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努力搭建公民社会平台 组建反专制的浩荡团队

郭永丰

 

没有强大的公民社会和民间压力,中共统治集团就绝不会放弃一党独裁,开放言禁和党禁。所以,民间民主力量应抛弃一切不切实际的幻想,努力开展公民意识的启蒙,揭露中共统治的所有黑幕和真相,给广大民众讲解实行宪政民主的意义,让广大民众觉悟起来,大家都来做公民。在此基础上,号召所有愿意参加争取自由民主和公民维权活动的人全面联合起来,努力搭建公民社会平台,组建反专制的在野力量和浩荡团队,动员大家一鼓作气、齐心协力共同向中共发力施压,迫使其不得不进行实质性的政治改革,接受宪政原则,开放言禁和党禁,推进中国的民主转型。

一、民运面临的困境和挑战主要有哪些?

1、先有宪政还是先有全民成熟的公民意识的问题。

有人认为,只要中共进行自上而下的实质改革,当然是朝着有利于实现宪政民主政体和平转型的方向的,就可以把中国民主转型的成本降到最低,而且还是加速度的。届时,我们中的很多民主志士,即便已七老八十了,只要身体好,一定还能够看到成熟民主在中国得以实现的那一天。

问题是,没有强大的公民社会和民间压力,中共统治集团就绝不会放弃一党独裁,开放言禁和党禁。所以,民间民主力量应抛弃一切不切实际的幻想,努力开展公民意识的启蒙,揭露中共统治的所有黑幕和真相,给广大民众讲解实行宪政民主的意义,让广大民众觉悟起来,大家都来做公民。在此基础上,号召所有愿意参加争取自由民主和公民维权活动的人全面联合起来,努力搭建公民社会平台,组建反专制的在野力量和浩荡团队,动员大家一鼓作气、齐心协力共同向中共发力施压,迫使其不得不进行实质性的政治改革,接受宪政原则,开放言禁和党禁,推进中国的民主转型。

这种模式,对于许多民主志士来说,一定是等不及的,因为民间资源极为有限,力量也很分散,如果要民间把工作做到如此地步,按照现在的速度,恐怕一百年也难实现。何况,中共还不让先行者放开手脚分头去做这类工作,比如上街演讲,发传单,搞各种各样的集会等。更何况,即便开放党禁报禁,中共让先行者放开手脚做这种工作,真正要彻底全面地改变受蒙骗已有数千年的中国人民的僵化思维惯性,把其根深蒂固的奴性与王性的劣根性彻底荡涤干净,有人说,至少也要五十年,绝对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就可以完全促成的。

这便为当下民运提出两个互为矛盾的难题,建立成熟宪政民主政体需要全民觉醒且具有成熟的公民意识作为前提和先决条件,而高效启蒙开导广大民众迅速具有成熟公民意识,必须先有宪政民主政体的保障与先行开辟广阔空间和道路,否则,这个工作将极为漫长。这便又让人进入到人们总是纠缠不清的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圈套中了。

2、民运界大佬和领袖如何以平等身份谦卑礼让地走在同一民主平台上。

笔者一再提出,中共专制统治近期内结束不结束,或者早结束与晚结束已经不是很重要了,重要的是民间是否已经形成了一股完全可以取代中共的强势力量,就像台湾的民进党一样,可以有能力和实力赶共产党下野,也有能力通过竞选上台执政。关于这种情况,中共允许开放“两禁”后,首先必须要建立这样一支强有力的民间大政党,在中共还不允许的情况下,变相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组建如此大团队,让其早日成型并完善起来,我认为也是非常重要的。

在台湾,由于已经确立了宪政民主政体的根本目的性,当民进党合法公开发展十年之后,就可以用选票与国民党角逐全国的执政了。但大陆如此类型的政党,目前却要完成,第一,首先动员足够多的民众进行浩荡的公民运动,而迫使中共不得不准许开放两禁。第二,就是当两禁一旦开放之后,这股力量必须迅速发展成熟和完善,准备与中共进行全国范围内的大选角逐,如国会议员的竞选,各省市县乡镇村主要行政负责人及地方议员的竞选,直到全国大选。

