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国律师被迫抱团抗争

郑恩宠

 

四月十五日上午,习近平在国家安全委员会首次会上称,要构建政治、信息等十一种安全,并以「政治安全为根本」。据官媒提供的数据,近年来有九千多名法官辞职。四月十四日,公安部宣布:在贵阳缴获逾万支枪支,侦破跨二十七省、市并经营了三年的团伙贩枪案。习近平主政才一年半,就遇到了极大的内政风险,其主因何在?

中共眼中的「黑社会」

四月十日,中共《求是》理论网刊出《解读「死磕派」律师》,称「在少数死磕派律师糟践下,法律人这个词毁誉参半」。将「死磕派」律师定性为「法律界黑社会」,并指责「以网络为平台,以宣扬『宪政』,炒作负面舆论,签名造势,煽动围观,聚集施压为手段,结成形式松散,联系紧密『联盟』,俨然法律界黑社会」。

二○一三年七月十三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出《中国真正的挑战来自哪里?》,作者为国家安全部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美国所的所长袁鹏。该文称:「美国以网络自由为号召,以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人群为核心,以期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渗透中国基层,为中国的改变创造条件」。

文章断言:「中国真正的国家难题不是国际和周边局势,而是内部的体制变革和社会生态」。该文结论:「将国家安全防范的重心,由局部的外在军事冲突风险转向全面的内部体制机制重塑。要严厉控制和打击新『黑五类』,防止他们被美国利用来颠覆中共政权」。


日前,全国各地的律师协会均接到上级通知,认为当前律师队伍存在一些突出问题,「极个别律师串联,抱团死磕,恶意炒作,触碰政治法律底线等行为」,对「个别问题严重的律师」要研究如何加强「有针对性的措施」。

江天勇四律师被建三江公安酷刑

三月中旬,江天勇、张俊杰、王成和唐吉田四律师,到位于黑龙江富锦市(县级市)建三江农垦局办案,为被关押在「黑监狱」的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三月二十一日早八时许,建三江农垦公安局无任何法律手续,到四位律师入住的宾馆破门而入,对四律师进行绑架式抓捕,将他们塞到车后备箱,拉到大兴公安分局,将四人双手吊起来殴打,并施以长时间的酷刑。要他们放弃代理被非法拘禁当事人的刑事控告,强迫律师放弃公安对其非法拘留及酷刑的控告。除张俊杰被拘留五日外,其余三人均被拘留十五日,四人释放后经验伤,证明均受到严重伤害,有的留下终身病根。

四律师被拘留后,各地律师和网友加入了营救行动,三次收到捐款近二十万元。先后有二十多位律师到建三江救援,还有七名律师到香港举牌抗议,但全国的公安、司法部门却在连手打压律师。江天勇一回到北京就被软禁,王成刚回到杭州的家就被停水,当局通知王成的孩子不能在杭州就读,王家被逼迫到湖北父亲家生活,不久王成被以「颠覆政权」罪拘留。

广州律师刘正清于四月九日下午十八时许,在长沙机场被四个广州公安人员绑架,原本订了十八时五十分的机票,从长沙飞北京转哈尔滨至建三江参加营救。

有律师预定了上海至佳木斯的机票去建三江,到了机场,却被告知不能出票。北京司法局派了一负责人将王全章律师从建三江「接回」北京。黑龙江省律师接到省律协的通知,不能代理建三江案,不许围观,不准上网发文。

习近平回国官媒猛批维权律师

四月二日,习近平访欧刚回到北京,当日的《环球时报》就发表社论《律师不应为自我炒作鼓动社会对立》,高调对建三江案定性,将维权律师当作中共在国内的第一政治反对势力。

该文称:「那四名律师在一个突出的社会治理难点上没有为解决问题营造建设性,而是点燃对立,成为地方上群体事件从天而降的外力。一段时间以来,不断有律师空降到地方冲突点,他们不是通过合法途径为涉事者提供法律支持,而是鼓动聚众抗议,成为非法行为中的活动分子。如果律师直接参与非法聚众滋事,他们就不是在搞法律,而成了搞政治。

目前热衷政治行为的律师似有增多之势,至少从互联网上看,这部份律师或打律师旗号的人成了反体制的一支力量」。

中共持续打压律师已不得人心,据官媒资料,近年来有九千多位法官辞职。其理由表面上是工作压力大、收入低,而深层次恰是中共在选任法官的机制上出了大错。全球大多数国家百分之九十的法官是从律师中选任。中国大陆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恢复律师制度来,至今有三十四年。按正常国家惯例,法官从十五年以上执业经验的律师中选任。中共改革已有三十五年,若前二十年律师制度恢复,后十五年的法官就可从律师、法学教授、法学研究者中选任,目前至少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法官可来自于律师、法律人,达到依法治国的初级目标。

