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香港特首普选和中共的「迷宫设计」

李大立

 

记得儿时有过一种或可称「迷宫寻路」的数学游戏/(智力测验):一四边形/(矩形/正方形)平面中其中一边设一「入口」,对边设一「出口」其间需经过复杂的「迷宫」七拐八弯又处处设,需找出最便(最短)的通道,最快到达出口。不聪明的或如笔者一般智力者,往往「靠撞」,从「入口」开始,像盲头苍蝇乱飞乱撞,有路就行,向前就冲,结果常常误入死胡同(崛头巷) --「此路不通」,于是前进、折返、左右迂回…始终到不了「出口」;聪明的孩子会「逆向思维」:从「出口」倒过来想找路通向「入口」,由于「迷宫」的设计是从入口到出口,处处给你设计难题,所以一般说「逆向思维」:从「出口」倒过来想找路通向「入口」遇到的困难会少一些。或者就算从出口找到路通到中途较少故障的「开阔」地带,再从入口找路与其相接,也不失为捷径,可提高成功率。

无论如何,不论智力高低,测试成功的前提是「迷宫设计」无论如何复杂如何隐蔽,必须有一条或以上的通道可连通出入两口,否则此「迷宫设计」就是失败的,相应的测试就失去意义。

现时700万香港市民所面临的2017特首选举和特区政府推出的「政改咨询」就如同当年的小学生小朋友面对的「迷宫寻路」。

鉴于中共政权的专制独裁本质,他自身的政权就是靠暴力取得的,他不但不会让大陆人民享有普选的权利,也害怕给了香港人民真普选会影响到大陆,动摇了他们的统治。于是尽管中英谈判回归香港之时作为条件之一的「一人一票普选特首和立法会」明文写进中英联合声明并在联合国注册备案,中共还是一拖再拖到回归20年后才实施,而且还企图用假普选来欺骗港人和搪塞世界与论。

中共眼看「一人一票」白纸黑字,在全世界面前作了承诺,无法推翻抵赖了,就千方百计在选举程序上作文章使绊子,非要仿照回归20年来特首小圈子选举的1200人「选举委员会」设普选的「提名委员会」。就等于「迷宫寻路」的测试,不敢公然关闭一人一票的入口大门了,就在中间的这选举程序迷宫中设路,拿中共授意钦定的「提名委员会」来挡路,甚至封死了一切通道,让选举人的意愿无法通达被选举人,公然敢冒天下之大不讳向「普及而平等」的民主普选普世价值和世界文明挑战。

什么是普选?众所周知,普选的定义是「普及而平等」的选举,不但指对选举人要有「普及而平等」的选举权,如「一人一票」、「票票等值」……而且必须有「普及而平等」」的被选举权,凡是符合年龄、居留权、神智健康等最基本的条件者不分政党,不问政治均有平等的被选举权。而北京设计的非民选「提名委员会」正正是剥夺了香港人在中英联合声明中明文规定的「普及而平等」的被选举权。建制派和北京应声虫说香港人可以在普选中通过一人一票自由表达自己的意愿。笔者作为一个香港永久居民,登记选民,欲将自己手上神圣一票投给真正拥护民主政治者,可是经「提名委员会」筛选后的「特首候选人」都是清一色的建制派和Yes man,你叫我如何「通过一人一票自由表达自己的意愿」?又如街坊师奶上街买橙,水果贩说「又平又靓又有得拣」但走近一看,是水果贩挑出来的一堆烂橙,你叫师奶们怎么拣?!

试想想,如果一个小朋友发觉测试他的「迷宫寻路」的智力测验原来是骗人的--所有的路都被堵死了,入口完全无法通到出口,他会如何反应?估计100%会把这测试题推落地气愤地抗议说「呃人慨,唔玩了!」试想想, 如果美国总统大选, 执政党(民主党或共和党)要设一个所谓「提名委员会」筛选「总统候选人」不让另一党(在野党)的候选人参选总统, 将会是何等荒谬的情景, 美国人会答应吗?美国将会出现怎样一种局面?

所以香港市民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承认北京的「迷宫设计」,自行提出自己设计的普选程序,否则宁愿「唔玩」--全民罢选!
由此,26位香港泛民立法会议员组成的真普选联盟,1月8日举行记者会,公布一个「三轨制」2017年行政长官选举方案,争取没有筛选的行政长官普选制度。「三轨制」方案,包括公民、政党及提名委员会提名,参选人可透过其 中一种提名途径成为特首候选人,提名委员会不能有政治审查。


「三轨制」方案包括公民、政党及提名委员会三个提名途径,参选人可透过其中一个提名途径成为特首候选人。其中公民提名要求参选人取得1%登记选民具名支持;政党提名则要求政党于最近一次立法会直接选举中,取得5%或以上的有效得票。除非参选人不符合法律有关特首候选人的明文要求,例如须年满40周岁、没有外国居留权等,否则提名委员会必须确认由公民或政党提名取得候选人资格的参选人,提名委员会不能因「爱国爱港」、「与中央(北京)政府对抗」…政治审查而拒绝确认。真普联亦要求,废除现在禁止行政长官属于政党成员的限制。