这就需要民运人士从即日起就要做好这样一种准备,利用绝对平等民主的办法,首先搞好大联盟的链接工作,链接一切只要能链接的同道者,首先进入一种平台和体系中,待人数达到千人以上时,在这千人中,就完全按照民主的原则和办法竞争选举产生属于这个组织平台的领导人及其工作班子出来。固然,作为民运的负责人,绝对是有别于中共的,是真正属于实干型的,且还经得起民运内部的任何挑剔与尖刻批评的。固然,属于民运的这种领导人肯定最不好当。实际上,任何民主国家的行政长官,由于都是靠选票竞争当选的,所以,在人民眼里,基本都没有什么了不起,只是一种必不可少的职业而已,体现的只是怎样高效细微地服务于大众,做好真正属于公仆的本职工作而已。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在民主社会的“官场”才会体现充分和完善。

3、民主平台的组织构想及各种岗位职责的建设问题。

在一个组织未开始建立前,首先规划完善其内部的组织机构,体系搭配,岗位职责,各类人事的任用与罢免机制,这才是最重要的。并且,一旦经全体成员亲自签名表决之后,在时效期内,绝对不能朝令夕改,尤其更不能随着某个领袖在任期间的不便,而号召一些人在小范围内随意删改,从而致使很多成员因极度不满而宣布退出该组织。这样一种结局对于任何正在发展或建设中的组织来说都是极端不利的。必须事先考虑清楚,并加以有效预防。这便要求该组织的倡议者、组织者、实施者和发起者们必须只有提前精细做好这种工作,而不是临阵的忙乱,尤其是看着现任领导人的脸色做事,一定则是照顾该领导人的情绪与一切方便的,一定就会建立没用的制度形式,或者干脆不建立。尤其对于该领导人不利的就有可能不问不理,有利的则添油加醋,甚至无限夸大。

所以,在各类人员未到岗之前,或者还根本没有选举出来时,就设置好组织机构,制定好岗位职责,则是最重要的。当年孙中山当总统时,认为总统制好,所以就推行总统制。当他不当总统时,又说内阁制好,结果就要实行内阁制,后来又成立什么非常大总统,再次流亡日本时还要求成员对他个人表效忠。关于这种情况,在未来中国的民主政党内部,以及民主中国的政府里,一定都是绝不可避免的。如果提前就精心设计好,并让参与成员都取得共识,或者在表决时少数服从多数定好了,今后就不能再随便更改了。

4、全国委员会成员的资格如何认定的问题?

在平等进入该组织时,作为成员的资格和条件,又该如何非常准确制定,且细致入微地把握标准呢?比如,假如组建一个全球民运委员会,要求成员三千人,而这成员的标准,又该如何制定?这还需要所有参与者,愿意表达自己意见和看法的人,根据发起人所提出草案,进行修改完善,而真正能够做到极为广泛的共识。然后,就严格按照这个标准先吸收成员。很明显,即便多么民主平等的民运组织,在初创时期,其核心成员和骨干依旧还是由发起者及其民运界的大佬和领袖们所共同筛选产生的。当然,作为大佬和领袖,谁都会首先把忠于自己的人马拉多一些进来,以便在内部竞选时,可以获得多数票。这便要求,严格按照已公认的标准一丝不苟地去执行,且在内部阳光透明,让大家看到后确实都心服口服,心悦诚服,这也许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作为一个人,即便是伟大的天才,一个人绝对不可能与数百数千人在短时间内同时认真打交道。所以,分工协作做好这项工作,而且承担分工的人都必须尽职尽责,且有能力和水平胜任这项工作,才会把工作确实做得很棒甚至还非常出色。