最高法院三十年只招聘十五名法官

为应对海内外的舆论,最高法院于去年十二月十五日,发布向社会选拔法官的公告,其结果非常不理想,全国只有一百五十九人报名,竞争五个法官职位。

一百五十九人来自二十八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官方称有专家学者七十六人,律师七十五人,党政机关人员四十四人,经资格审查后,一百五十人符合选任条件。按一比五比例确定了二十五人进入面谈,人均具有法学硕士以上学位,百分之八十以上为法学博士。最高法院此次称,作出最大诚意来招录五位法官的职位是刑庭副庭长、研究室副主任、刑庭审判长、民庭审判长和司法研究处长各一名。

二○一一年全国「两会」期间,时任全国人大代表相建海联名另六位代表,提出从优秀资深律师中选任法官、检察官的建议。一九九九年,最高法院曾首次公开招聘十名法官,要求有北京户口。十五年后,最高院表明拿出「诚意和决心」,才招录了五名法官。目前,全国有四十万名法官,何时才达到依法治国的初级目标?

丁家喜律师关押一年开审不准旁听

当中共不断打压律师,让没有律师经历的人去当法官,必然强化警力,在全国城镇实行二十四小时的武装巡逻,究竟此种执政方式能维续多久?

四月八日,北京海淀区法院第三法庭开庭审理丁家喜律师「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丁家喜毕业于北京航空大学飞机制造专业,赴美进修过法律,任北京一家律师所主任。丁原是一位成功的商业律师,近年来投身于北京的新公民运动,成为社会活动家。去年四月十七日,被警方以「非法集会罪」拘留,有数十名律师自愿组团为其辩护。

四月六日,广东江门律师王全平驾车二千五百公里,到京旁听丁家喜案,刚到法院门口就被警方带到派出所拘留。因不配合拘留所采集血液和指纹,警方就将行政拘留上升为刑事拘留,指控王在自家车上,涂「岂有此理,要求官员公开财产也有罪」等标语。现全国各地有二百五十多名律师加入辩护团。

美第一夫人办公室主任是律师

习近平这代中共领导人,为何仍继续专制体制,拒绝接受普世价值,出重手打压律师?从中美两国用人机制就不难看出,两国存在天壤之差。三月二十六日,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偕母亲和两个女儿完成一周访华之旅,留下许多故事和一些未尽话题。其中陪同米歇尔访华的第一夫人办公室主任陈远美,有着二十六年的律师执业经验,一九八四年获法学博士学位。

一九四九年,陈的父母从上海移民到美国。陈的父亲当时刚从医学院毕业,母亲也正持学生签证到雪城大学学习化学。为了一起赴美,陈的父母是离开中国当天结的婚。至今,陈还能说一口流利的上海话。一九八七年,陈从哈佛大学毕业。三年后前往美国西北大学研修法律,并于一九八四年获得西北大学法学博士。毕业后,在世达律师事务所芝加哥分所工作,一九九二年,陈成为该所的合伙人。二十六年的律师执业,主要从事商业诉讼,凭借深厚的法律专业功底和超群的辩才,陈远美成功代理并打赢许多大公司控告政府的官司,被业界誉为法庭上「常胜将军」。

陈还是法律援助事业的积极参与者,虽是国际知名律所的合伙人,但陈依然热心负责法律服务项目。「有幸从事法援的律师,有义务为那些无援的人提供服务」,多年来,陈一直秉承这样的信念。她曾向死刑犯伸出援手,让他们获得从轻量刑。

因香港议员访沪被拘押两天半

我与陈远美同龄,同为上海人和律师,因成长在中美两个有着巨大差别的国度,所以命运亦是天差地别。一个是美第一夫人办公室主任,一个是时代的牺牲品,至今仍被囚于中共所设置的「家庭监狱」中。

四月十一日十二时,我夫妇俩再度被上海警方刑事传唤,至四月十三日下午十七时才释放,前后达五十五小时。我们被两辆警车送往位于长江口的长兴岛,在岛上新兴之路二号皇豪大酒店306室、307室。监护我们的有三个警官和四个保安人员(三男一女)。原因是香港立法会五十一位议员应中央政府之邀,到上海谈二○○七年选特首之事。

有人评论,中国大陆的「美丽岛」的时代已到来,上世纪八十年代,台湾有一批二十二岁至二十八岁的律师加入抗争队伍,其中不少人还坐过牢。之后,以这批律师为主所建的反对党,十五年后在大选中获胜。日后,成了台湾的政要。

当今,中国大陆律师的动态,或许是中共未来的晴雨表。若中共持续打压律师,尤其是敢言、敢为真理和正义献身的律师,那么一批批律师抱团抗争是历史的必然。他们不仅是为改变自身的命运,同时也改变着这个古老民族的命运。一批批律师被打压、被除名、被入狱并受到酷刑,或许这是黎明前的黑暗。所幸的是,越来越多的国人,坚信中国会有光明的未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