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徐文立:我与美国布朗大学

 

采访录音

流亡美国的著名中国政治异见人士徐文立先生刚刚度过了71岁生日,也在不久前从服务了10年的美国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退休,翻开人生新一页。身体健朗、精力旺盛、心态平和的徐文立先生在中国曾经因为其政治理念而两次被判刑一共28年,在中国的牢房中,他实际度过了漫长的16年,成为当时海内外关注的政治良心犯人。

当徐文立先生2002年12月24日走出中国的监狱时,已经快六十岁出头了。被迫流亡美国的徐文立先生像其他一些著名外国政治异见人士一样,得到美国人权组织和美国政府的关注照顾,使他能够暂时在常青藤大学之一的位于罗德岛州的布朗大学落脚,同时继续在美国和海外各地从事与中国相关的人权自由事业。

当时作为一个已经六十岁的中国政治异见人士,在从事政治社会活动的同时,徐文立先生也在著名的布朗大学站住了脚,并一直服务了10年直到退休。徐文立先生10间连续得到布朗大学的聘请,他的授课和研究也受到学校和学生的好评。徐文立先生和布朗大学间的故事引发了我们的好奇,也成为我们本期《中华世界》的主题。

2003年初徐文立先生进入布朗大学时曾经说他有过一个与众不同的“大学梦”,这是一个没有围墙的大学梦。徐文立先生对本台介绍自己经历说:他是1963年的高中毕业生,虽然出身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曾经当过抗日时期国军的江西战区后方医院院长,兄长们也都进入名牌高校,他本人更是成绩优异,是班长,考大学没有问题。但由于从小具有独立精神,徐文立先生不仅与中国当时的主流社会格格不入,更对那时中国大学填鸭式的教学方法极为反感。他于是作出大胆决定:走一条自学成才之路。这条自学之路已经够艰辛,后来的政治之路又使他成为两次被判28年徒刑,坐了16年牢的政治良心犯。

徐文立先生说:“未曾想,在我流亡到美国之后,能够进入美国常青藤大学之一的布朗大学。真是圆了我进入没有围墙大学之梦。布朗大学是一所以自由主义著称的大学。据我所知:美国中学生在选择大学时,通常会把布朗大学放在第一第二的位置,尽管布朗大学在美国和全世界的排名并没有那么靠前。”

为了使我们了解以自由主义著称的布朗大学,徐文立先生介绍了布朗大学所在州,即罗德岛州的历史渊源:“罗德岛州并不是一个岛,而是一个州,是美国最小的州,也是当年美国独立运动时最早宣布独立的一个州。其实是美利坚合众国中一个相对独立的‘国’,清朝末年翻译家为了对应中国的州府制度错误的翻译为‘州’。这个州的创始人威廉姆斯主张宗教自由,因为当时受到迫害的少数教派异议人士到了美国后也有了分歧,也有了异议人士迫害异议人士的事情。威廉姆斯当时被判决流放半年,后来在印第安人朋友的帮助下逃脱,只身来到未开发的罗德岛州,他发展起来后走小道徒步回到马萨诸塞,把一部分亲属和朋友带回罗德岛州,用智慧能力共同发展。威廉姆斯还主张与印第安人搞好关系,当时印第安人的独木舟是用树挖出来的,很不安全,威廉姆斯他们就用较现代的划艇这类技术和人工饲养的鸡等等农产品换取印第安人的土地,并没有用驱赶和屠杀来取得土地,所以罗德岛州是美国土地面积最小的一个州。罗德岛州还是最早独立和最晚加入美国前身13个殖民地联邦的一个州,因为他们认为联邦政府可能会侵犯他们作为州的权利。”

“布朗大学就是在罗德岛州这样一个充满自由主义精神的地方诞生的。据我所知,布朗大学基本没有必修课,只有选修课,注重‘通才’教育。甚至自由到可以学生自己创造科目。学生和教授谈妥了,可以向学校申请单独设立某一个科目,我本人就遇到过这种事情。我在布朗大学10年,教课教了9年,主要讲中国大历史和近现代民主史。我在课上会讲到一些世界名著,有一个学生错误地以为我对世界名著有很多研究,就希望我能开一门世界名著的课程。我说老师做一个大学教授,本来已经是十分勉强了,你说的这方面我并没有特别的研究,只是从小到年轻时代都很喜欢世界名著,看了很多的书,能够给你们讲一讲而已。作为研究是谈不到的。但他执意这样做。我后来就仿照美国著名的一本书,可能叫《相约星期二》的方式,结合现实谈一些名著,但他的课程要比别的学生要重,每星期要交一篇论文。他完成了我的课程,也得到一个学分。”