5、不同信仰和个性,甚至截然不同水火不容的人如何走在一起的问题。

根据眼下已经站出来坚决反专制且与专制党势不两立的人数,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到非常能干可靠的三千人,还是容易办到的。但问题是,这三千人能否仅仅只是以反专制而成立在野党的组织为根本目的的,他们确实都是极端热心,积极踊跃,且心甘情愿与大家走在一起的?这便很难说。因为,在这三千人中,素质太低不配,素质太高又把此平台瞧不到眼里。尤其在各种各样的宗教信仰影响下,也有各种各样的个人爱好和脾性的限制,有的人之间甚至大相径庭,水火不容,尤其很多人由于已取得驰名全球的名望都极自负,而刚愎自用,桀骜不驯,非常高傲。要拉这类人进入这样一种组织平台,如果请其做领袖容易,做成员恐怕他们不干,直接任命他们做某个领袖职位他们可能会很高兴,如果要他们亲自参与竞选他们也会不干。如此一来,首先要把所有的民运大佬和领袖以平等的身份、地位和资格聚集在一个平台里,这就是千难万难的,并非轻而易举想当然的。尤其作为人,当这些人还是无神论者时,稍有不慎就会让其怒火万丈,普通人根本得罪不起,他就会与你老死不相往来了,再不要指望他到你的平台里做什么成员。因为他感到很窝心,极不爽,与其这样受煎熬,不如还是自己做自己的老大算了。正如中国谚语,宁做鸡头,不为牛后。但是,真正要组建中国民运大平台,把这些大佬和领袖以完全平等的身份首先聚集在一个平台里,这是绝对不可少的。

6、现实紧迫性

中共专制依旧很坚挺的根源就在于民间没有这样一个民主大平台的茁壮成长起来。何况中共间谍的无孔不入,无处不渗透搞破坏,他们往往从中挑拨离间,搬弄是非,挑起各种各样的矛盾和纠纷,让组织核心成员和骨干力量之间你死我活地斗,以致老死不相往来,其根本目的,就是让你的组织搞不成,甚至在胚胎发育时期就被彻底消亡了。这么多年以来的实践经验,让这类事情的频繁发生,早已经在海外民运内部屡见不鲜了,也让很多本来很热心积极的民运志士心灰意冷了。

正是因为没有如此平台和团队的缘故,民运行业募集浩大资金就千难万难。由于都在单干,只能募集个体活下来的一丁点经费,但要拿出雄厚资金支持实干的人,就无能为力了。当然,很多愿意投巨资的企业主或富人,也瞧不起这种类型的组织而甘心投巨资。也就是说,如果今天的民运行业,不能学习当年孙中山与黄兴等人所领导的同盟会那样在海外健全完善地确立下来,且还组织系统很健全,各项规章制度很完善,各种任用与罢免的体制与机制很高效,让投资者看到后充满极大的信心,属于中共反对派的雄厚力量在全球范围内就会永远难以形成大气候。

中共专制目前之所以还能继续维稳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除了中共之外,地球上再没有一个已经被整合的民运大组织平台可以调配全社会的资源与中共进行直截了当地针锋相对了。否则,中共专制迫于其极为强大浩荡的各方面的压力,也不得不早日宣告结束。实际上,这也是中共独裁者倾全国物力、财力、人力,以及整个国家的公器坚决打压、消除、杜绝,并彻底扼杀一切组织形式于萌芽中的根本原因所在,因为只有这样一种组织平台的出现,才能真正有实力、能力和财力与其相对抗,而撼动这个千年老体制,否则,散兵游勇的任何维权抗争,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让全民都完全清醒过来的。毕竟中国人口众多,地域辽阔,地理环境又复杂多变,任何已经民主转型的小国或地区,绝对都是无与伦比的。

二、民间民主力量的对策是什么?

