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多伦多孔子学院遭民众抗议关门

 

6月18日,多伦多公校教育局(TDSB)教育委员会以压倒性多数票通过动议, 暂时停止原定于9月开课的孔子学院。

当日,多伦多公校教育委员会选出Mari Rutka代替上周辞职的Chris Bolton,出任教委主席一职。陈圣源(Shaun Chen)出任教委副主席。

新一届教育委员就是否暂停多伦多公校教育局(TDSB)引进孔子学院动议进行投票,最终,高票通过。此外,委员会还决定如最终决定继续孔子学院,教材将要公布于众。

教育主席Rutka随后表示,最近几天她听到很多故事,接到很多电话、收到很多电邮,也有市民直接告诉她关于孔子学院的事。她感谢所有关注此事的人。教委副主席陈圣源(Shaun Chen)也表示,他听到很多市民对此事担忧的声音。

“我支持这一动议,它给了我们时间去调查此事。其实,在一开始,我们就应该作好调查,” Rutka说:“良好的民主制度,非常重要。我们确实需要时间,倾听各方的声音以做出决定。”她表示,在教委们的疑问被解答并提交公众之前,教育局对孔子学院进驻一事不会有进一步行动。

暂停远远不够

“我认为,光暂停(孔子学院)还不够。”教育委员Irene Atkinson说,与其将孔子学院延期,还不如废除协议。她说,她每天接到200封电邮,“那些焦虑的人们,希望(教育局)与孔子学院不要有任何瓜葛。”

教育委员Pamela Gough同意Atkinson的提议,她说,一个组织如此令社区不安,她对此感到不快。

saynotoci.ca 网站创建人Michael Lewis说,家长担心孔子学院把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传授给他们的孩子。教育委员会的这个决定,正是大家希望看到的。

社会团体赞“正确决定”

民阵全球主席盛雪说,教育委员们看到社区的反对声音,“做出了正确决定,我们很高兴”。她说,教委们应该会逐渐意识到,孔子学院对加拿大社会的侵蚀,是一步一步在慢慢开始。

加拿大台湾人权协会会长史迈克(Michael Stainton)说:“我们非常满意,我们要求的就是这个。”

“我认为,与孔子学院的合约,教育委员们预先没得到足够的信息。”加拿大大赦国际中国协调人、中国人权网络主席Michael Craig说,教委们只有Chris Bolton等提供的“好信息”。“现在,他们有了真相,他们必须改变主意。”

不计成本扩展孔子学院

从 2004年11月全球第一所孔子学院成立至今,全球已经有400多所孔子学院,600多个课室。每设立一个孔子学院,中共孔子学院总部提供1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中方还负责教材及师资。2010年,为在美国名校哥伦比亚大学设孔子学院,中方主动提出在5年内向哥伦比亚大学提供100万美元的资助.

民阵全球主席、作家盛雪说,到目前为止,中共在孔子学院上估计已经花了5亿美元公币。同时,中国有上千万的失学儿童,他们没钱读书,那些边远地区的学校连课室都没有;学生没有课本,要用树枝来写字。“我们想问,中共有这么多钱,为什么不用在自己的儿童身上,而要把钱给了这些发达的民主国家?”

她说,孔子学校绝大多数设在民主国家,尤其是在美国。“可以看出,中共的用心,是在做一种意识形态的输出”。不过,“中共的意识形态,与孔子的教育理念,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为建孔子学院收买人心

多伦多教育局2012年与孔子学院达成合作协议。按多伦多太阳报2011年11月5日的一篇文章,那之前2年内,有37名教育委员及教育局职员去过中国,中国政府负责他们的旅游及饮食费用。当时去过的中国的教育委员Irene Atkinson说,中国人“不惜花钱”,给教育局官员住的是五星级酒店,上的是顶级餐馆。

“我很吃惊。”Craig说,这些资深官员和教委去中国看孔子学院的介绍。“如果这是中国政府出资的,我不止担忧,而且愤怒,因为这代表中国政府用钱收买多伦多教育局。”

盛雪说,中共使用各种方法收买人心。她在亚伯特大学当流亡作家时,同系的秘书很兴奋地说,她刚去了中国访问,感觉特别好,而且都是免费的,原因只是她女儿在孔子学院上课。“她觉得在中国吃得好,住得好,看什么东西都好。而且很受尊重,走到各个地方都会被当成贵宾一样招待。她兴奋得不得了。”

但是,盛雪说,很少人会深入去想一下,孔子学院为何这样花钱,“他们教的什么,时间长了对学生会有什么影响?”

学院课本内容有争议

孔子学院在世界各地不断出现有争议事件,其实2004年11月全球第一所孔子学院在韩国首尔出现时,当时的1名汉办某官员就说,孔子学院不是开设孔子思想课程,而是借孔子之名在全世界推广汉语。

但孔子学院不止教汉语,也在传播共产文化。只是为了不容易被人发现,要冒孔子之名,要尽量隐藏其真正目的。但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刘云山曾说:“我们需要保证,所有的文化战场、所有文化产品及活动,必须推广社会主义。所以孔子学院要求使用来自中国大陆的课本、教师及录像材料。”

孔子学院的课本中,专门介绍了《我爱北京天安门》这首歌,只是没把歌词都印出来;《洪湖水,浪打浪》印出了前半部份歌词,后半部份歌颂共产党的内容没在课本里,不知道教师是否只教学生唱一半的歌。

“孔子学院不是一个纯粹的教育机构,它属于中共的宣传部,在外国做一种特别的宣传。”史迈克称,孔子学院在台湾问题上也是拐弯抹角地灌注中共政府的说辞,试图改变人们的观念。

盛雪说,历史上,中共对意识形态的宣传力度,世界上没人能比。在西方社会,中共不能像在中国那样明目张胆地做,他们看到了国际社会的质疑, 也会做出改变。“但它不可能背离共产专制的意识形态”。如果他们不宣传共产意识形态,“那这些钱岂不是白花了?”

加拿大自由西藏学生组织全国总监Urgyen Badheytsang说:“中共不相信政治自由,也不相信学术自由。让他们决定教什么内容,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孔子学院执行中共践踏人权政策

Badheytsang称,中共在大陆残酷打压藏人,在加拿大,孔子学院的行为体现出中共的政策。他说,约2个月前,Brock大学举办一个文化活动,他的同事要带一名从西藏出逃的藏人去展示藏族文化,孔子学院要求组办者,不要让这名藏人来。

“那天我还是把这位藏人带去了,有很多人给我们照相。”他说,他看到孔子学院的摊位也在那,“他们穿着藏人服装,假装是藏人”。

史迈克说,孔子学院鼓励学生去反对藏人,这些是明着干。还有不明显的,比如法轮功学员、维吾尔人及西藏人不能当孔子学院教师;教师的宗教信仰受监控。“这些做法本来就违反人权,是不折不扣的人权问题。”

“很明显,他们(孔子学院)是中国政府的宣传工具。” Craig说,他以前当过多伦多教育委员。“我理解他们要平衡预算的压力,但你不能通过外国的力量来平衡预算,尤其是无视中共政权的人权记录。”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