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漫话古希腊民主

未名湖蛙

 

不为五斗米折腰,陶渊明挂冠而去,想必陶先生对官场腐败龌龊非常反感,不愿同流合污, 真可谓:宁为庶民锄禾日当午汗流夹背,不为官吏朱门酒肉臭 养尊处优。

陶公这一特立独行,颇为后世人赞颂, 古往今来,中国官场尚未有过第二人。陶渊明返乡后, 撰写《桃花源记》,寄托自己的理想,描绘一个农耕时代的理想社会。桃花源与世隔绝,社会秩序井然,民众生活和平宁静,人们不禁要问,桃花源里那些安居乐业的人们,实施怎样的管理制度? 民众自己管理自己呢,还是仍然听从身居高位的“领袖”发号施令?借用现代政治术语,是实施民主制呢还是君主制? 《桃花源记》 没有细说,估计不可能实施民主制,为什麽?因为陶渊明头脑中没有“民主”思想,其实中国社会,从“三皇五帝”始,至鸦片战争爆发,无论是知识分子,还是庶民百姓,从来没有 “民众自己管理自己”的想法,就连施耐庵杜撰的《水浒传》里,强盗们也不平起平坐,举手表决,要论资排位,凡事都要听从位居第一把交椅的宋主席。在炎黄子孙的头脑中,总盼望 天下出现“明君”,盼望在“明君”的统治下,平平安安做“绵羊 ”,决不会有“民主”思想 ,也不敢有“民主”思想,在数千年儒家文化的熏陶下,民众不能也不敢有 这档子犯上作乱灭九族的错误念头。

中国人从没有民主思想,但是古希腊人曾经拥有。

希腊地处欧洲巴尔干半岛南端,突出地中海,濒临爱琴海,海岸线异常曲折,天然良港不胜枚举,周边布满数不清的大小岛屿,主要交通工具是船舶,古代水路运输,远比陆路运输快速,而且成本低廉,这种地理环境,非常适宜贸易来往,故商业十分发达,希腊是一个商业国,贸易往来讲究等价交换,信守承诺,久而久之,自然产生一种平等 、自由 、协商的需求,当然有了纠纷,需要拥有强制力量的仲裁机构,有这种机构的社会群体谓之“城邦”。公元前古希腊全境,大约有一千多个大小不一的城邦,小的城邦人口不到两千,大的有数万,甚至更多,由于商业繁荣,人口增长很快,史料记载,从公元前800年到公元前400年,人口从80万增加到1300万。

希腊历史上历经过多种政治制度,贵族制 、君主制 、僭主制 、民主制等。公元前600--400年,大约在中国周朝时期,古希腊人称这一时期为“黄金时期”,或称“民主时期”,古希腊人在这一时期,曾建立一个没有国王的国家,实施民众自己管理自己, 创造一种自己管理自己的制度,即“雅典城邦制度”,这种制度的出现,与雅典杰出的思想家 、古希腊七贤之一梭伦(公元前638--559年)不无关系,这一制度虽然没有继承下来,在马其顿亚历山大骑兵的铁蹄下灰飞烟灭,但是 表明古希腊人与炎黄子孙不同,有过“民主”的思想 。

“民主”这一词语来自希腊文,δημοκρατία,而这一詞语,來源於希臘語的δήμος(人民)和κρατος(強權),合在一起有人民掌握權力的意思,即“人民统治”,或“人民管理”。上述梭伦曾是雅典第一任执政官,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兼法学家,为雅典城邦,起草过许多法律条文,他的《梭伦改革》,为雅典城邦制度的确立,提供了理论基础。

希腊人是怎样管理这个“民主国家”的呢?他们把全希腊分成十个区域,每个区域推举五十人为代表,代表们聚集在一起开会,即“五百公民大会”(《梭伦改革》中规定四百人),商讨公共事务,会议每隔十天召开一次。代表怎样产生?不是通过选举,而是在拥有参政权,对公共事务有兴趣,年满30岁的公民中抽签产生。“五百公民大会”有权制定,公民必须遵守的法令。怎样施政?希腊人把一年分成十个时间段,由五十人组成的班子,轮流值班处理政务,所以这个“五百公民大会”,既是最高权力机构,又是行政机构,这五百人既是立法委员,又是行政官员,手中握有权力,代表任期一年,不得连任,以免结党营私,若有官员营私舞弊怎么办?用放逐国外予以处罚,且十年内不能回国,怎样判断官员好坏呢?投票决定,按照“陶片放逐法”,凡是表示不满意的陶片,超过6000片者,放逐国外。