1、整合民运,只能以宪政民主政体为根本,不问宗教、信仰、个性、学历、专业和爱好等,应是将来成为大气候的唯一选择。

整合民运,宪政民主政体已经在凡是称之为民主人士的队伍中形成了同一共识。但有的人喜欢独立写作评论,不愿意参与组织纷争,也便只能由着其性子做独立写作者罢了。建设如此组织还是需要愿意者积极踊跃且具有很强奉献精神地共同参与促成功,尤其是能够完全心平气和地走在一起的所有人,共同探讨争论这种组织的内部建设。

作为不同宗教信仰的人究竟该如何走在一起?作为基督徒,我只能按照上帝对我的教导来说明民运内部的问题和道理。无形之间我也在传教,这虽然让很多无神论者或者其它宗教人士很反感。但作为一种真理和大道,我必须把自己所想所思一五一十讲清楚。也许未必正确,但作为探讨性的话题,我倒是希望很多人能够参与进来共同探讨完善。

针对国情以及民运行业这么多年以来长期所存在的症结问题,组建未来的最大在野党,必须只有不问宗教信仰、个性爱好、学历专业等,只以宪政民主为根本目的和标准发展人数,且所发展的人都是非常愿意积极踊跃地为这个组织平台义务做贡献的,并坚决反对任何不遵守组织原则、程序和纪律的人,尤其不为组织高效的发展壮大着重考虑,只站在个人立场指手画脚,发号施令,不做任何实事,并且还动不动就声言退出,甚至还要拉一批人退出并要另立山头的人,这种人肯定千万要不得。

2、宪政民主制度绝对不是山头林立的小毛泽东们可以建立得起来的。

上帝创造宇宙万物和人类世界,上帝也派他的独生子耶稣来拯救世人。两千多年来,在撒旦的搅扰和阻拦之下,福音传播道路极曲折,充满重重磨难和艰难险阻,为此,众多先知和传道人都殉道了。尤其是上帝首先所拣选的以色列民,直到今天仍旧有很多人不信神,完全背离神,而倒行逆施地做着属于撒旦的恶事,故意挑战神的公义与大度。这说明,属于人类的罪孽确实极深重,不可能仅仅依靠说教就能学乖学好的,而是必须只有建立属于现实的公义监督和审判的体制和机制来确保,否则,仅仅依靠人的说教与自觉,让全地的人都能够充分认识耶稣基督的真理和耶和华神的大道并能够严谨恪守之,绝非易事。

所以,在公共管理和服务的平台上,宪政民主政体便应运而生。可是,作为拥有十三亿人的超级人口大国——中华大地上,为何迟迟就不能建立如此美好的民主政体呢?其根源,正如胡适早年说得好,真正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立起来的。笔者则认为,真正的宪政民主制度绝对不是山头林立极难联合的小毛泽东们可以建立得起来的。本来,在一百年前,孙中山等先行者们就已经为中国人民寻求这种美好制度了,可由于中国人根深蒂固的封建专制的劣根性,竟然让这种美好的制度不断地擦肩而过。也就是说,一百多年来,据史学家研究,中国实实在在地错过了很多次实行宪政的大好机会,其根本原因都是由于掌握主要权柄的野心家的专权与武断,同时也是因为围绕着这个野心家疯狂做帮凶的众多奴才们的直接所为。因为大家都争相讨好握有权柄的主子而争高位或捞好处,所以就都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不只出卖个人良心、尊严和灵魂,甚至还出卖整个国家(集体或组织)的前途和命运,如在延安时期,刘少奇就敢跪在毛泽东面前说毛泽东就是中国的皇帝,致使周恩来等人不得不更加竞相恭维毛泽东,以致把毛泽东最终豢养成一个无法无天,飞扬跋扈,横行霸道的混世魔王。否则,中国早进入到宪政民主社会了。

