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吕朴:三言两语话改革


 

民主具有什么样的结构,民主具有什么样的发展进程?


发展中国家真正实现社会转型的基础在于经济方式的转型(真正的、不受权力侵袭的市场经济和资本的私有化),实现道路在于社会化。现在有一种误解,以为中产阶级是公民社会的基础,错了!公民社会的基础是社会自治组织。离开社会自治组织,基层国民和国家机构就无法形成有机的联系,就无法形成真正的民主社会的。曹思源对于宪法的修改建议,其中最大的缺陷就是对于社会自治组织未能赋予基本的地位与认识。中国社会的民主化进程的有效性,肯定将依赖社会自治组织建设的有效性。这也是解读为什么“茉莉花(橙色)革命”、“阿拉伯革命”以及伊拉克、阿富汗变化难以成功的密码之所在。

有人把选举看成为民主化进程的必由之路。其实这种看法存在严重的错位。必由之路是社会化,建设主体是社会自治组织,选举是建设社会自治组织的工具,也是在公民社会基础上实现更高层级民主的工具。

实事求是的讲,不要说在中国,就是在发达国家也没有什么人懂得在发展中国家民主化进程是怎么回事。民主和文化一样是内涵比较复杂的体系性事物。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讲清楚的。因此谈民主问题,首先需要讨论者就民主的结构基本取得共识,只有在此基础上才存在讨论各部分具体内容的空间。区分不了结构和具体内容的区别,那对起话来肯定是鸡同鸭讲。

有人讲“社会自治组织和民主过程相得益彰”。其实这句话讲错了。错在哪里?问题就出在你把社会自治组织当成民主过程之外的内容。其实在社会里,民主体制的结构基本包含三个层面。最基层是公民,中间就是社会自治组织,最上层是宪政体制。这三层当中基础与核心的载体是中间的社会自治组织。

你所讲“文明时代的野蛮人”,野蛮人就是不懂自己在社会里的责任(及关系意识),包含职业责任、阶层责任、社会责任、家庭责任;权力(及关系意识);取利方式(及关系意识)的人。关于关系意识,主要是指和周围相关者在同种权益上的合理关系。因为正常社会都是多元的,有分工的。每个人左右上下都有权益相关者,所以始终存在权益关系问题。懂得这一点,懂得协调、妥协,这才是公民,才是社会人,否则只能是民粹主义的不自觉成员,是你所讲的野蛮人。没有这些公民的存在,宪政体制就不存在有效运行的公民基础,这也就是为什么民国之后,有宪政无民主的原因。

而还未能进化为公民的国民,怎样才成长为公民的呐?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在社会自治组织内参加活动,而各个社会自治组织又相互进行交涉、协调、妥协,包括与宪政体制进行交涉、协调、妥协。只有通过参加社会自治组织的活动,公民才会逐渐成长形成。而这种公民的成长形成过程才是民主发展的进程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所以社会自治组织不是民主进程之外的事物,而是民主进程的重要载体。

另外也只有在社会自治组织的基础上成长形成的政党,才是真正懂得政党功能和社会有效运作的政党。而其中的领袖人物,又要经过行业领袖、社会领袖这两个阶段,才可能有效参与宪政体制里的政党政治活动。那种一人呼应,百党涌出,表面看上去是自由、民主。实际是民粹运动,而不是民主进程。正因为缺乏民主过程,故而效果极其有限,甚至带来负面的社会混乱。

领导层掌握了发展中国家民主进程的思想,就可以有效地逼免混乱的推进社会发展、社会建设、社会转型的现代化进程。当年毛泽东、刘少奇为搞农民革命,走向了农民运动。今天真正有志于社会转型的人,必须走进社会自治组织的建设工作,哪怕是住宅小区的业主委员会都是实践的开始,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通过朝野的共同努力,我相信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历史任务会有机会逐渐走上路数。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民主进程实际是一个社会整体进化的过程,各个层面都会有各自的具体内容。这些实际都是《转型发展社会学》(正在撰写)内容的组成部分。

2014年7月7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