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张志军访台所暴露的台湾主权危机

林浊水

 

中共国台办主任张志军之行,虽然在民众抗议中取消了最后三个行程,但是民进党、国民党跟北京都认为他这次访占之行是成功的,王郁琦说成果丰硕,张志军说很成功,蔡英文说是「一种善意」,值得肯定。

国民党认为自己是赢家,因为马政府的两岸大战略是形成「两岸主权互不承认;治权互不否认」的格局。今天国台办、陆委会以官方身份来往以及两岸互设办事处为主,而台湾拥有「人道探视权」,符合这一个战略。

民进党也认为自己是赢家,因为这次张志军来台「倾听之旅」,强调「重视三中一青和了解国民党以外台湾人民的想法」,刻意跳过台北市、国民党达贵、红顶商人,直接走入基层,拜会民进党高雄市长。这一切作法简直是全依民进党的建议而给国民党政府难堪了。民进党内更有人认为张志军访台的作法,等于对民进党放出了中共已有和民进党建立起后者渴望的「民共平台」的机会了,善意不小。

中共则在对台工作「入岛、入户、入脑」的原则又进一步深化,所以也自认为是赢家。竟然真的是两岸各方皆赢的好事出现了吗?在他的环岛基层巡访中,张志军跳过台湾中央政府、蓝绿两党中央,自己直接找里长联谊会和扶轮社、狮子会等人士处理。并且讲明了是要倾听台湾当局不让他听到的民间疾苦,然后他要从倾听到的讯息中直接给受苦的百姓好处的作法却也引起一些人非常强烈的忧虑。他们认为这种跑到对方去听取对方人民对自已中央不满的作法在人类涉外事务上闻所未闻,前大法官许宗力形容这是「钦差出巡」,台湾的主权受到了严重的挑战。这理当严肃以对。

民进党内一直有一种说法:两岸交流被国民党垄断,以致于民进党被边缘化,产成了两岸交流蓝绿失衡的现象,对民进党不利,所以民进党应该模仿国共型式赶快建立民共平台来和国民党竞争北京的关系。这是个大有偏差的看法。

以取得执政权实践政治理念为目的的政党,虽然都有自己的涉外政策,但在西伐里亚主义构成的世界秩序中,政党从未在实际的双边外交活动中成为积极的主体。政党外交参与比较常见的参加由各个国家具有相同理念的政党所组成的「跨国性政党联盟」。此外,任何两国党与党间的往来既少,又都没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像两岸间出现了常设性的「国共论坛」是举世绝无仅有的怪胎,显示的是两岸关系的「不正常化」。

中共对台重视党对党关系,基本上既有历史残留因素,也有对台统战的特殊考虑:

一、共产国际的历史残留

「跨国性政党联盟」的源头是共产国际。依<百度百科>这有个简要的说明:

「最早建立的国际政党组织是1847年成立的共产主义者同盟。 19世纪60年代~20世纪50年代,世界上先后出现了第一国际、第二国际、第三国际、第二半国际、第四国际、自由党国际、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社会党国际等国际政党组织。」等等。

共产主义的目标是要「无祖国的工人」把「资本家榨取工资劳动底工具的近代代议国家」「送到古物博物院去和纺锤及铜斧为邻」。共产国际就是为这目标而组织起来的。共产国际的精神因此和以「主权国家」为主体建立起来的西伐里亚秩序的精神完全对立。换句话说,这种结盟不是在西伐里亚秩序下进行「政党外交」,而是要「结党革命」,消灭西伐里亚秩序。

目前几个活跃的国际政党组织包括社会党国际,国际自由联盟,国际民主联盟,国际绿党,海盗党国际等虽然都源于共产国际,都是基于共同的价值理念而组成,但不只组织极为松散,党与党关系远不如共产国际紧密,本质上和共产国际要全面推翻西伐里亚主义仍有根本性的不同。

1949年之前,苏联一面在西伐里亚秩序下和国民党政府维持「外交关系」,一面支持中共推翻国民党政府。中共同样的既怀抱共产主义乌托邦理想,又活在现实世界中纵横捭阖。于是1949年革命胜利后中共时而强调「中国道路」式的世界革命,输出革命,介入落后国家的内政,甚至结合其激进组织,共产党进行内战,承担「帮助其它国家进行与本国革命性质相同的革命责任」;时而回到西伐里亚秩序,强调1953年时周恩来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

1956年苏联走上修正主义,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宣布结束活动后,共产党国际政党组织已不存在,但反苏修的中共则继续支持各国国内激进组织进行世界革命。

中共对外长期在两条路线中摇摆不已,直到文革结束,才结束他输出革命的特殊「政党外交」作法。然而从这种和他国内部政党结盟介入他国政争的特殊手腕,一旦运用在对台统战上当然是其来有自,驾轻就熟。

