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文革余孽习近平

——从高瑜被电视示众说开去

兰冠云

 

五月八日,资深媒体人高瑜,在失踪两个星期后,现身全球观众最多的中国央视“认罪”,为自己“泄露国家机密罪行”表示“深刻忏悔”。现年70岁的高瑜,原中新社女记者,在1989年和1993年曾两次入狱。出狱后仍然不断保持对中国政府的批评,按理说早就做好了该有的思想准备,为什么这回认了罪?人都有软肋,哪有中国政府降不住的牛鬼蛇神?老太太固然没有卖淫也没有聚众淫乱之类的把柄,固然硬气不怕三进宫,但她也有软肋,她还有一个儿子。她自个不怕入狱,但怕连累儿子入狱。连同儿子一道拘禁,就有了高瑜上央视认罪的一幕。

而所谓被高瑜泄露的国家机密,居然是一份控制舆论宣传“七不讲”的共产党的文件。 不允许媒体宣扬「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新自由主义(经济)」、「西方新闻观及挑战党管媒体原则」以及「历史虚无主义和质疑改革开放」。仅此而已。

最近一年来,上央视认罪蔚然成风,成为又一个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显着象征。稍早,网络大V薛蛮子这个眼中钉被拔掉了,党的心里甭提多美了:“你一个嫖客,也敢充网络大V跟政府对着干?”既然抓的是嫖娼,却让人家上央视承认“造谣”检讨当大V有“皇帝批阅奏章”的飘飘然感觉。抓嫖娼的真实用意,暴露无遗。嫖妓嫖上了央视新闻,薛蛮子可能有史第一人。想当年,北洋政府抓了嫖妓的陈独秀,怎没把他拉到天安门前示众,戴上顶“嫖客、淫虫”的高帽?相比之下,北洋政府思维僵化,难怪撑不住场面。陈独秀走出妓院,不仅没有名誉扫地,反成了“伟光正”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

“泄露国家机密”上央视认罪,“嫖妓”上央视认罪,“造谣生事”的也要上央视。《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因报导一上市公司的舞弊案,被湖南公安跨省抓捕。本来他是没资格上央视认罪的,都因为《新快报》公然在版面上巨幅抗议要求“放人”,影响极其恶劣,党愤极大,陈永洲若不上央视认罪不足以消除恶劣影响。可惜央视节目制作人员百密一疏,漏将陈永洲脖子上的勒痕PS掉,就公开播放了。

金融家王功权,因为资助许志永的公民组织被捕,差点也上央视认罪。当局特意给他一套高级西装行头,节目录制了好几遍。据说由于表情太不自然,效果不佳而得免于播出。或者,犹如给女星拍裸照一样,先给你留着,不听话的时候随时拿出来,保管教你一辈子服服帖帖。

在网络“寻衅滋事”的云南网民“边民”董如彬,网络知名度太高对于政府的声誉破坏极大,也是非上央视认罪不可,才能抵销他的大范围负面影响。这叫比例原则。对于籍籍无名之辈,如果也敢生反骨,往黑牢法制学习班精神病院一丢即可,无需给于上央视扬名的待遇。

认罪伏法,在法制国家是一件极其慎重的事情。对于一桩需要入狱的重罪,嫌犯对法官说要认罪,法官会先制止他,先得确认嫌犯有律师在场代表,要求嫌犯了解认罪的后果、确认嫌犯精神状况没有问题、证实嫌犯没有受到胁迫、没有服用精神药物的……婆婆妈妈好一大通后,才会允许嫌犯认罪。否则认罪不予接受。哪有让嫌犯上央视镜头认罪?这是哪个野蛮年代的“法治”?

中国政府通过电视认罪羞辱政治异己,文明世界由此看到中国政府的丑恶和野蛮。被羞辱的究竟是高瑜薛蛮子等人,还是中国政府?

可悲的是,这一系列电视认罪的幕后操盘手和党中央,此刻或许洋洋自得,完全没有意识到真正丢脸的是政府自己。只能够说,他们的法制观念,尚在蛮荒年代。他们看法治,犹如满清看西洋科技。

让政府不爽的,把他们拉到央视认罪,无异于以前镇压阶级敌人的游街、示众。既要羞辱当事人,又能起到“以儆效尤”的效果,昭告天下人:不要有样学样,跟政府对着干没有好下场。土改镇反时期,各地各村一定都得枪毙几个人,按比例杀人,为的是杀鸡给猴看,而且务必让所有猴子都有机会看到杀鸡的演出,才能镇得住全国。用恐惧来统治的最好手段之一就是:公众场合的羞辱。在电视上认罪,效果更胜过游街示众,全中国人都可以看到呀!

习总近平,你以为你真地羞辱了高瑜、薛蛮子、陈永洲等人了?你以为他们认了罪就真有罪了?你看到眼中钉们个个低头认罪受羞辱的镜头,一定乐得哈哈大笑。且慢笑,我希望你家里还留有这张照片:

你爹习仲勋也有过被游街示众、低头认罪的经历。这一幕你一定没有忘记吧?我建议你家里一定要高挂这幅照片。你现在所做的,就是当年红卫兵做的丑事,就是红卫兵对你爹做过的恶行。你认为可耻的是习仲勋还是愚昧野蛮的红卫兵?

习近平,当年在中共中央高干子弟专有的北京101中学就读的时候,曾和发小棋圣聂卫平短暂参加了红卫兵或者联动外围组织。虽没有报导说他批斗过人,我估计一定有过,红卫兵还能干啥?现在导演这一系列上央视认罪的闹剧,习近平是在缅怀他的“激情燃烧的岁月”?

习近平自身也曾是被野蛮羞辱的受害者。当年13岁的他曾被挂着大牌子在台上挨斗,这经历对于他一定刻骨铭心。照理说习近平算是文革的受害者。文革是一个对人权被普遍践踏的年代,共产党口口声声说要汲取文革的教训,习近平倒像是在汲取文革的经验。什么样的文革经验?通过人格羞辱打击异己的经验!

习近平少年时代和习仲勋被批斗羞辱的经历,让他深刻体会到人格羞辱是打击镇压异己分子的高效手段,今天,国家主席习近平把同样手段轻巧地施用在高瑜、薛蛮子等人身上。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的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电视台认罪忏悔。其中即使出现了秦晖、姚监复…… 我们不会惊诧。

习近平,一个文革余孽。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