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刚性维稳与民主转型

江淳

 

中共权贵统治集团既反对宪政又害怕革命,为了维护权贵集团的既得利益,中共当局只能选择暴力维稳。没有宪政法治、民意基础、公民监督的维稳,只会激化官民矛盾,只能是死路一条。要么选择民主转型,要么继续维持一党专政,绝无第三条道路可走。维稳是当局的暴力手段,民主人权是公民的切实需求,二者尖锐对立,不可调和。维稳只不过是拖延或加速极权死亡的催化剂,一点火星便可燃遍中国,历史转折在必然与偶然之间。

“民主转型与培育公民社会”征文

中共暴力统治集团从未兑现向人民许下的承诺,为了私利公然践踏宪法,对人民敲骨吸髓,中饱私囊、垄断经济、集体世袭,把非法财产与子女转移海外。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人民还会相信他们吗?!(见笑蜀主编《历史的先声》)中国由极权政治走向民主文明是历史的必然,时代的大趋势。

作家野渡指出:“官方的刚性维稳以及网格化社会控制,同时民间社会的原子化和低组织程度,决定了中国政治转型进程是充满了血腥的零和游戏。官民之间冲突将越来越激进化,官方在崩溃前放弃暴力镇压的几率为零,民间抗争以非暴力方式达成转型可能的几率为零。”

仔细品味,令人齿寒!难道中国民主转型非得由新型暴力战胜极权统治?!中国大陆的体制现状与社会乱象,揭示出中国社会发展的大趋势:权贵利益统治集团绝不会放弃手中的特权与巨大利益自动走向宪政文明社会。自上而下的所谓改革,每一次都是权贵利益集团的分赃大会,因物价通涨、高税收等因素,民众的生活并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善,反而深陷教育、医疗、住房的三大泥潭之中,底层平民靠自我奋斗到死也不能成为富裕中产阶级。大陆超级富豪几乎都是官二代,少数平民富豪不过是体制的附庸。科学技术进步与物质繁荣的同时,暴力维稳经费暴涨、武器装备快速更新,警察已配枪上街。他们不是去夺回钓鱼岛、南海等固有领土,他们的枪口是对内的。指望这样一个暴力集团自愿结束丛林统治,融入文明世界,无异于痴人说梦!就历史经验而言,笔者对大陆和平转型不抱丝毫期望,同时也不赞同以战争的暴力形式达成社会民主转型。

自辛亥革命以来,每次政权易手都是军阀争斗、哀鸿遍野、民不聊生。所谓的革命后政权一个比一个残暴独裁。排除日寇侵华、国共内战等因素,民国北洋时期反倒是中国社会的“小黄金时代”,言论新闻环境相对宽松,几个教授坐下一商量就可以办一份报刊,民众有组党结社的自由。只可惜短若昙花,不堪回首。

百余年国人时运不济,命运多舛。据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王振民统计:美国实现宪政只用了4个月(1787年5月至9月),200年只打了一次内战;英国确立宪政民主制度只用了不到两年时间(1688年至1689年)。自大清1898年戊戌变法和民国宋教仁的议会道路至今,吾国吾民已走过漫长的一百一十多年。几代仁人志士与普罗大众流血流汗都未能建成一个自由、人权、民主的文明社会,大陆制度的骨髓依然是极权专制。宪法条文如“第三十五条”在官员眼里屁都不算,每个体制内单位大事都由大大小小的土皇帝一把手说了算,警员可随意抓人拘留,审讯、破案刑讯逼供成家常便饭,即使多年后冤案被纠正冤案制造者多数可逃脱法律制裁。人治社会权位者视法律如儿戏,官大一级压死人,法官、甚至律师不听书记的就可能丢掉饭碗。法治中国成了一个国际笑话,国民人权被官权随意践踏,国人的梦在哪里?!中国梦落到实处的只是官员梦,甚至官员富商都纷纷用脚投票,投入西方“邪路”国家的怀抱。

我们中华民族正经历着三千年未有之大劫难,空气、土壤、水源被盲目开发而毁坏,制度建设与变革仅仅停留在书本里与官员的口头上,每天都有强拆、城管打人,公安施暴发生,每年被强力维稳的群体暴力事件多达十几万起。当民众被国家暴力与奸商欺凌无处伸冤时,他们要么忍气吞声,要么揭竿而起。这正应了一句古话:天下苦秦久矣!

