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国人有信仰吗?

未名湖顽石

 

台湾作家柏杨写过一本书《丑陋的中国人》,数落华人在举手投足、待人接物方面的诟病,据这位老先生分析,华人出生后,经过中华文化这一“大染缸”,长大后就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坏习惯,想没有还不能够。美国一家名为蓝德的咨询公司,对华人的批评也很不客气,其主要论点是,中国人缺乏社会责任、公众意识,他们以家庭为中心,只关心有血缘关系的家族利益 ,对社会公众没有责任感、公德心、荣誉感,不知道什么是诚信、高尚和体面,还用一百多年前来华传教的一位传教士的话总结,中国人不缺乏智慧,缺乏的是正义和勇气,这批评暗示中国人自私、懦弱。

中国人究竟怎样?

鲁迅笔下的中国人,鲁四老爷、假洋鬼子、祥林嫂、孔乙己、阿Q、吴妈、、、的确没有一个人堪称正直、勇敢,那是民国初年的中国人;到了四十年代,国人面貌有了些许变化,钱钟书的《围城》里,方鸿渐、李梅亭、高松年、韩学愈、、、也没有一个人配称优秀、高尚;五、六十年代,小说中的英雄、坏蛋,皆为政治需要塑造,可谓“塑料制品”,十分虚假,不具代表性。

民族是有性格的,大千世界,多种多样,有沉迷宗教的,有善于向其他民族学习的,有故步自封不求上进的,有随遇而安讲究享受的,有恪守规范认真努力的等等,这些都不必去细想,作为一个中国人,应多想想本民族,迄今为止,汉族许多方面,确实不如其他民族,汉民族的隐患究竟是什麽?不必全面论述,指出一、两点可也。

近一百年来,从外表服饰看,从孔乙己到李梅亭,国人有了大变化,但其内心世界,至少有一点没变,对待信仰的态度没变,这是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确切地说,是一个对信仰非常功利的民族!

古代汉民族有崇拜“图腾”的活动,汉民族的形成,历经无数次战争、兼并、同化,融合大大小小各类民族,民族都有自己的“图腾”,为了安抚兼并后的人心,把各种“图腾”合并,创造出“龙”,对龙的崇拜,不能说成是一种宗教活动,因为“图腾”没有理念、教义,汉民族很重视祭祀祖先,这也不是宗教活动,可以这样说,直到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以前,中国人根本不知道何谓宗教,古代的汉民族没有信仰。

汉族真正接触宗教始于西汉汉明帝,公元58年,从印度传来佛教,在纪元前两千多年,印度就有吠陀教,接着有耆那教,又称原始佛教,大约纪元前1500年,雅利安人入侵,引入种姓制度,创建婆罗门教,后来演变为印度教,纪元前五百多年释迦牟尼在原来耆那教基础上创建了佛教,就宗教信仰而言,中国比印度晚了两千多年。

汉族有没有自己创建的宗教?

东汉张陵、张鲁祖孙创立道教(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已经有了道教的雏形,有些术士鼓吹得道成仙、长生不老,秦始皇听了术士的话,委派徐福去东方采仙药),但是道教的原始教义不是自己的,它集儒家伦理学、道家的老庄哲学和佛教的生死轮回说,捏合而成,若说有什麽创造,那就是仿照人间的宫廷行政机构,杜撰天上的玉皇大帝、玉皇的母亲王母娘娘,海里的龙宫,以及阴间森严可怕的阎罗殿。

古代汉族虽没有创建宗教,但汉族崇拜“能人”,如有巢氏,神农氏、燧人氏,嫘祖,这些有非凡能力的人,带领人们建屋、种田、取火,纺纱织布,于是人们建立庙宇,供奉这些祖先,例如,建房筑屋制造家具的匠人,都供奉公输般,认定他是他们的祖师爷。中国民间有崇拜能人的习俗,崇拜的后继动作是塑造“神”,建造雄伟的的庙堂,供奉这些“神”,诸如关帝庙、妈祖庙、岳飞庙、财神庙、观音娘娘庙、城隍庙等等,这些神灵都有专业分工,各司其职,有负责陆地安全的,有负责航海安全的,有负责发财致富的,有负责生儿育女的,信徒们跪拜神灵,希望从“神”处得到庇佑,汉民族不像某些民族,视其他宗教的信徒为异教徒,加以迫害,总体上看,汉族不排斥外来宗教,作为个人,也允许有多种信仰,今天在玉皇大帝面前叩头,明日跪在释迦牟尼面前膜拜,他们心中默念愿望,盼望法力无边的玉皇大帝、如来佛,帮助他们心想事成,汉族人信仰宗教,并非出于认同宗教教义,而是出于功利,多一个神灵保护、帮助自己,岂非更好?在这一点上,中国人与穆斯林、印度人很不一样,汉民族对信仰的功利主义态度,历史悠久,有几千年了。

这种对“神灵”的膜拜,祈求帮助、庇佑,没有宗教教义,也不是宗教活动。

世界上多数民族,统治者利用宗教维护社会秩序,实施政教合一,教主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中国不是这样,中国皇帝并不兼任教主一职。

自炎帝、黄帝、蚩尤开始,到尧、舜、禹,到后来的夏、商、周三朝,汉民族的领导集团,将主要精力都放在征服、合并、同化异族,热衷于建国、赐地、封王、建侯,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争论的内容,都是关于治国平天下,如何驾驭民众的“学说”,道家、法家、儒家、墨家、、、小说家等十家,各抒己见,争论不休,谁胜出?从后来帝王们的选择来看,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胜出。儒家的《论语》对治民安邦,确实有效,稳定中国社会的不是宗教信仰,而是几千年流传下来“政治伦理学”,不是有“半部《论语》治天下”的戏说吗?就连二十世纪的毛泽东都很重视《资治通鉴》,可见中国历来的政治伦理文选之重要,堪称为“政经”。