二、中国国共内战的历史残留

国共两党都有强烈的列宁党的传统。体制上党国一体党政不分。因此,「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对峙问题,一直被当成一个中国之中持续而未结束的「国共内战」问题。台湾民主化以后,虽然台湾废除<动员勘乱条款>,宣布不再敌对中共,但中共直到民进党执政,仍然认定两岸关系仍是一国之内的内战关系,因此透过和国民党结盟介入台湾内政中共认为和他提倡的和平共存五原则并不相干。

三、中共「以党逼政」弱化台湾公权机关的策略

中共两岸事务透过党与党接触处理,而不是「政府对政府」,在名义上可以强化「两岸事务是一国之内的政党间事务」的立场;在实质上可以达到架空台湾国家公权机关的能力的效果。

四、中共的统战战略

统战在台湾被认为是耍阴谋的坏事;但中共认为统战是值得党立一个专门部门挂上统战招牌去执行的天大好事。在进行统战的天大好事时,在对方阵营中拉一边打一边或是一起拉拢,让对方阵营两造互相为争竉争让利而斗争都是正经的好事。目前,对台湾,中共党当然没有不介入台湾政争,进行天大好事的统战,既和国民党组国共论坛,连手反绿反独又开个门给民进党以威胁国民党多让些步的理由。

1990年台湾民主化催生了台湾主体意识,台湾社会认同两岸是两国的民意急速升高,国民认同意识和两岸长期分立的现实迅速拉近。国民认同意识正常化的结果,台湾社会迅速形成了蓝绿之争是「人民内部矛盾」(用毛的说法),而一心一意要消灭台湾独立主权的是「外部威胁」的「内外之别」。中共固然在两岸交往上仍以党对党对台唤话,但李登辉政府则把两岸交流往府对府方向推。

在这个阶段,蓝绿对峙虽然剧烈,但一直守住「内外之别」,一致对外;同时,国民党中虽统派是主流,但在1990年代一方面对外有恐共传统,另一方面国民党一党独大局面未变,不需透过蓝红结盟援用中共对付国内政敌,再一方面,李登辉抱持「国家正常化的目标」,认为两岸事务不是「两党事务」,而是「两府事务」,「两府事务」关系的建立不是一蹴可及,便采用「白手套」策略,仿造美国在台协会模式,设名义民间团体,实质公权机关的海基会和中共交往,于是中共把两岸关系「两党化」,介入台湾内争,进一步把两岸事务国内化,一国化的统战策略一直施展不开。

民进党也在国家正常化、本身政治立场、社会主流意识等条件的制约之下,守住两岸红蓝绿的内外之别。1998年民进党市议员林滴娟在中国被媒杀,由于当时李登辉总统和北京关系紧绷,北京认为可以借机分化蓝绿,宣称,民进党可以前往处理善后事宜但拒绝海基会派人前往,民进党立刻反应,海基会是林滴娟事件善后理所当然代表。北京分化统战策略失败。

然而,2000年由于国民党保守势力不甘政权被轮替,形成了去要求原来被定位为「外患」的中共一起连手对付民进党的策略,两岸蓝,绿,红之间的「内外之别」完全逆转,确立了直到现在的蓝,红是内,绿是外的格局。

红蓝翻转两岸内外格局,连手反绿的经典之作是2005年连胡会。

配合中共统战策略,援用中共力量作在台政争筹码固然是国民党2000年后就开始考虑的策略,但一直顾虑到会受到台湾社会强烈质疑,虽有个别党籍立委勤跑两岸,但党中央一直不敢轻举妄动,直到习于以怪招制造议题吸引大众吸引注意的陈水扁和宋楚瑜共商,请宋到北京替陈搭桥,连才既豁然开朗于陈宋连手为他解套,并抢得头香到北京进行连胡会。

连胡会国共达成了连手反独,也就是反绿的结盟关系,并签在<胡连公报>中。接着,顺利推动了常设性的国共论坛,国民党强调组国共论坛的目的就是要「替人民做民进党政府做不到的事」─公开宣扬其架空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的诉求。

红蓝连手反绿最成功的一次应该是2012年台湾总统大选。在这次大选中,涉及到国共反绿的有三大议题:ECFA、两岸和平协议和九二共识。

三大议题中ECFA议题民进党先胜后败;和平协议民进党先败后胜;九二共识学界研究到现在,两党胜败或平手没有结论。无论如何,1990年代末到今天,中共介入台湾大选都以严重失败下场,这次大选中共总算摆脱了每介入必败的局面。比较起来,被认为最成功的一次。

既然如此,民进党内普遍产生要检讨两岸政策的声音,其中认为要明确化稳健立场的,也有分别主张向更和国民党靠拢,甚至实行比国民党更令北京接受的政策,和比以前更强化和国民党对立的两种方向相反的激进主义。前者中,有人认为补救蓝绿在交好北京时的失衡现象,民进党人士,如谢长廷,应该诉求「和中对决国民党」,最激进的有主张持续向中共提醒「国共过去恩怨」的;有配合中共「政治战略」,用「民、共交流与交互方式去破马英九不愿意开启两岸政治对话的不统、不独、不武金钟罩」。

