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抗战历史与精神的当代意义

王 康

 

感谢中华民国退伍军人协会美东分会,感谢张学海先生。
女士们、先生们、同胞们下午好!
今年是甲午战争120周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100周年、七七事变77周年。种种事像表明,天下并不太平,东亚地区尤其波谲云诡,70年前的受害者、侵略者、胜利者、投降者之间,虽然维持着浮表的外交、经贸关系,但完全缺少彼此认同服膺的价值准则和精神取向,无奈地信奉着早已式微且日益遭到广泛置疑的极端民族主义和绝对国家主义,这两种主义正是引发两次世界大战的非理性历史力量。
经纬万端,追根溯源,一个最重要原因是,70年来,中国抗战一直被严重尘封、扭曲和漠视。 如果不能据实重构抗战真实图景,不能从战后东亚演变反思抗战,如果不能重聚抗战精神,我看不出东亚如何走出历史阴霾,也看不出中国如何避免旧的宿命、新的劫数。
时间有限,我们没有必要陷入历史细节,我只略举相关事例,说明我的观点和判断。
这次演讲的结论是:中国只有恢复抗战真精神,才能催生21世纪新思维。

中国人已经能够、而且要求还原抗战真相。原因十分简单:台、港及海外华人,本来就多少了解甚至亲历抗战真相,大陆越来越多的人也越来越了解抗战。现在,揭示和讨论抗战历史意义,已具有非常特殊的必要性和现实价值。我个人对于抗战有几点感想,奉告各位请大家教正。
一,抗战是中国免于亡国灭种的卫国战争。
1937年,中国其实面临四种选择:1,媾和(9,18之后,77事变之前);2,投降(南京沦陷之后);3妥协(日本近卫内阁三次“对华声明”期间,也即淞沪、徐州、武汉、随枣会战期间;4,坚持抗战。中国选择了抗战。
1938年2月,蒋中正在《抗战必胜的条件与要素》一文中称:我们有四千万方里的国土,如此广阔辽远的山河,如此绵亘浩荡的幅员,不仅一个日本倾他所有全部的力量,不能全部侵占,就是两个三个日本以两倍三倍于现在日本的力量,也不能侵占我们全国的土地。……其次,我们还是一个有五千年悠久历史的民族,拥有全球人类四分之一的人口——有四亿五千万的同胞!以如此历史悠久、人口众多的伟大国家,一个小小日本要来吞并我们,要想全部消灭我们,是绝对做不到的事! 然而,根据国民政府外聘的军事专家评估,1937年中国若选择“全面抗战”,从纯军事角度看,非常不利。中国国土1140余万平方公里,日本国土三十七万平方公里,仅为中国三十分之一(略等于五分之三个四川省);中国人口约四亿五千万,日本八千万,仅为中国五分之一(略多于四川省);但日本工业总产值约六十亿美元,中国约十四亿美元,仅为日本四分之一;日本年钢产量五百八十万吨,中国四万吨,仅为日本一百四十五分之一;日本年造飞机一千五百八十架,火炮七百四十四门,坦克三百三十辆,主力舰、航空母舰等大型军舰二百八十五艘,总吨位一千四百万吨,汽车九千五百辆。中国虽能生产步枪和机枪,但所有重武器包括飞机、坦克、火炮、军舰、石油和无线电器材都完全依赖进口。中日战争一旦全面爆发,中国海军一星期之内就将失去作战能力,中国空军一个多月就难以支撑,中国陆军最多可坚持半年。日本陆相杉山元大将报奏天皇裕仁称“中国政府和中国军队的生存不能超过三个月”,“三月亡华”的狂论,并非完全痴人说梦。
