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用事实警醒自己和民众,他们的觉醒才能倒逼中共改革转型或倒台

张洞生

 

《1》。用事实揭露中共的谎言和罪行比讲道理更重要,更能唤醒民众

习共之所以封网和大抓捕网上名人,就是害怕其谎言和罪行被揭穿。所有共产党都喜欢制造统治人们、使人民乐于被奴役对其‘顶礼膜拜’的歪理谎言,在枪杆子的威胁下,以维持其统治,从什么‘放之四海而皆准’,‘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坚持4项基本原则’,‘三个代表’,‘中共特色社会主义’到‘宇宙真理’等,天天靠制造谎言活命。中共什么时候保障过人民应有的‘权利,自由和尊严’? 劉少奇被揪鬥的時候,在極度無望中想到了《憲法》。他手持憲法嚴詞抗爭和哀嚎:‘你們怎麽對待我個人,這無關緊要,但我要捍衛國家主席的尊嚴。誰罷免了我國家主席?’现在的许志永高智晟陈光诚李旺阳邓正恩伊利夏提等又如何?

常识多时比理论离真理更近。什么是常识?常识就是普通大多数民众对现实世界和现实社会,和历史上长期重复的事实的某些重要的共同体验、认知和信念,即对大概律事件的认知。孔子提倡‘礼失求诸野’,其实不仅‘礼’,而是‘仁义礼智信失后,都应求诸野’。 因为普通人们的心中都有‘一杆秤’,这是最大公因数。潘恩在《常識》一书中闡述了自然權利與人民主權思想,提出殖民地獨立基於自然權利。認為人顯然有某些根本權利,這些權利先於政府而在,故政府不得違犯。他表示即使最佳狀態下的政府也只是必要之惡,最糟的政府則表現令人無法容忍的惡。

‘理’主要是指‘理论’,主要是知识分子与各种文人对自然社会历史的认识后,所提出的某些规律性的主观认知和总结。在社会科学里,许多‘理’往往依附屈服于权力,而成为‘歪理’。现今中共马仔文人往往为了讨好权贵与富豪,极力反对‘普世价值’,正如王朔所说:“一群太监在一起诉说性生活的坏处,庆幸他们自己早阉掉了”。在当今圣上周围的中共文革知青〝文胆〞们,多为〝有奶便是娘〞的谄媚之徒。以极端保守的立场,来教导第五代君主如何专制,如何强硬才能保得住政权,带着10多顶集权破坏法治的高帽子,来保护11种安全,结果是法治愈破坏愈不安全。现在武警特种兵坦克都上街以对付民众。孟子:‘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民为邦本,本固则邦寧。’一个用枪杆子监狱酷刑对付自己公民的政权,真能安全吗?

现在在邪恶罪恶万恶的中共60多年来专制独裁统治下的中国大陆,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生灵涂炭,活摘器官,民不聊生,危机重重。欺压老百姓者是无官不贪的中共权贵官僚。依靠腐败维持统治者是的中共是最糟的政府,表現令人無法容忍的惡。难道这不是事实和常识吗?

李洪林:“中共中央已经有很大的权威,还提什么“新权威”呢,哪个权威能够超过现在中共中央这个权威呢?党已经领导一切,你还要使它加强到什么程度?中国现在问题正是出在一党专政上,毛泽东一个人的权威就足以发动文化大革命,就是权威太强太集中了。所谓“铁腕治吏”,还是“自己治自己”,治不好的。这些年“反腐”为什么越反越腐?不就是“自己治自己”吗?如果不对权力实行客观的监督和制衡,而是让它更强更集中,那不是越走越远吗?”

在一个邪恶的‘一党专政’恶基因体制下,集权必定是‘集大恶’,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周永康莫不如此,这是中共全部的历史事实。现在中共高层及其马屁文人都在鼓吹给某大人集权,其结果只能再捧出另一个恶魔。



《2》。认清历史发展的事实和大趋势,才能对中共不抱幻想

老朽早说过:‘政治民主化、经济市场化、社会多元化、文化多样化、个人自由化、是全球化信息化时代的历史发展的趋势、时代潮流和人心所向的大方向,是任何反动势力都阻挡不了的。’历史的长河中有逆流有弯曲,但谁也不能阻止其流向大海。世界的天总体是明朗的天,也许有电闪雷鸣之日,但是‘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而走在邪路上的中共只能与雾霾和各种泡沫共存亡。这不是什么理论,而是人们根据近代的历史事实得出的常识和经验之谈。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在世界民主堡垒美国坚定的支持下,也由于世界科学技术和文明飞速进步和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十几个几十个国家雪崩般的走上民主之路,而且广泛分部于世界各地,世界经过4波民主浪潮(第1波:德国日本被美国民主化;第2波,印度东亚4小龙等;第3波,苏联东欧共产党政权倒台;第4波,格鲁吉亚突尼斯等国的颜色革命)的洗礼后,专制独裁国家已经残存无几,都是处于‘日薄西山,形影相弔,气息奄奄,朝不保夕。’的垂死状态。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正是残存的专制独裁国家的邪恶轴心。世界民主浪潮的第5波必然是中共罪恶政权的倒台和走向民主,这是人类民主制度与专制独裁政权的最后决战。

