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呼吁国际人权组织关注,还生命以尊严!

严正学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是《世界人权宣言》的一项公约。1998年10月5日中国签署,至今已15年,仍没有启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批准该公约的程序,中国人对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仍是望梅止渴。我们,仍在人权和尊严缺失的时空!

就中国批准《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生效以来,我却一而再三受到戕害、奴役和摧残。(中国于1988年10月4日批准,同年11月3日生效)

有史以来,中华民族深受专制统治之荼毒,历朝司法制度的蛮横和官吏的残暴昭然史册;文革对人权的侵犯更是罄竹难书!专政思维的惯性使专政暴恐的虐杀横行无忌!今天,我和我的艺术作品----林昭、张志新青铜像被泼尿,企图被暗害到横遭殴打至骨折,精神的神圣和生命的尊严再遭凌迟!

根据“任何公民的合法权都受到保护,任何公民的违法犯罪行为都会受到法律制裁”的法定原则,在北京公安受案调查同时,提请国际人权组织关注,制裁黑恶,还生命以尊严,请予见证!

我,严正学,艺术家,七十一年生涯,自六岁入狱成囚起,至今十三次被抓捕,两次险被处决,5年的牢狱之灾。

1993年7月,时为圆明园艺术家与市人大代表的我,以身试法《以“行为艺术”方式检验中国的法治----起诉北京市公安局侵犯人权》,我被我的被告----北京市公安局抓捕,关橡皮监狱、黑牢,解押北大荒北京双河监狱强劳!遭十几名警察六电棍同时电击3小时的酷刑。

2006年,因参与高智晟律师发起的接力绝食维权,应诺第二个赴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10月,被以“颠覆国家政权”抓捕,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羁押看守所、十里丰监狱以及省监狱中心医院期间,遭惨无人道车轱辘式审问、残忍毒打,与精神病犯同笼关押,直至被上吊放风场。

我大难不死,历尽人世苦难,仍回苦难人世!!!

2009年底出狱后回京,与妻朱春柳创作林昭、张志新青铜雕像。从此,被挨打、被车祸、被停电、被拔宽帶、被跟踪恐吓、被封杀微博、崇尚创作自由的艺术家被监禁……至今被五毛流氓袭击,林昭、张志新青铜像及创作中的我被泼尿,被暗算谋害自残剁手,遭殴打右脚两趾骨骨折!有网友问:“谁能干出这种事?谁会对死去几十年的两位女神充满仇恨?”仅是专制独裁派生专政思维的惯性吗?

2010年4月,林昭、张志新雕像完成,拉至《798艺术区公展》,并长期陈列798艺术空间,然即被海淀和朝阳警方处缔。

拉回北京回龙观天慧园自家园中时,遭物业安保阻挠殴打。战群魔,终于落成在自家后院。家园朝东面对大道,院前设立《铁玫瑰》钢雕群,命名为《北京铁玫瑰园》。园东立有八个钢铁窄门组成的“艺术装置”,瞻仰林昭、张志新雕像,得从观念艺术《上帝的窄门》入园。

2010年5月2日《北京铁玫瑰园》立园。集首都各界人士与林昭、张志新校友和亲朋故旧,行揭幕、开光和落成。一批批来自海内外和全国各地的人士,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北京铁玫瑰园》成了民主自由的标致,也成了“维稳”政治的眼中钉。有关部门领导七次光顾,斥为“祸根”!

2011年“茉莉花”开,林昭、张志新青铜雕像被黑头套包裹长达整整一年。有关部门一次次施压,若不将两青铜雕像流通(卖掉)则就会在北京被失踪!

从此以后,北京铁玫瑰园被暴恐不绝:

2013年2月2日午时,被车祸

当日,有胡佳等三十友人来访,铁玫瑰园我工作的位置,被飚车90角度横冲直砸,房厅东墙暴裂,装置(观念)艺术《上帝的窄门》被毁!窄门一侧的钢柱被撞成三折,另一侧的钢柱护挡,才未造钱云会式血案!暴恐肇祸后汽车即被移位,现场找不到肇祸人。

“蜗居家中竟遭血腥恐吓,向警方举报肇祸逃逸无答复!”