由此,也让笔者联想到今日时代。实际上,属于反专制的民主派力量的人数已经不少了,并且还人才济济,如果像中共那样完全整合在一起,而形成一个真正属于现代化的民主政党类型,量腐朽没落的中共是根本无力应对的,但为什么却极难形成被整合的有效团队效应呢?关于这个问题,当下的民运大佬和领袖们各自心里都最清楚,也不需要笔者一一细说。也就是说,如果今日的民主派力量不能以一种完全平等的民主平台(议会式)形式,各自首先纡尊降贵,完全放下架子和身段,极为谦卑理性柔和,且在尊重他人长处,容忍他人短处的前提下完全心悦诚服非常爽心地走在一起,属于中国民主化的道路,依旧还极为漫长艰难,正所谓任重而道远。

在今日民运阵营,任何民运大佬和领袖,谁都想一统天下,做最高领袖,但谁都只能做个小霸王。因为,在民主元素的直接影响下,即便是小民主人士,也绝不会完全驯服在某个大佬或领袖之下,绝对言听计从做个很乖顺的马仔的。除非这位大佬有足够的资金支持,或者确实如毛泽东一样可以用阴谋和权势挟持人心,把不听话者全部斩尽杀绝。

3、确立“人权高于政权,公义高于私利”的主导思想

公义神就是人类至高的公义,不认识神的公义,人的公义一定极为有限、狭隘、偏颇且漏洞百出。并非认识神公义的人就都是完全人,除了耶稣基督神,无人可以做到那么完全。也就是说,对于公义的神,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否则就是属撒旦(邪灵)的,公义神完全可以专权专断,站在至高,统领宇宙万物。而对于人,无论何人,都决不能被神话成这样,否则,一定就是人类的灾难与浩劫。人只能做到“上帝面前人人平等”。所以,在人类世界必须只有建立相互监督与制约的阳光平台,尤其在公共管理和服务的平台上,宪政民主政体绝不可少。

神权高于人权,人权高于政权,这才是一个最符合公义神的人类社会制度,可以说就是磐石,牢不可破,坚不可摧,永远巍然屹立,除非神要灭绝整个人类世界时。

在民主社会,最怕人类超越神的公义限制,跟随人类自身的邪情私欲而建立一些新规定,比如政府法令规定同性恋、堕胎、卖淫、异端邪教及其人之贪图享乐、不谋进取,不勤奋劳作的合法存在。

按照《圣经》的教导,人之一生,其实就是劳苦的一生,爱人的一生。只有在劳苦中才有真正的甘甜、美满、幸福与享乐,只有在爱人中才能真正体现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圣经哥林多前书第13章: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呜的锣,响的钹一般。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

耶稣的爱是什么?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4、何为中国最紧迫需要的现代公民?怎样界定清爽,才能不让正在接受启蒙的人视觉模糊,记忆混淆,而模棱两可?

对于中共政权,因为没有法治,所以便只有铁拳,因为没有诚信,所以只说谎言。毕竟其是依靠谎言和暴力打天下坐天下的,六十多年来仍旧丝毫未变,如今更如火如荼,甚嚣尘上,让官匪任意枉法,横行霸道,为所欲为,以为十三亿人都是屁,可以草菅人命,任意蹂躏。应该说到了今天,终于也走到分水岭上了,民开始不再只一味做奴,而是陆续公然站出来,并号召所有被蒙骗的人都必须只有做大写的人——现代公民。

何为现代公民?笔者认为:

1) 认定现行法律标准作为底线切实给自己维权的人。
2) 不屈不饶揭露官匪黑幕并全力扩散给大众的人。
3)与同道联合相互帮助且自我向公义神认罪并不断悔改的人。
4)能容忍同道之短,尽量发挥其长处,共同爽心踊跃积极做好具体实事的人。
5)接受民主启蒙完全明白这个国家仍由世界上最大的黑社会组织控制的人。
6)坚定走结束党专路线,坚决推动宪政民主和平转型的人。
7)首先要求官匪公布财产并接受公民组织独立监政的人。

千千万万现代公民成长起来之日,就是中国民主转型真正取得成功之时。

2014年5月21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