中国为何必须抗战,只举1937年7月22、23两日《中央日报》发表的《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又称《共赴国难宣言》)和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的有关讲话,可以最典型地反映抗战的卫国战争性质。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称,谨以极大的热忱向我全国父老兄弟诸姑姊妹宣言,当此国难极端严重民族生命存亡绝续之时,我们为着挽救祖国的危亡,在和平统一团结御侮的基础上,已经与中国国民党获得了谅解,而共赴国难了。并郑重承诺:1、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为中国之必需,本党愿为其彻底的实现而奋斗; 2、取消一切推翻国民党政权的暴动政策及赤化运动,停止以暴力没收地主土地的政策;3、取消现在的苏维埃政府,实行民权政治,以期全国政权之统一;四、取消红军名义及番号,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受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统辖。蒋中正则强调:在此存亡危急之秋,更不应计较过去之一切,而当使全国国民彻底更始,力谋团结,以共保国家之生命与生存。对于国内任何派别,只要诚意救国,愿在国民革命抗敌御侮之旗帜下,共同奋斗者……,更望贡献能力于国家,与全国同胞一致奋斗。
我们知道,国共两党从1927年到1937年进行了十年腥风血雨的第一次内战,如果两党能“共赴国难”,其他军阀、党派就没有割据一方各自为政的理由了。我们也知道,中共这份宣言,有苏联避免德、日夹击的意图,而中共毕竟是中国人,不能置身民族独立战争之外,至少口头上必须拥护抗战,否则将丧失在陕北仅存的立锥之地。我们还知道,一旦抗战胜利,中共立即背弃其承诺,——这是另一个演讲题目了。
作为卫国战争的抗战,在一名作家笔下,得到更为鲜明的表达。1939年1月,林语堂在巴黎写道:中华民族正在经历一次转变,经历一次伟大的过程。中国的现代化要抢在日本大规模入侵以前得到飞速发展,人民决心不惜任何巨大的牺牲也要获得民族解放,他们对最终的胜利深信不疑。中国再生为现代民族的历程,与其说是一场喜剧,不如说是一场悲剧。……只有这时,中国才能真正地发现了自己,他们发展为现代民族的每一步都是由于一个幻想破灭的痛苦教训所使然。他用一组排比句浓缩抗战画面:如果我们看到蒋介石个人的死对头、广西将军李宗仁和白崇禧把他们的全部武装力量和资源都投入到这场战争中来,并接受蒋介石的领导,和他并肩战斗;如果我们看到大、中、小学的学生们都以各种形式投入了战斗;如果我们看到中国军队在各条战线上顽强地抵抗着比自己强大得多的空军、炮兵和坦克兵;如果我们看到后方人民的士气——约翰•根瑟说这种士气除了用“magnificent(高涨,宏大)来形容外,再也找不到另一个词;如果我们看到年轻的女大学生们领着千百个由战争造成的孤儿走上了杨子江上的汽船,为他们提供庇护所,而自己却站在甲板上挨雨淋;如果我们看到中国的乞丐们把讨来的钱投进“献金台”上的钱箱里作为战争捐款;如果我们看到为越冬的士兵和难民捐赠九百万件棉背心的号召在几天内就得到全国人民的响应,原定计划超额完成;如果我们看到难童们组织起来的剧团在全国各地巡回演出,以唤起民众进行抵抗……那末,我们可以说中国的民族主义已成了既成事实。日本的武装侵略使得中国变成一个完整的国家,使中国团结得像一个现代国家应该团结的那样众志成城。在现代历史上,中国第一次团结一致地行动起来,像一个现代民族那样同仇敌忾,奋起抵抗。于是,在这种血与火的洗礼中,一个现代中国诞生了。