这不是什么‘理论’的胜利,共产党的‘社会主义革命和消灭人剥削人’的共产主义邪说理论比‘万恶的资本主义’理论要好听几百倍,更能打动人心蛊惑人心,为什么会失败得如此之快之惨呢?竟让习近平哀叹无一个‘男儿’来挽救苏共倒台。一个癌症末期的中共能逃脱崩溃灭亡的命运吗?历史和现实的常识和事实告诉人们绝无可能,早则几年,多则十几年而已。

‘绝对的权力造成绝对的腐败’,这是铁的事实和规律。为什么中共必定垮台?因为绝对的没有制衡的权力使中共60多年来作恶太多太大,如反右、文革、64、活摘人体器官等,中共至今死不认罪,死不悔改,天理不容;社会和文明要向前发展,人们绝不会容忍中共权贵长期横行、残酷迫害、危害生存、破坏环境的恶行继续下去;民主法治制度和自由是人心所向。其原因正如耶稣基督所说的,〝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在社会大多数人获得温饱之后,必然会为争取和保卫自己合法的‘权利自由和尊严’而斗争,这是人的本性。任何歪理和谎言镇压都无法欺骗和压制人的人性和本能的要求。一个小孩出生就不愿受管束,这需要用什么大道理去证明呢?

袁刚:‘本来,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真伪和国际共运实践的成败,作盖棺论定并非难事,历史事实都明摆着,但在中国却特别“敏感”,以至噤若寒蝉不敢发声。然而,俄罗斯总统普京却没有那么多顾忌,早在1999年底,他在新千年文告中就郑重宣告:‘过去百年来的共产主义尝试,已经失败!!!’

普京还总结苏联惨烈的共运史,沉痛地说:“在即将过去的这个世纪里,俄罗斯有四分之三的时间是在为共产主义原理而奋斗的标志下生活的。看不到这一点,甚至否定这一时期不容置疑的成就是错误的。然而,如果我们不意识到社会和人民在这一社会试验中付出了那种巨大的代价,那就更是大错特错了。主要的错误是:苏维埃政权没有使国家繁荣,社会昌盛,人民自由。用意识形态的方式搞经济,导致我国远远地落后于发达国家。无论承认这一点有多么痛苦,但是我们将近70年都在一条死胡同里发展,这条道路偏离了人类文明的康庄大道”。
中共头头甚至否定普京从惨痛历史事实中领悟到的结论,这说明中共头头顽固地将自己的权力和利益与邪恶的‘一党专政’捆绑在一起。奥巴马;‘上帝赋予所有人平等和自由的权力。对于那些依靠腐败、欺骗,压制不同意见等手段,巩固权势的人,我们提醒你们,你们已经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3》。共产党邪恶的‘一党专政’是制造恶魔的制度机器。

民主资本主义或民主社会主义之所以能取代战胜马列毛社会主义,不是什么理论高明的胜利,而是‘优胜劣汰’的实践的胜利。

按马列毛的理论说,主张私有制和自由市场经济的资本主义是最坏的,是万恶之源;而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社会主义讲平等公正的,是人间天堂。在中共严厉禁止讲‘普世价值’的情况下,现在权欲熏心和投靠权贵的毛左和中共的吹鼓手们,把地球上最邪恶的‘中共特色社会主义’叫卖成‘宇宙真理’。然而,中共上百万的权贵高官却都把自己的妻儿和财富送到西方自由民主世界,享受人性必需的自由民主,他们自己对中共就毫无自信,叫卖‘三个自信’者不过是在给老百姓‘画饼充饥’和为自己壮胆而已。为什么中共的歪理与历史和社会实践完全相反呢?