地球上三分之二以上的国家都实现了宪政民主,世界大国几乎都是民主民选国家,只有中国例外。所谓的中国特色只是一块掩人耳目的遮羞布,官员特权、独占、世袭而已!人类社会发展的趋势就是在各国废除专制、实行民主宪政与市场经济,唯独中国能抗拒普世价值?!在中国公民社会发育不良,既与三千年愚民奴化教育有关,又是60多年一元化洗脑的结果。多数中国人就到万劫不复也不会挺身而出(南京大屠杀几乎没有群体反抗、任人宰割),民族性格的缺陷导致民众自私自利、胆小猥琐、明哲保身。然而启蒙大众,唤醒良知永远是极少数人的事业。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建政后惟一较好的时期,当局依然掀起了运动式的“83严打”致使很多人被冤杀、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直至坦克进城血腥镇压民众自发的民主运动。这是没有宪政、民选,一党专政的必然结局。

哪里有奴役哪里就有反抗。近十年全国掀起了公民维权运动、《零八宪章》运动、“429林昭日”活动、南方街头运动、新公民运动,以及难以计数的民众抗暴活动(抵制强制计生、暴力强拆、强征等等),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军警、特警,依然有许多人毫不畏惧、冲锋在前。习李上台后,加强了对舆论的控制,只要是暴露官方负面消息与参与街头维权,他们往往是删帖、删号(微博、博客、论坛等账号)、国保上门警告、传讯、拘留、抄家(收集电脑数据等),直至逮捕判刑。据统计从2013年3月始不到一年的时间,当局非法抓捕维权民主异议人士200多人,比以前十年的总和还多。面对一个嗜血的政权不能对它抱有任何幻想。

今年4月,参与新公民运动丁家喜律师等4名成员获刑:北京市海淀区法院18日对4名“新公民运动”成员宣判,以莫须有的“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有意把政治案件变更为刑事案件以减轻国际舆论压力)”,量刑两年到三年半不等。法院的判决是给全世界一个信号,就是宣告:公民要求官员公开财产是违法行为。4月11日,许志永博士被二审判决4年徒刑,许博士闻判后在庭上高喊:“自由公义的阳光,必将普照中华”。同日,许志永的作品《堂堂正正做公民――我的自由中国》在香港出版,同时《新公民运动网站》正式上线运行。这种非法审判,倒行逆施、颠倒黑白的行为必将受到历史的审判与清算!如此温和理性的新公民运动遭到残酷打压,彻底暴露了统治者的虚弱与恐惧。高通胀、高物价、高税负、高失业的大环境下,暴力维稳只能加速专制政权的灭亡。

去年五月,许志永发表一篇纲领性的文章,题为《中国新公民运动》。新公民运动是一种政治运动,也是一种社会运动和文化运动。作为政治运动,它要彻底告别专制,建立民主和法治健全的自由中国;作为社会运动,它反对强权垄断、贪腐横行、贫富差距、教育失衡,以建立公平正义的新社会秩序为目的;作为文化运动,它要彻底改造腐朽、堕落、猥琐、敌意的专制文化,缔造自由、正义和爱的新民族精神,使中华民族提升到世界文明和和平进步的境界。他表明,结束专政,不是敌意的推翻,不是一个阶级取代另一个阶级,而是以博大的爱消除仇恨,追求真相和正义,在社会变革的过程中追求和解,从公民个体到整个国家都要凝聚一种自由、正义和爱的精神。他强调,新公民运动包含公民权利运动、公民不合作运动和民主运动。因此在这场和平转型的运动中要尽力维护公民权利,包括个案维权、拆迁维权、复转军人维权、环境维权、信仰自由维权、反对户籍隔离、维护教育权利平等。(《许志永与新公民运动》)

