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徐友渔刘荻被拒取保候审

 

因在北京参加“六四研讨会”而遭刑事拘留的刘荻,本周二终于见到了代理律师马纲权,完成了委托律师手续。马纲权表示,刘荻被提审五次,当局要她写保证书被拒绝。刘荻说,她在研讨会发言主张以理性、非暴力形式表达诉求,未触及“六四”。同一案件徐友渔与郝建的代理律师说,他们提出的取保候审的申请被拒绝。

刘荻的代理律师马纲权5月20日上午见到了他的当事人。马纲权表示,刘荻向他讲述了参加“六四”研讨会及被抓之后的情况,也就是5月3日上午到朋友家出席研讨会,当晚近六点结束,之后大家一起共进晚餐,随后被警察带到派出所盘问两天。

马纲权说:“6日送到看守所,我们律师多次要求会见,公安机关一直说在提讯,我今天核实到,我们第一次星期五(5月9)、第二次礼拜一(5月12日)、礼拜二及礼拜六,公安机关提讯,其他的礼拜三、四、五,都没有提讯,但我们去会见的时候,看守所一直说在提讯,与事实不符”。

在一个多小时的交谈中,马纲权说,刘荻告诉他,参加研讨会是应邀前往,她也没有发表与“六四”有关的言论:“座谈会期间,她也没有说什么,就说了一些关于非暴力,她不主张暴力性运动,公民应该通过理性、非暴力的形式,进行社会活动。她说,她的发言与“六四”无关。一共提审她五次”。

马律师还说,在提审期间,公安要她认错及写保证书,但遭到拒绝:“她不认错,要她写保证,保证以后不在网上发表评论。她回答说,我可以保证不干违法犯罪的事。公安对她的提审还是比较客气,没有刑讯逼供的行为,还让她的父亲放心”。

马纲权说,刘荻的状态看上去还好,同囚室的人员没有要她与别人一样,轮流值日。但她很想了解在朋友家参加研讨会是否构成当局指控的“寻衅滋事罪”,马律师逐条向刘荻解释:“会务工作不是她组织的,刘荻也跟我说,现场照片也不是她拍摄的,不知道谁上传到网上。从这一系列过程来看,我说,你在案中根本没有起到促使会议(进行),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寻衅滋事’(是)将公共场所扩大到网络,即使扩大到网络,也是针对组织者或组织指使。我说你都没有这些行为”。

据知情人士说,上周五有警察到刘荻家门口,用摄影机对着屋外拍摄。刘荻的父亲刘庆华周二告诉本台,有两位警察在他家门外拍摄。

记者:听说警察前两天到你们家来,来了几个人?

回答:来了两个人,他们没有进来,就在门口。

记者:拍摄你们家门口?

回答:对。

记者:警察来你家拍照是哪一天?

回答:上个星期五左右,我感觉可能是可能准备起诉了,完善案卷,有这个可能,我们只是猜测,我们也很着急。

刘庆华还说,本周一到看守所为女儿存钱:“钱打过了,已经去了,昨天存了点钱,带给她几件衣服,应该收到了”。

记者:她有没有药,有没有需要药物?

回答:她没有长期用药,如果临时用药,如果需要药,看守所应该提供。

另一位学者徐友渔委托的律师尚宝军对记者说,本周一接到看守所通知,徐友渔提出的“取保候审”申请被拒绝:“我们上周就帮他做了取保候审申请,本周的消息是我们的取保候审申请被拒绝。”

记者:是什么时候被拒绝的?

回答:是这个星期,警察也通知家属了。

徐友渔患有多种疾病,包括糖尿病,其家人希望当局批准取保候审的申请,但也被拒。尚律师说,上周五向看守所提出要求会见徐友渔:“下一步,是我们要再去见他一次,我希望这个星期能再见他一次,我们上周五去过看守所,把(会见)申请交了,他们要我们等通知,但是到现在还没有通知”。

涉及同一案件的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委托的律师于若辰周二对记者说,她上周五向看守所递交其当事人取保候审申请书,周一接到通知,申请不被接纳:“昨天(办案机关)给我来了一个电话,说他的取保候审没有批准,然后把函件以快递寄到我的单位,我今天还在外出差,还没有回单位,昨天口头告知我‘没有批’”。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递交的这个申请?

回答:我是在上周五,根据时效,公安机关没有违反时效程序。

记者:下一步怎么办?

回答:下一步按法律程序进行。

于律师说,上午接到公安局的电话,已安排她第二天会见郝建:“今天(周二)上午,公安局给我来电话,告诉我明天他们给我时间,让我去会见,但是很遗憾,由于我在丹东出差,等我出差回来以后,再找办案单位帮我安排时间”。

马律师稍后将考虑为刘荻提出取保候审的申请。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