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感受狱中的王炳章 感受追求民主的代价

 

6月27日,让我们感受韶关监狱中的王炳章,感受中国民主的代价…

今天是炳章落难12周年的纪念日。从他最近的来信和探监情况分析,我们家属目前甚为担心的是炳章的身体随时会发生意外。

随着他的年龄,这种担心日夜困扰着我们,使我们寝食难安。坦白讲,我们也看出中国政府高层为此也做好了防范的措施,特别为他在监室安放了警报器,监狱方面也一再嘱咐炳章,在感到任何不适的时候,要马上按响警报器,警官会在2分钟内赶到他的身边。这说明两个问题:

1.中国政府非常清楚他重病在身需要警报器。(因为他已经中风3次。第一次是大中风,在韶关第一医院抢救并住院治疗很长时间);

2.一旦炳章按响警报器,中国政府会全力抢救他,不想让他死在监狱。

炳章是医生,他知道如果静脉的血栓堵塞在心脏几分钟便会送命,他会在睡眠中死亡。根本没有时间启动报警器,安装报警器是自欺欺人的。

他已经写好了遗嘱,这个遗嘱是:请加拿大的牧师前往中国为他送葬,并要求做遗体解刨,公布他的死因。当我们看到他的遗嘱时全家人都哭了。死亡的恐惧每时每刻地威胁着他,也威胁着我们家属。

12年来营救王炳章的回顾 --- 从曹顺利女士的不幸所想到的…

曹顺利死了,一个生命结束了。原本这个悲剧是可以避免的,她的死给中国政府造成了伤害,而这种伤害是无法弥补的。因为留给家属的是恨,恨,恨!这种恨将留给她的家人,他们将永世不忘。

曹顺利的死亡是因为下面的恶官所为,但给习主席的新政带来的恶劣影响是无法估量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众多国家代表要求为曹顺利举牌默哀的画面大家也看到了,她的事情惊动了全世界,给世界留下攻击中国的话柄。这对中国政府是即悲哀又无奈之事。

如果说曹顺利的死亡是个意外,我们认为这个说法是不负责任的。因为事情绝不会按照个别人的主观意识而运行,当初关押曹顺利的恶官也一定认为她不会死,才一意孤行地关押她,看到曹顺利的悲剧,我们家属感到后背发凉。我们家属绝不要见到这种悲剧发生在炳章身上。

王炳章在入狱前是那么精神焕发的一个人,12年的监狱生活彻底将他的身体毁坏了。

韶关地处广东北部,属山区阴冷潮湿。关押炳章的监狱单人牢房冬天的室内气温低于零度, 炳章过得异常辛苦。每年花粉引发的花粉过敏症折磨着他,使他呼吸困难,哮喘发作,这些足以使他迅速衰老,病情恶化。

当王天安19岁第一次去中国看望爸爸时她放声大哭,那个记忆中的英姿勃勃的爸爸已变成了一个干瘪的老头。她发誓要救爸爸。6年来她不曾放弃,3月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上引发的风波又使王炳章案子成为焦点,这次她和特赦国际主任在中国驻伦敦大使馆前被使馆官员动粗,使王天安再次成为新闻人物。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大型中外媒体大肆报道,加拿大CBC早晨7:30的电视新闻节目实况采访王天安在全国播放。加拿大法语台也采访了她。王天安还会有其他一系列的外交活动。

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上,加拿大驻联合国代表刚好出去,错过联合国发生的王天安的这一幕。事后加拿大驻联合国代表特意向王天安发了电子邮件道歉,并邀请了王天安去了渥太华参加一个由他组织的人权会议,并请王天安发言,加拿大外交部长也接见了王天安。加拿大外长已经多次向中国政府提及王炳章案子,这次外长也向王天安再次表示了加拿大对炳章案子的关注立场。作为国民的代表,我们认为加拿大政府做得远远不够。

另外,这次炳武见到炳章,他也讲了他的兴趣已经完全转移到了对中国文化的研究上去了。说实在的,炳章是个研究学问的人,他做事情执着,只有是他愿意做的事情,他会坚持到底的,就像他从事海外民运一做20年。

在监狱12年,他发现了使他着迷的中国文化,特别是他研究易经,文字的起源,已经使他彻底着迷了。其实他在中国读高中时,就得了北京市中学生金质奖章,基本依仗于他的国学水平高,作文之精彩远远超出同级学生的原故。他没有在国学上继续发展实属可惜了他的愚才。

现在他回归国学研究,唤醒了他的悟性,这是上天的旨意,俗话讲天意不可违。在此也恳请中国政府给他个圆梦的机会,怜悯他年迈的身体和心智,让他回家在家人的照顾下多活些时日,多做些有意义的国学研究,对中国文化有所贡献,不留遗恨吧!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