中国抗战第二点意义:中华文明存亡继绝的神圣战争;
钱穆有言:如舜之大孝,而此下遂有百孝图;如孔子之至圣,而此下遂有儒林传道学传,此始是中国人所谓之文化。自修身齐家而治国平天下,此亦中国人所谓之文化。二战各国,没有哪个国家如中国一样,有那么多的作家、学者、教授、艺术家、诗人、演员、记者,那么多博通古今的泰山北斗、学贯中西的鸿彦硕学、风华正茂的才子佳人,投身于反抗侵略、奴役、黑暗、野蛮和毁灭的民族精神圣战之中。八十余所高等院校、八十余万师生颠沛转徙,跨越千山万水,踏上了孔子以来中国知识文化重心由东向西由北向南历史大转移的烽火征程。中国知识分子素来“以天下为己任”,“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是他们世代传承的天职,“铁肩担道义,妙手着文章”是他们至死不渝的修维,“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他们至高的幸福。“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是他们永恒的誓约。略举几例。
重兴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师弘一法师(李叔同)不顾佛门成法,对弟子慨然发愿:“吾人吃的是中华民族之粟,所饮的是温陵之水,身为佛子,于此时不能共纾国难于万一,自揣不如一只狗子!”自书“念佛不忘救国,救国不忘念佛”,再加跋语:“佛者,觉也。觉了真理,乃能誓舍身命,牺牲一切,勇猛精进,救护国家!”马一孚长期息影杭州,抗战后终于走出山林,在四川乐山创办“复性书院”;熊十力、梁漱溟在重庆北碚创办“勉仁术院”;张君劢在云南大理创办“中华民族文化数院”。中国知识文化艺术界在山河破碎、生灵涂炭的抗战烽火中,一洗鸦片战争、甲午战争以来的晦涩柔靡迷乱浮嚣之气,直承春秋气象、汉唐雄风,为中国人的道德自立和文化复兴垒筑起凤凰涅盘式的巍峨高岗。 1937年11月15日、1938年1月27日,唐君毅两度撰文,论列抗战的精神意义:化除民族空虚而浮靡的风气;促进民族潜伏的刚健进取精神;保持民族人格,发扬民族文化,砥砺民族气节;保存世界唯一绵延数千年的悠久博大文明;保持人的文化反对禽兽法则;保持能够创造未来世界文化的精神……一言以蔽之,“此次抗战意义之神圣,远别于历史上任何民族间之战争。吾人能直接间接参与此神圣之战争,乃吾人无上之光荣 。”

中国人第一次全面刷新了自己的民族国家意识, 1935年,中国诗人就以《自由神》(施谊词,吕骥曲)为名宣告:

工农商学兵,
大家一条心,
不分男女性,
合力奔前程。
我们不要忘了救亡的使命,
我们是中国的主人!
莫依恋你那破碎的家乡,
莫珍惜你那空虚的梦想,
按住你的创伤!
挺起你的胸膛!
争回我们民族的自由、解放!
穿上意志的武装,
踏上人生的战场,
擎起自卫的刀枪,
制止敌人的猖狂,
争回我们民族的自由、解放!
中国已经突了它的黑夜茫茫,
人民已经锻炼了他的意志成钢!

第三,抗战是中国对国际公法和世界和平的无私贡献。
引用两则中国政府文稿,我要马上补充一句,这两则文告都一一实行了。
1937年11月4日,国民政府发布《自卫抗战声明》:中国今日郑重声明,中国之领土主权,已横受日本之侵略;国际盟约,九国公约,非战公约,已为日本所破坏无余。
  此等条约,其最大目的,在维持正义与和平。中国以责任所在,自应尽其能力,以维护其领土主权及维护上述各种条约之尊严。中国决不放弃领土之任何部分,遇有侵略,惟有实行天赋之自卫权以应之。……中国当本其和平素志,以挽救东亚与世界之危局。要之,吾人此次非仅为中国,实为世界而奋斗;非仅为领土与主权,实为公法与正义而奋斗。吾人深信,凡我友邦既与吾人以同情,又必能在其郑重签订之国际条约下各尽其所负之义务也。
1937年11月20日,国民政府发布《移驻重庆宣言》,宣告:牺牲已到最后关头,为国家生命计,为民族人格计,为国际信义与世界和平计,皆无屈服之余地。凡有血气,无不具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决心。……此后将以最广大之规模,从事更持久之战斗。以中华人民之众、土地之广,人人本必死之决心,以其热血与土地凝结为一,任何暴力不能使之分离……
我们最好直接引用几大反法西斯同盟国领袖的话语,证明中国抗战的世界意义。美国总统罗斯福说,假如没有中国,假如中国被打垮了,多少个日本师团可以轻意拿下澳洲,横扫印度,一直冲向中东,在近东和德国会师,吞并埃及,斩断通往地中海的一切交通线,举行一个大规模的夹攻,把俄国完全隔离起来。俄国如果被征服,英国的崩溃指日可待,东西方两大法西斯强国将最后对付美国。世界恐怕完全是另外一幅图景。
丘吉尔说, 千百万中国人民在漫长的四年半里顶住了轰炸和饥荒,在日本武装和装备占优势的情况下仍然一次又一次地打击了侵略者。如果日本进军西印度洋,必然会导致英国在中东的全部阵地崩溃,而能防止上述局势出现的,只有中国。大英帝国后来较为得体地日落西山,确有中国一份功劳。斯大林说,只有当日本侵略者的手脚被捆住的时候,俄国才能在德国侵略者一旦进攻的时候避免两线作,被谁捆住?当然是中国。如果中国投降或战败了,另一种前景是, 日本将遵循“大东亚共荣圈”和“黄种人共同意识”,以日本的工业实力、技术和军事化程度与中国的国土、资源、人力相融合,缔造出一个令白种人颤栗恐惧的黄种人大帝国,其威慑力量将远远超过成吉思汗的蒙古铁蹄,大大刷新曾经让欧洲人闻之色变的“黄祸”纪录。无论中国战败还是投降,都将是人类文明的梦魇。

