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五医生札记】:医生六四被抓关黑监狱

 

请让我们记住这段话"人民有能力填满每一所监狱,而监狱却没有能力关押所有坚守正义的人民。"我已在狱中度过九年生活,我想此生还要二次入狱,方功德圆满吧。为了下代及世世代代子孙不再像我们生活在恐惧之中,我愿牺牲自己。----北京查建国六十三岁感言

 

2014年6月2日下午,自贡的天气持续着闷热潮湿,西秦网友五医院的医生应著名维权人士刘正有先生的邀约,来到他们平日喝茶的露天茶馆,在座的除了老刘,还有著名上访人罗世模先生、晏发富先生,另外还有一位朋友,其间还有一个路过坐下来和罗世模拉家常的老熟人,我们在一起继续喝茶闲聊,有一搭无一搭谈论着当前神奇天朝发生的神奇之事。没过多久,大约接近4点钟的时候,几十名便衣公安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犹如神兵天降。几个便衣包围一个人,迅速把我们分割开来,据老刘说,其中有汇东分局和自井分局的两个副局长和两个分局的国保队长,在对我们进行简短盘问后,便衣公安迅速把我们几个人每人分别带上一辆小车,强行带离现场,送到不同的公安机关问话。

本医生乘坐的小车,开车的人自我介绍外号叫张二,是自井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不过,我看他那长相,很难跟正义伟岸的公安干警形象挂钩,倒更像香港警匪片打入黑帮当混混儿的卧底。小车开进五星街派出所,自井国保队长张二说,是请我来协助调查一些事情,具体来说,就是5月21日,我和老刘等人与来自广东名叫刘四仿的民主活动人士一起吃饭之事。

5月中旬,广东当地一位活跃的民主人士刘四仿先生,在广东当地公安机关一名国保民警以及一名机关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回四川探亲,先到绵阳,后到自贡。刘四仿是自贡贡井人,他这次回来,是广东当地公安机关维稳行动的一部分,因为“五月三十五日”这个敏感日期快到了,广东当地维稳部门特意安排他这趟公费旅游,目的就是要他离开广东。当天下午,刘四仿一行先到贡井公安分局履行完相关手续之后,傍晚在汇东广电大楼旁的郑公菜宴请了我们几位自贡的朋友,一是为看望家乡朋友,二是对他上次跟我们一起吃饭之后,我们被国保带去喝茶表示慰问。我们上次吃饭“被维稳”之事,请参见医生的另一篇帖子,《五医生关于301昆明恐怖暴力事件的两点感想》,里面有详情叙述。那次吃饭之后,一位在本市银监局工作的小伙子以及本医生,先后失去了公职。

在五星街派出所的询问室,嫌疑犯坐的地方,摆放着一把看似沉重的有脚镣和拷手装置的铁椅子,就像电影《红岩》江姐他们受审时坐过的铁椅子一样,透露着阴森和狰狞。医生作为被询问的合法公民,大概还没有享受坐铁椅的资格吧。

医生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对面是国保队长以及五星街派出所所长和他手下几个弟兄,医生对他们说:“刘四仿回来宴请我们吃饭的事,以及吃饭过程中说了些啥子,全程都有广东警方人员陪同,你们直接问广东警方不更清楚吗?”这时,这位国保张队长增加了眨眼的频率,明显是在心头翻箱倒柜没话找话,然后一脸笑扯扯地说:“万一这位国保警察中途上厕所去了,你们说的话他可能就没听到哦”。但身为有素质的公民,医生依然很理智的回答他:我们吃吃喝喝没说啥,摆些酒桌上的闲龙门阵而已。

