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谈谈贵族和贵族精神

 

“贵族”是一个常常被不少中国人误解的概念,尤其是在当下,似乎只要有钱,住豪宅,开豪车,子女上贵族学校就算是贵族了。也难怪,汉语里“富”和“贵”是连在一起的,“贵”和“权”又是一对双胞胎。所以,“富、贵、权”成了人生最高的追求——通俗文化里,这就是“福”、“禄”最好再加上一个“寿”。

其实,富是物质的,贵是精神的。如果“贵族”仅停留在物质层次,或将“贵族”与“平民”对立起来,那中国到是不乏这样一群人的,富而不贵的“八旗”子弟便是其中一族。

那什么才是真正的贵族精神?

看到为人父网友说,贵族精神应包含同情弱者,乐于助人的精神,也就是为人民服务的精神。贵族精神和自私的个人主义格格不入,而和英雄主义精神相近。中国的士大夫精神,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先天下人之忧而忧,后天下人之乐而乐似乎就代表了贵族精神。

不错,贵族精神的确包含了这些要素,但是贵族精神又不局限于这些。即便中国的士大夫精神有些贵族精神的影子,可惜的是中国的士大夫作为一个群体已经消亡了,真正的士大夫精神也早就不存在了。

相反,欧洲18、19世纪的的贵族可以追溯到更早的中世纪时期的骑士,骑士的品格可以概括为勇敢顽强、谦卑礼貌、崇尚荣誉、怜悯弱小、诚实守信,尊重妇女、大公无私、忠于爱情。

可见,士大夫精神和这些品质有些与此有交集,有些没有,如尊重妇女、忠于爱情。当骑士最终演变成贵族之后,其精神也得到进一步的升华。

我们必须明白,贵族的对立面不是平民,而是流氓、痞子和奴才。因此,贵族精神就具备这样一些基本的要素:

首先,贵族精神的基础是一定的文化教养,其次是社会责任感,最为重要的是自由的灵魂。这就要求贵族这个群体在整体上自尊、自律、低调、淡泊名利。

真正的贵族精神必须具备独立的意志,道德上有自主性,不畏惧强权,不被他人的意见所左右。

这些,也正是中国的士大夫所缺乏的。士大夫们虽然也具有知识,有使命感,但是他们并不具备独立的人格,他们甚至附庸风雅,屈服于权贵,有的甚至成为君王的奴才。总体而言,士大夫是知识分子和官僚的混合体。

说起士大夫,自然会想到士大夫中杰出的代表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确是一种贵族的风范,然而现实中的范仲淹并不是这样的一个贵族代表。

范仲淹的忧患意识是与其根深蒂固的皇权观念、报恩思想及功名心连在一起的,他所忧的“天下”自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和民族,而是赵氏的天下,自然也是自己的权势。范仲淹为大贪官滕宗谅重修岳阳楼作赋,说穿了是为同党歌功颂德,于是有了一“忧”一“患”。腾宗谅自然也懂得投桃报李,让范仲淹在岳阳购置了大量房产,为自己“乐”了一下。明朝思想家王夫之曾指责范仲淹引发党争,造成宋代官场风气不正,导致了北宋灭亡。王安石对范仲淹的评价是:“好广名誉,结游士,以为党助,甚坏风俗”。梁启超则将范仲淹与王安石比较,认为他比王安石低了好几个档次:“论其志略,尚下荆公数等。”

可以看出,古代士大夫们纵然有千万条豪言壮语,落实到实处的屈指可数,而真正的出污泥不染着更是凤毛麟角。出于对理想的士大夫精神的崇尚,在范仲淹死后,人们便把他塑造成一个完美的精神形象。加上为尊者讳,于是精神上的范仲淹就成为了中国传统士大夫所代代传承的“道统”的一部分,那个真实的范仲淹就淹没在历史的故纸堆里了。

到了今天,温家宝之流纵有几分士大夫情节,但也只能当众作作秀而已了。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前不久关于知识分子的讨论。中国人对知识分子也有相同的误读,似乎只要是有知识的人就算知识分子,比如毛新宇博士,比如衣俊卿局长,比如如今各高校中天上落下快石头随时都能砸死的博导教授们。