时间有限,我们加快速度。
中国抗战的第四点意义:对人类道义与文明的永恒维护。
日本1895年全歼中国北洋水师,1905年打败俄国远征军,这是亚洲人第一次打败白种人,1910年吞并朝鲜,日本崛起的强劲势头让它产生了极其骄狂的野心。日本已不能满足于做“东方的代表”,日本的使命首先是“支那及其他黄种人独立自强之保护者、指导者,是亚细亚之盟主”。请听听率先提出“黄种人的使命”、坚定主张日本彻底法西斯化的理论家北一辉的宏论:日本代表“东方之魂”,将以与西方进行武力斗争的“亚洲门罗主义之盟主”的身份击破英国,使土耳其复活,使印度独立,让日本之旭日旗给全人类以光芒,…若有必要,应有夺取全地球之远大抱负,最终建立一个“革命之大帝国主义、使后世叹赏的黄种人罗马帝国”。如果这种“世界正义”被斥为侵略主义、军国主义,日本则应在全世界无产阶级之欢呼声中,将之作为黄金之冠,加于自己头上!
中国不仅抵御了“黄种人罗马帝国”的邪恶诱惑,而且抵御了“以暴易暴”的历史法则。真正让世界惊讶、钦佩的,不是取得了战争胜利的武力中国,而是取得了道德胜利的文明中国,可惜这个“文明中国”仅仅存在了不到一年时间。在废墟般的世界上,战后各国——无论失败的轴心国还是胜利的同盟国——都在劫后余生的地球上喘息挣扎,并又开始划分、争夺新的势力范围。胜利者虽然对战后世界作出了全球安排,——历史以再快不过的速度证明了那些安排是多么脆弱。惟有中国对日本提出了“不念旧恶”、“以直报怨”的道德原则。中国在山河破碎、民不聊生,新的内忧外患纷至沓来之际,优先将二百余万日本战俘和侨民礼送回国,中国为朝鲜、越南、印度、新加坡等国的独立与美英苏等白人盟国进行了艰苦的交涉,中国没有虐待一个日本战俘虏,没有占领一寸日本国土。如果至今还把这一道德看成是当年中国执政当局别有用心的策略,那就可耻地贬毁了中华民族的历史胸襟和道德担当,丝毫没有摆脱当年战争思想的流毒。
七十年前,在一艘遣返日本战俘和侨民的船上,贴有一张公告。一名船长自作主张写的中日对照的普通文字:

这次日本侵略战争结束后,留在中国境内的日本军民,虽然随着战败而成为战俘、敌侨,而中国方面仍然一本传统的精神,没有给你们丝毫侮辱和危害。你们想想中国人民由于日本侵略中国,八年苦战的结果,还处在水深火热中急待拯救的凄惨情形,你们不能不深深痛苦反省,彻底觉悟!中华民族,由于崇高的文化熏陶,只感到人类是应该同样的发展,同样的有生存权利,这是一个伟大民族固有的德行,她从不卖弄小恩小惠、浅薄幼稚的伎俩,或是什么阴谋诡计。……一个专横跋扈、强取豪夺来兼并的国家不能生存于世界。这是历史上无可逃遁的史例,谁违反它,谁便会招致失败和覆亡的教训。

