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国体制问题的根源在哪里?

吕 朴

 

阶级斗争现象及其相关思想,在马克思之前就已经有之。但是把它推至绝对化、形成阶级斗争绝对论思想,因为还没有发现有人在马克思之前,所以还是来自马克思的首创。阶级斗争绝对论的主要内容,从社会发展动力说到人类社会发展方向;从工人阶级解放的方向与实践道路到对社会主义社会形态的设想;从对社会科学的万能工具说到对社会科学的最高统御。在经历一百多年的社会实践,铁样的事实已经证明,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绝对论的确是“真理超越一步就是荒谬”的典型案例。

今天我们对于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绝对论(以下简称绝对论)的扬弃,事关对绝对论涉及所有重大内容的重新准确认识和定义。它不但关乎马克思思想中的政治经济学,也深深涉及科学社会主义、哲学领域内重大内容的重新认识。这不但是马克思思想(或称主义)的重新定位,也是关乎世界范围里奉行马克思思想社会里的头等重大事件。这些变化和探讨其实在欧洲早已发生、完成。但是在中国,毛泽东和共产党人一直把它称之为修正主义予以封杀、禁止讨论。

同时,在中国本土还有一件事关体制的大事在发生。那就是随着中国共产党建政、执政时间的推移,由于社会处于长期的和平状态,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性现象开始出现,例如追求发家致富、追求思想自由、多样化,追求文化形态和功能的多样化,生死观开始从道义转向生命等等。这些反映正常社会运行、发展规律的新生事物,和建政、执政后所坚持的原有农民革命战争方式必然发生冲突。正是这种正常的新生事物却被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看做是修正主义和资本主义复辟,予以大加伐挞、置于死地而后快。号称“以阶级斗争为纲,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其思想根据就是马克思思想的阶级斗争绝对论;在实践上则来源于对武装斗争夺取政权时期所形成的农民战争方式予以刻舟求剑式的追求,以及前苏联模式的影响;再加上中国未经资产阶级革命转型的传统社会深厚遗存;以及毛泽东本身种种局限性的恶性膨胀。所以才在建政、执政之后,在不到三十年的时间里,为中国带来包括百年不遇的特大人为灾难---“文化大革命”在内的无数经济、政治、文化、思想灾难。历经了这么多的苦难,付出了这么多的代价,我们居然还未能从中吸取到应该得到的思想、体制教训和见识,用以加速社会转型革新。真不知国民和领导(体制)哪个更应该为此承担责任。

虽然在结束“文革”、实施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多年,但时至今日,无论是面对严重的“双向发展”,还是对改革开放的总结与展望,还是对“文革”和毛泽东的反省,还是对于农民革命战争方式与和平建设方式的承继、转换关系;传统社会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的关系,并向上追朔到马克思思想的阶级斗争绝对论。并在此基础上探寻中国体制问题的根源以及如何实现社会转型革新。这些被中国体制所包容的问题一直未能得到真正的解读,“三个自信”始终未能落实,思想界、政治界的混乱始终未见澄清的希望。因此政权的合法性严重不足,很大程度是依靠暴力维持。而且由于问题、隐患的根源未能清除,矛盾还在积累,冲突日益尖锐,危险还在增加。是清除根源还是强力维稳?如何回答应该不是多么困难的问题。我个人真诚希望,在“三个自信”里,再补充上,“使命自信”、“责任自信”,总共“五个自信”。

不是已经定下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百年奋斗目标”了吗?不是已经确定要实现“管理现代化”的目标了吗?那就开始具体落实吧!调研报告、建议书、建设纲要、实施方案、方针、政策、措施。路线图、时间表,干起来吧!

2014年7月9日 (星期三)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