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建立什么样的政党才能有助于中国的民主转型

郭永丰

 

现代政治学理论认为,在民主转型中,政党是关键性的力量。不管是作为民主化的推动力,还是在作为民主化标志的选举活动中,政党均不可或缺。要使中国的民主转型获得成功,就必须建立现代民主政党。可能的路径有三条:第一,中共体制内保守派与改革派发生分裂演变为两大政党(如真理党和社民党),这是最好不过的;第二,走中国公民监政会模式,让公民监政会和类似的民间政治组织合法化,然后逐步将公民监政会等民间参政组织培育成有能力执政的政党;第三,开放党禁和社禁,使民间社会可以通过竞争的方式和联盟的方式产生出若干个有执政能力的民主政党。

“民主转型与培育公民社会”征文

2003年,因自办公司遭遇腐败官权的干预倒闭之后,我正在《新华网发展论坛》和《人民网强国论坛》探索根除腐败的办法,被《大纪元》发到信箱的翻墙链接引到了《大纪元》网站,才一下让长期被蒙骗极端愚昧无知的我本人完全觉醒了,明白中国社会之所以存在严重腐败的根源。尤其通过《大纪元》网站下面的链接,我登录到洪哲胜所主编的《民主论坛》网站,立刻,我就受到了极为全面深刻详尽的真正属于最现代民主知识的启蒙教育。

从那时开始,我才意识到在中国必须结束一党专制,实行多党竞争执政的政体,而不是像我在物管协会工作时,所设想的在中共一党领导下,仿照义工联在民间成立《为社会正义事业自由工作者联合会》,用以专门监督中共官权,杜绝腐败。因为“专制乃万恶之源泉,罪恶之渊薮”(这是我于2005年被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罪名逮捕后,在所住宾馆的墙壁上写的认识)。

根据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的竞争当选与轮流执政,按照中共的说法,他们都是属于资本主义性质的,所以才能相互包容妥协让步,而完全依照宪法规定,相互监督制约,且还能相互和平有序地竞争,两党才能真正和谐相处,稳定发展,不会为国家和社会造成任何分裂、动荡或大混乱。

固然,作为所谓资本主义的民主政党,与中共的所谓社会主义的民主政党一定就是水火不容,绝不可能如此和睦相处的。所以,在一开始设想中国的民主政党时,我认为,属于中国的两党一定要在中共自身中分化出来,也许只有这样,他们才会理念相近,宗旨相同,目标一致,相互之间开展任何监督或竞争执政时才能够和谐相处,互为取长补短,才不会出现当年共产党和国民党的你死我活势不两立的血斗。当然,这样的政党建设,所执行的宪政民主制度,才会在中国更稳固,也是最符合中国国情需要的。

因此,笔者于2004年年初所发起的中华民主先进者联盟的宣言书,就是基于这种思想,即通过发动群众敦促当局,让当局内部瓦解分裂。比如以江泽民为首的保守派势力成立一个政党,以胡锦涛为首的改革派势力成立一个政党,待培养成熟之后,实现彻底的两党相互监督制约,尤其是和平有序的竞争而轮流执政的格局,这也许才是让中国和平稳健地迈向最现代化的宪政民主国家行业的必经之路。

不幸的是,我竟然因此事被国家安全局逮捕了,在宾馆被审查了三个月,在家里被监视居住三个月。根据当时的形势,似乎还是很严重的。在办案人员的警告下,我写了不再搞的保证书,被解除监视居住之后,当然再不敢触碰此事了,否则,一旦被再次抓捕,肯定会被起诉,那样的话,我就一定要长期坐稳牢房。

启蒙开导全民,获取绝大多数民众的支持,形成有效力量一起敦促中共分裂瓦解为两大政党,这计划遭到当局的破案和逮捕之后就完全破产了。但是,让中国社会真正走向公平正义的心却没死。这便是我后来由职业自由撰稿人又走向发起《万人联署申请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的原因,以及该会被当局宣布非法予以取缔,为此笔者硬要死磕到底,结果就遭遇两次拘留、一次雇凶砍杀及两年的劳教生涯。