中国曾经把世界从现代“黄祸”中拯救出来,遏制了日本排斥白种人的变态狂, 拖垮和打败了在东西方都恶名昭著的邪恶国家。幸运的是,中国乃是世界上最看重“仁慈”、“信义”、“和平”的民族,中国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闯入任何极端,中国对“人性常理”的尊重,确保她永远不会走上疯狂和毁灭的道路。一个像中国这样占人类五分之一的庞大国家,又身受了无数的苦难和不公,以她饱受创伤的心灵和潜藏的无限力量,如果被某种貌似“伟大”实则野蛮、号称“神圣”实则恐怖的思想所俘虏,那末她所带来的后果将远远超过东方的日本和西方的德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将只是一场真正浩劫的序幕。无论如何,我们还不能宣称已经在思想上完全战胜了日本。虽然没有谁再提出过“大亚细亚主义”、“大东亚共荣”、“黄种人帝国”一类“使命观”,没有谁制造出新的种族理论和国民性优劣比较,但中国在抗战胜利后三十年余年间,曾在自身内部公开实行新的尊卑贵贱身份等级,并且以“伟大”、“英明”、“进步”的名义把它们变成“运动”和“制度”。在三代人崇尚暴力和倡导斗争的表演中,是否渗透和掺杂着当年日本的思想精英们幽灵般的宿命呢?我们在反常而艰难的历史环境中显示给世界的,不也有当年导演了战争悲剧、煽动起一个民族走向深渊的非理性、仇恨言辞、狂热和极端思想吗?如朱成虎一类好战分子,竟然敢于公开鼓吹核大战,一个劲儿要超过希特勒和东条英机,令人匪夷所思!

由此,抗战不仅是一段往事,而可作现实和未来的参照和指引。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用在中国抗战,具有异乎寻常的意义。现在我们可以来分析抗战精神的当代意义了。
第一, 抗战精神是中华民族自我认同的基石。
蒙元和满清两次异族入侵,乃中国历史两大黑暗时期,中国近代衰败腐朽的内在根由。满清统治中国尤是汉人的奇耻大辱。1644年,满人30余万人,八旗军队17万,竟然征服中国并统治267年!日本与中国“同种同文”,1868年后明治维新,成为亚洲第一个工业化国家,侵华时人口达七千万。按蒙、满征服逻辑,日本若征服中国,其理由更是充分。中国为何拼死抵抗,最根本原因是,中国人的民族国家意识已不可违逆。
1921年,中华民国成立十周年,梁启超发表演讲,声称中华民国虽然才十岁,但她前程远大,将“与天齐寿”。他认为中国历史上旋乾转坤的革命只有三回:第一回是周朝的革命,打破黄帝、尧、舜以来部落政治的局面;第二回是汉朝的革命,打破三代以来贵族政治的局面;第三回就是辛亥革命。辛亥革命的意义在于诞生了“民族精神的自觉”,即“凡不是中国人,都没有权来管中国的事”。从今以后,任凭他那一种异族,野蛮的文明的,东洋的西洋的,独占的共管的,“若再要来打统治中国的坏主意,可断断乎做不到了”。再就是诞生了“民主精神的自觉”,即任凭甚么人,尧舜、桀纣、刘邦、李世民、朱元璋、王莽、朱温、袁世凯,“若再要想做中国皇帝,可是海枯石烂不会有这回事了”。
抗战是现代中国唯一的自我认同。之后是国共内战你死我活,1949年后再也没有中国人一致认同的历史,无论大陆台湾,都各行其道。大陆历次政治运动更使中国人发生内在分裂,非靠强力才能维持稳定;台湾虽有从经济起飞到宪政全过程,但其成就至今难为大陆接纳。