有人如此总结,现代西方人凭借“法律”维持社会秩序,阿拉伯世界凭借“宗教”,中国统治者凭借“政治伦理学”。

值得注意的是,国人的政治信仰,也往往是功利主义的,国民党统治期间,想在政府机关谋一职务,必须参加国民党,政府机关主管,不在乎对方是否真的认同“三民主义”。中共有八千多万党员,入党申请表格上,都有这样的词句:为党的事业、为共产主义理想,愿意奉献自己的一切,必要时,甚至自己的生命。入党申请一旦获准后,新党员还会在鲜红的党旗面前,高举右手宣誓,重复上述誓言。

从眼下遍地贪官的现实,是否可以判断,有许多党员,并非因认同共产主义理念,而参加共产党,乃因“入党为做官,做官为发财”。

有趣的是,仅仅认同共产主义理念,并不能获准参加共产党,北大学生谭天荣,信奉马克思主义,对恩格斯的著作瞭如指掌,1957年他在大饭厅,与同学辩论,不止一次洋洋得意地告诉大家,恩格斯说过的话,他都能背诵,且知道这些话在哪一本书、第几章、第几页,努力筹建“黑格尔--恩格斯学派”,对马克思、恩格斯的学说非常痴迷,文革以后,有记者访问他,询问他的信仰,他承认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而且是“原教旨主义者”,即不是修正马克思主义某些观念后的马克思主义者,就是这么一个认同马克思主义理念的人,不被北大党委认可,不吸收他为中共党员,反将其打成资产阶级右派分子,真是绝大的讽刺!

面对利益与是非选择时,放弃是非,还是放弃利益,虔诚的藏民为了信仰,宁可自焚,绝大多数汉族人不会这样,一定选择利益,放弃是非。

这种民族性并非从1949年后开始,1900年八国联军攻打北京,就有许多华人为洋人带路,而且有“中国军团”,帮助洋人攻打僧格林沁率领的“八旗兵”,抗日战争期间,汪精卫所以能成立政府,因为从高层到民间,都有许多重利益轻信仰的人,只要对己有利,充当汉奸也无妨。

1949年后,毛泽东所以能够发动几十次,祸国殃民的“政治运动”,都没有受到党内外民众自发的抵制,因为民众没有信仰,考虑的只是自己当下的利害得失,那位传教士一针见血,称中国人没有“正义和勇气”,传教士的话没有错,但是他没能指出,国人没有正义和勇气的原因,有信仰的人,才有勇气,才有正义感,追求私利的人,没有正义感,也没有勇气。如果广大文艺界、知识界人士,坚持正义,声援胡风和他们的朋友们,抗议毛泽东专横跋扈,会有“胡风事件”吗?若能如此,就不会有后来的“反右斗争”,若中共高层官员们,坚持共产主义信仰,坚持是非原则,“庐山会议”上,罢黜毛泽东,会有后来的“文化大革命”吗?

灾难的发生,不能全怪罪毛泽东,被伤害的党内外知识分子需要反省,没有信仰、追求私利的人,必然软弱、注定要被欺负!

应该看到我们这个民族,无论对待宗教,还是对待马列主义,都没有真诚的信仰,不是因为理念的认同,而皈依宗教,而参加共产党,他们为了利益,才下跪膜拜,才假惺惺地宣誓!

孙文说中国人一盘散沙,说得没错,中国人的确不团结,为何如此?因为中国人没有信仰,信仰是一种粘合剂,人与人之间的纽带。孙文发动过数十次武装起义,响应者寥寥,每一次都只有少数人追随他。

甘地所以能唤醒印度民众,就因为印度民众有虔诚的宗教信仰,团结如一人,甘地号召印度人自己纺纱织布,不买英国布,印度家家都手摇纺纱机,靠的是信仰,对甘地的信赖,在这种信仰面前,英国殖民者缩手无策,不得不让步。
信仰天主教的波兰人,一直反对二战结束后,苏共强加给他们的“共产制度”,1980年8月,波兰瓦文沙在格但斯克造船厂成立团结工会,一年后1981年,团结工会成员就到达850多万,占波兰人口三分之一,不是团结工会有多好,而是波兰人信仰天主教,厌恶共产主义,瓦文沙联合波兰天主教,在1989年6月4日的议会选举中获得胜利,接着1990年12月总统选举,瓦文沙当选,波兰回归资本主义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瓦解始于此,发生在波兰的变化,显示信仰的力量。

中共为何惧怕FLG,1996年,这个组织在天津《光明日报》馆的抗议,1999年在北京长安街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前的示威,该组织指挥群众进退有序,此举惊动了中共,因为这个组织有信仰,类似波兰的天主教,可以团结民众,集体抗争,这是中共最为害怕的,中共对它的镇压十分严厉、残酷,可以断言,无论是谁当选中共最高领导,都不会给FLG平反,不会允许它的存在。

信仰的力量是可畏惧的,1920年,中共在苏联的培植下,组建时才几十个人,但是因为这几十个人有信仰,很有力量,吸引无数中国精英,经过近三十年的奋斗,终于打败国民党取得政权,现在中共壮大到有八千多万成员,看似十分强大,可是国民财富占有、分配如此悬殊,贪官如此众多,就这两点而论,人们有理由怀疑:

1)这个党还有没有信仰?
2)这个党还有没有人相信,他们的领导者,在率领中国人奔向共产主义?
3)这个党是否已退化为一个“利益共同体”?

若是一个没有信仰的组织,领导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形成一个非常不稳定的结构,这个民族会走向何方?中国前途堪忧!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