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改革派成败决定中国下一个三十年

人文经济学会

 

6月21日下午,一场阵容罕见地强大的会议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茅于轼、周其仁、张维迎、陈志武、姚洋、卢锋、石小敏、刘永好、梁建章,都来参加搜狐财经、人文经济学会、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联合主办的“莫干山:1984的创新与动力——2014搜狐财经夏季峰会”。演讲嘉宾不多,但每一位都是重量级的。

人文经济学会理事长茅于轼说:“不管中国、东方、西方,不管将来100年以后,正确的价格是需要的,所以我们叫价格万岁。首先出现价格必须明确产权,所以公有制不能产生正确的价值。由于价格扭曲,市场就做不了。”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说:“我们国家现在很有意思,你要改革,你必须试验,很谨慎,可当年(农民土地产权)否定性条例加进去的时候,并没有经验支持。”

人文经济学会理事张维迎说:“思想仅仅靠引进是不行的,因为每一个国家变革都有特殊情况,只有思想和特殊的历史、文化、道德、习惯结合起来的时候,这个思想我觉得才具有可行性,任何变革都离不开本地思想市场发展。”

人文经济学会理事陈志武说:“省委书记把所有资源调动起来加快发展,又要把产能在很短的时间提高上来,这是市场在起决定性还是权力在起决定性作用?”

“与高储蓄相联系一系列结构调整,实际上预示着中国长期的发展前景是好的,但是需要大力推进金融改革,需要大力推进我刚才讲的几个方面的改革,使得我们的民营企业和其它所有企业能够在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下发挥自己,把储蓄变成资本,我觉得只要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相信在下一个30年,中国的GDP,经济总量有可能是美国的两倍,中国人均收入有可能达到美国的二分之一,也就是一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卢锋如是说。

为什么他们在这个时点聚集在一起,回顾莫干山,展望中国的下一个30年?

30多年前,茅于轼从铁路工程师转型为经济学者,从此开始对中国经济改革大胆放言。他还影响了一大堆青年经济学者,如周其仁、张维迎、宋国青等。1984年9月,在莫干山举行的全国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讨论会上,周其仁、张维迎等青年学者初露锋芒。年仅25岁的张维迎提交给大会的论文,论述了价格双轨制,而价格双轨制是这次会上最大的热点。“双轨改革”的思路影响了其后30年的中国改革。

除了周其仁、张维迎,今天人们耳熟能详的许多名字,如王岐山、郭树清、许小年、华生等,当年都出现在莫干山会议的名单中。这些年轻人以他们的活力推动中国的观念突破和改革实践。他们和中国一起成长。

而在企业界,刘永好1982年即已下海创业。1984年,柳传志、张瑞敏、王石也开始创业。1984年是企业家下海的高潮年。

这一年,从思想到行动,从争辩学术到创办实体,整个中国充满了蓬勃向上的改革欲望。在学术界和企业界先驱们的带领下,“要过更好的生活”这样直白的想法,迅速演化成为席卷神州大地的野性和冲动,成为一个又一个“中国奇迹”的源动力。

今天,当年的青年学者已成名成家,而中国改革却并没有顺利进入成熟期。改革更趋复杂,并时有停滞。经济学家张军在接受搜狐财经的专访时说,1980年代,经济学家们虽然有争论,但大家的方向是一致的,那就是市场化改革;但是到了今天,对于同一个话题,经济学家们却存在巨大的分歧;今天的经济学家收入更高了,但对经济发展的边际贡献却降低了。张军教授所说的局面不仅发生在经济领域。在整个社会舆论的层面,人们的利益日渐分化,观念日渐迷惘,改革的共识似乎愈加难以达成。

正如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在会上所说:“在1980年代,改革,几乎都是自下而上的改革,小小的改动几乎全社会都会受益。在莫干山会议上出现了自上而下的改革,而且改革比较成功。我们今天改革异常艰难。异常艰难的原因,我个人认为,几乎所有的改革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涉及到制度底线,1980年代、90年代的改革,很多情况都是被迫的改革。”

新一届政府启动新一轮的改革,但改革的动力在哪里?经济学家还能为改革做出什么贡献?

这些具有重大影响力的改革派经济学家、企业家齐聚2014搜狐财经夏季峰会,正是为了在这一时点,推动社会形成新一波的思想合力,为新一波的改革开辟思想通路。

回顾火热的1984年,不是简单的回顾,而是为了更好地前瞻。1984年,所有的人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包括年轻的经济学家们。30年走到今天并不容易。经济学家黄有光说,30年前并没有想到中国的改革会如此成功。到了今天,改革应该形成成熟的意识形态,而不再是摸着石头过河。回顾1984年,不仅仅是因为当年的热血,更因为30年后的今天,我们需要从历史中寻求智慧,从改革传统中寻找更好的改革路径。而1984年的故事告诉我们,改革,最终需要的是行动。

改革就是给企业松绑、让市场发力,就是倡权利、促法治,中国30多年的成功来源于此,下一个30年的成功也全系于此。但是现实中,要实现这一点并容易。一旦遇到经济疲软,很多人常常疑惑:政府究竟要保增长,还是要坚持改革?他们似乎忘了,改革和增长并不矛盾,中国持续30多年的高速增长,恰恰是改革带来的。这种遗忘表明,坚持改革并不容易。

但改革仍有乐观的理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石小敏说:“我们有理由期待,当真正重大挑战到来之后,领导人做出新的历史决策。而我们社会已经比30年前大大成长了,我们社会会主动支持好的决策,支持甚至帮助找出各种方法。”

李克强总理说:“我们现在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实现目标要有个过程,但古人说‘吾道一以贯之’,只要我们锲而不舍,假以时日,必有成效。”搜狐和改革派经济学家、企业家们共同一以贯之、锲而不舍地推进改革,正是因为我们都相信这一点:今日的努力他日必有成效!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