第二,抗战精神是海峡两岸最坚韧的历史联系,中国现代复兴与统一的国际法凭据。
引用几则历史文献:1943年12月1日,《开罗宣言》强调:(美英中)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在太平洋所夺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台湾、澎湖列岛等归还中华民国;1945年8月13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在《第一号总命令》中规定,北纬16度以北地区之日军投降由中国受降;1945年8月21日,中国陆军参谋长杨毅肃在芷江召见日本乞降使节今井武夫,宣布台湾、澎湖列岛为第15受降区;9月1日,国民政府在重庆成立“台湾行政长官公署”和“台湾警备司令部”;10月25日,台湾地区日军受降仪式在台北市公会堂举行,国民政府向中国全体同胞和全世界宣告:“从今天起,台湾及澎湖列岛正式重入中国版图,所有一切土地人民政事已置于中华民国政府主权之下”。台湾宣告“光复”。

第二, 抗战精神是矫正中日关系、重建东亚秩序的历史延续。
世所共知,数千年间中国独步东亚,两千余年间,中国是日本的文明恩师。徐福率三千金童
玉女分乘五十艘楼船东渡岛国 ,双目失明的唐代高僧鉴真和尚六次东渡,历尽艰险,携带的不是刀剑枪炮鸦片,而是佛学、中医、建筑、绘画。这名身披袈裟的文明使者带给日本的,分明是父母般的仁慈关爱,兄长式的提携扶掖。从新石器时代的“绳纹文化”到农耕时代的“弥生文化”,从“大化革新”到“建武中兴”,从“尊王攘夷”到“明治维新”,中国的周孔之教、禅宗宝鉴、朱子哲训、阳明学说几乎单独铺就了日本一千余年文明开化的路途。并赐给那片孤悬汪洋的岛国三个佳名:“扶桑”、“东瀛”、“日本”。
“衣冠唐制度,文物汉宫仪”。日本蒙受中华文明恩惠之深,莫过于日本天皇制与中国的渊源。自公元645年孝德天皇首次改元使用“大化”年号以来,日本天皇年号总计247个,全部出自中国典籍,达106部之多。“大化”即取自《尚书•大诰》“肆予大化诱我友邦”;日本近代“开国之父”明治天皇年号取自《周易•说卦》“圣人南面而听天下,向明而治”;对侵略战争负有重大责任的昭和天皇裕仁,其年号则取自《尚书•尧典》“百姓昭明,协和万邦”。
直到现代,日本有识之士都不敢忘怀中国的文明教化之恩。井上清在《日本历史》中写道:“日本社会就是这样:恰如婴儿追求母乳般贪婪地吸收了中国的先进文明,于是从野蛮阶段,不久进入了文明阶段。”吉田茂在其《激荡的百年史》里也以庆幸的笔调指出,“中国拥有非常先进的文明,对日本来说,学习中国,是一个莫大的恩惠”。
在人类文明史上,还没有哪两个民间之间,大与小、强与弱、文明与野蛮,慷慨惠施与衷心蒙受,无私馈赠与全盘师法之间,有如此清晰、单纯、健康而美好的关系。
成吉思汗之孙忽必烈曾两度发兵渡海,欲“通好”日本,皆因风阻受挫。那是蒙古“鞑靼军事专制主义”的未遂攻伐,与中华本色文明无涉。
1951年9月,48个国家签署旧金山《对日和约》,没有中国人参加,国民党正痛未定难思痛,共产党则正跟美国在朝鲜打仗。这是又一个例子,中国是苏美冷战最大受害人。

第三, 抗战历史与精神是重修中美关系、共建21世纪太平洋安全与合作的最可靠资源。
罗斯福总统曾制定两条基本对华政策:1,确保两国“有效联合对日作战”;2,“承认和支持中国作为世界主要大国,在战时与美国并肩作战,战后在东方主导自由和繁荣”。1941年12月31日,美国建议成立中国战区,由蒋中正出任最高统帅;43年1月11日,美国主动声明,放弃在华治外特权,跟中国交换平等新约,所有反法西斯国家效仿跟进。鸦片战争《南京条约》以来所有不平等条约全部废除,中华民族从此站立于东方。43年10月,美国国会废止实行了61年的《排华法案》;43年11月,罗斯福坚持邀请蒋中正参加开罗会议;还不顾苏联和英国反对,支持中国作为《世界普遍宣言》 签字国,以及联合国创始国。目的都在推动中国代表东方成为“四强”。我要立即补充,如前所述,中国曾“苦撑东亚”十年之久,如果没有中国参战,二战就像一战一样,是一场难分良莠的旧式世界瓜分,帝国之战,列强之争。