其实,“知识分子”——Intelligentsia或Intellectual

分别来自俄语和法语,起初是指一群对现实社会不满,具有强烈批判意识和正义感的知识群体,这些人包括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佐拉、雨果等。长期以来,西方对知识分子的定义一直没有一个统一的结论,但是基本上形成了一些共识:

知识分子必须具有一定的专业知识、独立的思想和强烈的批判精神;他们对抗正统和教条,不轻易被政府或某一集图收买;他们具有公共关怀,能超脱社会,面向未来。

萨特说得最明白:在实验室里进行核试验的科学家算不得知识分子,但当他在反核请愿书上签名是才是一个知识分子。

可以看出,当今西方独立的知识分子其实正是具备贵族精神的有识之士。

中国有这样的知识分子吗?还是有的,不多。提倡“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的陈寅恪算一个。可惜这样的贵族精神在中国只能偶尔体现在少数个体之上,而作为整体,随着君权思想的不断加强,士大夫成为君权的附庸,贵族精神早就在中国不复存在了。

反观欧洲,虽然贵族也逐渐成为明日黄花,但是贵族精神却世代流传下来,如今即便在平民大众文化中,贵族精神也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

如今,即便是社会最底层的民众,言语谈吐中“Sorry”、“Excuse me”、“Thank you”等用语也在日常生活中时时出现,不分男女老幼,少长贵贱。而我们这个号称礼义之邦的民族做得却很差。至于对妇女的尊重,对个人隐私的尊重,对弱势群体和种族的尊重,对信仰的尊重往往根本无从谈起。

当今中国呼唤诚信,殊不知诚信正来源于贵族的契约精神。贵族在决斗的时候,俩人各拿着手枪,在一声令下之后开始射击,直到有一个人倒下为止。这个规则看起来很弱智,但是你不能违背规则,谁违规谁就违背契约,也违背诚信。而我们赞扬的却是田忌赛马般的小聪明。

让我最感动的贵族精神是,当泰坦尼克号开始下沉的时候,船长选择了和船共存亡,这就是担当精神。在最危急的时刻,小乐队却在甲板上演奏悠扬的乐曲。演奏完毕,首席乐手向大家鞠躬,乐手们开始离去。可是首席乐手自己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架起小提琴,拉起一支新的曲子。已经走远的乐手,听到音乐声,不约而同地又回到了首席乐手身边,大家重新开始演奏。就在船即将下沉的时刻,大家互道珍重,首席乐手说:“今天晚上,能和大家一起合作,是我终身的荣幸。”

据说当时船上有6个中国人和一个日本人,其行为非常令人不齿。联想到最近韩国的海难,东方的民族还要努力啊!

再往大里说,贵族的担当也体现在为国奉献上,欧洲贵在战争中有冲锋陷阵的传统。一次世界大战,担任军职的英国贵族的死亡率为百分之二十,高出普通士兵两倍,许多贵族家庭因此灭绝。远的不说了,查尔斯王储的弟弟安德鲁王子1982年曾作为皇家海军的一名飞行员参加了福克兰群岛战争,当战争结束,伊丽莎白女王也像其他军人家属一样,守候在军港迎接儿子平安归来。小王子哈里曾被派往阿富汗,而威廉王子是现役军人,曾亲自驾驶直升机救灾。

至于如今西方社会的的慈善事业更是继承了贵族的传统,已经深入每一个人的内心,每当我们看到西人收养中国的遗弃女婴,收养非洲孤儿的时候,内心怎能不为之感动,怎能不反省我们自己在精神上的某种缺失呢?中国有几个富翁能像比尔•盖茨那样把所有的财产都捐给了社会呢?

贵族精神是值得人们崇敬的,但是贵族精神虽然崇高可它接地气,所以平民也能具备贵族精神。可是我们的文化追求的是近乎神圣的“德”,崇尚的是圣人,普通人做不到,就不得不戴上面具,成为虚伪的君子。连孔夫子都感叹:“知德者鲜矣”。

纵观世界历史,人类的文明几乎都是贵族创造的,西方早期的哲学思想,宗教信仰,道德理念以及文化艺术,直到近代的民主科学,几乎都出自贵族之手,至少也是具备贵族精神之人的创造。可以说,没有贵族精神就没有人类的文明。

可惜的是,当今社会,困境重重。说到底,西方在物质大潮冲击下贵族精神在一点点丧失,而中国需要的,不也正是少追求一点物质上的富裕,多提升一点精神上的高贵吗?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