由此可见,两千多年前的希腊人,已经知道掌握公权力的人,很可能成为野心家,必须设置能制约官员的方法,以防止营私舞弊,懂得“把权力关在笼子里”,可见这一原则并非近代美国人创造,几千年前古希腊人“早知道”。 “五百公民大会”地点在雅典,雅典是全希腊贸易中心,人口来往密集,雅典广场上有一块铜牌,铜牌上刻录公民必须遵守的法令,这样做的目的让民众熟悉法令,随时可以阅读查询。若有外敌入侵怎么办?每个地区训练一支部队,组成联军共同保卫城邦,率领军队的将军,属于专业人士,将军不由抽签决定。

这种制度一度显示它的强大生命力,两次打败波斯大军,第一次公元前490年,波斯国王大流士一世率军西征,在马拉松湾与雅典城邦联军决战,雅典联军约一万人,波斯军一万五千左右,雅典人为保卫家乡而战,波斯人为掠夺财富而来 ,雅典人将主力置于两翼,引诱波斯军进攻中路,雅典联军左右合击,波斯军阵型大乱,国王大流士慌忙撤退,死伤被俘6400多人,联军死亡192人 (“马拉松典故”就发生在这次战役中,一士兵奔跑42公里,中途没有休息,把胜利消息告诉雅典市民,雅典市民举城欢庆,该士兵因为太过劳累,说完话倒地毙命)。过了十年,公元前480年,波斯王 薛西斯率军20万卷土重来,这次雅典城邦虽有斯巴达城邦陆军支持,仍然不敌波斯军,波斯军攻占雅典城后,烧杀掠夺惨不忍睹,但是雅典的海军没有被打败,他们切断波斯军的后继供应线,波斯军不得不撤军,在撤退过程中,雅典联军追击,波斯军死伤惨重,嗣后雅典城邦空前强大,影响扩大到整个地中海,西到意大利西西里岛,东到小亚细亚土耳其,衍生到黑海克里米亚半岛,南到埃及,但是随着岁月流逝,城邦联盟内部发生内斗,雅典城邦与斯巴达城邦内讧,最后导致交战,即伯罗奔尼撒战争,虽然后来签订停战约定,双方元气大伤,此时北部马其顿族崛起,崇尚武力的亚列山大继位后,立刻征服希腊,雅典城邦制也就烟消云散。雅典与斯巴达之间的战争,表明“民主”制度内部,各集团之间依然有利益冲突,看来利益永远位于任何“普世价值”之上。

雅典城邦制度体现的“民主”思想, 与近代的“直接民主”观念接近,它对整个欧洲后来的历史进程,产生巨大影响,这影响被后世的历史学家赞颂,恩格斯对它的评价也很高,认为它奠定了欧洲文明的基础。其实古希腊的“民主”,是僧侣贵族奴隶主的民主,并非人人都能享受, 恰如美国早年的民主,只是白人农场主的民主,雅典城邦制度治理下的古希腊,也是如此,大量处于被奴役的奴隶,命运非常悲惨,赞成民主的雅典城邦公民们,并不反对蓄奴,为什麽?雅典的市民几乎人人经商,开店需要伙计,经营作坊需要劳工,海运船舶需要划桨手,伙计 、劳工、划桨手......都是奴隶, 一句话,雅典的市民几乎都是奴隶主,都需要奴隶,他们怎能反对蓄奴?

“人性的自私”并不因为社会制度“民主”还是“君主”而改变,过去 、现在 、未来的“人性”都一样,从这个意义上说,基督教的原罪学说,声称“人一生下来就有罪”,有一定的合理性。

古代中国人没有民主思想是事实,但是“门户开放”后,民主思想也随舶来品进入一部分国人头脑,也是事实,这件事是好是坏,历史自有评说。但中国近代史表明:“火烧赵家楼”容易,“砸烂孔家店”不容易,同理,坦克车驱赶学生娃娃容易,清洗他们头脑中的民主思想不容易!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