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苏联的灭亡

未名湖畔

 

1991年苏联819政变失败(1991年8月19日,以副总统亚达耶夫为首,成立“苏共中央紧急非常委员会”,发动政变。),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宣布苏共解散,接着苏联解体,社会主义阵营瓦解,近四十个国家执政的共产党,纷纷被赶下台,有的还被宣布非法,予以取缔,只剩下中、朝、越、古四个,这一突变,很难被中国共产党人理解、接受,不过大多数的中国民众,并不伤心落泪,更有那些对马列主义不信仰、思想“落后”的民众,甚至还怀着羡慕的心态,观望这一变化,希望有朝一日,中共也如此这般没有了!
希望是希望,现实是现实,两年多前,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流血事件,人们记忆犹新,北京市民的言行举止,又谨小慎微起来,不过,民众对于这突然而来的变化,有些激动,有些疑惑,怎么会发生这种突变呢?大多数人认为有三个原因:
一)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
二)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
三)叶列钦爬上坦克车,发表蛊惑人心的演说。
有人将此三人戏称为“三剑客”,认为苏联的解体,都因为出了这三个“大恶人”,希望中共倒台者,甚至调侃:“咱中国为何没有三剑客?若中国也有这样的三剑客,中共也会立马倒台!”,还重提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著名口号:“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真是痴人说梦。
1991年叶列情爬上坦克发表演说,号召俄罗斯民众上街,退出共产党,抛弃“苏维埃”,果然得到民众响应,许多人把苏共解散、“苏维埃”解体归咎于叶列钦,这一指责经不起推敲,一个有几千万成员的大党,就因为一个人发表了一个演说,解散了,岂非高估了此人言论的“能量”?其实叶列钦的演说,并无特别蛊惑人心、特别感人之处,主要原因是广大民众对苏共政权,已经厌恶、不再信任,苏共与全体民众的矛盾,已处在危险的临界点上,借用气象学的一个名词“蝴蝶效应”,叶列钦的演说,堪称是人类社会的“蝴蝶效应”,起了点火作用,相当于蝴蝶摇了摇翅膀。
其实,苏共的倒台、苏联的解体,并非上述三人之故,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本文试图解释苏联倒台的原因,一一列举苏共74年来所作所为,太过冗长,从三个方面论述苏共的行为,足以理解俄罗斯各族民众,为何如此厌恶苏共、决心抛弃布尔什维克?
(一)农民的悲惨
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1917年夺取政权,1918年发生饥荒,为渡饥荒,苏共颁布《余粮征集制法令》,政府趁机压低粮价,抬高工业品价格,农民见此不肯卖粮,列宁下令组织“工人征粮队”,带枪械下乡征粮,拒绝卖粮农民,被冠以富农名号,加以屠杀,征粮队将粮食掠夺一空,共征集了2750万吨粮食,列宁称这种掠夺行径为“军事共产主义”。
此举引起广大农民的反抗,起义农民遍及乌克兰、俄罗斯东南部、伏尔加河流域两岸、西伯利亚,兵力总计三十多个团,其中不少人加入邓尼金、高尔察克部队。
农民起义,使列宁意识到苏维埃政权,面临“最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为稳定局势,渡过危机,发布“新经济政策”,决定以粮食税,取代粮食征收制,允许农产品自由买卖。在工业方面,也有一些松绑,“新经济政策”使危机暂时缓和。
然而“新经济政策”,只是严重危机逼迫下的临时举措,列宁不喜欢它,继任者斯大林更是痛恨。当危机过去,局势稳定,对付农民的反抗措施布置周密,苏共考虑废除“新经济政策”。到1929年,斯大林终于公开宣布:“让新经济政策见鬼去吧!”,不幸的是,这替代政策,比列宁的“军事共产主义”更严酷,被称为“斯大林模式”。