虽然资本主义催发了人们个人的欲望和个人主义,但也同时激发了人们个人奋斗和为保卫自己正当权利的意志和决心。自由资本主义首先需要经济的自由平等市场,需要商品资源人才人力的自由流通,因此就需要独立公平的法治法律来保障,资本主义愈发展,其利润就愈多的来源于管理技术和人才,因此,资本主义就愈要向民主自由和文明发展。法治民主自由文明不断发展的结果,使得资本主义产生权力互相制约的分权机制,使掌权者无法垄断权力而把他们的权力锁进笼子里,使他们无法作大恶而祸国殃民。另一方面由于民主制使掌权者在任期满后大换班,而产生了‘优胜劣汰’的纠错和‘改恶从善’机制。所以民主制度的目的和优越性不在于选举出多么优秀的首脑,而在于能较有效地制止当权者作恶,特别是制止当权者利用其掌握权力作大恶。在一个民主社会和制度里,一个平庸的执政者,也难犯祸国殃民的大错大罪的。连暴君毛泽东也不得不承认,‘文化大革命不可能在西方欧美国家发生’。大恶魔如希特勒毛泽东波尔布特金3代江泽民周永康能出现在民主国家吗?但是毛泽东却欺骗人民说:‘斯大林是我们最伟大的慈父与导师,我谨以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的名义庆祝斯大林同志的七十寿辰,祝福他的健康与长寿!全世界工人阶级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领袖——伟大的斯大林万岁!’独裁者吹捧独裁者的目的就是在吹捧自己独裁的正当性和合法性。这就是鼓吹2个30年都不能否定的原因。

反观共产党毛左们‘掩耳盗铃’所鼓吹的‘社会主义’或‘中共特色社会主义’实质上是一个专制独裁掌权者无法无天的权力私有制和血统继承制,在这种权力毫无制约的制度下,财富资源名义上的国有,实际上是最高掌权者及其近臣权贵家族们的私有,不可能有法治和司法独立,也不可能有真正的市场经济,民营资本家不过是中共待宰的肥羊,如曾成杰吴英等,如李俊在被薄熙来宰前逃脱就保留了一命。像徐明刘汉丁书苗等与薄熙来周永康刘志军等勾结作恶,只要权贵前台不倒,就可大发横财为非作歹。

请看习最近接见新疆军区某红军师时说:“要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明目张胆地鼓吹血统论,显摆“太子党”、“红二代”的本钱。最近抓捕了高愉浦志强许志永等,天天有民众抗暴和伤亡,这难道不是在显示他们保党保权保位的决心吗?这些事实能惊醒梦中人吗?那些盼望中中共出‘习经国’的‘梦中人’还是醒醒吧。



《4》。一个不能反思历史,否定清算过去罪行的党,是不可能走上人类历史的文明正道的。如果中共愿意听和相信人们跟他们讲道理,它还要枪杆子和中宣部干什么?还要封网和大抓网络名人干什么?

‘三垄断’的极权中共用枪炮坦克黑头套黑监狱酷刑活摘器官精神病院对付无罪的手无寸铁的人们,连人们散步静坐开饭局讨论会和平上访要求官员公布财产都被抓捕,藏人自焚已超过130人,民众快被逼到‘忍无可忍’的程度了。中共怕的就是大家知道真相,看破中共的谎言欺骗,而产生“非理性”的愤怒。

前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现俄罗斯共产党第一书记久加诺夫说:“苏共丧失政权的最主要原因是,在长期一党专政的制度下,实行了三垄断:垄断真理的意识形态制度,垄断权力的政治法律制度,垄断资源与经济利益的经济制度。思想文化领域的专制,导致稍有不同于官方的意见,就会被认为是异端邪说,就动用专政工具整肃、镇压, 或投入监狱,或关进疯人院,或驱逐出国、剥夺公民权利;垄断了权力,使得苏共及其领导人的权力凌驾于政府和法律之上,出现了一个脱离人民的官僚特权阶级; 垄断了资源和经济利益,使得社会经济生活缺乏活力,大量资源被用于军事工业,人民生活得不到改善,对苏共的不满日益增加。而在苏联那样的多民族国家,少数 民族往往会把对既得利益集团腐败专制的不满情绪转化为民族矛盾,一旦累积到不可调和的地步就将导致民族动乱、国家分裂。” 而中共所鼓吹的中国特色,只不过是前苏共的继承和发扬而已。所以,苏共的昨天一切情景必定都是中共的今天写照,有过之而无不及。苏共政权74年倒台,习共还能再苟活9年吗?

