,这些媒体并不知道高瑜的丈夫已经过世。事实上,在春节前夕,高瑜的丈夫就在一天夜晚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过世。当时高瑜正在国外访问,丈夫突然过世出乎她的意料,她没想到丈夫会走得这么匆忙。

高瑜是一位坚强的女性,在她回国之后,或许是因为丈夫过世,她在悲伤中大病一场。直到春节过后,丈夫才得以安葬。笔者后来才得知,她丈夫已经瘫痪在床很多年,这些年,基本上都是高瑜在照料。丈夫去世时73岁,能活到这个岁数,跟高瑜的悉心照料有很大的关系。

高瑜不仅仅是一位杰出的媒体人,也是一位优秀的妻子和母亲。即使是对我这样才疏学浅的后生,她也表现出了老牛舐犊般的情怀,从不会因为自己在新闻界的地位而表现得高高在上。《南风窗》记者章剑锋曾经向我打听高瑜的联系方式,在两人取得联系之后,高瑜对这位素不相识的记者依然表现得和蔼可亲,不厌其烦。

高瑜是一位非常有爱心的人,既爱人,又爱动物。她在家里养了几只花狸猫,当她和儿子均失踪,人去楼空的情况下,真不敢想象她的几只花狸猫会有怎样的命运,倘若门窗都已经紧闭,花狸猫无法外出觅食,而家中又无人喂养,它们或许只有死路一条。等到高瑜重获自由的那一天,可能又会为几条小生命的逝去而伤心落泪。

高瑜打算在5月初赴香港参加独立中文笔会的活动,有多家媒体分析认为她的失踪是因为当局要阻止她赴港。其实,高瑜去年就有被阻止赴港的经历,倘若仅仅只是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根本无需如此大动干戈,将母子两人一齐控制。高瑜此次失踪,应该跟她撰文披露了太多高层黑幕有关。此前,高瑜曾提前一个半月披露将成立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习近平将亲任组长,李克强、刘云山任副组长的消息。

高瑜原系中新社记者,1989年出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六四”事件导致该报停刊。此后,高瑜曾两次被捕,第二次是在1993年10月,她在囚禁十个月后被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刑6年,1999年获准“保外就医”。高瑜几十年如一日,对新闻事业孜孜以求,获得了包括联合国新闻自由奖在内的一系列新闻大奖。

高瑜失踪,十有八九是落在了官方的手中。如果真是这样,那官方打算如何处置她?从高瑜已经年满七旬来看,强加罪名判她十年八载有期徒刑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那样无异于判她死刑。但从她儿子也一同失踪的情况来看,事情绝非一般人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一次,估计当局是要动真格了,即使哪一天将她释放,也不会让她有足够的自由。

在习近平上台之前,很多人曾对其怀抱革故鼎新的期望。当时,高瑜曾经告诉我,习近平上台之后,可能管制更为严厉。事实证明,她的推断是正确的,她如今失去自由就是对她这一预言的最好注释。

再过一个多月就是“六四”二十五周年了,即使情况比预料当中的要好,估计最近这一个多月,高瑜也得度日如年,而其他各类敏感人士也将不同程度地承受当局的骚扰和打压。高瑜堪称中国民间寻求民主、法治等普世价值的一面旗帜,让高瑜失踪不会达到杀鸡儆猴的效果,反而会激起更多人的义愤,让他们在抗争的道路上走得更坚定、更执着。

2014年4月30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