1930年第二次粮荒,两年后情况越来越严重,1932年12月,斯大林在乌克兰地区,发起了一场种族灭绝行动,先把乌克兰地区的农民,90%以上划为富农,变成“阶级敌人”,继而宣布,没收富农所有粮食、 牲畜及其它生产资料。众多搜粮队在乌克兰地区横冲直撞,他们闯进每一户人家,搜遍 墙角、床底、屋顶, 所有可能藏匿粮食的地方,把土豆、甜菜、卷心菜,所有能吃的东西都抢走,比强盗还凶恶,证明了普列汉诺夫生前,对布尔什维克上台后的预言:“会抢走农民手中最后一只母鸡!”(《政治遗嘱》)。
饥饿从天而降。饿得快死的乌克兰人,试图逃往外地,所有通向国外和外地的道路都被封锁,一些饿得发疯的孩子,不顾一切地想冲出去,克格勃像打野兔一般将他们打死。饥饿的人们大量聚集在铁路两侧,成堆成堆地死在路基两侧。许多人死了,两眼还顺着铁轨凝望远方,这次饥荒,乌克兰饿死700多万。
征粮队走了,为防止瘟疫蔓延,搜尸队来了,每处置一具尸体,可得到200克面包,在饥荒年代,这是很大的诱惑, 搜尸队十分积极地搜寻尸体,把那些皮包骨的尸体,像垃圾般扔进地坑,草草覆以泥土, 一位幸存者目睹当年的惨剧,事后对人说:
“那些还有一口气的人,还在呻吟的人,也往往被扔进坑中,其中有些人向搜尸队 哀求,我还没有死,我想活,救救我吧!一个搜尸队员回答, 今天就走吧,省得我们明天再来! 当搜尸队离开时,那上面覆盖的泥土还在蠕动。”
1941年二次大战开始,德军进攻乌克兰,民众看见德军到来,开始发出欢呼声,以为他们的“解放者”来了,这当然是误判,这误判,折射出乌克兰民众对苏共统治的怨恨,乌克兰人脱离俄罗斯的愿望由来已久。
(二)体制内争斗
以上是苏共对农民犯下的罪恶,苏共对自己的干部、军人、知识分子、宗教界人士,又是如何的呢?
1934年12月1日,列宁格勒州委书记基洛夫遇刺身亡,斯大林为查明真相,从1936年到1938年在莫斯科针对苏共高官,进行“三次公审 ”,接着从1936年开始到1939年结束,发动针对一般干和知识分子的“大清洗”,对军队开展的“大清洗”始于1937年 。
基洛夫身亡后,当局声称:
“ 隐藏的敌人 联合西方国家,阴谋刺杀斯大林和其他苏联领导人,试图解体苏联,复辟资本主义。”
其实斯大林发动“政治运动”真正 目的,在于巩固自己的权威,列宁死后,斯大林与其他政治局委员比较,不具优势,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地位上,不如布哈林,对红军的影响力,远不如托洛斯基,因此如何整肃自己的政治对手,将他们置于死地十分重要,基洛夫在党内威信高于斯大林,暗杀基洛夫的凶手,一直没有找到,有人怀疑幕后指使人是斯大林,但没有证据,有一点是肯定的,基洛夫的被刺,给斯大林一个清除政治对手的机会。
第一次公审1936年8月开始,公审“托洛茨基-季诺维耶夫恐怖中心”,共有16名被告人,其中季诺维耶夫和加米涅夫是苏共重要的前领导,16人全部被判有罪,处以死刑,这一次没有处决托洛茨基 ,他在军队中影响太深,为了稳固军心,只是将他开除党籍,放逐国外,流亡墨西哥,斯大林对托洛茨基仍不放心,1940年 派间谍暗杀。
第二次公审1937年1月开始,被告17人中包括拉狄克等人,其中13人被枪毙,其余被关入劳改营,后者很快死于营中。
第三次公审1938年3月开始,公审“托洛茨基和右派集团”,其中包括原共产国际主席布哈林、原总理李克夫、原副总理赖可夫斯基和原秘密警察首领雅戈达,所有重要被告人被处死。
为逼迫当事人就范,斯大林下令可以使用“肉体挤压”,同时蹂躏他们的直系亲属,一些追随列宁革命多年的政治局委员,如托洛茨基、季诺维耶夫、加米涅夫、布哈林,拒不认罪也不签字,于是斯大林分别召见他们,允诺若签字认罪,可以免除死刑,有些人为了生存,只好签字认罪,结果一面在“真理报”上刊登他们签字的认罪书,让广大民众了解情况,揭露这些“叛徒、内奸、工贼”的“真面目”,让民众深信,他们的确是帝国主义代理人,另一面立刻对他们实施枪决,避免夜长梦多,毕竟这一切都是捏造的!
