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略评萧功秦大师的跪族新垫《新权威主义如何走向民主》

戈阳

 

这位萧博学先生说,皇上是明君,自会给你们大家民主的,而且民主很简单,不过就是一人一票嘛,不就是像香港那样,皇上钦定几个人,大家在这几个人里面选一个就可以了。中国民主协商论坛主编老王社长热评萧博学的杰作,说,“民主是工具”,我们一向以为民主是目的而不是工具,民主是给我们带来自由和保障我们权利的社会制度!原来民主是皇上实施统治的工具呀!真是深刻之至!本人虽然愚钝,却也经过一番认真刻苦研读,终于领悟出了皇帝新衣的价值。现将心得笔记分享如下:

1、作者认定当今 “中国进入了新权威主义体制下实现成熟市场经济的黄金时代”,那么我想问,如今外贸(包括贪官在国外搞的假外资在内)连年下降,人民币对外大幅贬值,对内严重通胀,金融业出现债务违约,人民仍然没有福利和生活保障,整个市场被国企(实际上是几大家族企业)所垄断,其他企业奄奄一息,而整个经济发展已经进入衰退阶段,连7.5%的增长也是在不计通胀指数之下得出来的……这样的经济是“黄金时代”吗?这样的经济与90年代相比究竟哪个算黄金时代?我来回答你:那个阶段国企濒临倒闭,但外资企业独领风骚,促进了就业的大发展,那时的农村人进城打工可以得到非常高的回报,而那时的人民币处于升值压力之下,通胀指数非常低,在发达的经济省份几乎无需发愁失业率问题,根本就是用工短缺时代,因为那时的经济不像今天完全靠房地产推动,而今天的房地产背后所造就的是全国一亿多被强拆的访民们失去土地、房产和生计之后的无法存活和受尽权力机关的各种打压与折磨,而维稳费用一年几千亿之巨,全都是人民的血汗钱啊!乃至到了今天一个孱弱女子急情之下抢夺打人的国保身上的水果刀刺死行凶者,而访民的结局又会如何?有多少可能是夏俊峰的结局?又有多少可能是薄谷开来的结局?或者有多少可能是邓玉娇的结局?

2、作者给当今的皇权专制起了一个好听的新名词,叫做“新权威主义”,皇上不再是皇上了,皇上有了一件新衣服,叫做“新权威”,而且新权威还有能力“不断自我更新”!大家赶紧下跪啦,我们迎来了一个多么伟大的明君啊,一个“新权威主义”时代,一个新权威盛世的黄金时代!作者告诫我们“老百姓”们:在少有的“新权威”的明君时代,请记住,如果要指望皇上解决社会问题,那么必须同时满足两方面条件:一是只能通过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完善,来解决由市场经济所带来的问题,改革产生的问题,只能通过改革来解决,舍此没有其他出路;二是必须保持政治与社会稳定,只有这种稳定的政治环境,才能避免左右极端主义思潮冲击下的政治参与爆炸,使深化市场经济的改革得以顺利推进。而这两个条件合起来,就是新权威主义了。请各位注意了,这是作者定义的皇帝的新衣,赶紧回去背好了!你们如果要民主,那就得为新新皇上创造这样两个条件,“如果没有这两个条件,过一千年中国也演化不出民主来” 。记住了:跪族们,不要催皇上,否则皇上不高兴,后果很严重。作者总结说:“不能过分强调从新权威主义到民主政治的计划日程表。”

3、作者提醒:民主是“以社会团体组织的协商为基础的,是法团主义的,不是街头式”。公民文化培育最好的地方,“不是广场,不是大街,而是非政治的社会组织。”作者认为你们太不懂沟通了,你们利益得不到实现是因为你们不懂妥协,要知道法律不会保护你们的利益,什么要求公正、反对强拆……这些都是你们不会沟通导致的!作者还警告跪族,“学会沟通与表达自己的利益,学会在妥协中实现各自的利益,”。记住作者的忠告:在共产党的执政安全感不受到挑战的领域里,自由度还是非常大的。例如你们若要搞社会组织,可以搞非政治的,如搞个什么跳舞唱歌会,也可以上网玩游戏,这些可以让皇上感觉安全,然后一切问题皇上就都给你们解决了

4、 但是当谈到学术和民主概念的时候,作者居然说政治学界的大多数学者认为“民主是一种好的价值”而作者自己则认为民主是“多元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协商机制的内在社会需要”,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上的上层建筑,“而且中国未来的民主一定要与中国的国民性格、民族文化特质相适应”。据我的理解,民主是一种建立在“法大于权”基础上的法治而不是人治的社会制度,它的目的是保障人民的自由和权利,看来真正的愚民是我,民主原来只不过是一个价值而已,是上层建筑!可是专制暴政不也是上层建筑吗?看来大师是要用大而化之的方式将仁政、暴政、专制、民主、人治、法治等等概念全部混入它的大坛子里面,让本来就不懂民主与法治的我,更加糊涂。我等只有选择当跪民一条路了!

5、作者说新权威主义是有好坏之分的,这一点我们应该早知道了,暴政和仁政一直充斥着我们的历史课本,那都是共产皇帝总结给我们,要我们背下来的。不过,作者还很创意性地给出区分好坏的三个标准:1、可控制性;2、弹性空间;3、包容能力;作者这是在告诉跪族:即使是皇权专制,也有好的和坏的。这不是恐吓我们跪族吗?这是在告诉跪族:若希望跪得舒服点,请为自己做个跪垫,这个跪垫就是前面的这三点。作者反对“通过斗争获得民主”,主张跪下来“通过民主妥协达到共识”。你想问:那皇帝在皇宫前面过去杀了那么多的学生与市民怎么妥协?作者说:“中国未来的民主怎么实现?必须让主政者有比较多的安全感,只有有了安全感,且不会引发社会对其执政地位挑战的情况下,中国的民主才会被当政者考虑并推行”你问皇上杀人的事,那不是找事吗?前皇帝“邓小平从来没有说过中国未来不要民主”。原来所有皇帝都是明君啊!跪族们还是把那前皇帝杀人的事给忘了,这就是妥协!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