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对中美第六轮战略与经济对话之我见

高洪明

 

据中国官媒报道,中美两国将于2014年7月9日至10日在北京举行第六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笔者作为局外人,也想对此臆测一二,不揣冒昧如下:

中美两国战略与经济之异同

中美两国根本之异

中美两国根本之异不是各自人口的多少,不是各自幅员的大小;也不是各自历史的长短,不是各自文化渊源的远近;也不是各自经济实力的强弱,不是各自军事实力的伯仲;而是中美两国各自今日社会制度、公权结构、愿景追求、宪法体系、经济主体、企业制度和公民地位的根本不同;这才是中美两国根本之异。

今日中美两国根本之异的通俗结论是:中国党权垄断公权,公权压制人权;美国民权主导公权,公权服务人权。

中美两国根本之同

中美两国根本之同是中美两国人民的人性相同、人心相同、人民愿景相同;即中美两国人民不分男女老幼,不论民族大小,都在努力追求并执着实现各自的富足生活、宜居环境;法治社会、公平正义;安居乐业、和谐民风;自由自在、奋斗事成;个人幸福、心灵舒畅;婚姻美满、家庭和美;子女康乐、事业有成;快乐晚年、安乐死亡等等;这是中美两国根本之同。

中美两国战略之异

中美两国政治理想战略之异:中国的政治理想战略是在全世界消灭资本主义,实现共产主义;而美国的政治理想战略则是在全世界消灭共产主义,实现自由主义。

中美两国地缘政治战略之异:中国的地缘政治战略是主导大东亚及其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与发展;而美国的地缘政治战略则是重返并主导整个亚太地区的和平与发展。

中美两国经济发展战略之异:中国的经济发展战略是在GDP方面尽快赶上并超过美国,在科技方面尽快缩小与美国科技方面的差距,力争在某些领域超越美国;而美国的经济发展战略则是继续长期保持GDP在全世界的领先地位,继续长期保持科技在全世界的领先地位,美国的梦想是继续领导世界100年。

中美两国军事目标战略之异;中国的军事目标战略是确保大陆主权和领土的完整与安全,争取和平统一台湾,力争行使钓鱼岛主权,力争行使南海诸岛主权,努力实现并保护中国海外权益和行动的安全与扩展;而美国的军事目标战略则是确保美国的利益与安全,确保其盟国的安全与利益,确保美国在全世界的利益与安全,确保美国世界警察的权威。

中美两国外交目标战略之异:中国的外交目标战略是睦邻友好,怀远柔外,维护地区和平与发展,维护世界和平与发展,但无视人权、民主与自由,从而对他国人权危机视若罔闻;而美国的外交目标战略则是确保地区和平与发展,确保世界和平与发展,但强调人权、民主与自由,强调人权外交,对他国人权危机每每援手相助。

中美两国战略之同

中美两国战略之同都是力争并确保中美各自国家富强、民族昌盛、人民幸福,力争并确保中美各自人民的劳动与创造,力争并确保中美各自人民的安全与安宁,力争并确保中美各自国家愿景的前途与实现等等;这是中美两国战略之同。

中美两国经济之异

中美两国经济之异:不在经济总量的区别,而在经济质量的区别;不在产业结构的区别,而在产业科技的区别;不在产品数量的区别,而在市场消化的区别;不在国家调节的区别,而在市场主导的区别。

总之,中国是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即国营大中型企业为主体的经济,是国家主导垄断经济,是党权主导经济,不是完全的健全的市场经济;而美国是私有制为主体的经济,是私有股份制大中型企业为主体的经济,是私有股份制超大型企业相对垄断经济,是完全的健全的市场经济。

中美两国经济之同

中美两国经济之同是中美两国各自经济总量都在持续发展,中美两国各自企业都在持续发展,中美两国各自海外企业和投资都在持续发展,中美两国各自经济都在持续保持着活力和后劲。
总之,任何咒杀或捧杀中美两国各自经济的言论都是不正确的。

中美两国战略与经济对话

中美两国战略对话(或对抗)

中美两国在各自政治理想战略方面是相互对抗的,是不可协调的,是不会妥协的。

如:中国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与美国的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对抗;中国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理论和实践与美国的民主宪政的理论和实践;中国的党权领导主权及人权的理论和实践与美国的主权在民,民选政府的理论和实践等等。