看来就出尔反尔、言而无信这一招数,斯大林也是“知里行家”,一个“老手”。
值得一提的是,布哈林最后一次私下会见斯大林,十分坦率对斯大林说:“我可以签字,愿意死,条件是停止继续迫害我妻子!”,斯大林点头允诺,这一次斯大林居然信守诺言,一直善待布哈林的遗孀,上世纪八十年代,这位老太太还健在,一个劲儿奔东奔西告状,为丈夫平反,终于在1988年,苏共为布哈林平反,布哈林是位学者,谦谦君子,匈牙利纳吉的老师,克姆林宫的孩子都爱与他玩耍。
“大清洗”年代,人们生活在恐惧中,对一般干部、知识分子的迫害相当普遍,上午出门去单位,担心晚上能不能回家,一个人无缘无故失踪了,妻子也不敢询问,多半去了“古拉格群岛”劳改营。死亡人数数以百万计,被送去“劳改营”的人数,远多于被枪决的人数,美国作家路易.斯特朗所著《斯大林时代》,对此有生动的描述。
当年的知识分子对苏共、对斯大林十分恐惧,有一笑话,一天斯大林、莫洛托夫和马林科夫三人,在克姆林宫夜观天象,为一星座名称争论,马林科夫提议打个电话,叫莫斯科天文台台长来问问,天文台长在家中,接到天文台值班电话,说斯大林同志要召见他,这位天文学家一激动,心肌哽塞死了!还有一位教授,被斯大林召见,斯大林想问他一些技术问题,未提正题前,当着马林科夫等人的面,笑问教授“联共(布)党史”学得怎样?问了几个简单问题,当年苏联知识分子人人要学习该书,不料这位教授因为紧张,竟失禁当场尿裤,斯大林这帮高官见状,乐不可支,当时人们对斯大林的崇拜和恐惧,超出一般人想象!
从1934年参加第17届共产党代表大会的1966名代表中1108人被捕,几乎所有这些人死于狱中, 仅在1937年至1938年一年中,斯大林本人就签署了681692人的处决命令。
1937年6月进行军队“大清洗”,在一军事法庭上,对一批苏联红军将军,进行秘密审判,被告人图哈切夫斯基、叶戈罗夫和布留赫尔三元帅被处决,清除的干部占全军干部总数的1/5,20个军团级干部中的17个,全部11个副国防人民委员,所有军区司令员,近半数军区军事委员和政治部主任,所有军长、几乎所有师长和旅长、大部分军、师、旅的政委,近半数的团长,近1/3的团政委,全被枪杀(《苏联伟大卫国战争简史》)。
二次大战后,负责德国海外军事情报的首脑舒伦堡,出狱后出版了一本书《舒伦堡回忆录》,介绍战前苏联间谍用十万卢布,从布拉格捷克间谍手中买到一份情报,情报表明德国当局,收买了苏联图哈切夫斯基元帅为首的一个军事集团,作为德国的内应,其实这是希特勒下令设置的一个“圈套”,斯大林是个聪明人,未必真的相信希特勒的诡计,理由如下:若斯大林真认定存在这样一个“特务组织”,这个特务组织不可能有许多成员,为何要清除那么多中上级军官?斯大林不是傻瓜,他如此做有自己的目的。
托洛斯基是苏联红军的缔造者、指挥者,托洛斯基对红军的影响无人可比,许多军官都在他的率领下成长起来。当时苏联共有五位元帅,被枪决的三位元帅,连同那些高级军官,一大批军长、师长、旅长、团长,当年都曾追随托洛茨基,镇压各地农民起义军、消灭乌拉尔地区,高尔察克四十多万“白卫军”,后又消灭俄罗斯南部、克里米亚一带,邓尼金率领的五十万大军,这支“白卫军”一度进攻到离莫斯科只有200里,为巩固“苏维埃”政权,立下“汗马功劳”,列宁曾赞誉托洛茨基是天才的军事家,对这些深受托洛茨基影响的军官,斯大林是不放心的,但始终找不到清除他们的理由和机会,希特勒提供的假情报,可谓“天赐良机”,虽然这些军官都效忠斯大林,但斯大林很清楚,这些“效忠”靠不住,因为他加在托洛茨基头上的所有罪名,都是捏造的,几乎所有的军官都明白这一点,他们只是敢怒而不敢言,但这些军官没有罪,他们是保卫国家的栋梁之材,然而斯大林毕竟是一位“特殊材料”制成的共产党员,还是果断地予以处决,许多军官不明白自己被杀的原因,押送刑场时,还高呼“斯大林万岁!”。这些军官没有为国捐躯,没有死在反法西斯战场上,恰冤死在斯大林谋取个人霸权、树立权威的过程中。