“布朗大学是特别以自由主义著称的。以我的感觉来说,‘自由’其实是一种无形的压力,不要错误地以为:自由就是为所欲为。其实自由是在法治框架下的自由。如果自由度很大,你会像掉进了大海,你不知道你的边界在什么地方。也就是说:只有更加努力。所以在以自由主义著称的布朗大学,他们的学术思想,学生的选择自由度很大,但他们的压力也很大。”

徐文立先生还介绍布朗大学教学人员的学术自由精神:“在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有一位女教授,专门研究中东问题,在美国攻打伊拉克时,她反对伊拉克战争,不但反对,而且从战争开始的第一天起就在房门外,公布美军的死亡人数,一直发布到战争结束,每天都有统计。这种自由主义的精神在中国是无法想象的。在这里,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不是成为一个政府、一个政党或一个政治人物的御用文人。他们有自己的思考,用自己独立的思考来纠偏社会中他们认为不正确的东西。”

在介绍完布朗大学的情况后,徐文立先生又谈到他与这所大学的关系。“我来到布朗大学,是因为美国人权组织和美国政府的帮助,给我一些选择。我当时可以选择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耶鲁大学和布朗大学,由于刚来到海外不想陷入到一些政治纠纷当中,所以我选择远离纽约和波士顿这样的大城市到布朗大学,但当时的聘期只有半年。一些不了解情况的朋友可能以为:我们这样的人根本不用付出劳动,人家就会养着我们。对不起,我以下的称呼可能不好听,在国内外有一些所谓的‘爱国贼’眼里,像我们就成了‘卖国贼’,好像是人家在豢养着我们在这个地方反对自己的政府。其实不然,他只是给你一个过渡期,只有半年。所以我在那半年的时间,大概每天早上三四点就惊醒了,就想半年之后我怎么办?由于我自己的努力和布朗大学采取非常开放的态度,同意我可以用中文教授,所以我就开始开课。开始是一年,两年,三年,五年,这样的聘期,一直到十年”。

我们的女校长Ruth J. Simmons说:“她每天上班都比较早,下班也比较晚,她每天经过徐文立的办公室时,上班时看到徐文立的办公室灯已经亮了,她下班时则看到徐文立办公室灯还亮着。的确,由于我自己的努力,我的教授工作也得到同学们的欢迎。布朗大学对教授的评价是由学生来做的,而且是一个独立机构。他们的评分标准最好是1分,有几个评分,我大概每年下来都能够比较接近一分,最好时有项目是一点一八,所以才能够持续地在这地方教授了九年。而且十几年来,也从来没有任何人和任何机构对我说过:徐文立,你在美国应该作什么、或不该作什么。我完全保有我独立的人格和政治立场。”

已经从布朗大学退休的徐文立先生最后说:“我很希望那些有进取精神,愿意在一个自由环境中做研究的年轻朋友,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报考到布朗大学来。我作为一个曾经在这里工作过的教授,在这个地方并没有什么权力,也不可能给谁办到这个地方上学。我只能告诉大家:大学报考的方式是在网上报名和面试。即便是不能来上学,能到这个地方来看看也好。布朗大学有非常优美的环境,它所在的城市叫“Providence”,直译过来可以是‘上帝之城’和‘天道之城’的意思,这是一个非常欧化的小城市,每年5月底到6月初最为美丽,宛如一个宁静的大花园。华盛顿总统就多次下榻在这个城市。当年,美国最富有的美国三百家在该城附近的‘纽泡Newport(即新港)’都有他们的海边豪华别墅,现在对外开放参观。布朗大学就在Providence的东山上。希望大家来这里看到蓝天草地和绿水,还有非常浓厚的学术氛围与自由环境。”

采访录音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