在五星街派出所,那位所长先告诉我,这里不能用手机,不要打接电话,后来,有电话打进来,医生接了两个电话,警察就将本人的手机收缴了。当时我想,收就收吧,尽快谈完问完回家了事。就这样,几小时之后,大约到了晚上八点过,询问结束,本人在询问记录上签字画押,本以为可以完事儿回家。这时另一位所长带着几个人大厅等着我,警方告诉我,暂时不能回家,还需要去参加一个法制学习班。但是,这仅仅是口头通知,警方没向本人出示任何法律手续。

警车在黑沉沉的山林里弯山绞水,几十分钟后停在一农家乐大院内,下车,我一脸萌相,说的第一话就是:“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黑监狱?”那位同来的张姓派出所长跟我说,不要多想,安心住下来,他们也是在执行任务,希望我配合一下。我见到了先期到达的罗世模,“陪同”他来的,也是由檀木林派出所以及街道办和社区三位一体组成的4人维稳小组。


当晚,罗世模一行五人,被安排住在楼下,我们五人,住在楼上。这是一座简易宾馆,有电视有空调,没有电脑,因为手机被收缴,无法上网。

说到每天饭后转山,也成了农团镇街面上的一道独特风景。我们住的假日山庄在农团镇的入口,每天晚饭后,我和罗世模都要去镇上遛弯儿助消化。我们两人出去,随行就跟着8个维稳人员,我第一天和最后一天是4个人陪我,中间两天每天是5人陪我,罗世模是每天4人陪他,农团镇的街本来就短小,平时街面人影稀疏,见到的几乎只有留守的老人和小孩,我们每天傍晚一大群人在街上遛弯儿,常引起当地居民侧目,更喜剧的是,第二天,我们十个人在街上走,对面又走来黑压压一帮人,定睛一看,竟然是刘正有和他的6人维稳小组。原来他也被软禁在离我们不远的桔园,我们会师在农团镇窄小的街头,与我们不同,他的“保镖”队伍里,有一个妇女,那是从市级医院里抽出来为他配备的保健医生,老刘一生铁大汉强壮身体,没想到与政府维权抗争十多年后,落下了严重高血压和大面积心肌梗死的重病。

其实,我们还有没遇到的,是被软禁在我们和老刘之间的亭园里的那位网友以及另一位女上访者吴昭玉。那位网友的保镖更多,8个。有一天,轮换上来的人员中,有一个家伙,一来就对他充满敌意。这位网友也不着急,慢慢逗他。吃饭时,网友问这位维稳人员:请问你叫啥名字?对方不说,这位网友又故意问他,请问你爸爸妈妈给你的名字?既然大家都是光明正大的,你爸爸妈妈给你取的大名,总不需要隐瞒吧?这位维稳者没法,只得报上自己的大名。然后,网友又给他灌输他们维稳的非法性,这位维稳者辩解道:“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我就为了这份工作吃这碗饭”,网友说:“你干这些事难道就不为你的孩子着想吗?”维稳者:“我就为一口饭,哪儿还顾得了那么多?”网友说:你看,你这简直就是只要党性,不要人性。动物界,许多昆虫,比如蜘蛛、螃蟹,为了繁衍后代,雄性昆虫冒着被雌性吃掉的危险,也要与雌性交配,可见,动物为了下一代,都愿意为之付出生命,而你,仅仅为了一个饭碗,就对下一代的影响不管不顾了,这完全已经失去动物性了。


说到这里,周围的维稳人员一起发出了戏虐的笑声,这位哥们一脸疑惑,不明白为何这些同事们咋会站在被维稳者那边嘲笑自己。。。。

劣官对待清醒者随抓随放自如。广东好友刘四仿的微博里,有这样一句话,写的很好---------

监狱的可怕之处不仅在于失去自由,更在于失去社会的尊重。然而,当一个国家的监狱阴差阳错,非但没有给囚徒带来耻辱反而带来荣耀,人们将不在意失去自由的痛苦,而醉心于为主殉道般的荣耀之中。人民有能力填满每一所监狱,而监狱却没有能力关押所有坚守正义的人民。

2014年6月26日于四川自贡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