但是,中美两国各自不会为了中美两国各自的政治理想战略而发生武装冲突,更不会为了中美两国各自的政治理想战略而爆发战争;对此,中美两国人民、世界人民都不要杞人忧天;因为,中美两国的政治家都不是理想主义者,而是现实主义者。

中美两国在地缘政治战略方面是“对话为主,对抗为辅,协调达成妥协是常态”。

如:在中国钓鱼岛主权问题上,尽管美国帮助日本拉偏驾,但并未公开站在日本方面坚持与中国对抗;

在中国南海诸岛主权问题上,尽管美国明里暗里给越南、菲律宾等国家撑腰打气与中国作对,但并未在南海采取与中国发生武装冲突或进行武装对抗的行动;

在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问题上,美国(携手日韩)与中国一直对抗,但并未与中国发生对抗冲突。

中美两国在经济发展战略方面是:在普通商品与服务上、在一般经济领域内、在非高新科技上,中美两国大体上能够做到双方互利、合作、共赢;除此之外,则相互封锁,互相刺探;这是中美两国经济发展战略的常态之外的常态。
中美两国军事目标战略方面是:中美双方进行“有限的对话,有限的对抗;扩大的对话,自律的对抗”;各自管控分歧的承诺和行动,是中美两国军事目标战略的最好诠释。

如:预防或防止中美两国在东海、在南海、在太空等等区域可能发生的直接接触冲突。

中美两国外交目标战略方面是:中美双方“对话胜过对抗,对话消弱对抗;以对话争取各自外交红利,以对话化解各自外交分歧”,相向建设一个求同存异的外交局面。

如:中美两国共同关心的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国际反恐问题、伊朗无核化问题、巴以和谈问题、非洲和平与发展问题以及世界其它地区的热点问题等等;这都是中美两国外交目标战略对话的应有之题。
中美两国经济对话(或分歧)

中美两国经济对话,在人民币汇率方面:中国自己可以并且必须量力而行,渐次调整人民币汇率;但绝不会也不能俯首听命美国的指令,因为人民币汇率问题是中国经济生死攸关的问题;因此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中美两国可以对话,但中国不可以美国马首是瞻;必要时,中国要善于对话,要敢于对抗。

中美两国经济对话,在双方各自市场准入方面:中美两国各自都在千方百计地把自己富余的商品和服务打入对方市场,都在深谋远虑地提高自己市场准入的门槛,限制对方进入可能危害自己国计民生、国家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的领域等等;中国尤甚,不得不如此。

如:网络信息自由出入中国,金融资本自由出入中国等等,中国总会限制再三的;中国如此,不仅仅是因为政治问题,而往往的确是出于对国计民生的考量。

总之,中美两国经济对话,中国要从善如流,利国利民的市场准入;如果,中国市场准入,那么门槛必须加高;这才是中国经济适度保护自我发展之路。

中美两国经济对话,在中国经济完全市场化方面:中国经济实现完全市场化的目标是大势所趋,是人心所向,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不可逆转的;但是,中国经济发展不可以、也不可能单纯为了中国经济完全市场化而完全市场化;因为,如此这般做了,中国经济不仅不能完全市场化,而且必定搞乱中国经济,贻害无穷。

如:中国央企转制、民企进入央企传统领域、金融证券保险行业对内外完全开放等等问题,都不可能一蹴而就,都不可揠苗助长;循序渐进,量力而行,量承受能力而行,中国经济才能安全软着陆,实现中国经济完全市场化的目标。
总而言之,中美两国经济对话,中国要择美国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拒之;这是中美两国经济对话之要害,不得不对话,必要时不得不对抗。

对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总结

中美两国战略与经济对话是件好事,是件大好事。

中美两国战略与经济对话,包括中美两国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出现的分歧甚至是对抗,都是件好事,都是件大好事。

中美两国战略与经济对话,有利于中美两国在战略与经济方面和平共处、和平竞赛,有利于中美两国相向而行,有利于中国和平转型,和平长入国际主流社会。

北京:高洪明
手机:13522267658
2014年7月4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