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香港局势让台湾人对北京更添戒心

 

2014年6月初,中国政府发表的香港“一国两制”实践白皮书在香港引发强烈反弹。很多香港人感觉“一国两制”50年不变的诺言似乎出现变数,这种忧虑刺激了香港6•22全面投票活动,更让超过50万香港人在7月1日走上街头,参加争普选大游行。香港“一国两制”设计之初原本是为未来解决台湾问题提供模式,那么如今香港一国两制现实出现的困惑与紧张对台湾民意有何影响?台湾政治大学大陆研究中心主任王振寰教授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他指出,香港的民主建设其实一直从台湾得到某种借鉴,两地的公民社会运动也有不少互动,香港近期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让尚未进入大中国政治版图的台湾人对北京更多了几分戒心。

台湾的命运与香港越来越接近

法广:王教授,您好。最近香港发生很多事情。先有北京就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发表白皮书,后有近80万港人参加6•22争普选全民投票,后来又有七•一争普选大游行。香港的“一国两制”模式在设计之初在很大程度上是希望对未来解决台湾问题提供样板。台湾人对香港近期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是否很关心呢?

王振寰:对,台湾当然非常关注香港7月1日的游行,特别是大陆发表白皮书后,它(大陆)所宣称的“一国两制”其实是说香港即使想要普选,但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也就是说香港与北京的关系不可能脱离大陆的控制,这对于一国两制以及大陆与台湾的关系,其实是形成很深远的忧虑。

大陆对香港的“一国两制”基本上一开始是想做给台湾看:香港人与大陆维持一定的关系,但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大陆)是想香港的模式也许可以给台湾的未来做一个榜样。但是,这几年的发展,香港在政治上追求自己发言权的状况事实上已经越来越清楚,香港的自我认同,就是Hong kong Identity 越来越强,这就对大陆、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造成很大压力,特别是7月1日的游行,这其实是对大陆在香港的统治权利的一个相当大的挑战。

从台湾的角度来看,台湾一直不会接受“一国两制”这样的设计,因为我们一直认为我们是中华民国,一直有自己的主权,所以,不可能接受“一国两制”。这一次,大陆对香港说:无论怎样普选,最后决定权还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共产党手中,这就让台湾人看香港而产生非常大的戒心。台湾的命运与香港越来越接近,最近有非常非常多的香港人到台湾来,认为台湾比较能追求自己的政治独立,但这会让中华人民共和国感到很大压力。台湾一直与大陆在经济上保持了比较好的关系,但是,政治上,道路则比较长远,需要好好谈判。香港追求民族自决的努力事实上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台湾的影响。而且,事实上香港很多学生到台湾来,观察台湾的社会运动。

与香港不同,台湾还有不同选择的权利

法广:台湾与香港可以说面对着同一个问题,就是在经济关系上对大陆的依赖。在这种情况下,无论香港还是台湾,维护自己民主、自由价值的空间是否都变得更加狭小?

王振寰: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困难的问题。香港情况与台湾有很大不同,因为香港已经被大陆纳入其版图,已经被“一国两制”,台湾则不同。香港面对大陆在谈判的时候,空间会比较小,它的经济也基本上融入大陆经济,但台湾还有不同选择的权利。台湾在政治上一直以来与大陆分离,经济上越来越被大陆整合在一起,大陆方面越来越用经济来压迫在政治上的谈判,这一点已经越来越明显。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台湾内部,特别是年轻人对此的抗拒也越来越强。大家都在年初的学生运动中看到这种抗拒力量其实很强。

法广:台湾近期也出现了重新调整两岸关系政策的声音。在您看来,政党的两岸关系设计与民间对两岸关系的感受、看法和期望之间是否有些脱节?台湾人对两岸关系未来的共识是否变得越来越脆弱?

王振寰:应该这么说:大陆与国民党的关系基本上比较容易,共产党与民进党的谈判就比较困难,但是,民进党十分清楚,在政治上,台湾必须与大陆在一定程度上谈判,民进党如果坚持不与大陆接触的话,它的反中立场就会让它在选举中遇到困难,所以,民进党在与大陆接触问题上开始转变态度,不过,共产党、民进党和国民党三方各有想法。长期而言,共产党的谈判能力很强,台湾必须想办法,建立一种合适的两岸关系,但大家都会接受所谓的和平发展原则,也就是一定要在和平的状况下建立两岸关系,至于采取何种策略,这三方(共产党、民进党和国民党)的想法是不一样的。

对香港而言,大陆的政策面临很大困难

法广:最近,北京国台办发言人提出台湾未来前途应当由全中国13亿人共同决定,面对香港的争普选公投,大陆官方媒体也阐述了相似立场,在您看来,无论香港,还是台湾,公民对自身前途的认同是否应该由13亿人共同决定?

王振寰:台湾一直有民主选举,所以,公民意识非常强,不太可能接受大陆方面所谓由13亿人来决定的其前途的说法,所以,台湾与大陆一定会在这个问题上有很多的谈判。香港目前内部比较紧张,因为它已经在1997年被纳入中国的版图,但大陆一定要想办法,来面对香港越来越高的香港意识以及香港要求政治自主的趋势,也就是香港要求公民自决的意识越来越高。所以,大陆现在会很头痛,因为处理台湾问题与处理香港问题不同,台湾一直都不在北京的控制范围内,但香港在。倘若北京承认香港的自治权利,那它以后如何面对西藏?如何面对新疆?这都是非常大的问题。对香港而言,我觉得大陆的政策面临非常大的困难。

法广:北京国台办主任张志军6月底曾赴台湾访问。他此次访问行程在开始时显示出一种开放的态度,但在访问结束时出现一些紧张。在北京就香港一国两制发表白皮书、香港民间组织“占中”争普选公投这样的背景是否对张志军此行有所影响?

王振寰:我觉得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张志军访台其实早有安排,他只是落实了他原来的想法。我认为,他非常清楚来台湾要做什么,他在来之前其实就已经规划好了行程,他也会预期到在台湾他会每到一处都会遇到抗议,上次(海协会会长)陈云林来台湾的时候(2008年11月)也遇到非常多的抗议活动。我们可以从中看出台湾有一部分人是不喜欢与大陆打交道。所以,我相信张志军对这些是有所预料的。

我觉得张志军此行在两岸关系中扮演了很重要的和平桥梁的角色。他进入台湾民间,去了解台湾人的想法,特别是去中南部,了解台湾叫做“三中一青”(即中小企业、中下阶层、中南部民众及青年人)的这些原来比较支持民进党的人到底在想些什么,我觉得,他此行应该对台湾有更深入的了解。

王振寰教授在采访结束时表示,“我觉得台湾人会非常注意大陆如何处理与香港的这些紧张关系,因为香港实际上是在要求公民自决,而香港已经在大陆(主权)之下。北京方面对此如何处理对未来处理台湾问题会有影响,而且事实上是有义涵的。也就是说,从北京如何处理香港问题可以看出将来北京与台湾的关系会如何发展。北京如何处理香港问题对台湾人如何看大陆会有很大影响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