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姚文元吹响了倒习近平的号角?

杨恒均

 

中共党媒“党建”刊出了一篇奇闻:“《归来》——以揭露的名义渲染丑恶摧毁主流价值”这篇文章奇在以混乱的逻辑与过时的价值理念,以“文革”的文风与遣词造句批判张艺谋的新电影《归来》,把《归来》比作拍摄于1984年的苏联电影《悔悟》。宣称像用西方价值理念解构苏联意识形态的《悔悟》吹响了摧垮苏共意识形态的号角一样,《归来》也是西方吹响摧垮中共意识形态的结集号。

归来讲述文革时期右派丈夫被带去劳教,整整20年无法与妻女团聚,最后文革结束后回到家,妻子却在政治迫害与长期的精神紧张中不认识丈夫了……丈夫归来了,但青春岁月、失去的爱情亲情却永远无法归来。这部电影第一时间让我想起遭受十几年迫害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习仲勋同志,曾经在文革中被折磨得神经失常,认不出身边人。而我虽然经历了文革的尾巴,却也亲自体会到那时斗争的残忍与不人道。

由于多年来都不允许涉及文革的电影,张艺谋这部电影算是开了一个头,闯了一个禁,但可想而知,基本上拍得躲躲藏藏、遮遮掩掩,使得这部电影更似一部爱情悲剧片。

即便这样,这电影也触怒了一些人的神经。电影还没有公映,大批判文章就出来了,作者竟然是一位根本没有经历过文革的1975年生人,还标榜为创立了某种传统文化的“思想家”,还是中国大陆的博导。整篇文章的文风就似姚文元,却又没有姚文元那样的文采与知识。但既然他一定要当姚文元,老杨头我就不妨当一次张春桥。让我也用文革的方式,来审阅作者这篇文章的毛病。让他感受一下当年的文革是如何惊心动魄的!

全文中多次指责《归来》摧毁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但奇怪的是,作者从头到尾都没有说出什么是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从文章中看,他提到了“集体主义”,也提到了要创立中国基于传统文化与思想的价值理念,用来对方西方的价值理念,可是——什么时候集体主义成了作者口中的中国的主流价值观?那你丫的怎么解释诺曼底登陆,全世界联合起来对付法西斯邪恶帝国?又怎么解释崇尚“个人主义”的美国人在太平洋小岛上同日本人殊死战斗?

无知的作者一边指责《归来》渲染文革的黑暗,一边却要弘扬中国传统价值观,可他难道不知道正是在文革时期,中国的传统文化与价值理念被摧毁殆尽?莫非作者认为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就是《归来》里揭露的“文革”中的政治斗争造成的妻离子散、妻子父女互相告发那种彻底违反中国传统、也违背了人性的歪理邪说?

这位作者近万字的长文谈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却闭口不提十八大刚刚推出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这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者不可能不知道,就在刚刚过去的一个月的时间里,习近平从最高学府北京大学(5月4日)到“最低学府”小学(6月1日),马不停蹄,一路见人就反复强调、论述这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作者违背党中央多年前否定文革的决议不说,还故意忽略这届政府大力推崇的社会主义和新价值观,起意何在?莫非还有更大的深意?现在,让我们一字不改地引用作者借批判《悔悟》而写出的几段文字吧:

“现在我们完全清楚了历史真相。戈尔巴乔夫同西方的合作……(西方接待他的)接待地点不是伦敦政府官邸,而是专门用来接待正式访英外国领导人位于郊区的切克斯别墅,这是一个可以推心置腹进行特殊重要谈话的地方。”

“现在清楚了,戈尔巴乔夫通过反腐手段安插了400多名听命于他的共济会人员在重要岗位,他们从组织上合伙将苏共推向绞刑架。”

“他的阴谋性完全能够从戈尔巴乔夫上台后迫不及待按照西方要求进行的政治改革与大规模的人物换替可以看出端倪……这要归因于西方有效的文化价值的渗透颠覆,正是丘拜斯、盖达尔们鼓吹的私有化自由化市场化改革与个人利益至上的理性人价值……”

此文作者“现在搞清楚了”不少东西,但也顺便让我们搞清楚了一件事:此文没有吹响批判《归来》的号角,《归来》也更不可能发出摧毁中共意识形态的集结号,而是此文作者吹出了倒习的喇叭声!

习近平上任后第一次访美,就不是美国的白宫的政府官邸,而是同当时戈尔巴乔夫去的别墅一样的庄园;习近平上来后顺应民众要求,大力反腐,打掉了远远超过400位的贪官污吏。既然打掉了老虎苍蝇,自然要换上新的干部,而这正好又是此文作者暗讽的“听命于他的人安排到重要岗位”。如果这个还不能让北京当局警惕,让习近平害怕,那么,作者又直接向以市场经济为主的改革开刀,抛出了最后这段狠话。

这位中国大陆的博导,意犹未尽,高谈阔论了足足近万字,可他其实连基本的历史与国际政治事实都搞不请,同苏联决裂、转而向西方尤其是美国示好,并差不多结盟对付苏联的是毛泽东和周恩来。苏联的解体不是因为实行了市场经济改革、反贪过头与同西方“私下密谋”,恰恰相反,正好是苏联没有像中国一样进行改革开放,适时适度地实行市场经济改革,并实行同包括西方在内地世界各国大力发展经贸关系与社会交流的务实的外交政策。

看了这篇文章,我第一个感觉时,一位初中毕业的愤青胡乱的涂鸦,不值得读完,更不值得回击,可当我被告知这篇文章堂而皇之出现在中共的“党建”上时,我那脑袋就有些迷惑了。就我所知,这是过去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这么重要的党媒堂而皇之地刊登如此明显讽刺在位总书记的文章。

咋回事?——此文不代表老杨头的水平,只能代表老杨头冒充的张春桥的水平。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