即使杀掉所有的公鸡天一样会亮。新公民运动的火炬将再次燃起!正如丁家喜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辞所言:“我的行动微不足道,我也不后悔,这是良心告知我应该做的事。我要做一个有态度、有声音的中国公民。我要做一只蝴蝶。蝴蝶不停扇动翅膀,一定会引发社会变革的飓风。将来的社会,必然是一个公民享有言论、集会、结社自由的社会。正义属于我们!”

官方自己制定的宪法与法律公职人员都不遵守,却禁止民众发声维权与示威抗议。对新公民运动的打压与“建三江侵犯人权事件”,充分暴露了当局的伪善与独裁本性。

在网络世界官方独霸媒体的时代彻底结束了,微博敲响了3000年专制的丧钟,她给公民社会的建设提供了无限生机。因中国传统专制文化异常深厚,对民众的民主启蒙远远没有完成,没有新型的国民就没有新型的民主国家,只有唤醒普罗大众才能促成社会民主转型,新公民运动荆棘密布、任重道远。

清末专制政权貌似强大,却不堪一击。在镇压四川保路运动时武昌驻军稀少,为数不多的武昌新军居然因故提前起义占领了军械库与衙门,点燃了各省起义独立的烽火。世上没有万世一统的王朝,统治集团想永保江山至多只是自我安慰的梦想和愚民洗脑的意淫。秦王灭六国不可谓不强大,秦皇驾崩后两个农民陈胜吴广被逼振臂一呼率先起义,几年后强悍的大秦帝国便土崩瓦解。前苏联曾是世界独一无二的超级极权大国,在戈氏改革新思维与反对派叶利钦角逐中轰然坍塌。

末世帝国表面强大,实质外强中干,因为权贵利益集团横征暴敛已经掏空了民众的民脂民膏,彻底丧失人心。古语云:得人心者得天下。全国性的公民维权运动就是那只产生“蝴蝶效应”的蝴蝶,在经济危机、社会危机迫近的时候必将促成巨大的社会变革。当局以为抓了判了许志永、丁家喜等民主人士就会扑灭新公民运动的烽火,每天自动爆发的多起民众群体维权抗争事件,会令大小独裁者恐惧与不安。正如滕彪博士所言:他们对网络言论的这种打压,使中国走向倒退。但是,即使如此,我对中国未来的前途还是乐观的,因为高层有些人在倒行逆施,但是民间却在不断地成长。在这个危险的、艰难的环境下,仍然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站出来,开始呼喊,开始维权。这就是中国人的希望。

中国人遇到公权侵害事件是愿意向官方请愿下跪的,但下跪、上访几乎都达不到维权的效果,只有站起来抱团取暖,万众一心,呼吁呐喊、走上街头才能震慑地方官商匪恶势力。“广东乌坎村民选举事件”与大连、昆明、南通和茂名等地反对PX项目行动取得初步胜利,给了人们极大地启示与鼓舞。官府不顾民众死活独霸权力、官商勾结、鱼肉百姓、破坏环境的时代即将结束了!涉及重大民生的污染与危险工程,政府必须向民众通报、论证与协商。

让当权者尴尬的是,他们反对宪政又害怕革命,为了维护利益集团的既得利益只能选择暴力维稳,没有宪政法治、民意基础、公民监督的维稳只会激化官民矛盾,只能是死路一条。要么选择民主转型,要么继续一党专政,绝无第三条道路可走。维稳是当局的暴力手段,民主人权是公民的切实需求,二者尖锐对立,不可调和。维稳只不过是拖延或加速极权死亡的催化剂,一点火星便可燃遍中国,历史转折在必然与偶然之间。

