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共心理已全线崩溃——兼致人民大学杨光斌教授

洪 海

 

日前,中共中央组织部印发了《关于在干部教育培训中加强理想信念和道德品行教育的通知》,要求各级共产党加强“理想信念”和“道德品行”教育,引导和帮助党员干部始终坚定“共产主义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念”;要求干部对党和人民忠诚老实、言行一致,捍卫共产党人的精神独立性,防止成为西方道德价值的“应声虫”。

毫无疑问,这一通知表明了中共当局在现实社会民主宪政的强烈诉求面前,在中国反对派和西方民主化力量强烈的舆论攻势面前,在人民的极度不满和勇敢反击面前,中共慌了,已经方寸大乱,进退失据。这明显是“信仰告急”,而且是“十万火急”,三个自信变得极为不自信的表现。中共当局谋求通过改革以达到长期执政的信心已严重不足,决心开始动摇。中共的未来让人感到扑朔迷离,雾流云飘。看得出来,中共当局的最高层是如何的紧张焦虑,担忧和恐惧。他们对全社会,甚至对共产党都有一种把握不住的感觉了。很显然,他们对未来社会的长期极权控制越来越显得力不从心。这从习李政权上台以来,继胡温之后又一次“信仰大抢救”的行动中更是看得清楚明白。习李刚刚上台,就不惜花巨资,迫不及待地策划安排众多一流的研究机构和大批巫师般的御用卫道士或辩护士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招魂,为共产党做道场。为此,中宣部按照一贯的做派和腔调,老生常谈,旧词新唱,安排和布置了一大堆维护旧统的理论课题和宣传任务,无非是要更加突出地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以及习近平仿照毛泽东的所谓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作为中共继续专制独裁的依据和噱头。到现在,还在说“共产主义一定能实现”的混账话,而且是“坚信”,这简直让人有点儿忍俊不禁。更有甚者,刘云山还亲自带队,周游列国,游说和动员国际上的亲共人士和专家来为中共的专制极权统治鸣锣开道,摇旗呐喊,保驾护航。如今,不要说绝大多数有文化的中共党员和干部,就连出租车司机和下岗女工都对所谓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或者马列主义之类的乌托邦名词嗤之以鼻。80后,90后对此就更是不以为然,不屑一顾了。倒是宪政民主、自由法治、人权保障等普世价值使人如沐春风,如饮甘露。而这恰恰就是中共当局特别闹心和极度恐惧之处。

人民大学的杨光斌教授就是这样一位打糊乱说的巫师(见杨光斌《西式民主困境与中国民主的未来》袁训会访谈录)。他竭尽全力大肆诽谤民主,疯狂攻击民主,别有用心地歪曲民主,居心叵测地抵制民主,故意把民主自由法治对立起来,信口雌黄,混淆视听。胡搅蛮缠一通,到头来他还是不得不承认“我们在现代政治中毫无疑问是应该追求人民性和民主”,“因此我们觉得选举民主很重要”。看得出来,他对民主尽管很抵触,很生硬,很困惑,很茫然,也很无奈,时而积极时而消极地软抵硬抗,但另一方面,还是对民主表现出某种抵挡不住的暧昧。他深深地感到当民主不可避免地要拥抱他的时候,他只能并且“心甘情愿”地半推半就,十分享受地感受来自民主的令人熔化的暖流。看来,他对民主是没什么办法了。他只能被动地接受。他不是被民主拥抱,就是被民主包围。九九归一,最后,他将被民主同化。

我们所说的民主当然指的是多党竞争的民主,是现代意义上的真正的民主。而不是他发明的什么“民本主义民主”,也不是什么“审议民主”,更不是俞可平的什么“增量民主”。简单说,就是“选举民主”。“民本主义”是封建专制的残余思想,“民本”是相对“官本”来说的,它充其量是一种开明专制思想。从根本上说,它与民主是对立的。民主制度提倡的应该是人本主义思想,而不是民本主义思想。所以,民本主义与民主主义是水火不容的。杨光斌接受袁训会的访谈有很多话是胡言乱语,漏洞百出,前言不搭后语,简直不值一驳。一会儿民主只能在民族国家玩儿,一会儿奥巴马当选又是因为美国黑人多了。请问法国是一个民族的国家吗?法国只有法兰西民族吗?阿尔萨斯、布列塔尼、巴斯克、科西嘉、佛兰芒等民族是不是法国的?日耳曼人、斯拉夫人、北非人和印度支那人法国有没有?英国是一个民族的国家吗?除苏格兰人外,那些威尔士人和爱尔兰人算不算英国人?照他那么说,中国还是一个民族的国家呢,——中华民族,为什么就不能玩儿民主呢?请问杨光斌教授,美国是白人多呢?还是其他人种多?奥巴马当选,明明是人类文明的巨大进步,而在杨教授看来,好像是一个历史的大错误似的。更有甚者,他还把任志强一干人与国务院官员勾结推翻人民银行的决定说成是民主的体现,这明明就是官商勾结,沆瀣一气,利益集团左右国家政策嘛。

