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评万润南的习近平比对蒋经国

张三一言

 

【按】总有人寄希望中国大陆、中共内部出个"蒋经国"。对此我多次讲个人观点:这个企盼实现的概率低,原因可归于5点。一是指导思想(意识形态)不同。蒋是三民主义,中共领导是马列主义;二是政权性质不同。蒋是权威体制,公民社会有一定的生长空间,中共党国是极权体制,其控制力度空前绝后;三是盟友不同。蒋是美等西方民主国家,中共国是苏朝古越;四是下属不同。中共领导下属亲信多为官僚党棍,蒋有不少李登辉、马英九类海归精英;五是个人经历不同。蒋长期留苏,深知苏共之恶,归来后又受其父,最知中共,知中国传统文化,知基督文化的蒋公介石先生栽培,而中共后期领导皆长期深受党文化洗脑,在一党制严酷环境下成长爬上来的。--查建国

 

2013年4月,万润南曾经这样说:『习近平,其实有机会比普京更伟大。…按照现在共产党的家法,习近平将有机会主导中国今后十年的政治。这十年,有充分的时间为社会转型作准备。…你比蒋经国先生更幸运,因为你完全有机会成为民主宪政的新体制下的第一位民选领导人。』为甚么要翻出旧文作新平论呢?是因为类似万润南一样的寄希望于专制极权统治者恩赐民主的思想十五个月来都没有变,而且还越演越烈;林林总总洋洋洒洒。现在离开万寄希望于习的时间过了十五个月了。请各位看看,习近平的政治思想言行是走向蒋经国遇是背离蒋经国?

习近想学普京独裁且能独裁,这是事实;能不赛普京,会不会比普京更伟大?因为普习皆为独裁者,没有甚么伟大可言,因而在这里不作评论。本短文想评论的是万润南的习近平比对蒋经国(习近平“比蒋经国先生更幸运”)的思想。

一  蒋习是两种实质不同的政治人

蒋是民主法统下的专制者,他的专制独裁是依法无据,只是承传老蒋专制惯性继续滚动而已,当然有人性和权力自我扩充性作用;走向民主则是为法所导,法之必然。其二,蒋经国时代民间有推动民主的动力,且这动力有效。基于法与势,蒋在民间反专制力量反抗和压力下,其三,还加上蒋也处身其中的民主国际社会压力;三股力量促进下,可以促出民主。因此,中华民国的专制统治者有一条由专制通向民主之大道。这是蒋经国的幸运。习是极权法统下的独裁者,没有走向民主之法之理的根据,民间的民主动力被扼杀;习在没有民间政治力量压力下独裁是必然。习近平独裁到底,是党法应如此,党理应如此;因此,中共国只有一条永远走向极权的单程路。习近平没有蒋经国的那种幸运,更不会比蒋经国先生更幸运。习近平有不同于蒋经国的幸运,习近平有其自信的幸运:能做仅次于毛的红朝独夫。

中华民国与世界普世价值坚美欧国家同质,并与之意识型态结盟;政治同化或归属民主是势之所迫、理所当然。中共国是与世界最反动最落后的政权,并成了反动核心和领导力量,与诸如朝古俄等国同志加兄弟,是天然的民主反对者、敌视者,没有任何走向民主的可能;永固于极权是命该如此。

结论:中华民国可以由专制和平演变成为民主;这已经有真事实证明了。中共国只有革命推翻极权制度与权力才能有民主;不信那就等着瞧吧。

二  从根本说,习是极权统治者,蒋是民主执政者;习蒋本质是对立且不能共存的;民主必反专制,专制必反民主,习必反蒋;蒋也必反习;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和政治逻辑。要习学蒋就是要习彻头彻尾否定自己,否定他的政治生命共产党;这有可能吗?学习政治敌人并向政治敌方转化,政治现实中和历史上好像还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实。这正如要一个撤旦变成天使,魔鬼变成观音;你有这么样的期望?

如果有这样的期望,头脑必定有问题。头脑有问题的中国的读书人、识字分子几千年来盼青天望明君并没有消减,今之尤烈。连续地表现在仰邓信江盼胡望习热潮上;“寄希望”的热情和真意可以从望习者投向习身上的眼神中和他们的字里行间见到。可见,中国的读书人、识字分子脑中愚的成分真的不少。

可悲的是一些被公认为民主中坚、鼓吹民主的知识分子同样有“寄希望”的思想,有时还颇为强烈,万润南寄希望于习近平政治学蒋经国就是一例;这是极为困扰人心的事。有时看着这些分子们、想着中国的思想导航者,真的怀疑中国人是不是在人类中最具奴性的人种?但愿答案是否定的;中国人中的奴性劣质只是在这些读书人识字分子中才能找到。

这些中国奴性思想者的存在,是中国民众抗争失效、由专制走向极权、专制极权稳固的重要原因之一。

不管他是甚么高知名人,只要发出“寄希望”言论,就有批评的必要,越是对民主有影响的人就越要严加批论。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