至于投票制度,真普联建议采用两轮决选法。如果候选人第一轮得票超过有效票数的50%,则当选行政长官。如果没有候选人得票超过有效票数的50%,则得票最高的两名候选人将进入第二轮决选,第二轮决选中得票最多者当选行政长官。

真普联的「三轨制」方案一提出,迅即得到各党各派及香港市民的广泛支持。

公民党党魁梁家杰在记者会上表示,公民党会全力推动真普联的「三轨制」方案,他认为2017年的特首选举是一个民意争夺战。

梁家杰表示:千万不要在这个阶段问北京愿意给香港甚么样的普选,我们要问的问题是,究竟香港需要一个怎样的普选,才可以处理到深层次矛盾,才可以重建政通人和,大家把握未来的日子尽量发声。

社民连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在记者会上表示:我们在不久的未来,我们如何会用一个断然、果断的策略,代表他们去反抗中共的专制。

人民力量立法会议员陈志全在记者会上表示,包括人民力量、街坊工友会、新民主同盟、社民连的立场都一致,认为公民提名不可或缺。陈志全认为,从去年3月真普联成立至今,「三轨制」方案是得来不易的阶段性产品,真普联的所有立法会议员应该全力推动,他赞成梁国雄提出的启动立法会议员辞职公投。

陈志全说:不是中方接受、不是特区政府接受,是香港市民接不接受我们提出的这个产品。今日参与的26位立法会议员以及相关的党派,应该支持这个方案的。

工党主席李卓人在记者会上表示,三轨制又可以称为「三门制」,即是有3道门让特首候选人可以入闸,让香港市民有选择,其中透过公民及政党提名,可以确保有一定市民支持度的候选人可以入闸参选。李卓人认为,这个方案温和并且包融了「提名委员会」,应该可以得到各界支持。

李卓人说:即是大家都知道现在有几个平台,真普联一个平台、占中一个平台,占中方面也会搞公投,我们也希望占中可以将真普联的方案作为他们其中一个最后给市民接纳公投的方案。但是我想我们团结也是除了在真普联的旗帜之下团结,我们也是从整个占中运动里面要团结,也同占中参与者、大家想想参与占中的人士都是想付出代价、有承担,坐牢也无所谓的,我们也要跟那班群众团结。

可是,保皇党建制派也喊出了与整个香港社会主流民意不协调的怪响,民建联主席谭耀宗9日即在电台节目表示,真普联的方案是祗要得到公民提名或政党提名,提名委员会就要接受,即是代替了提名委员会的职能,令提委会变成「橡皮图章」,不符合《基本法》第45条,谭耀宗认为北京人大常委难以批准方案。

请问谭耀宗:「三轨方案」只是在「提名委员会」单轨提名的基础上增加另两轨沟通选举人与被选举人的提名通道,并没有废除你的「提名委员会」,并没有剥夺你所谓「提名委员会」的提名权,怎么能说是「代替了提名委员会的职能 」?当然,你「提名委员会」尽管提名,甚至比其他两轨多提几个也无妨。因为「提名」是一回事,能不能当选又是另一回事了。无论何种提名方式获得提名的候选人最终都要经过一人一票的全民普选的检验,获得最多选民支持者最后才能成为「特首当选人」。

我们只不过是争取「普及而平等」的被选举权,争取有代表民意的候选人入闸参选,还未正式一人一票开选呢你就怕成这样,你们不是总跟在北京屁股后面骂泛民说什么「一小摄」、「勾结外国势力」、「逢中必反」、「不得人心」吗?不是说你们建制派「三个代表」、「代表最广大香港市民的利益」吗?那怕什么呢?让他们出来选么,让他们被选票羞辱,让你们得高票大获全胜么。

为什么不敢呢?

其实最核心的问题是:「提名委员会」是怎么组成的?是香港市民一人一票选出来的吗?如果不是,只是北京钦点,他有什么么权利为普选决定候选人?即使是「基本法」「规定」,也是北京硬塞进去的私货,应予修改,一切权力来源于人民,除非「「提名委员会」由全民直选产生,否则他无权单方面决定特首普选候选人。

北京害怕民意,害怕表达民意的全民直选,甚至顾不上扯下最后的「民主遮羞布」,驻港机构中联办宣传文体部主任郝铁川在真普联的「三轨制」方案提出翌日出席一场午宴时即气气急败坏地表示,如果香港出现控制不了的情况,北京可能会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公然对700万香港市民发出赤裸裸的武力威吓。

香港人,是屈服还是抗争?北京在武力强迫我们,香港的建制派应声虫在哄骗我们与他们一起合作在全世界面前演一出「假普选」的双簧戏,你愿意放弃港人的尊严去当傀儡吗?你愿意放弃我们浴血奋战争得来的双普选权利,任人摆布吗?别害怕专制政权这个庞然大物,作为连续20年排名世界首位的「最自由经济地区」,我们有足够的现代文明,有普世价值的民主意识,我们争取民主的正义行动必将得到全世界爱好自由民主的人们的支持,让我们都学那被强迫做「迷宫寻路」智力测验的小朋友一样,高呼「呃人嘅,唔玩了!」

你筛选,我罢选!

(写于2014年1月10日香港)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