所有的辩护士和卫道士大概都有这么几招。一是生吞活剥,无中生有,指鹿为马,硬说我们现在的社会已经是“民主社会”了,只是不同的“民主社会”罢了。二是东拉西扯,花言巧语,虽不得不承认我们的社会是专制社会,但却巧舌如簧地论说我们的社会已经很“民主”了,或者说很“开明”了,天下人应该乐于接受共产党的专制独裁统治。三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说民主社会还不如专制好,西方民主快玩不下去了,好像资本主义真的就要灭亡了,倒是我们的社会主义反而还“欣欣向荣,蒸蒸日上”。四是阴险狡诈,煞费心机,把那些刚诞生的民主国家或者尚不成熟的民主国家一棍子打死,煞有介事地断定说民主与他们的国情水土不服,它们搞不了民主,言下之意,是说中国也不适合民主,甚至更不适合民主,搞不了民主。我不相信杨教授从娘肚子里滚下来就是博士或教授。但我相信要是不从娘肚子里滚下来就成不了人,更别说博士教授了。民主的胎儿也是一样,总要有一个成长过程嘛。五是鼓吹“民主虽好,但要慢慢来”。多慢呢?最好慢到专制集团和利益集团的每个人都“……我好——想再——活——五——百年……”。甚至“红色江山万万年”,专制永远,民主无期。六是无可奈何,不得不承认民主,但却尽力把民主排斥在党和政府(中共及其政权)之外,只拿村来说事。众所周知,村根本就不是一级政府,而仅仅是一个村民自治单位。但多年来,中共当局在民众强烈的民主诉求面前,在世界民主潮流奔涌而来,无力招架,无法应付的情况下,中共采取了边退让边抵抗,边抵抗边退让的策略——他们仅拿村民自治来说事。而村民自治了这么多年,还是假自治,假选举。关键是“选举”出来的村长(主任)要在村支书的“领导”下开展工作。而村支书是绝对由上面(乡镇党委)任命的。当然,村长(主任)的选举也是由乡镇绝对操控的。乡镇是中共最低一级党委政府。而城市居委会甚至连假选举都没有。因为居民相对村民来讲,没那么好糊弄。搞假选举,弄不好会收不拢网网。这是中共杯葛和化解民主最有力,最有效,最阴毒的一招。但已为广大民众所痛恨和警觉。

就这么几招,一再玩儿,玩来玩去也就失灵了。他们这些骗人的鬼话虽可以骗人一时,但绝不可能骗人一世。到如今,很多人都已经觉醒,要么不再理会这些内心阴暗、动机不纯的骗子;要么对他们嗤之以鼻,横眉冷对,甚至对他们恶语相向,唾沫相加。

对共产专制的丑恶面目,人们早已没有了耐心,越来越接近零容忍。揭露,驳斥,指责批判,咒骂,挖苦,讽刺,揶揄,嘲笑满天飞。令人可喜同时又令人担忧的是,现在人们的愤怒已经不仅仅是停留在口头上了,他们越来越忍不住地采取行动。围攻、殴打、怒杀官员,火烧警车,冲击办公楼,已成为家常便饭,见惯不惊。可以说,人民大起义就等革命党起来组织和领导了。这种形势,中共当局虽已有所戒备,但仍然是浑浑噩噩,心存侥幸,不以为意,有点儿“看你能奈我何”的味道。贪污的继续贪污,犯罪的继续犯罪;捞钱的继续捞钱,搞女人的继续搞女人。没办法,因为这是人治的并发症。是专制社会的普遍特征和常见症状。专制独裁极权没有监督就是这样,腐败理所当然,且愈演愈烈。反腐反腐?越反越腐!对人民来讲,反腐是撵走了狼,迎来了虎。而且新的当权者是一头头饿虎。这怎么得了?光是等“武松”来打虎是不行的,我们必须人人都是“武松”!

对现在的形势,官员们一方面噤若寒蝉,一方面心明眼亮。噤若寒蝉是因为他们心中有太多的话要说,但又不敢说。他们左右环顾,上下攀比,心理失衡,心存不满,是因为他们虽然也捞到了点油水儿,但跟同僚一比,尤其是跟领导一比,他们就妒火中烧,无比气愤。但又敢怒不敢言,尤其是在声势浩大的反腐运动面前。心明眼亮是他们对当前的形势一清二楚,知道现在的共产党有多腐败,知道不仅仅是自己才腐败,知道革命总有一天要爆发,知道共产党不久于人世了,知道民主的潮流阻挡不了。所以,他们要么沉浸在赌博和淫乐之中,当混世魔王,浑浑噩噩度日;要么就任由党给自己“打鸡血”,然后发疯般地维护专制,攫取权力,中饱私囊,抵制和破坏民主进程,对民主运动进行反攻倒算,封锁扼杀。倒台的薄熙来、万庆良之流如此,在位的习近平、王岐山之辈更如此。

整个共产专制集团的官僚们,个个心里都早没了信仰,空虚得很,他们对民主似信非信,但他们对马列主义是绝对不信。但是为了维护统治特权和既得利益的需要,表面上,他们又不得不“信”,装起来很“信”,这在他们自己心里想起来都好笑。这个世道啊,是个什么世道?!

共产主义,正如前苏共总书记勃涅日列夫私下对他亲兄弟说的那样,共产主义?什么共产主义?那都是哄哄老百姓的。而现在的中共,或者说习共谈共产主义,社会主义,那都是道士撒花椒——麻鬼。理想信念,哪还有什么理想信念?!老百姓已经越来越不好哄了。

自己都不信的东西,强迫别人去信,别人怎么可能信?马列主义,共产主义,鬼才相信!那些子虚乌有的东西,早已被人们当成了笑料。其实,心虚的共产党,面对整个社会的信仰危机,心里早已惴惴不安,心理防线正如泥石流或大河决堤般崩溃了。

在缺乏信仰的情况下,习近平,刘云山,以致整个共产党想要维持专制的正统与法统,唯有的下场将是在“马列主义”和“传统文化”的梦呓中等待火烧中南海。最后,所有的卫道士将成“伪道士”,辩护士将成“煸腐尸”。

《关于在干部教育培训中加强理想信念和道德品行教育的通知》将成为中共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红头文件。

任何对民主的调戏都将自取其辱;任何对民主的糟蹋都将自食其果。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