现在,我们回到现实。1995年,俄罗斯在莫斯科主持了纪念二战结束五十周年的世界性盛典,盟国二战老兵胸佩勋章列队跨过绿茵草坪,欧洲各国和美俄国家元首并肩闭目为和平祈祷;欧洲又以诺曼底登陆纪念拉开了纪念二战六十周年的序幕,当包括德国亡军人在内的诺曼底全体阵亡将士的白色十字架在阳光下平等而尊严地接受后世人们的致意时,在犹他海滩和整个欧罗巴降临了一个巨大的句号:欧洲自相残杀的历史、欧洲作为两次世界大战策源地的历史,正式宣告终结。再狂热的“亚洲门罗主义”鼓吹者和新式“大亚洲主义者”也不敢奢望,当年东亚的交战各方能在任何一片海滩、一个半岛、一丬广场上握手言和。辛辣的历史反讽是,正是获得民族解放和国家独立的中国和朝鲜,至今陷于难堪的分裂。70年前,中美是共同对抗日本的盟友,今天中日之间依然怒目相向,美国却是日本的盟友,东亚上空再次战云密布。

去年77,我曾在北京一次有500多人参加的集会上提出几点呼吁,我愿借此机会重新呼吁一次。
第一, 中国共产党应放弃马列主义,回归中华文明,正式、公开、诚恳地承认,中国国民党领导和坚持抗战,是对国家民族作出的巨大牺牲和不朽贡献。勿需任何缜密繁复的战略思虑,勿需一分钱投资,只需实事求是态度,就可超越冷战鸿沟,终结内战历史,弥合民族创伤,恢复民族大义;
第二, 两岸和全球华人不受阻挠地以各自方式纪念抗战,两岸政府及民间共同建立中华民族抗战纪念基金,抚恤抗战老兵及亲属后人;
第三, 选择黄河、长江抗战旧址,修筑抗战胜利纪功碑、抗战阵亡将士公祭堂(参照美国阿灵顿国家公墓,安葬祭祀全体为国捐躯的军人);
第四, 国共两党联合发表文告,共同纪念抗战,并谋求签署国共《停战协议》,推动两岸签署《和平协议》;
第五, 中国大陆放弃与俄国商定的共同纪念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抗战。众所周知,前苏联曾在1941年与日本签署《苏日中立条约》,严重损害中国主权;又于1945年与美、英签署《雅尔塔秘密协议》,葬送中国抗战成果。苏联政府只在日本投降后才对日宣战,借机出兵中国东北造成国共内战,并使领导抗战胜利的中华民国政府和中国国民党成为内战失败方,致使中国人承受空前灾难;中国应把抗战胜利当成当代“恢复中华”的千载一遇之机,大陆政府和中共负有最重要责任。中国应与美国共同纪念太平洋战争胜利70周年,重新修好两国关系;
第六, 中华民国政府曾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1945—1972),中华人民共和国继任联合国常任理事国(1972—2015),两岸政府有责任和义务共同致函联合国,呼吁有关国家签署《世界和平宣言》。孔子2500年前就说过:大道之行,天下为公。西方从柏拉图到但丁到康德到爱因斯坦,都有建立世界政府追求永久和平的理想。

全球化时代演变日亟,世界正处于新轴心时代。大陆虽经济高速发展,但礼崩乐坏,贪腐肆虐;台湾虽完成宪政,却也族群涣散,统独对峙。中国人幸有共同的抗战遗产,共同的精神资源,当珍惜整合更上层楼。若要实现中国梦,首先请从还原抗战历史,宏扬抗战精神开始。
中国能否否极泰来、贞下启元,相当程度取决于能否重归大义,洞烛机先,吃准火候,摆脱历史羁绊,冲决意识形态牢笼,走出历史正步。明年2015年,应是旋乾转坤之年,否则,中国危机将加速恶化甚至万劫不覆。历史在拭目以待。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