网文:‘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世界上所有政治斗争成果,无论在利比亚、埃及、也门、叙利亚、巴林、阿尔及利亚、突尼斯,还是乌克兰,都是“非理性”的,“理性”从来就没做成任何事。以处女之心去和流氓作买卖,中共最高兴了。中共怕的就是大家“非理性”,它们最怕死,就怕学生过激,哪怕这发生在台湾,哪怕这发生在国民党身上,也让它们胆战心惊。它们常派五毛在网上装好人,要大家“理性”对待某问题,似乎它当年打家劫舍时是“理性”似的。如果你老实了,听信了它们,去和中共讲理,就正好中了圈套,它对此有整套的方案应对,“你跟他讲道理,他和你讲大局;你和他讲大局,他和你讲国情;你和他讲国情,他和你讲未来;你和他讲未来,他和你讲接轨;你和他讲接轨,他和你讲和谐,你和他讲和谐,他和你耍流氓;你跟他耍流氓,他才跟你讲法律。’

这难道不是人们经历中共长期邪恶统治后,从实情中得出的常识和经验之谈吗?现在许多人热衷于给习大写奏折提建言表忠心,其实你有千条妙计,他有一定之规。如果你既不是他的哥们,又不是红色太子党。就别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在习大看来也许是:‘非我红后,其心必异。’



《5》。与中共的抗争需要觉醒的民众,中共的暴政是民众觉醒的主因

余杰:“二十世纪以来,是公民抗命,而不是革命及政党运动,成为民主化的最大推动力。无论是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所谓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还是近期已经溢出阿拉伯世界的“阿拉伯之春”,大部分都始于公民自发的抗命行动。在大部分公民抗命运动中,不再有魅力型的领袖出现,知识分子群体也不再是先行者。”梭罗也说过如此决绝的话:“当政府沦于暴政,或它效力极低、无法忍受,有权拒绝向其效忠,且有权对其反抗。”这是梭罗对公众的大声疾呼。甘地是一名违法者,他不遵守英国殖民政府的专卖法令,率领印度群众去海边自行采盐,以非暴力不合作显示弱者的力量;马丁?路德?金恩是一名违法者,他挑战美国歧视黑人的法律体系,与百万民众一道进军华盛顿表达其人人平等的梦想;曼德拉也是一名违法者,他不接受种族隔离的法律,不惜为之坐牢二十七年。如果没有这些各具特色的「公民不服从」运动,印度怎能摆脱英国的统治,最终获得独立?美国的非裔族群怎能奔向自由,与白人拥有「同一个梦想」?南非怎能埋葬根深蒂固的种族隔离制度,走向全国和解的「彩虹之路」?台湾的民主运动和独立运动,也可以放置于全球公民抗命的大背景下审视与思考。

现在大陆不少有名的知识分子像吃错药似的,提出了许多反对‘台湾太阳花学运’和对圣上集权叫好的大道理,而罔顾中共一心想消灭台湾民主制度的事实,也网顾习大上位一年半多以来没给民众任何实惠和实权,使民众对‘免于恐惧的自由’更感失望的事实,同时反而大搞战争叫嚣和战争准备,难道这就是诸位的初衷吗?是否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之下的另一面,‘重压之下必有哈夫’的一种表现呢?

历史前进的车轮是挡不住的。没有广大的觉醒民众的抗争,习共是不会政治改革、民主转型或者崩溃倒台的。特别是40岁以下的中国人为中共的谎言欺骗,不了解中共历史上一贯的罪恶,也不了解自己未来的处境,许多人以追逐‘声色犬马’为乐为人生目标,甘当中共的附庸。所以,任何时候,民主的先觉者们应用事实揭露中共的谎言欺骗和邪恶罪行以唤醒民众,特别是中青年民众为第一要务,觉醒民众自会找到适当的方法与中共抗争。现在中共的金融经济政治社会全面危机的风暴正在到来,中共还在继续加紧作恶,以维护去邪恶的‘一党专政’,它不可能改恶从善,它的暴政是促使广大民众加速觉醒的主因,中共是在自己造就自己的掘墓人。这是历史的必然性。



《6》。结论: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老朽认为,只有广大民众的觉醒与抗争,才能迫使中共改革转型或倒台,使中国走上民主法治自由的文明轨道。而民众觉醒的首要条件主要是揭批毛罪行,其次是江罪行。有人寄希望于习大斗垮老江就会政治改革,有人寄望与集权后的明主成为‘习经国’,这都是‘黄粱梦’,现在网上已经有人称‘习惠王’了。其实人家一上台就已明确宣布:‘凡是不能改的,就是不改,这不叫不改革。’又宣布了2个100年的目标。人家依靠的基本盘实力是红太子党和叶选平的3千伏兵,在老朽看来,像温家宝汪洋胡春华李克强等等可能就是下下道菜了。军中反腐稍告一段落后,刘源张海阳就会上位了。老朽奉劝诸位自命不凡者最明智的办法是别选边站,还是看他们斗下去为好。最好别一派独大。老毛斗垮了彭德怀刘少奇林彪,老邓斗垮了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老江斗垮了杨家将,老百姓最后得到了什么?是文革、是8964、是活摘人体器官和血腥维稳。套用老毛的一句话:‘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