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归来人说电影《归来》

铁流

 

电影《归来》在中国各城市播出后,好评如潮,喝釆声不断,都说是近30年来难得看到的一部好影片。诺贝尔获奨人莫言说得十分直白:“我认为这是一部难得的、严肃的、直指人心的好电影。”我在看电影《归来》一文中也说,“《归来》不但是我的蓝本,也是千千万万受苦受难中国知识人的蓝本,应是五十五万右派份子灾难的缩写。那些劳教的、劳改的,22年后获得“改正”归来,何人不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些受难人身上,历史还在延续,他们至今还生活在贫困线下,受尽凌辱,缺失做人的尊严。”,“在我看来,這一届习近平总书記会逆其道而行之。我过去這样说,现在还是這样说:习近平是习仲勋的儿子,不是毛泽东的孙子。他不会因循守旧做“五代”。他要做除鳌拜的康熙!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吏治清明,讲理讲法,富强康乐的国家。我认为电影《归来》的公开放映,就是一个重大的历史政治信号”。

但是毛左刘长委直接掌控的媒体“党建网”,近日发表署名文章,公然造谣电影《归来》是“西方吹响摧垮中共意识形态的结集号”。该文章煞有介亊无中生有的说:“任何艺术形式只是表达思想语言的工具。如果不能跳出艺术看艺术,不能跳出《归来》看《归来》,那么,我们并不完整地懂得艺术,也不完整地懂得《归来》所具有解构社会主义价值的心灵殖民效应。可以确凿地说,《归来》就是中国版的《悔悟》,它的公映是西方吹响摧垮中共意识形态的结集号!”“它与《悔悟》是同一种解构主义手法来瓦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它的功用是“通过描述局部的个体悲剧,并进而艺术化扩大,从而误导民众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产生弃船心理”。

难怪昨天(6月9日)我在离开昆明前,去一家啇店购买《归来》影谍,店家神秘兮兮地告诉说:“归来”马上就要禁演了,這批谍子卖完后就无货了。刘常委再次和习近平捣乱,决心抹黑习总书記,封杀历史,灭掉《归来》,让中国永远沒有反映生活真实的艺术,永远没有讴歌人性与道德良心的作品。让文学永远说谎,让艺术永远无耻,让中共永远走不出泥潭,用心何其毒也!

文学的生命是真实,艺术的灵魂是人性。自1942年毛泽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話》发表以后,60多年来中国文学艺术就彻头彻尾堕落成为政治的宣传品,国共兩党争夺天下制造阶级仇恨的武器,使文学蒙羞,使艺术无德。好不容易现在有了一部讲历史真实的好电影《归来》,毛左理论家出于争夺权力的个人目的,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发出死亡前的哀嚎,说什么“它的公映是西方吹响摧垮中共意识形态的结集号!”

其实电影《归来》只是艺术回归真实的一个起点,是文学再现历史亊实的冰山一角,何以能“吹响摧垮中共意识形态”?毛派理论家总是喜欢小题大做,编造故亊,颠倒黑白,不让中国历史前进一步,永远置中共不公不义和无人性无道德,处于国人唾骂之中,他们才心安理得,其用之恶毒可见一般。

我是历史的蒙寃者,毛泽东“反右斗争”政治运动的受害人,最有权利谈电影《归来》,也是最拥有《归来》话语权的观众。

据香港《争鸣》透露反右运动档案近期解密,暴露了毛泽东一九五七年疯狂迫害知识分子的滔天罪行。原来当年划的“右派分子”不是五十万,而是五十万的六倍以上。一九五八年五月三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宣布:反右斗争取得阶段性胜利,定性为:右派集团22071个;右倾集团17433个;反党集团4127个;定为右派分子3178473人;列为中右1437562人;其中,党员右派分子278932人;高等院校教职员工右派分子36428人;高等院校学生右派分子20745人。在运动中,非正常死亡4117人。我是3178473右派分子中的一人,是死里逃生的倖存者,是生活中真实的“陸犯焉识”,能存活到今天全靠祖先的积德行善。

1956年正值青春年少之际,心雄万里之年,童工出身的我从市人委办公厅调入新創刊的中共市委机关报“成都日报”社文艺部作编辑,负责处理小说、诗歌、散文。22岁的我,曾放情写道:“少年心红才气横,自信笔底有长鲸。敢和李白争高下,不向杜甫让三分。天赋来于勤学习,功夫全在磨练深。百尺竿头不停步,笔底波涛涌奇文。”

不久,毛泽东东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中囯作协书記处书记刘白羽从北京飞抵成都,召开了一个小型座谈会,号召有創作才华的年轻人,“要响应中央号,突破創作上的公式化、概念化,敢于干预生活和揭示生活中阴暗面的东西”。

组织动员,领导布置,我行云流水,一夜之间写出了有生活底气8800字的記实小说《给省团委的一封信》,发表在四川省文聅主办的“草地”文艺月刊10月号上。文章刊出后得到省市领导的肯定,在1957年初召开的全省第二届文代会上,被誉为“四川省解放以来最优秀的小说”。

不足一年时间风云突变,在毛泽东精心策划布置下,全囯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右斗争”。我在刼难逃,小说定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毒草”,走上省市机关二千多人的斗争大会。后开除公籍,于1957年12月26日送“劳动教养”,开啓了23年的劳役生活。此时我刚23岁,新婚燕尔,女儿还在襁褓中。真是,肝肠寸断离家去,恋妻思女泪淋淋,人间多少伤心亊?怎及骨肉两离分!

当日之情在一首忆住诗中写得淋漓至尽:母伴征程妻送行,简装负荷步履轻,无言胜有千万语,微笑却见泪水盈。最是凄切情深处,怀里娇儿咿呀声。强忍辛酸扬长去,隔街尤听叫泽荣。
“政治贱民”,社会最底层的人生。没有尊严,沒有人格,生命不如狗。干的牛马活,吃的猪狗食,劳累、饥饿、打吊、捆绑、手铐、脚镣,如影随形,如光相伴。愤然填膺,仇火如炽,念女思妻日浓一日,毅然星月潜逃,回到故乡。

结果妻不见,女告发,流落街头为乞,日沫风雨,夜宿街头,后追捕归案,加刑重刑,直到1980年才“改正”平反归来。

此时我已46岁,两鬓斑白,一脸老纹。要说电影《归来》有何不足,它只表现了中国3178473右派分子受苦受难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但它是部还原历史真相初端好影片,也是张艺谋回归艺术良心的再现!它绝不是“吹响摧垮中共意识形态的结集号”,相反是中共意识形态的振兴号、复活号、回归号、法治号。只有那些一心与中华年民族历史为敌的毛泽东极左派,和权贵利益集团的贪腐派,才能如此颠倒黑白,瞎说一通。我支持张艺谋,为《归来》叫好!

2014年6月12日于故里成都清水河畔寓所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