不过要以「和中对决国民党」为大战略方向,其具体战略内涵,配合的政策却很不容易寻找。所以目前看来,其实践难见成效。

其实,由于毕竟中共过去既做不到摆脱西伐里亚原则,顺畅地跨国地和他国国内政党紧密结盟进行世界革命,今天要在两岸分立现实下,不顾西伐里亚原则运用统战手腕和国民党结盟,介入台湾内争虽有国民党努力配合,但效果仍然值得检讨。

王毅明白指出「在下一步正式协商前,可以率先通过国共论坛加以讨论,使得国共两党论坛在新形势下起到先导、铺垫的作用」。这明确地阐述了胡连推动国共论坛的目的。换句民进党的话来说,就是要由结盟的党来「垄断两岸交流」。

但在2000〜2008年政权不在国民党手里,国民党只垄断了国共论坛,但在像包机直航、小三通甚至陆客来台等等措施拍版权,执行权全垄断在民进党政权手里,国共论坛顶多沦为敲边鼓角色,至于民间畅旺的经贸更无从垄断起,只能创造少数几个人借机搞几个特许个案赚钱的巧门。

这种两岸事务,党先于政,党先于国的做法,虽然国民党在野时,达不到预期目标,但毕竟对民进党政府造成了一定的干扰。那么国民党上台后又如何? 马总统是不是就因此高高兴兴地大大运用,扩大功能而譲民进党大大羡慕?

的确,规模是扩大了,有些民进党人士也大大羡慕了;但马英九却大大头痛了足足5年了。

如依王毅说法,国共论坛是正式协商的先导,双方又在国共论坛时而以党领政的中共又是由总书记来个胡连会、吴胡会,那么岂不是两岸大政方针由胡连拍版,再交给马英九政府执行?真是是可忍执不可忍。因此马上台呛声,说国共论坛是二轨,海基海协会是一轨,这说法胡锦涛当着吴伯雄的面对陈云林说:云林啊,他们说你们(两会)才是一轨,我们(胡吴)倒是二轨了,反呛回去。

马被认为倾中,但仍有自己的步调,连吴抢在前面一再出状况,于是中华民国政府只要国共论坛召开,就神经紧绷。

到每论坛在前面会,马吴就在海峡互相驳火,场面难看紧张。马又不敢废国共论坛于是把他大拜拜化,空洞化,走到和王毅说的完全相反的路上去。

但这又产生了新的副作用。中共将计就计,把大拜拜变成良好的统战平台。这平台特色是:台方代表是民,但陆方代表绝大多数是披着民间大衣的官。

国共论坛中吴伯雄等人公开在会议上向中共提出许多「需求」,中共也慷慨回报利多政策,双方关系就成了台湾「地方官员、民代」向中共中央政府代表陈情请中央垂怜的「陈情大会」。实在不堪入目。

好事的人对马的作法运用阴谋论批为权力斗争。其实问题出在中共跨国政党结盟介入主导他国内政的习性和两岸分立不相隶属及西伐里亚原则的杆格不入。

实际上,在国际上中共也不是在他跨国界的结盟介入他国内政中只尝好处没副作用。过去就是副作用太大,所以现在不断强调西伐里亚精神的五原则。至于两岸间,中共虽认为两岸完全不适用五原则,但其实这样做同样也会遇到麻烦。例如本党人士为服务贸易协议向中共陈情般诉苦后,中方国台办副主任孙亚夫向媒体回答时会说「这是台湾内部事务,应该循台湾内部机制解决。」就是这道理。

当时国共论坛搭得起来还有一个关键,那就是两岸往来太不正常了量太大,但几乎是「无政府状态」。但现在情况变得很快。假使未来两岸各项往来协议逐步完备,尤其互设办事处,关系走入正式化,常态化,政府体制外的国共论坛、平台等怪胎的功能势必再进一步萎缩。

因此,两岸交流如果有什么失衡,那么不在于蓝绿失衡,而是在列宁主义遗绪,舍不得内战结束的情怀,不合现实的一国企图,等因素汇集以致于刻意蔑视西伐里亚原则造成党先政,党先于国的党国失衡。这失衡值得重视,否则不只短期将如民进党人士担心的,将造成蔡英文说的「中国正在让台湾各个政党争相在中国议题上加码演出,利用国民党与民进党的竞争,创造其有利的条件和环境。」这不仅会使两政党因竞价而筹码减少了,台湾的筹码也没了;如果台湾欠缺根本的制衡之道,可能从政党间的竞相加码,演变到台湾的筹码全失」的结果;长期将使两岸正常化和真正的和平遥遥无期。可惜民进党内虽然有人有这样的认识,但是仍然有在张志军进行台湾去主权化的「倾听之旅」时加以过度肯定的评价,这对台湾主权的维护是不利的。

无论如何,蓝绿双方应该严肃地检讨由国民党在2005年建立起来的援北京因素进行国内政争的作法了。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