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内地高材生为何不再青睐香港?

 

【编者按】虽是一家之言,却不乏中肯和善意。在感叹内地学子负笈求学之不易的同时,也不禁想问一问:香港到底是怎么了?难道香港的新一代正在重复大陆半个世纪之前的荒谬?显然,香港也在经历这一个大时代的肤浅与荒谬,并非净土。
 

 

宁可不读书也要参加各类奇异的社团活动,否则将被赶出宿舍;半夜三更开通宵楼会,选择沉默也可能遭到炮轰;被设定为洗过脑的迷途羔羊,不同意“救世主”心态就会被边缘化……如果这些你都不介意,或许可以考虑赴港读书。

曾几何时,赴港读书算得上高考后上上之选。西式的教育理念与管理模式,时尚的都市和文化以及出手阔绰的奖学金,吸引着不少内地生的目光。所以,当辽宁省卫冕文科状元刘丁宁放弃港大,选择复读考北大的新闻报道之后,引来一群大V炮轰倒也在意料之中。毕竟,在非黑即白的简单逻辑下,放弃港大有着先天的不正确性。

可放弃香港大学的尖子生似乎不乏其人。据香港媒体报道,香港八大院校内地录取工作陆续结束。与去年相比,录取内地生总数并无太大波动,但高考状元选择来港升学人数减少,三甲亦不多见。其中,香港中文大学今年录取内地各省市三甲生人数从去年的42人骤减为17人。

这样的选择错误吗?大V的规劝正确吗?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不妨听听在香港就读的内地生怎么说。

社团活动绝对比读书重要

“我觉得她比许多不喜欢香港的环境,却要逼自己凑合下去的内地同学要勇敢。回想我在港大三年的求学经历,也正印证了这样一句话:港大,想说适应不容易。”一位分别在北大和港大就读的内地本科生近日撰文,由衷敬佩刘丁宁离开港大的魄力和勇气。

这位6年前作为北大委培生进入港大学习的作者在文中提及,在香港最初遭遇的是学习上的不适。因为港大文学院开设的课程是粤语教学,每门课程对应的“Tutorial”导修课上的助教讨论亦是用粤语交流。这样的语言障碍带来挫了庞大的挫败疏离之感。

此外,港校的HALL(舍堂)文化,也是许多内地学生“无法承受之重”。内地生第一年的住宿是有保证的,但此后能否继续住宿就要看个人的表现和造化了。不少赴港读书同学都感慨:“来之前,从没想过会面临着从学校宿舍被赶走的危险。”

以港大为例,有圣约翰学院、利玛窦堂等十几间舍堂。每间舍堂都设有学生会,学生会的年审会根据平时参加活动的活跃度,以决定其下一年的舍位是否予以保留。对舍堂活动缺乏积极性的同学面临的是被“踢”出舍堂( Quit Hall),卷铺盖到校外租房。

让内地同学倍感艰辛的是,因为各类并不那么有意义的社团活动将占用大量的时间精力,舍位和GPA(绩点)成了鱼和熊掌。就算选择参加社团,也并非万事大吉。在港大有过求学经历的网友提到自己入学那年的状况:同一层楼总共7个内地同学,最后被舍堂学生会踢掉了5个。

“自由天堂”绝不容纳异议者

尽管赴港读书引来一片吐槽,仍有不少内地同学向往港校。“追求(学术)自由”一直是十分常见,且颇为豪迈壮烈之理由。暂且不提该理由主观否定了内地大学存在(学术)自由,即便只谈香港,这个貌似有说服力的理由也站不住脚。

“在香港,任何问题,你都没有沉默的自由。”知乎匿名网友的这句回答,或许会让许多人心目中的五光十色的自由泡泡瞬间幻灭。

据这位在香港中文大学读书的网友观察,香港是一个同质化异常严重的社会。港女港男的衣着谈吐、兴趣爱好、处世风格都基本一致。这种同质化让香港成为了无异见集体,其中包含着一个个小社团。在香港,任何事情都能发展一个小团体。

在这样的小团体里,你必须发言,对其他人肤浅的观点表示认同。极具代表性的是,在港校社团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环节——练习dem beat(Demonstration of beat,即拍手脚踏地并叫口号的行为)。

在这样的环境下,或许你会有无聊之感受,但却无沉默的自由。香港本地生大都是夜猫子,半夜三更仍会召集楼友通宵开楼会。这些楼会的话题包括如何抗议以维护香港社会民主,迎新生应增加哪些整蛊项目,甚至连个人隐私也要公之于众,美其名曰“兄弟会”分享。

此刻,强忍着睡意参加这些会议的内地生如果选择保持沉默,免不了会被攻击排挤,被扣上一顶“无归属、不合群”的帽子;如果对会议内容表示不认同,或不愿意参加此类活动,很快就有一群本地舍友来你的房间夜访。遇上善辩的内地生,实在说不过的港生则动辄以quit hall为要挟或是直接谩骂。

思维被屏蔽的“救世主”心态

当然,也有网友觉得这一切都不是问题,不过是文化多元性所致。

诚然,但凡离家求学者或多或少都会经历文化差异,大多赴港读书的内地学生对即将面临的香港文化,早已提前打好“预防针”,倒是香港本地生很少能够理解内地文化复杂性和多元性,经常用有限的刻板印象,看待所有内地同学。

带着“救世主”式自我定位的香港学生,默认内地同学都是经政府洗脑,需要被拯救的迷途羔羊。这样的冲突是内地同学和香港学生人际交往中根本性的障碍。在港式思维的屏障下,即便操着一口流利粤语、深谙香港文化,内地学生在沟通交流中依旧会感到隔膜。

课堂之内,由于港校的课堂成绩大多是曲线分布,得A得B都限制了人数,内地学霸通常包揽了得A的名额、海外名校交流机会等。常能听到当地学生说 “又比啲mainland屈咗机”(被内地生占便宜了)。

课堂之外,行走在带着“泛民主”气氛的香港校园里,常能看到“为了反对而反对”的抗议举动,对政府、校方的无条件反对成了香港学生的“政治正确”。面对这样的状况,对于初来乍到的内地同学大多无法瞬间融入。政见不同者三观倍感冲击,即便对政治冷感,埋头学术的同学,也无法选择沉默。

在课业上并没有多少竞争力的本地生,带着刻板印象和“狭义自由”精神,很少能够“同化”内地同学;而内地的学霸们,怀揣一颗向往自由之心,也并非都能在东方之珠的土地上畅游知识殿堂。

不过,好在越来越理性的内地同学,高考之后,尚有选择去哪儿读书的自由。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