2月26日,不堪被虐杀的我向网络宣示:“再暴虐,即随藏胞去,做第108个自焚者!”,因此,遭北京市公安局通缉,三天后被抓捕于西直门,后“被旅游”山西。回京后,我将“举报肇事逃逸不作为”的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局告上法庭。

2013年12月4日,被断电21天

北方的隆冬季节,《北京铁玫瑰园》被拒绝供电,铁玫瑰园被黑暗包裹,我们被剥夺最基本的生存权!生不如死,求告讨说法无门。

寒颤中秉烛夜书,冒被抓捕判刑的风险,12月9日,我们向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局申请游行示威抗议,同时向网络求助, 铁肩担道义的网友们,自发结集《保卫铁玫瑰园,点烛呼吁光 明!》。网络舆情迫使有关部门结束长达21天被断电。

起诉拒立案,两次被跟踪恐吓

北京市公安局交通局被告上法庭,西城区法院拒不开庭审理,连证据都未呈堂质证,竟枉法驳回起诉。再将昌平公安分局交通支队起诉,并以“侮辱罪刑事自诉”。昌平法院立案庭李雪莲庭长拒不立案、违法不下裁定,并泄露起诉信息给被告,导致黑社会的一次次恐吓。

2014年4月14日、4月19日两次被贴身跟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还有人门上留下匿名“持刀宰人”的威胁。

高科技和电子声息的当代,一个呼唤人权,追求民主自由的艺术家,被严密监控,甚于《1984》,不仅手机、宅电,包括电脑、人脑的一切活动,“老大哥”均了如指掌。

〖2011年,狱友力虹狱中“被病死”〗当时,我接中文笔会笔友电话,海外同仁筹款,委托我们为诗人力虹雕塑青铜像。第二天,“老大哥”们登门撂言:“给力虹塑像,你先雕好自己的!”奇怪,昨天刚接了电话,今天就被告诫。

〖2012年,李旺阳“被自杀”〗港人捐资致电托付我们为李旺阳雕塑。笠日,有关部门发警告:“不许给李旺阳雕像!”

〖2014年,曹顺利看守所“被死亡”〗今年两会闭幕前,“老大哥”敲门“不许为曹顺利塑像”此后,我们再没有创作的时空。

〖2014年7月初,林昭小像被扣〗

今年6月中旬,“被旅游”回京,我们将2010年创作林昭时的泥塑原始小样,去浇铸20座青铜小像,送给当年参与的道友。由于我们多为电脑盲,有一封发163、QQ邮箱『致敬周封锁、滕彪』的Email被有关部门截获,20多座林昭青铜小像因此遭扣压不准寄送。只好从新重塑浇铸,我在两雕像前搭工作台,开始林昭小像再雕刻。

2014年7月16日下午3时,铁玫瑰园遭泼尿

那会儿我正专心致志在雕像,突然遭人袭击,暴恐分子向林昭、张志新青铜像和正在工作的我泼‘尿’。在看客前我被当众侮辱。老谋深算狠毒的五毛早放言:“剁我的手!”,事后我才明白,‘尿’液(咸尿水)会加手纸屑,加害者为增加漏电的机率,就算没触电,冷不丁泼一桶‘尿’,让你攥紧电锯的手失控,让你被剁手自残,伤了手你还能雕塑吗?前几天,搭工作台才使用电动工具,泼尿,尿液苦咸证明是加了金属盐已成为导体,是企图致电锯漏电谋我性命,是加害人目睹我使用的电动锯,经过缜密策划泼下的!

抬头,但我的眼被激得睁不开,三楼发出关窗的声响,或正被关闭,必须抓住加害的凶手,还必须抓现场,否则,恶行像前次“飚车砸厅”被逃逸后狡赖。还算清醒的我直冲三楼,寻衅滋事的作案者正欲逃跑,被我堵在门口。

人在做、天在看,人算不如天算!

收藏的催得紧,16日这天,我埋头雕刻,没用电动工具。所以,突然泼下一桶咸尿,仅是臭气熏人窒息成“睁眼瞎”,加害者机关算尽的结果都没有发生,也算我命大!