根据笔者亲身实践,笔者认为,要使中国的民主转型获得成功,就必须建立现代民主政党。可能的路径有三条:第一,中共体制内保守派与改革派的分裂演变为两大政党(如真理党和社民党),这是最好不过的;第二,走中国公民监政会模式,让公民监政会和类似的民间政治组织合法化,然后逐步将公民监政会等民间参政组织培育成有能力执政的政党;第三,开放党禁和社禁,使民间社会可以通过竞争的方式和联盟的方式产生出若干个有执政能力的民主政党。除此三条路径,其它任何模式对于未来中国社会转型可能发生的震荡、分裂与混乱都是不堪设想的。因为,除了此三条模式之外,其它任何模式都是让中共执政者完全被动的,不得不的,绝不可能有所控制的。

当然,如果在中共的严酷打压下,有众多民主派的领袖和有识之士,还能够号召所有反专制的力量全部走在一个或两个平台里,组建最现代的成熟民主大政党,首先合力结束中共专制,再然后组建国家大议会,实行完全平等民主的和平阳光的竞选执政,这也许也是唯一消除中国社会走向动荡、分裂与混乱的坚强组织保证,但似乎在短期内极难形成如此成熟的大气候。这是因为,属于中国民主派的领袖们,以及绝大多数民主人士,绝无此种想法和观念,其头脑对此基本都是完全空白的,而他们当下真正紧迫所想的就是,在专制未结束前,如何首先利用社会的有效资源和力量敦促结束专制,再然后进行各自为阵的疯狂抢地盘,摘桃子,而分得大蛋糕。果真这样,起初的民主固然绝不可能有序而稳固,甚至还要出现多次反复的,也许就会像前苏联的分崩离析,以及今日伊拉克或泰国的乱局一样,让整个国家长期陷于万劫不复的境地,而民不聊生,让全民长期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而忍受各种政治势力的煎熬和逼迫。

除了这种大联盟的平台之外还会有什么好办法呢?作为基督徒的笔者认为,只有广传福音,让绝大多数国人首先都信耶稣。美国民主之所以稳固发展的根源,第一是清教徒的坚定信仰;第二就是独立战争中出类拔萃的一群民主精英人才的引领。

严格说,宪政民主政体只有建立在基督文化的磐石上才会稳健且牢不可破,否则,如果彻底丧失以上诸多民主化模式的机会,也许确实就会在专制了五千年,党文化的深重毒害下的中华大地上乱成一锅粥。英美等率先建立宪政民主政体的国家,无不是以基督文化为立国根本的。根据世界民主化的大潮可以看出,似乎至今依旧是这种效应,而且还有所加强了。韩国民主转型,韩国当时的基督徒人数已超过总人口的50%以上。虽然很多非基督徒的国家,在世界民主化大潮冲击下,尤其是在民主大国的强势压力下被改造成了民主国家,但如果没有这些国家长期的强权压制,也许这些国家的民主也会乱成一锅粥,甚至很快又恢复到强人政治时代。最典型的案例没过于伊拉克的民主,美国驻军刚刚撤走,就进入混乱时期,且越来越乱,乱到如今的无法收拾的地步。其次就是佛教国家泰国的民主,现在又重复回到了军政时期。

民主需要长时间的全民训练,且在训练时期,必须有强势民主国家的压制,否则,就会乱套。比如亚洲佛教国家日本,在美国的长期驻军下,尤其决不允许其成立自己的军队,才保证其君主立宪制持续稳健发展到今天,也许已养成了全民遵守民主社会的公民习惯了,可以完全摆脱美国驻军独立自主和平有序发展了,实际也许还不然,但见其军国主义苗头的不断复兴与迅猛上升,其民主制度,恐怕还远远未成熟。也许仍旧需要普及基督文化和信仰作为其宪政民主的基石。否则,只要让其独立自主,立刻就会乱成一锅粥,或者对他国造成很强的威胁或伤害。