大陆社会本质上不是社会主义,而是变态的权贵资本主义,人治之下既无完善的法治人权又无市场经济,经济特征是权贵控制下的垄断市场,金融系统完全受制于权贵集团。由于公权对公民无孔不入的监控,如旅行车票实名制、微博后台监控、监听公民手机、屏蔽海外网站等等,使得公民社会羸弱,警察暴力统治异常发达,和平转型几无可能。一张无形的网控制着整个社会,甚至公民聚餐“饭醉”经常被骚扰驱逐,小型集会、吃饭犯了哪条法规?推动社会进步的往往只是少数人,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公民觉醒并付诸行动,将是不可估量的变革力量,自上而下的改革已死,实现民主转型惟有依靠团结起来的公民自己!

民主不仅是一种政治制度,更是一种生活方式,民主政治与公民社会、市场经济三位一体,缺一不可。市场经济和公民团体的壮大是民主转型的基础与准备,也是实现人的自由和民众幸福的手段。每个公民必须争取落实宪法保障的民主权利,真正实现言论自由、结社自由。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开放党禁后民主转型才有可能。远的韩国不说,同文同种的台湾社会已给我们提供了成功的范例。

大陆屏蔽外网封锁信息的工程被翻墙软件推倒,“柏林墙的倒塌”就是专制社会走向民主转型的最好象征。维稳打压新公民运动只会激起更大的反抗。诗人雪莱说: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民众在觉醒、时代在进步,任何力量也不能阻止中国走上宪政民主的文明之路。每个新公民运动的支持者都要利用网络等各种资源,继续启蒙、呼吁,定期聚会探讨重大社会与民生问题,揭露官员贪腐,弘扬社会正义,集体参与公民维权行动。吉恩?夏普在他三卷本的《非暴力政治学》的第二卷中,专门详尽地列举了198种非暴力抗争的手段,主要包括:抗议和劝说、社会不合作、经济抵制、罢工、政治不合作,以及非暴力强制等六个类别。

街头面对大批手拿警棍盾牌、牵着狼狗的军警,遭遇非法殴打可采取正当防卫与有限暴力对抗,一味地退让不能阻止公权施暴。社会由极权体制转型为宪政体制,总要有人为此付出代价与牺牲,很多民主人士还在监狱里战斗,自由身的公民应积极投身到反抗暴政的维权护法行动中。——理论是苍白的,惟有站起来、走出去才能赢得胜利。正如宪政学者张千帆所言:每一个中国人站起来,为了个人的尊严、后代的幸福、民族的前途,承担自己作为人的责任,捍卫自己作为人的权利,用自己的良知和勇气开创公平正义的国家秩序,用自己的觉醒和行动迎接中华宪政文明的曙光。韩国、台湾、前苏联、东欧、南非、智利、印度尼西亚、泰国、尼泊尔、埃及、突尼斯、利比亚、缅甸……其他国家人民能够做到的,中国人民也一定能够做到!

倘若历史可以类比,中国大陆纵向正处于“戊戌变法”后的徘徊阵痛期,当权者若真心立宪并付诸行动可免成为千古罪人,利益集团或可被赦免遭到清洗,但这绝无可能,殷鉴不远;历史横向大陆正处于苏联勃列日涅夫后时代,无官不贪、全民拜金、道德坍塌、环境恶化、社会溃败,除了内战所有的罪恶都频繁发生了。令人遗憾的是,大陆没有戈尔巴乔夫、没有叶利钦,更没有蒋经国。大陆民主转型将伴有腥风血雨,并发生有限的暴力战争。

我的同胞们,醒醒吧!不要再替别人做万世一统的秦皇大梦了!不要再做任人宰割的奴才顺民了!不要再做胆小怕事的奴隶了!不要再寄望于独裁者的小恩小惠了!不要再渴望官府的施舍了!那只是他们牙缝里的残渣。别跪着,站起来、走出去,勇敢地行使《世界人权宣言》明示的公民权利!共同推进我们的祖国早日迈进文明世界之林!

2014年4月21日于民国故都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