“为什么往下泼‘尿’?若不是故意的,你向我道歉!”虽是抓了现场,还是希望不是恶意加害,而让他下个台階了事。

然而,加害的泼尿男理直气壮:“我让你醒醒,不许你再做!”“我雕刻林昭,关你什么事?”我反问;“公安没通知你,不让干!”泼尿男警告,我说:“公安通知过我,让瞻仰者献红花。4月29日,我们‘被旅游’被公安拉走,有关部门开来两辆大客车,横堵我家园子的东门,不许叶洪霞等数十公民瞻仰献花,事后,公安说:‘有人举报你的朋友献黄、白花不吉利’,原来告密的是你!”“两个被政府枪毙的……”“是,被中共枪杀!活着受尽酷刑,死了几十年还不许瞻仰献花,如此充满仇恨向她们泼屎尿!图啥?你骑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一辈子,还不夠吉利吗!”

泼尿男理缺词穷,只会喃喃:打电话让公安收拾你,我说:同意报警。泼尿男喊公安来,他让我进房等公安训诫我,不许再雕林昭。

进房后,泼尿男在宅电前坐着,由于心虚,翻来覆去就是翻不到他要找的公安后台。我拿起话筒按下110,说:“是公安指使的?报北京110,不能喊幕后…你的公安。”,泼尿男立即按住座机吼叫:“这是我的电话,不准你报110!”……为抢话筒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因右手小拇指被砸出了血,我松了手。泼尿男夺得话筒,突然抢走我插在工作裤上的榔头,他捏着榔头威胁:“打死你是正当防卫!”

我惊出一身冷汗,抢夺榔头成了生死搏斗,我夺住榔头把柄,紧攥不松手。泼尿男用皮鞋跺我的脚,我痛得直叫但决不松手,我知道我假若松手,榔头被夺的后果!高又壮健的他夺不走榔头,就不断狠命地踹我的足,我咬牙忍受极痛,终于抢回夺命的榔头突门而逃。

回家即用手机和相机拍摄被拨尿的现场。此时,有人敲门,是泼尿男喊来的公安,我没理睬,我用手机向北京110报警。

报警后,出现场警察就是泼尿男家下来的警察,我无语!

警察说:“拨的是水,不是尿”,“不许包庇”我让警察闻我身上的骚尿气,指着林昭、张志新青铜雕像上的手纸碎屑,要求拍照取证并取液体化验,同时要求对被殴伤出血的手、脸、躯背和右脚处拍照,警察均无作为。

扭送加害人到派出所,我还没走,泼尿男竟先被释放。我抗议!泼尿男被我堵在门口,警察不得不将泼尿男控在派出所。尽管我要求警察不持立场“秉公执法!”,在“民主自由与独裁专制”交量时,让“警察不持立场”,我有些痴!他们自认是专政工具,与警察争吵中做完我的笔录,警察推诿,拒绝将殴伤的我送医院验伤。

当日晚上,我在北京积水潭医院检查至深夜。三时岀『影像学检查报告』为:右足1、2趾末节趾骨骨折。诊断证明:趾骨骨折:右足:第1、2远节;皮擦伤:右手拇指软组织挫伤:双前臂、背部挫伤。

当夜,我即将伤情告诉派出所值班警察和所长。

第二天(17日),N次电话催派出所警察,让警察来拿诊断证明和对伤势、泼尿现场拍摄取证。我和警察说,怀疑‘尿’加了金属盐之类化学药品,拌上手纸碎屑成导体,能直接促使电动锯漏电伤人!当日,公安派出所没派人来。再三催促,直至深夜,才派杨大志等两警官登门取走诊断证明,并用手机对我被踹伤的两脚趾拍照。未对尿液取样化验鉴定,

7月19日(三天后),终于送达“受案回执”。

7月22日上午9时多,警察叶青等两警官拉我去昌平做法医鉴定。11时多,鉴定完毕,两警官说拉我回家。警车上路,开了很久,我发现车背道而驰。以往,‘大官来洗脑’,车会开去山麓的会馆。如今车过南口,我想,莫非又流放八达岭外被软禁……

我开口问警察:“车开往哪里?”“看守所。”“我抗议!五毛寻衅滋事泼尿还打伤我,两趾骨骨折分明是轻伤,你们不对加害人采取强制措施,竟将受害人拉看守所!”

