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越南暴乱 歹徒疯狂袭击中国人

 

越南河静省——一名中国工人称,愤怒的越南工人将他的双手踏在脚下,造成了骨折。另一名中国工人称,一群寻找中国人进行殴打的越南暴徒用金属棒打了他儿子的脑袋。至少有一名中国工人死亡。

本周早些时候,越南南部的反华暴力活动针对的是外国工厂,周三晚间,越南中部河静省的怒火发泄则更具报复色彩,越南人找上了中国工人。看起来,河静省的暴力活动是自领土争端在越南引发愤怒以来针对中国人的最严重动乱。

截至周四,该省已经进入一种暗藏不安的平静状态,成群的越南工人争相挤上公共汽车。一些工人表示,他们的雇主已因混乱局面而停业,其他一些人则称,他们是担心暴力行动引来报复。还有一些人或许是在逃跑,因为害怕遭到逮捕。

越南共有63个省。周四,新闻机构援引政府官员的话称,本周的动乱已蔓延至22个省份,但却没有说明,除了河静省及南部胡志明市近郊以外,其他地区的抗议活动是否具有暴力性质,是否已经恢复平静。有关更多人死亡的报道没有得到证实。

一些中国工人在河静省主要的省级医院等待治疗,这些人都遭受了拳打脚踢,有的人鼻青脸肿,有的人断了手指,有的人遍体鳞伤。

木工王向峥说,“他们突然出现,然后就开始打人。”如前文所述,他的儿子挨了金属棒。他说,越南人出现的时候,施工现场的数百名中国工人试图避开,但还是遭到了攻击。

王向峥说,“他们拿着石头、钢棒和钢管破门而入,开始打我们,后来还烧了房子。”

在发生袭击事件的那个工业区,接受采访的越南工人都不承认自己参与了袭击,其中很多人还谴责了袭击活动。不过,一些人同时暗示,最终原因在于中国,以及中国在越南人视为己有的水域安置石油钻井平台的决定。两国派往南海争议水域的船只都报称自己受到了冲撞,一些照片显示中方的高压水炮正在喷射越南船只。

一名计划暂时离开该区域的工人表示,“我们每天都在看电视,我们看到了目前的紧张局势。”

目前尚不清楚,在胡志明市附近的另一个制造业区域,愤怒的人群为何把工厂作为泄愤对象,有时攻击的还不是中国的工厂。一些人称,这些工人之所以攻击台湾工厂,很可能是因为看到了汉字标识。

越南台湾商会联合总会秘书长刘昱鑫说,“抗议者分不清台湾和中国大陆。大多数越南人无法把我们区别开,都认为台湾人就是中国人,就像分不清美国人和英国人一样。”

这解释不了为何韩国工厂也遭受了损毁或破坏,但一些工人说这些抗议活动已经彻底沦为了疯狂的洗劫,试图以此解释某些暴力活动看似不分青红皂白的性质。

据报道,最严重的一些暴力行为发生在河静的一家台湾钢铁厂。台塑集团周四表示,数百名抗议工人于周三下午冲击了该集团旗下的工厂,袭击了那里的中国员工。该集团称,有一名工人在袭击中死亡,有90人受伤。

其他一些工厂的经理表示,警方几乎袖手旁观,前述钢铁厂的经理则说,在经理们电话报警之后,地方当局派出了车辆来疏散中国工人。台塑集团的管理人员表示,河静省省长在晚上10点左右走访了工厂,会见了厂里的安保管理人员,但骚乱一直持续到了周四早上。

台湾外交部长林永乐周四对立法委员们说,台湾正在采取措施,以便确保所有想离开越南的台湾人都能离开。他还说,台湾官方肯定会为遭受损失的台湾公司向越方索取赔偿。周四,总部位于台湾的中华航空公司向胡志明市派出了两架包机,以应接突然增多的想离开越南的台湾人,此前,该公司的两个常规航班都已售空。

工厂主们表示,有些时候,袭击者就是本厂的雇员,也有一些时候,袭击者是成群结伙的工人,在各厂之间蹿来窜去。

平阳省是胡志明市以北的一个工业区,似乎是暴乱的发源地。周四,该省的工厂经理对暴乱造成的损失进行了清点,并且抱怨说,警方的回应软弱无力,或者根本就不存在。

一家台湾企业的经理彭志明说,他觉得,闯进他工厂进行打砸抢的人群中有几个是工厂以前的雇员。他的工厂约有70名雇员。

他说:“他们来了一次又一次。我们给警察打电话,但没有警察过来。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没过来,但事实是警察没有出现。

一个在微博上用M___zi网名的中国女子,周四上午在她的微博账号上传了被打砸的办公室照片,这位女子在木材行业工作。

她写道,“公司办公室的所有电脑都搬走了,地上到处是文件和碎片,宿舍的门和玻璃都被砸了。”她把暴徒称为“丧心病狂的魔鬼们”。

周四,待在前述河静医院的中国工人说,该省的暴力活动是周三下午爆发的,当时,成群的越南男子——其人数达到了数百,有时达到了数千——突然出现在建筑工地和工厂,用钢筋、钢管、石块甚或刀具袭击了那里的工人。这些仍在康复的工人和该医院的医务人员都不清楚死伤总数。

双手折断的中国工人、46岁的芮法兰正在等着照X光片,他疼痛难忍,只能断断续续地说话。他说,他是在去年11月被所属的中国公司派到越南的。

他说,“这不是我的选择。我希望他们现在就送我回家。这太吓人了。”

来越南找工作的中国工人越来越多。其中一些人的情况跟木工王向峥差不多,他们说,他们是拿旅游签证过来的,然后设法在中国雇主那找到了工作,雇佣他们的往往是建筑公司。

王向峥说,“如果有活干,我们就留下来;如果没有,我们就离开。不过,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也许会回国。”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