东正教几乎完全被摧毁,取缔东正教是列宁的遗愿,斯大林在20世纪三十年代初,完成了对东正教的系统摧毁,但仍有宗教势力暗中活动,大清洗中,有16.5万名神父因传教被捕,其中10.6万人被枪决。
(三)制度的腐败
赫鲁晓夫在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前提下,进行了一些改革,普遍提高工人工资,以集体农庄农业工人为例,从月平均25卢布提高到50卢布,大面积减少中上层官员的工资,以州委书记为例,从月平均5500卢布,减少三分之一,并取消某些特殊待遇,诸如除国家配给的房屋外,政府高官还有两处以上的度假别墅,现在减少到一处,同时兴建大量简易公寓,为劳动阶层提供住宅.....,这些措施一定程度改善了民众的生活,但触犯了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不久, 赫鲁晓夫 被苏共高层赶下台,继承者勃列日涅夫一上台,立刻恢复被赫鲁晓夫取消的高层官员特殊待遇,而且进一步提高他们的福利,这些措施赢得官员们的拥护,同时也巩固他在党内的地位。
勃列日涅夫在位十八年,官员腐败进一步加剧,享受的特权不减反增,民众的生活恰没有多大改进,日常生活用品十分紧缺,家用电器设备更是少见,除非在特供商店里,那里应有尽有,都是国外进口,除了官员,一般民众不能入内,价格高,就是能进去也买不起。
里根总统采纳智囊团建议,与苏联开展“军备竞赛”,投入大量的财力发展核武器,美国有足够的财力,苏联经济总量远低于美国,但苏联在军火工业上,投入与美国相同的财力,不堪重负,致使有关民生的经济发展,没有足够的资金,发展十分迟缓,大大影响民众的生活,长期得不到改善,官民之间的收入,进一步拉开,这一切民众都看在眼里,不满情绪真可谓日增夜长。
综上所述:“农民的悲惨”,让苏联民众看到苏共的残暴冷酷;“ 体制内争斗 ”让苏联民众了解苏共的阴险无耻;“制度的腐败 ”让苏联民众明白“共产主义”制度的虚假无能!
历经苦难的苏联民众,不再信任苏共,无不厌恶苏共,意识到列宁创造的苏维埃,是一个欺骗、奴役民众的官僚集团,他们被欺骗、奴役的时间,长达七十多年,这不仅仅是个别官员的道德腐败问题,乃制度使然。独裁统治下的苏联人,再不理会什么“道路、制度、理论”自信,作为信仰的“马列主义”,作为理想的“共产主义”,在苏联各族人民心中,早已“荡然无存”。
1991年8月19日,以副总统亚纳耶夫为首的政变集团,成立“苏共中央紧急非常委员会”,软禁总统戈尔巴乔夫,试图挽回垂危的苏维埃政权,派遣克格勃阿尔法精锐部队,抓捕叶列钦,可惜到了现场,士兵拒绝听从司令官命令,竟然服从叶列钦,愿听其调遣!
当叶列钦来到俄罗斯政府广场,爬上围困他的坦克车,登高一呼,竟没有一个士兵起来反对他,相反的,莫斯科电视台,转播他的讲话,市民们走出家门,响应他的号召,涌向广场,把党证撕碎,抛向天空,背弃布尔什维克,俄罗斯人终于觉醒,再也不要“共产主义”!
这场反布尔什维克的“革命风暴”,有许多值得赞扬的地方:
1)自发,和平,没流一滴血。
2)819政变首领,前副总统亚达耶夫,在紧急关头,眼看政权即将失去,没有命令部队向市民开枪。
3)政变失败后,民众表现得十分理性、平和,没有把苏共领导层处以极刑,没有清算各级官员,没有采用当年列宁、斯大林,对待反对派使用的残酷手段,进行报复。
这三点,体现了俄罗斯民众的觉悟、智慧和善良。
试图挽回苏共统治的819政变失败了,对戈尔巴乔夫的软禁被解除,第二天他宣布解散苏共,并辞去总统职务。
苏联在一天之内灭亡了!
这次“风暴”只死了一个人,八个政变领导人之一,前内政部长举枪自杀。
苏联的灭亡,是全体俄罗斯民众,历经七十四年苏共残酷统治,对布尔什维克政党、对苏维埃共产制度,对马列主义信仰,有了清醒的认识,并发出一个响亮的、共同的声音:
我们不要共产党、不要共产主义!
这是一次和平的“革命风暴”,也许在人类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