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人大教授呼吁政治改革实行联邦制

 

前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冷杰甫致信胡锦涛、习近平等领导人,建议中国走向联邦制,建立“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顺势解决两岸统一等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前政治学系主任冷杰甫教授月前致信胡锦涛、习近平及郭伯雄、徐才厚等国家和军队领导人,内容剖析中国大陆种种棘手的问题,他认为救中国的唯有联邦制,大一统太害人了。只有多个合法的竞争平台才不会产生那麽多野心家,政治家都在追逐唯一平台,逼得做买卖的也只得跟着走。人都是趋利避害,怪不得人家趴着、跪着,因为只有一个山头可拜。在国内有邦可选、有多个合法的山头可靠了,才不会继续逼良为娼。。

另外,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之一,人口最多,民族也非常复杂,这么复杂的情况只有联邦体制才能真正和谐统一!

从历史来说,不要认为联邦制是西方创造的,其实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实行联邦制的国家——周朝。周朝是中国历史上最长的朝代(700多年)周天子开始是完全得到诸侯们的认同的,国家也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直到他玩什么“烽火戏诸侯”丧失了信用与权威,才被犬戎看到机会入侵,才使强盛的西周衰落变成分裂的东周。东周虽然分裂,可是联邦的体制让那个时代成为中国思想文化史上最灿烂的时期,出的圣人是后来所有时期总和的几百倍,影响到我们今天亚洲的几十亿人。就象西方的古希腊时代,奠定了今天的西方民主联邦制奠定了西方今天的思想文化。为什么我们要去西方学一个完全不适合我们的共和制呢?

公开信目的

这封长达数千字的信中充满了对中国未来政治格局的忧虑,指出了中国在1949年之后政权更迭后仍然出现的种种问题。冷杰甫认为,中国在长期的发展中导致了南北撕裂的问题,在政治、经济、思想、军事和国际上,都面临着难以克服的矛盾和难以逆转的危机。

对于台湾问题,冷杰甫认为台湾马英九的执政是和平统一良机,中央政府可以乘此机会谋取新生。他同时也建议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将和平统一两岸摆在日程表的第一位。

冷杰甫周三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你看我们这个国家四九年成立,两岸分裂六十年不能统一,那时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可谓是呼风唤雨力量很大,都没有解放台湾。现在的领导人,就更难了。总分裂着不行,还是要强大,只有统一才有发展。

建立联邦制  独立统一并存

冷杰甫认为导致中国大陆地区矛盾升温是民族问题,西藏、新疆、内蒙等少数民族群居的地区尤为严重,不断出现自焚、打砸抢等事件。中国政府当局面对此类事件的唯一做法就是打压,而武力解决的后果就是让事件越来越严重。他表示唯有和平统一后在民主下建立联邦制。

冷杰甫表示在台海两岸发生政治对立之后,几十年的时间里谁都吃不下谁,也不能给出对方认可的和平方案由第三者当裁判。第三者把两个政府的手拉起來,用新思维统合在一起,组成一个新国家新政府,成为一个新的国家“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军队和外交是高度集中的中央统一管理,各自治州内政高度自治,组建包括“新陕甘宁自治州”(包括新疆陕西甘肃宁夏)、“台海自治州”(包括台湾海南岛福建广东广西浙江)、“藏青自治州”(西藏青海)、“晋蒙冀自治州”(山西内蒙河北)、“东北自治州”(吉林辽宁黑龙江)、“中原自治州”(两湖云贵川山东江苏安徽上海河南江西重庆天津)。

他同时认为在联邦制的框架下,新疆、台湾、西藏等其他一切历史中存留的问题也都可以迎刃而解。

对此,中国的历史学家程巢父认为中央很难接受,联邦制在20年代胡适就提出过,那时还是北洋军阀,北洋军阀在组政的时候各个地方各自为政,南北分裂,联邦制对中国有好处,那时候提出的方案是各省的议会可以制订各省的宪法这样能够限制军人当政的权力,美国实行的就很成功。这个建议是很好的,但现在中央有各种利益的牵制,很难接受也不会采纳。

冷杰甫并公开呼吁马英九先生应该亲自向共产党建议,如此才是造福两岸并创造历史的举动。

其实近年来,国内越来越多的学者已经在或明或暗地给中央建议,吴稼祥在国内公开发行的《公天下》一书就是典型代表,书中的核心观点“多中心治理”就是联邦制的主张。

总之,习近平时代必须要做出某种选择了,“看守政府”、“不作为”已经被前任消费殆尽了,或许“联邦制”是中国梦的唯一选择。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