自人类世界诞生以来,根据《圣经》记载,除了神所拣选的以色列民通过先知由神直接治理之外,其它种族都是采用立人做王的方式进行自我治理的。这说明,属于人类自身自觉确立王的家天下制度由来已久,乃是属于人类社会本能的反应。如果没有上帝道成肉身,以耶稣的肉身来到人间,人类相互之间就不可能有爱,也便更不可能有现代社会的公义和福利保障制度,完全都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的丛林法则社会。因为属于人类本身所确立的国,千篇一律都是等级森严,下级给上级做奴的。虽然也有人从社会最基层的奴隶位置奋斗到了将军的地位,在一个专制体系非常成熟稳健的国家,这种现象是极为罕见的。除非是推翻一个旧王朝的更替,在推翻的过程中,本身需要大量一流人才来管理或领导,这些出身于奴隶位置的人才们,才真正有了出人投地的机会。这些正是历朝历代起义者所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原因。很明显,历次的推翻王朝,只是让没有做过,甚至根本不可能称王称霸的人过把称王称霸的瘾而已。

此过程虽然极其艰难,绝大多数人要么做了炮灰,要么只能做扈从。在共产党的天下里,毛魔王因子嗣不力,政权才沦为集体皇帝领导的。实际上,能够进入这个集体皇帝圈子的人,依旧还是极少数人。

如此说来,严重掣肘中国早日建立成熟民主政党的重要因素主要有:

1、中共权匪和帮凶的负隅顽抗与顽固不化,绝不给宪政民主派丝毫的发展空隙,甚至还残酷摧残彻底打压民主派的所有活跃人士,也无论其如何温和理性,这对中国所有人的法定权利的切实高效保障,绝对就是最不幸的。

2、绝大多数被蒙骗愚昧的国人才是中共顽固保守派的坚强保护伞。五千年来,中国人民就从来没有过过一天真正属于自由平等民主法治的好日子。在中共党文化的毒害下,尤其在中共政权的长期钳制与严酷迫害下,倒训练全民仅仅只为了眼前利益(也无论这利益正义还是非正义的)做奴做狗极乖巧伶俐。如新近被带走的芮成钢,据说生于1977年,是中央电视台节目和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全球资讯榜》节目主持人。也是属于最年轻的海归派顶尖人才,虽然在欧美受最高档的西方文化的教育与熏陶,可一旦回国,立刻就为了眼前利益,完全堕落变质了。为此有网友评论说:芮成钢进去了,基本没人同情他。和他的前辈”崔永元、白岩松”,有本质上的区别:他,始终和腐败的体制,保持高度一致;他为扬州书记的高薪辩护;他嘲笑廉洁的美国大使;他甚至嘲笑崔永元为民请命。他,要代表中国,甚至要代表亚洲,就是不代表“纳税人”的利益,甚至不代表媒体人的良知。如白岩松所说:一条狗,放在央视也会红。

针对当权者及其帮凶的作恶,以及被蒙骗民众为了眼前利益做奴做狗的不择手段,虽然有以下的推动因素支持着中国的民主化:1、世界民主化大潮的不断冲击。2、属于中国先知先觉者的自觉行动。3、陆续觉醒的国民。4、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支持。但在眼下如果要依靠这些现成的力量实现真正的转型,则显得极为苍白和乏力。

关于民主国家的支持,其力度其实是极端微小的,虽然美国民主基金会已支持中国民主几十年,确实也花了不少资金,但与中国民主的成功推动所需要的浩大资金比较,实在是微不足道的,乃是杯水车薪,根本救不了任何急需的。因此,这还需要美国人民和政府继续加大资助力度。另外就是,也需要世界上更多的民主国家的政府官员、议员和公民参与支持中国的民主化转型。否则,一个老大帝国硬要坚守老朽的类似于法西斯的蛮横无理的僵尸制度,极为丑恶地横在东半球,这固然让长期残害本国人民的北朝鲜政府更加有恃无恐、肆无忌惮而作恶多端。同时,中国的类似法西斯和欧洲中世纪黑暗王朝的腐朽的党王朝天下,一定也会对世界人民的和平与安全造成极大的威胁。因为,这个在所谓经济上一枝独秀的类似于法西斯的帝国,除了强化现代化军事的建设,以及官权的腐朽糜烂,别无其它有益的任何建树。何况这本来就是当今人类世界的一头魔兽政权,在其不受任何监督和制约的党老大的淫威下,或发癫发狂的肆虐之下,如果该政权硬要学习北朝鲜那样随意使用核武器威慑全人类,这人类世界难道不会很快进入世界末日吗?

2014年7月15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