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戴耀廷:香港人公投是在创造自己的历史

 

“和平占中”民间投票

戴耀庭指出,虽然这次投票没有法律约束力,但反映市民对真普选的诉求,政府需要正视,否则要承担政治责任。

香港泛民主派全力支持的“6.22”全民公投,投票人数已突破51万。周日(22日)起至29日会开放实体票站,让市民投票。

为争取更符合民主原则的2017年行政长官(特首)选举方案,“占中”运动发起人举行这次投票,目的是让民众挑选较官方想法更民主的选举方案。

“占中”发起人之一的戴耀廷对投票人数突破50万感到兴奋,认为是显现香港公民社会力量及成熟程度。

戴耀廷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表示,“这个结果是令人鼓舞的,因为我们原先没有预见到市民会做出如此热烈和强烈的反应。现在看来,香港市民对真普选追求非常强烈。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有几十万香港市民上网投票。我感到很兴奋,可以说是香港人在创造自己的历史。”

他说,“当然这次投票在香港没有法律约束力。但是从法律角度来看,如果一个事情没有法律约束力,并不一能说,它是违法的。这次投票结果不会在法律上对政府有规范能力。但是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都是现在香港法律所允许的。”

他指出,虽然投票没有法律约束力,但反映市民对真普选的诉求,政府需要正视,否则要承担政治责任。

他还批评港澳办发声明,指投票违法,是对香港法律认识贫乏。

票站安全

据报道,投票网站近几天来不断受到黑客攻击,而周日(22日)将进行投票站投票,那么如何确保投票站及投票者的安全成了关注焦点。

戴耀廷表示,网络服务商非常有力抵挡这些网络攻击,网上投票没有太大的问题。他说,在投票站方面的安排,已经有所准备,有很多义工去帮助维持票站外面的秩序。此外,票站里面有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负责,他们也有足够的工作人员去处理情况。

最近中国国务院港澳办、香港中联办以及香港特区官员都异口同声表示,这次投票是违法的,没有任何法律效力,而且是一场闹剧。这对这些指责,戴耀廷从法律角度,反驳这些论点。

他说,“当然这次投票在香港没有法律约束力。但是从法律角度来看,如果一个事情没有法律效力,并不一能说它是违法的。这次投票结果不会在法律上对政府有规范能力。但是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都是现在香港法律所允许的。虽然投票没有法律效力,但反映市民对真普选的诉求,一个负责任的政府不应该对这些意见视而不见。漠视或轻视这些意见将面对由此产生的政治后果。”

投票方案

这次公民投票只是针对三个经过筛选的普选方案,而且都是包括“公民提名”方式的方案,那么为什么把其他方案包括在投票中呢?

戴耀廷表示,“这次投票是和平占中运动提出让政府考虑的方案,首先从和平占中的目标提出来,然后争取香港市民的支持,市民可以表达支持或不支持,但是如果特区政府认为他们不能接受这个公民提名方案,特区政府可以提出一个没有公民提名,但是符合国际标准的方案。我们会在下一阶段组织另一次公民投票,让市民在我们的方案和政府的方案之间再做出选择。如果政府的方案符合国际标准,并在第二次投票中得到大多数选民的支持,我们会取消占领中环行动。这一点,我们是说得很清楚。”

“违法”之争

中国官方以及香港特区政府官员一直强烈指责占中行动是违法行动,而特区政府所做的民调也显示,大多数香港人都认为占中行动是违法行动,戴耀廷做为大学法律系教授,是不是也同意占中行动是违法行动呢?

戴耀廷指出,占领中环如果发生,这是一个违法行动。但是占领中环与一般的违法行动有所不同。在法律上,可称之为“公民抗命”或者是“公民不服从”的一种行为。这种行为其实是符合法治的要求。公民抗命可以使这个法律变得更加公益,建立一个更加民主的制度。虽然这种行为是违法,但是不是一般性的违法,其背后有一个公益诉求。而且参与这种公民抗命的人,都愿意自愿承担罪责。他们尊重法律,但是他们通过有限度的违法行为,去争取一个公益、民主的制度。

“争取公益”

如果占中行动是违法行动的话,为什么一定要坚持用这种方法争取香港普选呢?为什么不能以合法的手段来做呢?

戴耀廷说,“鉴于香港目前的政治形势,我们可以看到单纯依靠合法的方式,争取成功的机会是非常小的。我们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采取这种公民抗命的行动。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没有人愿意采取一些违法行为。但是为了实现更公益的诉求,我们这群人愿意牺牲自己的自由,为香港争取一个普选的公益制度。”

如果香港发生占领中环行动,会将持续多久呢?如果北京方面一直不回应香港人的诉求,占中运动将会作出什么反应?

戴耀廷说,“我们还没有公民占领的中环行动的具体行动。按照公民抗命的精神,你必须用尽了合法的途径,仍然不能成功的时候,才会进行公民抗命。到目前为止,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我们组织的公民投票,都符合香港的法律,我们没有违反一条香港的法律。”

北京方面强调,下届特首选举模式必须遵照基本法的规定进行,但基本法所规定的选举模式未能满足泛民的要求,因为基本法规定候选人必须由提名委员会提名,泛民表示反对。

为此,泛民在这次投票中提出3个更民主的普选方式供市民选择,包括公民及政党参与提名特首候选人。

“公民抗命”

香港当局正制定下届特首选举方案。不过戴耀廷强调,如果特区政府提出的方案不符合国际标准的时候,就准备进行这种公民抗命的行动。

“我们也说得很清楚,我们采取行动也只是坐在中环的路上,我们不会反抗,警察拉我们的时候,驱逐我们的时候,我们也不会反抗。警方起诉我们的时候,我们会自愿承担罪责。采取这样的行动对香港的影响有多大,我想警方有足够能力处理我们的情况。”

“我认为,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情况,不单是我们做出牺牲,其实中央政府也难以完成它对全世界做出的承诺,香港有高度自治,这也是中央政府需要考虑的。特区政府也会面对一个非常困难的局面,如果真的发生占领中环,社会秩序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但是特区政府会面临一个难以管制的局面。我希望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慎重考虑我们的要求。”

此间舆论一般认为,泛民推动这次投票只是凝聚民意向北京当局施压,投票结果既反映民意对“真普选”的追求,也兼具各种政治诉求。最近不断有人警告说,占中行动会瘫痪香港的经济。

但是戴耀廷表示,影响香港经济的不是占领中环,而是不民主的管制制度。

他说,“其实,这个制度不民主,香港的经济发展已经受到很大影响。很多方面的发展都是因为没有一个民主的制度而难以发展。如果发生占领中环,一万人坐在中环里面,我们不反抗。警察要把我们搬走,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用一两天时间,就可以把我们处理了。我认为,这一两天对香港经济的影响远不及因为香港没有一个公平民主的制度对经济所造成负面影响大。为了香港有更好的经济发展,更多层面的发展,我们需要有一个普选制度。”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