两警察叽里咕噜,耳背的我被警车开进昌平看守所。后来的经历和多少次抓捕何其的类似,一警察车上看着我,另一警察拿文书匆匆下车“办交接”,接着搜身,我被逮捕?。



今天不是“愚人节”,可仍然天天被愚民!拉“看守所”的肢体行为语言明白警告:“并非警察与你玩深沉”,警察身后有手枪、手铐,还有紧绷绷的口袋罪!

十三次被抓捕的往事沥沥在目!

1993年,“行为艺术”《以身试法,检验中国的法治!》,张弛等三警察将我打成轻伤。行政诉讼的被告----北京市公安局逼迫撤诉,一次次匿名电话恐吓“不撤诉,将‘被车祸’暴尸街头!”。我拒不撤诉,结果长子‘被车祸’肝脑涂地。警察张弛判一缓一后,警方设‘鸿门宴’抓我,即押解北大荒强迫劳动教养。

陈希同倒台后的1996年,两万元赔偿金送北大荒北京双河监狱交我,事后,北京公安局法制办自认拿走我两辆自行车,赔了我500元。但人大代表的我,是‘被偷自行车’抓捕入狱的,这延续至今“被告抓原告”“贼喊捉贼”的司法,谁能奈何。

为防“被失踪”,趁尚未被搜身,我立即给各方发短信。有友人立即回复:“变相恐吓,维稳震慑”。为免祸害亲朋,我取下手机卡装小塑袋,用细绳绷紧吞咽下肚。

此前,我曾多次和国保摊牌:“姓周的不‘永康’,你能世代‘局长’!?启蒙自由民主,同为你们子孙。成‘狗熊’的我得过且过了还软禁,若抓我,你们是让‘狗熊变英雄’!”。

看来,我又得从容而立做英雄而去!誓死保卫【北京铁玫瑰园】,请关注!请声援! 龙园派出所,电话:010-80755110



7月24日18时,我去龙园派出所找办案警官杨大志、叶青。我向杨警官递交『影像学检查报告』并三份近期发表“博讯”的行为艺术彩色文本(15日行为并发表16日被泼尿):

【行为艺术】《为拯救被截访残疾女----致彭丽媛的公开信》;

【行为艺术】《红色中国梦的黑色幽默》;

【行为艺术】《北京南站幸福路的“幸福生活”》;

我对警官杨说:“请将《受案回执》补上‘泼尿侮辱’,因为‘精神凌辱’比身体伤害更不可宽恕。”杨警官:“对方已承认泼液!”“我想知道何人指使,房内有第三者隐匿?因为做笔录时,你问过我,我觉得问题狠又黑。”“……”

拖着一瘸一拐的足掷躅夕阳,“七十一年周期率”今年我七十一岁,被人暗算泼尿也算顺了“周期率”,未遇使用电动锯,未失控自残还能做雕塑。尚若被漏电丧命、被电锯刴手,遂了谁的愿?现在被跺仅两趾骨骨折,苍天有眼。

“打不死的刘唐”,仍梁山聚义,仍然好汉!

台州公安强暴我的员工,四年的监牢他蹲了!

后来,北京警察张弛打我,张弛判刑了!

北大荒狱警电我,监狱长黄战友三开,剥警皮了!

公安禁毒队长卖缉毒线索供嫌犯减刑,我狱中举报,禁毒队长被捕,栽倒了!

十里丰监狱虐囚,监狱医院狱医“诈”病犯,浙江省监狱中心医院院长和监狱管理局局长田军们,双规了!

这一次,被豢养的五毛,终有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时候,五毛们会扪心自叹:“被请君入瓮”了!

【鉴于对人权的无视和侮蔑已发展为野蛮暴行,这些暴行玷污了人类的良心,而一个人人享有言论和信仰自由并免予恐惧和匮乏的世界的来临,已被宣布为普通人民的最高愿望,鉴于为使人类不致迫不得已铤而走险对暴政和压迫进行反叛,有必要使人权受法治的保护!】

【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人人都有资格享受本《宣言》所载的一切权利和自由。】
为自由而战!以上摘录《世界人权宣言》序言,为本文结束语,顿促公民朋友们呼吁全国人大尽快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