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北京人权艺术家严正学近况

 

为赠送友人而雕刻的文革期间被处死的林昭小像被当局扣押,严正学近日重新再雕刻时,遭人泼尿骚扰,与对方理论反遭到殴打,导致两脚趾骨折,鼻子、手、背等多处受伤。有评论认为,创作自由是天赋人权,用卑鄙的暴力手段打压艺术家是十分可耻的行径。

在北京维权人士胡佳遭殴打受伤的同一天,曾长期参与维权活动的人权艺术家严正学周三也被泼尿、殴打,致脚趾骨折。

严正学周五表示,此前,他雕了一批林昭小雕像准备送给重返天安门的一些人士,但遭到警方扣查。周三下午,他在铁玫瑰园重新雕刻雕像时突然被人从楼上泼尿,他前去理论,对方还称要让他“醒醒”。

“我在做林昭的小雕像。因为我们使用的是QQ和163邮箱,警方很快就知道了我们之间的一封信,这封信里面说要塑小雕像送给那些返回天安门的周峰锁、滕彪、胡佳那些比较出色的人物。有关部门把我的雕像扣了,说我从艺术问题变成政治问题。我都忍了,我重新做总可以吧?到7月16号下午3点钟,突然上面向我泼水(尿),而且是脏水,很臭的。我一看到是三楼干的,我就赶忙跑上去。我当时就问他,你凭什么给我泼尿,他开口就说‘我让你醒醒,不让你做了你还做’。”

严正学表示,他当时要报警。在与对方争执过程中,对方试图抢夺他手上拿着的雕塑用小铁锤,为防止小铁锤被抢走,他遭到了殴打。

“他一下子来抢我的小榔头,他说你到我这儿来,我夺下你的榔头,我敲死你我就是正当防卫。我明白过来了,我死活不放小榔头。所以我们两个为了抢这把榔头,发生肢体接触,他就狠命地拿穿了皮鞋的(脚)踹我的脚,我的脚被踹得非常疼。他掐我头颈、打我背、鼻子也打出血来了、手指头也打出血来了。”

严正学讲述,他被殴打后就出现尿血的情况,在医院做的CT还显示两个脚趾出现骨折。他要求警方彻查此事,但经过多次要求,警察才上门收去了他的受伤报告,并告知将立案调查。严正学怀疑打人者是受警方指使,担心警方会包庇打人者,希望国际人权组织能介入调查。

严正学的铁玫瑰园中放置着林昭以及张志新的铜像,他本人也一直从事维权活动,曾起诉过北京劳教委、北京昌平司法局、国家工商总局等多个机构,引发当局不满,长期受到打压,曾多次遭到关押。1994年,严正学被北京公安局抓捕后被送往北京双河监狱劳动教养两年。2006年10月,他再次被捕,并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获刑三年。去年4月,铁玫瑰园中的一堵墙遭车辆撞坏。去年12月,寒冬中他家的暖气被停止供应。今年6.4期间,他“被旅游”去了腾格尔沙漠。

曾创作过林昭作品的广州艺术家何国泉周五接受采访时对当局借用暴力手段打压艺术家表示谴责。

何国泉:“艺术家的创作应该是自由的,更何况像林昭这样的人属于时代的标志,我们都知道她悲惨的命运,现在人们在纪念她,这都是情理之中,这也是人性的反思,对我们文革最黑暗的时候。我也创作过林昭的作品,我觉得这是作为我们艺术家的良知,因为艺术不能光陶醉在自己的小范围里面,还应该有一种对整个社会的反思,这是艺术家的本分。艺术创作是没有什么对错的,创作自由是天授人权,不能以暴力,尤其是这种卑鄙的手段对艺术家打压,这是可耻的行径。”

何国泉又表示,近期的气氛越来越恶劣。他此前七年曾参加过一城市举办的摄影节外围展,从未发生过问题,今年却遭到各种审查,被禁止参展。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