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一辈子生活在谎言中,儿时相信过的原来都是谎言》

 

我曾相信毛主席领导八路军打败了日寇,赢得了民族独立;后来发现原来是国军的浴血奋战和美国的帮助才打败了日寇。

我曾相信1949年共产党建立了新中国;后来发现1945年国民党就建立了新中国,后被内战打烂。

我曾相信红军“长征”去陕北是为了打日本;后来发现陕北根本没有日寇,红军去陕北只是为了逃命、为了苏援。

我曾相信毛主席领导的打地主分田地是为民除害;后来发现绝大多数地主的财产都是辛勤劳动所得,他们却受到令人发指的虐待和抢掠。

我曾相信饿死4000万人的1959至1962大饥荒是天灾及苏联逼账的结果;后来发现那些年风调雨顺,是毛的大跃进、赶英超美、支持世界革命造成的。

我曾相信志愿军抗美援朝是保卫国家,后来发现联合国军根本不是要侵略中国,而是阻止战犯金日成吞并韩国。

我曾相信黄世仁欺压白毛女; 后来发现那只是杜撰出来的故事。

我曾相信领导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公仆、人民勤务员;后来发现那些只是他们贪污腐败的遮羞布。

我曾相信万恶的资本主义人情淡薄,唯金钱至上;后来发现比尔•盖茨、巴菲特把全部财产捐给公益事业。

我曾相信美国总统大选是有钱人的游戏;后来发现不仅克林顿出身贫寒、就连一个祖籍非洲的贫穷移民的儿子通过自己的努力也能当选美国总统。

我曾相信越南自卫反击战是自卫反击;后来发现是因为越南推翻了柬埔寨波尔布特政权——一个杀害了本国三分之一人口(含20万华人)的红色高棉恶魔集团。

我曾相信五毛痛恨美国;后来发现美国打的都是邪恶政权,就连五毛吹嘘的英雄王立军都跑到美国使馆避难。

我曾相信美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后来发现中国有钱的、有权的都移民去了美国。

我曾相信人大代表代表人民的意志;后来发现他们大部分都是领导和亿万富翁,财产亲属都在欧美。

我曾相信美国打伊拉克是为了石油;后来发现伊拉克最大的油田合同被中石化拿去了。

我曾相信伊拉克人民拥护萨达姆,因为他每次得票率都是100%;后来发现美军一来,他比人口还多的塑像都被人民推翻并踩在脚下。

我曾相信民主德国的人民当家做主;后来发现民主德国的人民冒着枪林弹雨奔向联邦德国。

我曾相信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是个民主国家;后来发现那是个地球上最专制的封建王国。

当发现了这些真相,我震惊了,原来我一直活在谎言之中!

中共既然有‘3个自信’,掌握了‘宇宙真理’,中宣部的网管员据说就有200多万,谁在害怕真相,谁在制造谎言?谁在说一套,做一套,口是心非?谁在‘挂羊头卖狗肉’?谁在伪造历史,不许民众知道真相?伪造的历史不是虚无的历史是什么?

毛泽东是中共‘挂羊头卖狗肉’和‘历史虚无主义’的首创者,也是集大成者。虽然中国历朝历代的皇帝都想搞‘挂羊头卖狗肉’和‘隐瞒历史’,但有史官和宰相等的制约,皇帝极难‘伪造历史’。但老毛的权力是‘绝对权力’,可以为所欲为地篡改伪造历史。毛什么都不怕,但只怕历史(请参看单少杰好文:毛泽东的整人与惧怕历史.)。所以他从井冈山起到死为止都在‘挂羊头卖狗肉’和‘伪造历史’,毛随着权力的越来越大,伪造历史也越大越玄乎。特别是斯大林的‘联共党史’出来之后,毛如获至宝,成为延安整风的最好教材,斯大林也成为毛的老师和榜样。否则,王明周恩来陈毅等未必能俯首称臣。有次,王明批评老毛。刘少奇说,不能批评。王说,他又不是皇帝。刘说,毛是无产阶级的皇帝。王只能闭口。谁说刘最后死在毛手下,没有‘因果报应’呢?毛在文革中整死李达,就是因为李达知道和揭穿了毛不是中共一大党代表的事实。李达死前肉体被整的受不了,写信求毛放他一马,结果毛置之不理。比如,毛的最大谎言之一,是说抗战胜利后蒋介石下山摘桃子,还郑重其事的写在‘毛选’里。现在成为他‘伪造历史’的证据。毛最怕他的罪恶历史被揭穿。虽然由于中共的隐瞒不能100%的揭露出来,但他是‘反人民的暴君’的结论是板上定钉了。也许有某大人会说,‘我就不怕历史’,那你总有所怕的吧。老天爷所给你的,也许就是你最怕的东西。魔鬼金三胖杀张成泽,要痛打‘中国狗’,他好像什么都不怕。据说他现在得了肥胖症高血压等多种病,这是不是上帝送给他最怕的礼物呢?

人们会问,中共一贯地‘挂羊头卖狗肉’和‘伪造历史’,是为了什么?

林昭:“高尚的目的根本不需要更加不可能用卑鄙的方法去达成,只有卑鄙的目的才能够与卑鄙的方法相得益彰地‘配套成龙’!——‘配成’一套‘下流的龙’!”老毛与中共的卑鄙目的就是要人们像牛马一样,永远作他们顺服的奴隶,而他们自己却可以‘伪造历史’沽名钓誉,同时享受荣华富贵。

请注意,现在是全球化网络信息时代,不是毛时代。以前老舍死了,像死了一个蚂蚁一样,有谁知道?舒乙认为,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就该是父亲,但是1968年“文革”进入高峰期(老舍死后2年多),瑞典派驻华大使寻访老舍下落,一直没准确音信(被中共故意隐瞒,可能是周恩来的密令),就断定老舍已经去世了。前年一个李旺阳被吊死在邵阳,连照片都出来了。可见,如果现在还有某大人想搞‘挂羊头卖狗肉’和‘历史虚无主义’,想掩盖历史真相,就不那么容易了;想走回头路,把文革的垃圾搬到现实中应用,只能自取其辱。天安门法轮功假自焚事件照片一上电视就露馅了。大规模活摘人体器官的许多实证已被国际掌握了,真相迟早会出来。昆明乌鲁木齐市的杀人事件的真相迟早也是会暴露的。总而言之,想成为当前的新专制独裁者,无非就是学斯大林毛泽东的两手,一是暴力杀人,一是谎言欺骗,以对付和奴役人民。但在这网络信息和民主大潮时代,这两手都是极难隐瞒的,一旦曝光,丑恶面目就暴露在世人面前。埃及新独裁者穆尔西很快就被轰下台,就是一个好的例证。

铁流: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全是谎言,这个国家与民族是没有希望的,结果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继续烂下去,直到毁灭;一个是被老百姓打倒推翻,绝不可能永远存在。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